69书吧 > 重生之嫡女二小姐 > 第七十九章胎儿不保

第七十九章胎儿不保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机械神皇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嬷嬷自是明白这当中的风险,夫人已经见红了,若继续拖下去,腹中的小公子肯定不保,想到这里,柳嬷嬷连忙边往二姨娘身边靠去,嘴里柔声抚慰道,“姨娘,府医还没来,这个丫头懂点医术,您就让她帮您看看,老夫人和相爷都在这里,不会有事的。”大庭广众之下,借那个丫头几个胆子,她也不敢下此毒手。

    这时,李玉儿带着云秋歌挑了帘子进来,双眼先环顾了一下内室的环境,美目闪了闪,嘴角更是勾起了一丝自得的笑意。

    “府医,快进来看看。”李玉儿面色焦急,来不及先行礼问安,说道。

    身后的府医忙走了进来,对着老夫人和云伯毅请过安后,也不多说话的直接隔着帷幔替万凤梧细细的把脉。

    “老夫人,相爷,婢妾过来时遇到了府医,便同他一起过来了。”李玉儿行完礼后,便把她为何与府医一起出现的缘由解释了一遍。

    “三姨娘,你毕竟是父亲的妾室,府医也是外男,你岂能不顾男女大防,由得两人同行呢,知道内情的明白你是一番好意,不了解的人看见了难免会生出什么闲话,你打算置父亲的颜面于何处?况且四妹妹还跟在你身边,她还未出阁,你又焉能疏忽了自己女儿清清白白的闺誉。”云冷歌笑容真挚,眼角扫到李玉儿的余光尽是彻骨的寒意。

    话毕,云伯毅沉了沉脸,一名姨娘与外男同行在相府内,虽说府医受雇于相府,也算是半个相府的人,但古语有云,亲姐弟七岁都不同席,何况自己的妾室与一名她素不相识的男子走在一起,若是被传言出去,二人即便没什么也会被舆论说成私相授受的罪名,那他这右相的名声就真的被毁的一干二净了。

    “冷歌说的极是,好心办错了事,就是害人害己的糊涂心,男女授受不亲,以后注意着点,相府不是什么破落人家,规矩自是严谨的。”老夫人亦是不满的冷声说道。

    “是,婢妾知错。”李玉儿口中诚挚表示知错,眼中划过一丝恼怒,心头恨不得将云冷歌千刀万剐,云秋歌没有她娘弄虚作假的火候,见云冷歌出声诋毁她的名节,瞬间变了脸色,愤怒的目光狠盯着她,差点直接破口大骂,却又碍于老夫人和云伯毅就在身旁,不敢胡乱造次。

    这时,府医面色严肃的收了诊脉的手,正色说道,“二姨娘是服用了可以滑胎的药物。”重重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药性已入胎盘,在下医术低浅,胎儿怕是保不住了。”

    万凤梧痛苦的哀嚎响彻内室,听闻她的孩子保不住了,顿时只觉天旋地转,所有思绪停止运转,两眼发黑,已是晕厥了过去。

    李玉儿与云冷歌对视一眼,幸灾乐祸之情溢于言表,可室内众人的心思都在床上的二姨娘身上,无意注意她们两人。

    老夫人听到这个孩子保不住了,倒没有过多难过的表情,只是眸子沉沉的不知在想些什么,云伯毅面上尽是颓然哀戚,虽说万凤梧做出那等大逆不道的事让他恼恨的想一刀杀了她解恨,但稚子何其无辜,她腹中的骨血乃是自己亲生的骨肉,对这个还未成型的胎儿云伯毅是抱着一分期待的。

    “今日二姨娘都吃了些什么,尽数给我查,柳嬷嬷,你来说。”云伯毅涨红了脸,话到最后,已是忍不住将满腔的怒气不自觉的吼了出来。

    柳嬷嬷早已是心急如焚,正掐着二姨娘的人中希望她能早些苏醒过来,听到云伯毅怒火中烧的大吼,身子一颤,忙跪倒在地匍匐道,“姨娘的膳食都是老奴一手准备,老奴更是万般谨慎提防着有人暗中下毒,却还是没想到出了纰漏,都是老奴不够小心,请相爷责罚。”

