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嫡女二小姐 > 第九十五章 联手设计

第九十五章 联手设计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章节名:第九十五章联手设计

    云冷歌纠结的看着手中拿的刺绣用的花样子,鸳鸯戏水,百花争鸣,怎么一个比一个复杂,越看越纠结,索性搁置在一旁懒得理会。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小姐,您不是要刺绣吗,怎的不锈了。”吟书问道。

    “绣花针不听使唤,我往东,它偏偏往西,当真让人恼恨。”云冷歌秀眉微微蹙着,低声说道。都怪慕容烨那个混蛋,说要自己给他绣一个荷包,还说礼尚往来,自己收了他的玉佩,自然是要还礼的。

    “小姐,您还有半年多就要大婚了,的确该着手绣自己的嫁衣了。”吟书笑吟吟的说道。

    “寒表妹说她已经在帮我绣了。”云冷歌脸色有点得意,想着幸好寒儿刺绣的手艺很不错,知道自己不会,主动请缨帮忙。

    “小姐,女子的嫁衣,锦被,绣枕好像都是要自己亲手绣的,不能代绣。”吟琴对这些也不太懂,思索了一会,说道。

    “没办法啊,我现在连一片树叶都绣不出来,还谈什么嫁衣,要是真的亲自动手,肯定猴年马月都弄不好。”云冷歌叹了口气,她的手掷飞刀,拿武器还行,绣花真是太难了。

    “小姐,奴婢打听出来了。”吟琴风风火火的走进来,一脸喜色。

    “说来听听。”云冷歌躺在美人榻上,做好了一副听故事的姿态,兴趣盎然。

    “经过奴婢多方面的打听,认真的总结了现在京城中最道貌岸然的三个公子哥,分别就是李国公府的嫡子李明杰,夏将军府的夏昊然,还有冷王府的庶子冷莫轩。”吟琴娓娓道来。

    “门户不小,两个高门嫡出,还有一个竟然是王府庶子。”云冷歌以手支颌,京城固然繁华,但都是表象,其实就是个大漩涡,有的人使劲挣扎求生机,有的人随波逐流自甘堕落。

    “这三人是奴婢从那些风流浪子中挑选出来的,府邸门槛高,而且最关键的是他们三人虽然暗地里经常出入烟花之地,但明面上却装的一本正经,很多人都被他们英俊的皮相蒙蔽,以为他们是文武双全的正人君子。”吟琴不屑的说道。

    “云春歌喜欢冷世子,你说她要是嫁给冷莫轩,和冷世子生活在同一屋檐下,这是不是很有趣?”云冷歌想想就觉得好笑,自己悉心爱慕的人成为自己夫婿的兄弟,云春歌若是知道了表情肯定很精彩。

    “奴婢倒觉得让大小姐嫁给夏公子比较好。”吟琴忖思了半响,道。

    “为何?”

    “小姐您想啊,大小姐心思深沉,手段心机都甚是狠戾,难保她不会嫁人了凭借着她的厉害之处收服冷莫轩的心,到时候咱们的苦心孤诣不是白白浪费了?但夏将军府就不一样了,夏大小姐何等人物?虽然身体半残,但是脑子还没废,有她压制大小姐,大小姐根本在将军府翻不了天,而且经过了老虎咬人的事情,将军府已经对相府的人恨之入骨了,但是夏大小姐的受伤偏偏又怪罪不到小姐您身上来,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所以大小姐嫁入将军府,那日子肯定不好过。”吟琴组织了半天的语言,虽然有些乱,但不妨碍别人能听懂她的意思。

    “确实有理,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被老虎咬断手臂,还毁了容,夏嫣儿的人生是完全毁了,这件事即使不是咱们主动谋划,但将军府也肯定会迁怒我,连带着怨怼相府。”云冷歌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自己将粉末抹在夏嫣儿的手背上,后来她整个手腕都被老虎吞入腹中,线索也就断了,没有真凭实据,将军府根本赖不到自己身上。

    “老夫人会同意吗?就算老夫人同意,将军府怕也不会愿意。”吟书觉得没那么容易,把自己的仇人娶进门做儿媳,没人会心甘情愿的吧?

