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嫡女二小姐 > 第八十三章世子的心

第八十三章世子的心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冷歌,你分得清好歹吗?本世子大半夜前来帮了你的忙,你就是这么报答本世子的?”慕容烨眉宇间的褶皱越发明显,荡漾着显而易见的怒意,薄唇微微抿起,双目湛然,盯着云冷歌的侧脸沉声道。

    “三姨娘玉簪上的药香是世子所为?”云冷歌听出他话音里内含的信息,眸中有眸中光芒一闪而过,急声问道。

    “不然靠你审问那个丫鬟,得等到几时才能拖泥带水的揪出始作俑者?”慕容烨斜睨了她一眼,泛着波光的凤眸轻轻流转,霎时内室弥漫出大片的华光。

    云冷歌扬起嘴角讪笑了一声,只得端起茶盏借着品茗的动作掩饰心头的尴尬,看来今日府中的一切慕容烨均已洞悉,石子击打窗檐的声响也是他故意弄出来的吧。

    “世子,小女先前一时心急,误会了您,请您见谅。”云冷歌莹润的脸孔上带着歉意,温柔的嗓音如三月春风。

    人家帮了她,她还迁怒嘲讽,的确应该致歉。

    慕容烨丝毫不领情,原先对着云冷歌容颜的脸庞些微偏离了一些弧度,发丝柔顺的泄落在肩头,有几缕凌乱的撩在他白玉般的脸颊下,似舞非舞。

    云冷歌讶然,这样的世子真像一位正在赌气的小孩子,攒出一抹自认为还算安抚的笑容,软软糯糯道,“世子,是小女的不是,小女有眼不识泰山,把您的好心当做驴肝肺,小女是混账,…。”

    慕容烨偏头看着云冷歌一脸讨好的笑容,她眉眼弯弯,散下的发丝未曾束起,黑发如瀑,衬着她如白雪一般的肌肤,让人有种炫目,不真实的感觉。

    “下不为例。”慕容烨挑了挑眉,暗里叹了口气,他从前以为这四个字他永远也不会说出口的,没想到,在小猫咪面前,能说的这般轻松快意,没有一丝他想象中的难以启齿。

    “世子大仁大义,小女由衷敬佩。”云冷歌见他今日这么好说话不由得一怔,随即想想,也觉得释然了,可能他们之间勉强也算是合作对象了,慕容烨总不至于回回都那么难伺候吧,这样想着,云冷歌忙机不可失的拍了一个马屁道。

    “本世子大仁大义?云冷歌你说谎话也不脸红的么?”慕容烨哼了一声,眉梢微扬,喜怒难辨。

    糟糕,拍马腿上了,云冷歌暗道不妙,脑中快速闪过各种弥补的办法,乌黑的眼珠一转,顿时有了主意,柔声道,“小女的意思是世子对小女大仁大义,真性情,不遮掩。”

    “你喜欢这样的…我?”慕容烨微微有些瑟缩,眼神躲闪着不去看那双水眸,潋滟的眸子中闪过一道极为夺目的光彩,悠悠的问道。

    云冷歌没注意到他有些异样的表情,粲然一笑,清声道,“矫揉做作的性子当然不讨喜了,真小人和假君子,相较之下,小女还是喜欢前者。”

    “你的意思是本世子是真小人?”慕容烨面色不定的沉下声音,烛火的影子一摇一摇,晃得眼前他的神色有些模糊。

    “小女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小女性喜开门见山,对拐弯抹角,兜兜转转的举止甚是厌恶,而世子言谈直爽,话语中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虽说有时候固然让小女恼恨,但也比跟那些虚伪的口头君子打交道要开心的多。”云冷歌言语恳切,眼神真意满满,慕容烨喜怒无常,洞若观火,在他面前耍心眼子无疑是自取其辱,还不如敞开心扉,说出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云冷歌,你身边尽是豺狼虎豹,这样的生活,你不烦心吗?”慕容烨对她的回答不置可否,换了只胳膊托腮,问道。

    “烦心啊,不过这也没有法子,谁家没有糟心事儿,习惯成自然,看开了就好了。”云冷歌被他灼热的眼神瞧的有些不自在,转了转眸光,将视线落在不远处的牙床帷幔上。

    “如果,本世子是说如果…皇上待你及笄后希望你入宫,你会不会愿意?”慕容烨想到今晚密函上所书的内容,眼中沉郁凝滞,幽幽的说道。

    “世子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云冷歌心中一震,含着惊异,不解的目光直直望向慕容烨,想要探寻清楚他的这一句话到底有哪些意欲。

    “你应该知道,宰相乃是文臣之首,朝廷设左右两相,目的就是希望他们互相牵制,两相掣肘,从始祖皇帝开国至今以前,东阳从未出现过两府联姻的情况,以前的朝堂党派分明,倒也能算的是势力均衡,可你父亲和外租打破了几乎已经悄然形成的规定,而你是唯一一颗联系着两府关系的纽带,皇帝会怎么想,你应该很清楚。”慕容烨本欲不想说的太多,免得扰乱了她的心思,但转念一想,小猫咪聪慧,有勇有谋,将大局的利害告知,提前给她心里留个准备的过程,以免将来发生突发状况时她会不知所措。