    “你的错待会在提,先说二姨娘今天都吃了什么?”云伯毅见柳嬷嬷绕了半天就是没说到关键的点子上,努力调匀着口中急促的呼吸,怒道。

    “是是是,姨娘身体弱,一直孕吐,吃不下其它东西,一整天都未曾进食,直到晚上有个丫头端来了一碗银耳莲子粥补身子,老奴也验过,粥里并无毒,所以放心的让姨娘吃下,谁知道吃下肚中不到半个时辰,姨娘就嚷着腹痛。”柳嬷嬷磕头如捣蒜,颤抖的将一切道了出来。

    “端粥的那两个丫头是谁?”云伯毅胸中怒火翻腾,问道。

    “是您特意拨过来伺候姨娘的丫头。”柳嬷嬷身子战栗,哆哆嗦嗦的说道。

    云冷歌抽空看了一眼面色难掩得意的李玉儿,有些好笑的扬了扬眉,但笑不语。

    “让秀儿和花铃进来。”云伯毅怒不可遏,偏头对着门外吼了一嗓子,这两个丫鬟是他和母亲商量了一番,送到二姨娘这里的,名为伺候,实则是监视,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二姨娘的本事他多少还是了解几分的,而且她还有着侍郎府的娘家,就怕她哪天做出狗急跳墙的事儿,那时自己也好早作打算。

    秀儿和花铃两人在外间惴惴不安的等待着,在二姨娘腹痛如绞的时候,她们就意识到了不对劲儿,听到相爷炸雷一般的叫声,两人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惊慌和浓浓的惧色。

    秀儿二人几乎是僵住身子一步一步的挪进内室的,抬头看见云伯毅铁青吓人的脸色,“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颤声说道,“相爷有何吩咐。”

    “今晚上是谁端了一碗银耳莲子粥给二姨娘喝的?”云伯毅扫了二人一眼,厉声道。

    “回相爷,是秀儿,”花铃闻言松了一口气,将目光投向身旁的秀儿,忙不迭的连声说道。

    秀儿暗恨花铃的推卸责任,但她端粥的时候许多丫鬟婆子都瞧见过,不得不硬着头皮承认,“回老夫人相爷,是奴婢端的。”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谋害主子,我让你过来好生伺候姨娘,你就是这么做的?来人,拖下去杖毙。”云伯毅额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想到自己的孩儿还未出生就化作一滩血水,而罪魁祸首就是他自己送去监视二姨娘的丫鬟,一时间又怒又悔,百味纷杂。

    “相爷,饶命啊,粥虽然是奴婢端的,却是绿意熬的送来给二姨娘的啊,奴婢只是跑了个腿。”秀儿听到要杖毙自己,忙使劲的磕头求饶,二姨娘虽然怀着相爷的孩子,但她的职责就是过来留意着二姨娘一举一动的,亲力亲为的伺候自然是极为不上心,尤其是那天她害的自己伤了腿,差点落下个瘸子的残疾,仇视的同时对差事更加的懈怠了,很多事情只是面上说得过去就罢了。

    云冷歌听到绿意的名字,用茶盖浮茶的手一顿,装作双眼茫然满脸不解的抬首看了一眼跪着的秀儿,柳眉轻轻皱了皱。

    时刻注意云冷歌表情的李玉儿见她这般模样,高深莫测的扬唇一笑,眼底闪烁的是诡计得逞的诡异光芒。

    “绿意是谁?”云伯毅吩咐丫头去唤绿意,转身疑惑的向老夫人问道。

    “二姨娘以前身边的贴身丫头,后来不知怎的被发配到了大厨房做事。”老夫人轻抬眼睑,伸手拿过桌上的茶盏,喝了一口,淡淡的说道。

    饮茶的时候宽大的袖子滑下手臂,露出一个镶着宝石的金镯子,十成十的赤金所制,十分亮眼名贵,一看就价值不菲。

    “母亲,这镯子?”云伯毅以前没瞧见母亲有这么个金镯子,打量了一会镯上的花纹和宝石,觉得有些眼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冷歌送的,她说这镯子十分适合我这老婆子带,我本不想收,但她软磨硬泡了一番,最后丢下镯子就跑了。”老夫人见云伯毅问起,两只眼睛笑的像月牙一般,眯着眸子嗔了对面的云冷歌一眼,语气欢快说道。

