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嫡女二小姐 > 第八十九章吐出嫁妆

第八十九章吐出嫁妆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机械神皇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冷歌身子微侧的用软枕半靠着等着来人。

    “小姐,老夫人来了。”韵儿神色有些焦急的推门进来,环顾了一圈内室,见慕容世子已经离开,松了一口气,禀告道。

    “我睡了多久?”云冷歌神色有些懒散,问道。

    “小姐,您昏迷了两个时辰,身上的伤都是吟书亲自为您包扎的。”韵儿看着云冷歌脸上还残留着一丝红霞,不由得有些好奇问道,“小姐脸有些发红,可是室内闷热?”说着,伸长了脖子感受着空气中的温度。

    “无事,快扶我起来迎接祖母。”云冷歌神色不自然的转移了话题。

    韵儿应了一声,小心的搀起云冷歌坐直身体,就在这时,老夫人一脸笑容和云嬷嬷走进了内室。

    “祖母安好。”云冷歌屈身行礼说道。

    “好孩子,快起来,受伤了就别行礼了。”老夫人快步上前,握住云冷歌冰凉的小手,心疼的在她手背上摩挲了片刻,开口说道。

    云冷歌笑着在老夫人的催促下坐在了牙床之上,对老夫人今日破天荒的踏入怜冷苑的缘故心知肚明,怕是慕容烨已然告知他求娶自己的意图,老夫人攀附权贵的梦想得以实现,怎能不笑开了花?

    “冷歌,今日你摔倒在地,事发突然,我在园中的一处偏远之地赏花未曾注意到,等我赶到时,慕容世子已经抱着你回了相府,你不会怪祖母吧。”老夫人坐在软榻上,含着精光的眸子牢牢锁定云冷歌,等着她的回答。

    “祖母,慕容世子一意孤行,虽然他秉承着救人的原则,来不及顾及其他,但花园内那么多人都瞧见了,孙女以后该怎么办才好?”云冷歌面色有些苍白,平时过于坚硬的外壳因为受伤变得柔弱而有着些微的松动,平添了一份娇弱无依,楚楚动人的姿态,眉宇见的担忧之色更是让人看的怜惜不已!

    云冷歌知道老夫人对慕容烨突如其来的举动很是疑惑,毕竟在老夫人眼中,自己除了受了慕容烨两次的引路之情,他们并没有任何的交集,老夫人是想试探自己与慕容烨到底有何情感纠葛,竟引得鲜少露面的慕容烨不顾男女的距离公然抱起自己表示他的爱意,完全不理会其他人的议论和猜测。

    所以云冷歌将慕容烨的举止转化为情急救人的行为,见招拆招,不着痕迹的打退了老夫人的试探。

    “冷歌不必担心,慕容世子方才已经跟我和你父亲说明,他说好歹你们也有着两面的缘分,不忍心见死不救,心急之下出此下策,这才不小心破坏了你的名誉,不过世子已经请示了陛下,为你们二人赐婚的圣旨明日就会颁下。”老夫人见云冷歌的说辞与慕容世子一模一样,也算是合情合理,萦绕在心里的一丝疑虑和防备渐渐消散,这才露出了真正开怀的笑容,说道。

    “什么?世子已经请下了圣旨?”云冷歌脸上惊讶之余还带了一丝浅浅的慌张,有些踌躇的低头拨弄着手指,遮住了眸中点点的笑意,慕容烨那家伙编造的借口倒与自己如此相似,也省的她费力圆谎了。

    “冷歌不喜欢这桩姻缘?”老夫人眉眼微凝,别有深意的问道。

    “孙女与慕容世子不甚熟悉,突然听到这个消息,觉得有点儿怪异。”云冷歌努力做出一副含羞待嫁的小女儿神态,声音低若蚊蝇,说道最后,几乎连她自己都快听不清楚了。

    “感情可以婚后慢慢培养,祖母嫁给你祖父的时候连面都没有见过呢,后来不也是和和美美的相守了一生?”老夫人恍然,随即觉得好笑,女子待嫁的心情的自然是十分忐忑不安的,看着云冷歌焦虑的神色,老夫人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心神顿时一阵恍惚。