    其实私心里,他也很想知道云冷歌的答案。

    云冷歌虚握了一下拳头,清浅的眸光忽幻忽灭,摇曳恍惚,慕容烨说的这些她又何尝不明白,饶是她知晓前世多国发展,也知历史上并没有左右两相结为亲家的前例,帝王何等多疑,慕容烨远在边疆,身处穷山恶水之地,皇帝都极为不放心,千方百计的寻了个借口命他回来,就是想找机会打压对付他,他手握重兵,权倾朝野,但,床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

    云伯毅娶了左相府备受宠爱的嫡出千金,即使婚后生活很不和谐,云伯毅也和外公闹的很僵,但在旁人眼中,只要自己还在一日,联系两府的纽带就牢牢存在,是一体,是同一条战线的伙伴,而左右两位宰相差不多掌握了朝廷内所有的文官,皇帝岂能安心,岂会放任自流,任由两府坐大?

    自古帝王后宫的佳丽三千很大一部分都是朝廷重要官员的女儿,一方面是为了予以抚慰,让臣子更加忠诚,另一方面就纯当个人质,警告那些有异心的臣子不可轻举妄动。

    若是没有一点征兆的话,慕容烨是不会说出这句别有深意的话的。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云冷歌咬了咬下唇,唇瓣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清冷的声线比往日更显得冰凉,不带一丝温度轻声道,“即使入了宫,陛下就能完全放下戒心了么?只怕不然,世间安得两全法?既然牺牲自己都保全不了左相府,唯有另辟蹊径了。”不得己的时候,两府择其一,保外公,弃右相!

    慕容烨从云冷歌低微但沉重的话语中听出了她对左相府的感情,还有她不想入宫的决心,心中暗自对比一番两府主事之人的区别,脑中不期然的浮现出林海博默默为小猫咪做的一系列安排,云伯毅则事事优先考虑自己,唯利是图,两人同为宰相,行事为人却相差甚远,难怪即使皇帝要压制宰相的权利,也是从右相府着手。

    “其实你不用担心,虽说皇帝会使用措施阻止两府坐大,但左右你还有一年才会及笄,短时间内皇帝都不会有所动作,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年内快速定下亲事,到时候皇帝也不能拿你如何。”慕容烨不温不火的徐徐说完,强忍着胸口一波强过一波的痛楚。

    说完之后,他顿时恨不得将把说出来的话再一个字一个字的塞回去。

    真是白痴,未曾努力,就把视若珍宝的小猫咪推向别人的怀抱。

    他从来没有喜欢过女子,完全不知道,自己之前对云冷歌的在意就是喜欢,上次冲动的亲吻终究没能验证出心中的迷惑,所以他忍着日日相思的苦楚,半个多月都闭门不出,只想着好好想清楚那种感觉,他以为,初次的心动只是一时兴趣所致,这样的爱恋轻薄如纸,一击即碎,只要不再与冷歌会面,就会慢慢平静下来,直到尘埃落定。

    可是,他今晚还是过来了,想着哪怕偷偷看她一眼也是好的,但当他看见那让自己牵肠挂肚的小猫咪时,第一眼,他的心跳就微微停滞了片刻,所以,他才会打破原则,出手帮忙,更是在小猫咪洒下一头乌发时,忍不住为她的美好失神,当瞧见屋内的人都直勾勾看着她时,他心里的恼恨和嫉妒如雨后春笋般霎时顶破土尖冒了出来。

    他真想立刻把这只张牙舞爪的小猫咪绑过来,藏入他的王府,除了他谁也不能见,谁也不许碰,让她的眼里心里,都只有他一人。

    若不是这种近乎变态的占有欲,他也不会察觉自己是喜欢云冷歌的。

    但她的位置如此凶险,皇帝不遗余力的打压右相,连带着她的婚事也一同关注了起来,皇帝绝对不会让小猫咪嫁给他,文臣已经尽皆在两相手中,而他是朝廷的武将之流代表,更是王室子弟,他的处境看似风光无限,实则凶险异常,一直在夹缝中生存,云冷歌嫁入王府,就表示东阳的文臣和武将都汇集于一点,皇帝善变猜疑的心思根本容不得臣子在他眼皮子底下缓缓提升自己的势力,到那个时候,联系这三方势力汇成一处的小猫咪就成了导火索,也会因为他的喜欢被推向风口浪尖。

    他的爱意会带给她很多的凶险,这并不是他的初衷。

    最理想的办法,就是他方才所诉,趁皇帝还没有任何动作之前一切都还不算晚,只要小猫咪找个普通的贵族子弟嫁了,一辈子与夫婿安稳平顺,恩爱一生,白头到老。

    只除了,他是不甘心的,不愿意的。

    虽然他掌握着东阳大半的兵权,皇帝忌讳他却不敢轻易动手打压他,那是因为王府子嗣凋零,除了他和父王以为并无第三子息,而父王镇守国界,行事一分一毫都很是稳妥,深得帝心,加上他刻意展示出的张狂肆意的性子,所以皇帝有戒心但无杀心。