    云伯毅脑海中猛然想起一个场景,心下了然,听到外间响起一阵沉重的脚步声,知道丫头带着绿意到了,便先把话放在了一边不再开口。

    “相爷,二姨娘死胎需尽早引出,在下去写房子,命人熬药。”府医感受到屋内剑拔弩张的气氛,心慌手抖,强自镇定的说道。

    云伯毅一脸疲色的摆了摆手,同意了。

    府医行礼告退,忙出了内室。

    与此同时,绿意低垂着走了进来。

    “绿意,那碗银耳莲子粥是不是你亲自熬的?”云伯毅看了半响绿意面黄肌瘦的脸,沉声说道。

    “是奴婢。”绿意垂着头说道。

    “是不是你记恨二姨娘将你贬到厨房做事,所以想要报复她?”云伯毅联想到老夫人刚才说二姨娘将她发配到了厨房做事,厨房的活计又苦又累,而且长年累月见不到主子,不能出头也很少有机会得到赏赐,一般是年纪大了的婆子才会在那种地方,绿意从大丫鬟一下子转换为厨房,大起大落定会受不了,一时想不通生出了报复的心思,这并不难理解。

    “奴婢是恨二姨娘,因为她不问缘由就将奴婢赶到厨房,但奴婢也不是那种完全泯灭了良心,冷心冷肺之人,也没想害死她肚子的孩子啊,奴婢只是放了一丝可以导致小产的药物,但药量轻微,二姨娘只会小腹疼痛一时半会,万万不会这般严重啊。”绿意眸底似有泪珠闪动,哀声道。

    “二姨娘胎死腹中,这就是你说的药量轻微吗?好一个恩将仇报的奴才,主子发配你,你有什么资格怨恨指责?竟还下药害了本相的亲生骨肉?本相不将你挫骨扬灰难卸心头之火。”云伯毅眸中似乎有火焰跳动,他平日在府内一直以和气善良待人,哪怕在下人面前,以“本相”自称也很少,可他方才话中却连续吐了两次,可见怒火有多么滔天了。

    “相爷,救救我的孩子,相爷,救救我的孩子…。”这时,床上的二姨娘被吵醒,脑子中像被塞了一团团厚厚的棉花,阻塞了她的思绪,但腹中不间断传来的一波波痛楚和大腿侧间黏糊糊的濡湿,又时时刻刻唤清了她正在失去孩子的事实,晶莹的泪珠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顷刻间就打湿了睫毛,满脸的泪水,口中满是苦涩喃喃道。

    “府医,方子写好了没有?快过来帮二姨娘施针。”云伯毅听到床内万凤梧苦涩的叫唤声,声若蚊蝇,语气中饱含着心如死灰和生无所恋之感,心头蓦然泛起一阵怜惜之情,再也顾不得惩罚绿意,焦急的朝门外喊道。

    “再急也莫失了自己的身份,你是一国宰相,喜怒形于色成什么体统,”老夫人见云伯毅今日屡次为了二姨娘失态,面沉如水的脸垮的更加厉害,话语含着警告不悦的说道。

    “祖母,父亲也是太过担忧二姨娘所致,毕竟二姨娘腹中的孩子乃是父亲的亲骨肉,现在孩子没了,父亲伤心之下难免失态,这是人之常情嘛。”云冷歌眸光含着点点温暖的笑安慰面色不虞的老夫人。

    云伯毅满意的看了云冷歌一眼,以前自己怎么没瞧出来,冷歌这个孩子顾全大局,又知书达理,最难得的是面对屡屡陷害她,恨不得至她于死地的二姨娘都存了一份宽容之心,这份气度,容人之量甚少有人能及。

    李玉儿冷冷的扫了云冷歌一眼,对她几句话就化解了屋内紧张气氛的举动很是不屑,暗道,你就得意吧,秋后的蚂蚱,也就能蹦跶这片刻的时候了,过了今晚,你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求生无门!

    府医听到叫声,急忙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快要滴下的汗水,忙快步走了进来,郑重道,“在下已经命人去熬药了,以银针辅助药物,死胎很快就会落下…。”说到这,他眉头皱了下,鼻头耸动,轻轻嗅了几下,猛然面色大变,“空气中有异味,是可以导致孕妇滑胎小产的药香,”

    ------题外话------

    抱歉了,写到快晕过去也就四千字了,等多多出院会补上,昨晚上发了一夜的汗,头重脚轻,很多辞藻都形容不出来,本来这个计策是个很精妙的连环局,可是关键时刻卡壳了,计策只是个雏形,多多难过,哎。,

    感谢hzy1234的月票,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重生之嫡女二小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情多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情多多并收藏重生之嫡女二小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