    “老夫人并不知道我反设计夏嫣儿的事情,所以老夫人那关不难过,至于将军府那就太简单了,夏家的人现在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却又偏偏奈何不了我,娶了云春歌发泄一下怒气,日夜刁难平息他们的恨意,他们会乐意的。”云冷歌若有所思的说道。

    “小姐好办法。”吟琴连忙讨好拍马屁道。

    “大小姐只是庶女,嫁过去也只是个小妾,一个不足为提的妾室,将军府为了报复,应该会接受。”吟书也觉得此法甚好。

    “等老夫人整理出花名册,就该我表演了。”云冷歌唇畔浮出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眼中带着一丝促狭和狡诈。

    “奴婢前两日已经将消息送给了怜春苑,想必大小姐已经知道了老夫人给她议亲的事,现在指定喜不自胜呢。”吟琴笑的开心,在喜不自胜四个字咬重音色,幸灾乐祸的表情溢于言表。

    云冷歌抿嘴轻笑,余光扫见小几上的花样子,有些窘迫,认命的坐直身子继续拿着那根小小的绣花针势必要与它一决雌雄。

    过了几日,老夫人的册子已经拟好,传了云冷歌过去叫她给点意见看法,云冷歌去了福寿堂,并不多话,只是偶尔的建议,却一针见血,不动声色的让老夫人将目光转到夏昊然身上,经过前后的比较,以及云冷歌不着痕迹的追捧,老夫人对夏昊然很满意,托了一个与她关系好的夫人作为媒介去将军府探探口风。

    而那位夫人传来的消息也让老夫人眉开眼笑,心满意足,前几日老夫人已经听云伯毅提起,在朝堂上圣上开始有重用夏将军的趋势,代表将军府东山再起的日子就快不远了,能用一个不省心的庶女加强两府的关系,老夫人自然万分中意。

    “小姐,方才大小姐趁看守怜春苑的婆子不注意的时候,跑到了福寿堂闹了许久,恳求老夫人收回她和将军府的亲事呢。”吟琴最近迷上了打探小道消息,经常与那些爱嚼舌根的丫鬟们凑在一起,很快便与她们打成一片,相府有什么风吹草动她立马就知道了。

    “将军府的聘礼不日就会抬入相府,这件事情可容不得云春歌不愿。”云冷歌径自低头与手中的绣花针搏斗,头也不抬的说道。

    “小姐说的对,老夫人命婆子将大小姐送回了院子,还多加了一倍的人看守,说是在及笄后就把她马上嫁出去。”吟琴一张笑脸兴奋的通红,语气很是激动。

    入夜时分,云冷歌闭着眼睛沐浴养神,正泡的舒服时,突然听到一阵熟悉的声响,脸上顿时漫上了红霞,将身体微微下沉,只露出一颗头,斥道,“慕容烨,登徒子,半夜三更耍赖皮。”不知不觉,竟然顺口念出了一句打油诗。

    慕容烨啼笑皆非,没想到自己来的这么不巧,不由得抚了抚额,无奈道,“歌儿,我今日找你可是有事的,不是来成心偷看。”说完,又加了一句,嗓音委屈,带着浓浓的控诉意味,“你又冤枉我。”

    “去内室等着。”云冷歌没好气的应了一声,听到他离开的脚步声,才起身擦干了身子,换上了寝衣,离开了浴室。

    刚踏进内室,便看见一副美男沉睡图,慕容烨以手托腮,半躺在秀床上,潋滟的眸子被挡住,让他过分绝美的脸上少了一分魅惑,多了几分柔和,黑色的衣襟,衬着白皙如玉的肌肤,显得格外好看,一头长长的墨丝,用玉冠束起,垂在脑后。