    如果他真的如同外人看来的这般有权势,嚣张恣肆,谁都拿他没办法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用尽所有手段将小猫咪掳入怀中,护她在羽翼下,为她遮风挡雨,占据她的身心,让她成为天底下最幸福快乐的女子。

    可惜,他不是,他也需要步步为营,行走的每一步都好似在刀尖上跳舞,危险无比,一招错,满盘皆输,他不能说出这份心思,事关小猫咪的安危,他不能赌,也赌不起。

    云冷歌修眉微蹙,的确是个好法子,定下亲事后就算是皇帝也不能做出棒打鸳鸯的举动,毕竟不合礼法的拆散,必定会惹来非议,但…想到要和一个陌生人携手共度一生,心底别扭的感觉越发浓郁。

    “实在不行就嫁给表哥吧,虽然两人没有感情不能长相厮守,但他若是有喜欢的女子,接回府就是。”云冷歌想了想,思出这个折中的法子。

    挂着表哥妻子的名头,在左相府白吃白喝的养老,陪着外公,寒儿,共同生活,其实也不错。

    “嫁给你表哥你很开心吗?”慕容烨乌黑的眼中蕴着微光,眸底碎出一片的沉痛,语气不自觉冒着酸气问道。

    “不是世子建议小女的吗?小女除了世子外对旁的男子并不熟识,与几个表哥走动的还算频繁,若真有身不由己的那一天,左相府是最好的选择了。”云冷歌觉得他的口气有些不对劲,诧异的扫了他一眼,道。

    慕容烨因她的那一句“小女除了世子外对旁的男子并不熟识”,心中涌上浓浓的喜悦,眸光一转,转到云冷歌眉目如画的面容上,蓦然脑海中闪过赤言搜集过来的资料,有些赌气般的偏头,侧脸如剪影一般的干净,寒声道,“欧阳风呢。”

    云冷歌又是讶然,今日的慕容烨的确有些不寻常,行为举止处处都流露出小孩子的气性,而且思维十分跳跃,想什么便问什么,她实在有些跟不上他的节奏,无奈的抚了抚额,“欧阳风对小女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罢了。”记忆不能深入人心,所以欧阳风给她的印象实在少的可怜,想了许久关于他的形容词,还不如陌生人一词来的贴切。

    “那我怎么听说你以前天天追着欧阳风身后跑,后来更是为了他掉入荷花池。”慕容烨眉宇间的冷凝些微缓解了些,但语气仍含着淡淡的怒意。

    “你就当小女那时候魔怔了吧。”云冷歌皱了皱眉,不知该如何解释,只得搪塞道,随即又有些疑惑,这位慕容世子,是不是对她的感情太过关注了些?

    似乎察觉到她的疑惑,慕容烨眉梢一挑,璀璨的眸光泛出一抹醉人的神采,气定神闲的遮掩道,“我是担心你既然已经打算嫁入左相府,但又心中对欧阳风割舍不下,到时候心中为难,不知该如何抉择。”

    “欧阳世子有夏大小姐为红颜知己,我跟他桥归桥,路归路,他对我来说,只是不相干的人罢了,有什么可为难的。”云冷歌见他这般在意她的事,没往深处想,以为他只是出自一个朋友之间的关心,端起茶盏抿了一口说道。

    “今天本世子帮了你,你该怎么答谢?”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慕容烨不再纠结这个问题,恢复成往常高高在上的口吻,不想让冷歌觉察到他的异状,从而知晓她的心思。

    只要小猫咪能一世长乐,即便他不甘心,不愿意,但只有能背地里偶尔看见她,知道她过的好,他也十分知足。

    “小女为世子做两道菜可好?”云冷歌对他念念不忘的想要自己答谢的举动有些啼笑皆非,他是东阳国首屈一指的战神,从小就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什么好东西没有?偏偏惦记着这点谢礼,心眼真真跟针眼一样小。

    “你会做菜?”慕容烨眨了眨那双极为出挑的凤眸,细密的睫毛轻轻抖动,如灵动的蝴蝶在倩倩起舞。

    “嗯,还算上的了台面。”云冷歌应了声,想着好久都没犒劳自己的胃了,上次收拾的小厨房几乎成了摆设,万凤梧,李玉儿是不能掀起幺蛾子风了,府内气氛会平和一段时间,做一顿美食大餐,在怜冷苑弄一个小小的聚会,缓解下紧绷的神经,至于慕容烨的谢礼,从中挑两道菜就是了。

    “预备何时做给本世子?”

    “明晚戌时二刻还请您轻移贵脚派人来取。”

    “不好吃当如何?”

    “世子想如何?”

    “吃了你当下酒菜,味道应该不错。”

    “…。小女皮糙肉厚,不好吃。”

    “本世子可以勉为其难。”

    “…。”

    ------题外话------

    哎,节奏快的多多有些受不住,嗯,~,朋友都说宅斗神马的最难写,多多也这么认为,~各位美人儿们,萨拉黑哟~

    多谢洛凝二的评价,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重生之嫡女二小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情多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情多多并收藏重生之嫡女二小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