    “孙女唐突了,孙女婚事祖母父亲做主即可,只要是祖母满意的,孙女自是欢喜。”云冷歌星眸中氤氲了满满的水汽,怯怯的说道。

    “那你好好休息,明日等着接旨。”老夫人见云冷歌虚弱的身体摇摇欲坠,脸上又没有一丝的血色,连平日里饱满红润的樱唇都失了光泽,不禁有些担心,吩咐她好生歇息,便离开了院子。

    “小姐,您真的要嫁给慕容世子吗?”韵儿被老夫人送来的消息惊的愣了片刻,随即着急的开口问道。

    云冷歌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直到脑中的刺痛感消散了少许,才缓缓的说道,“是啊,慕容烨是这么说的,既然连老夫人都知道了圣旨的事,想必不会有假。”

    “太好了。”韵儿的眼中的惊喜不加掩饰,兴奋的低低呼了一声。

    “我嫁给慕容烨你很高兴?”云冷歌疑惑的看了一眼异常开心的韵儿,眉梢上挑,问道。

    “奴婢听说,慕容世子洁身自好,府中没有侧妃,没有小妾,连通房丫头亦都不曾有过,王府内连伺候的下人都是男子呢,慕容王爷又常年驻守在边疆,王府没有主母主事,小姐嫁过去后可以直接掌权,没有那些糟心的人烦您,您日子过的肯定会比相府好。”韵儿将她知道的关于慕容王府的一切徐徐到来,语速快速,像连珠炮一般,噼里啪啦的听得云冷歌皱眉不已。

    “听你这么一说,嫁给慕容烨还算不错。”云冷歌从韵儿语无伦次的解释中揪出了几个关键词,脑海中灵光一闪,眼眸顿时闪闪发亮,犹如璀璨生辉的钻石一般,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没有小妾,没有通房,那慕容烨是个处男了?云冷歌嘴角弯弯,不自觉将唇瓣弯成了一个月牙,自己两世都没有谈过恋爱,情史是一片空白,没想到慕容烨那个妖孽看上去风流无比,实则却也是没经过男女之事的,这样一想着,云冷歌心中的别扭和不甘心终于趋于平衡。

    “小姐,您怎么了?”韵儿见云冷歌清丽绝俗的脸上散发出她平日未曾见过的风华,不禁微微一怔,兴奋过度的心情减少了一些,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发现自己捡了一个宝贝。”云冷歌呵呵的笑了一声,眉眼中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柔情,说道。

    “什么宝贝?小姐在哪里捡到的?”韵儿挠了挠头,迷惑的问道。

    “在春上楼看到的,可惜今天才发现是个宝贝,不过也不晚,宝贝还是我的。”云冷歌脸上的笑意加深,腮旁漫上了明媚的彩霞,娇媚动人,嗓音十分轻快灵动的说道。

    “奴婢当时也在,怎的没有瞧见。”韵儿皱着眉头凝神回想,将那日的情景在脑海中搜寻了一遍又一遍,也没想出小姐所说的宝贝到底是何物。

    “自己好好想想,我先睡一会,晚膳时分再唤我起来。”云冷歌觉得眼皮有些沉重,睡意一波一波的席卷而来,打了个浅浅的哈欠,拉过锦被盖在自己的身上,侧身躺着闭上眼沉沉睡去。

    韵儿只得帮小姐合上了帷幔,轻声走了出去。

    福寿堂,云伯毅面容有些沉重的坐在老夫人的暖阁中喝茶,只是品了半天,也硬是没品出个味道。

    “母亲,对于慕容你世子想娶冷歌的事,您怎么看?”

    老夫人正在端茶的手一顿,抬眸瞥了云伯毅一眼,笑道,“世子能看上冷歌,是她的福气,慕容王妃早逝,王府没有主母,冷歌嫁进去就能立即主持中馈,将来对相府也有好处啊,我当然赞同。”

    “可慕容世子与冷歌非亲非故,他这般没有丝毫征兆的举动,总让我觉得心里不安啊。”云伯毅还算俊朗的脸上缠绕着一丝忧色,眉间的褶皱越发明显,显然慕容烨异于常人的举动让云伯毅一头雾水。

    “慕容世子心善救人,当时园子内许多人都瞧见了,他抱了冷歌,万一这事传言出去冷歌还怎么嫁人?世子愿意承担责任,甚至亲自求了圣旨,你应该高兴才是。”老夫人不悦道,若非碍着众多丫鬟、嬷嬷在此,老夫人肯定狠狠训斥云伯毅一顿,做爹的,不为女儿寻找到好夫婿而高兴,反到觉得为难,真是不像话。

    “哎,儿子一点准备都没有,心中自是没底的。”云伯毅叹了口气。

    “要什么准备啊,等明日圣旨一下,好生为冷歌准备嫁妆,让她风风光光的嫁入王府才是正理,冷歌可是相府内唯一能上的了台面的女儿,嫁妆一定要丰厚,不能让别人小瞧了我们相府。”老夫人对云伯毅的话不以为然,眼中含笑的说道,随即想到了什么,眼睑微沉,笑意稍稍敛去,沉声开口道,“我记得以前林慧心的嫁妆大部分都被二姨娘私吞了,等下我去派人拿回来,那都是冷歌的,没道理让她霸占着!”若不是提及婚事,这桩沉埋已久的旧事她也是想不起来的。

    “都这些年了,慧心的嫁妆还不知道剩下多少呢?”云伯毅见老夫人提到林慧心的嫁妆一事,脑海中不由得想起了当年她嫁入相府时候的情景,一丝愧疚闪过,但也只是一瞬间便了无踪影,被波动的心绪泛了个小小的涟漪就水过无痕了。

    “二姨娘假借保管的名义霸了那些嫁妆,铺子,门面这么多年,现在冷歌要出嫁了,嫁妆越多越能彰显出相府的地位和气度,也好让慕容王府高看冷歌一眼,所以被她私藏的嫁妆必须全都吐出来,不然我就送她去见官。”老夫人冷冷一笑,右相府没有男丁,四个孙女除了冷歌都是不成器,扶不上墙的烂泥,现在好不容易冷歌得了慕容世子的青眼,马上嫁过去做世子妃了,婚礼的场面必须要空前的盛大,让别府的人瞧瞧,以后相府有了慕容世子的照拂,一定会更加昌盛。

    所以,冷歌的嫁妆一定不能小家子气,免得让别人议论相府小气,吝啬。

    “二姨娘已经失去了孩子,现在每天呆在院子中门都不出,人也变得呆呆的,母亲还请手下留情些。”察觉到老夫人话中的寒意,云伯毅想到那天万凤梧小产时的凄惨情景,有些不忍见她落个被送进官府的下场。

    因着二姨娘小产失血过多,营养不良,所以云伯毅只是将她圈禁了起来调养身体,并未立即赶她去山庄。

    “只要她将那些嫁妆一件不少的拿出来,我就考虑不再发配她到庄子上去,让她留在相府安乐到老。”老夫人眸光闪了闪,想出了这个折中的法子,一字一句的缓缓道。

    “那晚上儿子亲自去跟她说说。”云伯毅又惊又喜,惊的是母亲对嫁妆的事坚决不松口,喜的是二姨娘可以留在府中颐养天年,自己和她以后还是有相见之日的。

    老夫人点了点头,不再说话,静静的品茶垂眸深思。

    掌灯时分,云伯毅往惜梧苑方向走去,看着院子门口牌匾上的字,晃了晃神,惜梧,爱惜凤梧,这是二姨娘刚进府时自己对她所作的承诺,如今十几年弹指而过,他们都不再年轻了。

    云伯毅神色复杂的踏进了院中,惜梧苑除了二姨娘贴身的柳嬷嬷之外,其他的奴婢遣散的遣散,发卖的发卖,都被换上了老夫人亲自拨下来伺候的奴婢。

    “见过相爷。”正在干活的丫头们见云伯毅走进来,忙不迭的行礼福身。

    云伯毅摆了摆手,大步走进了内室,掀开门帘,一眼望去便见万凤梧木着一张脸坐在软榻上,不过短短的两日时间,她就已经死灰槁木,骨瘦如柴,脸颊的颧骨高高突起,形成了一道弯曲的弧度,昔日妩媚勾人的脸蛋也变得面黄肌瘦,唇瓣开裂出一条条细小的口子,隐隐可以瞧见上面的血丝,眼角竟己镶上密密的皱纹,本来水灵灵的眼睛失去了光泽,灰暗的像被蒙上了尘土一般。

    而柳嬷嬷端着一杯清水站在二姨娘旁边正苦口婆心的劝着,奈何二姨娘仿佛没有听见似的,依然无知无觉的呆坐着,一丝一毫的反应都没有。

    云伯毅眼中划过沉痛,看着这样形槁心灰的万凤梧,他从她身上感觉不到一点活人的气息,仿若坐在这里的只是一具躯壳,而她的心神早已经不知飘向何处了。

    “凤梧。”云伯毅轻声走了进去,放柔了嗓音,轻声呼唤。

    “参见相爷。”柳嬷嬷忙将水杯放在桌上,屈身行礼。

    万凤梧面上闪过一丝迷惘,呐呐的道,“相爷,相爷。”边呢喃着,边转头看向云伯毅,她的眼中毫无期待,冷漠而枯涩。忽然,像灯花一爆,眼里有了神,越来越亮了,一闪一闪地现出惊喜的光,像太阳越升越高,越来越亮,她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声,“相爷。”许久未曾开口的嗓子骤然出声,音色暗哑且难听。

    “凤梧。”云伯毅浅笑着走过去,握住了她的手,柔声道,“我是来告诉你一个消息的。”

    万凤梧眼中的亮光渐渐熄灭,很快,便只剩下两簇小小的火苗,她苦涩的开口,“是老夫人要送婢妾去庄子吗?”失了孩子,就是失了希望,待在哪里对她都没什么区别。

    “母亲已经答应,只要你把林惠心的嫁妆还给冷歌,她就同意让你留在相府。”云伯毅笑的温柔,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说道。

    “林慧心的嫁妆?”万凤梧提到林慧心,死寂的眸中终于有了些光芒,满眼都是不可抑制的恨意,“相爷不是同意了那些嫁妆都送给婢妾,老夫人当年也是默许了的,为何现在突然反悔要还给云冷歌?”林慧心死了都还霸占着正妻的位置,那她就将林慧心的嫁妆收入囊中,她的恨意才能略微消散一些,现在倾数奉还,没那么容易。

    “冷歌要嫁去慕容王府,母亲想让她嫁的体面风光,所以预备将林慧心的嫁妆统统给了她。”云伯毅将视线落在万凤梧眼角的皱纹上,暗暗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

    “什么?云冷歌要嫁给慕容世子?”现在支撑着万凤梧坚持下去的就是对云冷歌的恨意,这股信念不倒,她就不会垮。

    云伯毅“嗯”了一声,劝解道,“只要还了那些身外之物,你还是可以留在相府,凤梧你就拿出来吧。”

    “不,不,不,我绝对不会还的。”万凤梧神色有些癫狂,激动的挣开了云伯毅的手,激动道,凭什么她的两个女儿被永无宁日的禁足,而云冷歌那个贱人却飞上枝头变凤凰,一跃成为高高在上的世子妃?

    云伯毅皱眉看着面前毫无美态,状若疯妇的万凤梧,心口的那缕怜惜之情顿时散去了一半,口气不自觉的强硬了许多,“若你不交,母亲会送你见官,性命和钱财,孰轻孰重,你自己好好想想,想清楚了托人过来给我来传话。”说罢,云伯毅起身看了万凤梧一眼,头也不会的离开了内室。

    ------题外话------

    哎,大篇幅的改动,思路很难调整,总觉得写得不满意,郁闷。,小歌儿还没喜欢上烨烨嘛,所以感情进展还得留在婚后~

    感谢kyy0201的评价,15997455711的月票,么么哒。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ar cpro_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重生之嫡女二小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情多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情多多并收藏重生之嫡女二小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