    “歌儿对为夫的容貌还满意吗?”慕容烨仍然闭着眼,嘴角噙着一抹戏谑的笑意,声音因为刻意的压低变得有些沙哑。

    “丑死了。”云冷歌把方才的悸动丢到了九霄云外,瘪了瘪嘴,似是而非的说道。

    “歌儿最近很忙?”慕容烨不在意她的口是心非,换了话题问道。

    “我忙不忙世子爷不是知道的一清二楚?还来问我做什么。”云冷歌讥笑道,她现在每日的衣食住行被那个叫赤言的侍卫都一字不漏的禀报给慕容烨,现在他竟然故弄玄虚的来问自己忙不忙,跟掩耳盗铃有什么区别?

    “唔,我有一个好法子,可以一劳永逸,解决你的难题,要不要我帮忙?”慕容烨突然睁眼,眸中带着温柔的笑意,看着站在床边不远处的云冷歌,眼底的柔情几乎能溢出水来,嗓音春风化雨般的柔和,“过来。”

    “不去。”云冷歌被慕容烨故意的诱惑举动击中了心脏,只觉心口都酥麻了半边,如珍珠般柔白而泛着光泽的脸红霞密布,一时有些别扭的转开了身子,拒绝去看那张邪魅惑人的绝美容颜。

    “娘子不来,为夫只好亲自过去了。”慕容烨微微叹气,起身走到云冷歌身旁,揽住她的肩膀,凝视着她清丽的小脸。

    “你刚刚说的好法子到底是什么啊?”云冷歌被这样的目光看的浑身不自在,只觉得头顶快要冒烟了。

    “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慕容烨对云冷歌偶尔的主动亲热流连忘返,时刻不忘偷香。

    “不说拉倒,我自己一个个慢慢收拾,长城不是一朝一夕建成的,贱人也不是一天就能打倒的。”云冷歌坚决不从,她反正还有半年才会嫁入王府,趁着现在还有时间,优哉游哉的戏弄着相府几个秋后的蚂蚱,打发时间,陶冶性情也是极好的。

    慕容烨唇角一勾,以迅雷之势猛地低下头就准备一亲芳泽,而云冷歌却时刻注意着他的神态,见他撅嘴亲过来,眼明手快的在他发动攻势之前,便聪明的用双手捂住他的嘴。

    “唉。”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从慕容烨的唇间溢出,随之便见他微微放松了手上的力道,亦是把自己的唇撤离云冷歌的手心,眼中藏有懊恼之色,凑近云冷歌的耳边将他的发现和打算一一说出。

    随着慕容烨说的越久,云冷歌美眸中的光芒也就越亮,听到最后,云冷歌整个心都染上了雀跃,双目晶晶亮的看着慕容烨,似乎想要立刻实施他的办法。

    慕容烨挑着眉看着眼带欣喜的小猫咪,若不是她忙着操心这个,撮合那个,自己也不会连带着过问这些无关紧要的琐事了,为了小猫咪能多看他一眼,多抽出心思陪陪他,他不介意顺着小猫咪的心思插手帮忙。

    过了几日,将军府纳妾的聘礼已经抬进相府,商定了过门的日子后,夏昊然与夏语儿登门看望云春歌。

    老夫人看在将军府的面子上,将云春歌的禁足解了一天,让她陪着夏家的人好生逛下相府,顺便增进一下感情。

    夏昊然看着面色憔悴,肌肤灰黄的云春歌,眼带嫌弃的打量了一番她瘦弱的身子,见她身子干瘪就似一块没有弧度的搓衣板,这样平板的身材让夏昊然十分不满,比花楼里那些千娇百媚的花魁差的太多了,但想起了府内凄惨无比的二妹,不由得稍微提起了心思,敷衍的随着她四处乱逛。

    云春歌心系冷辰,对夏昊然无一丝的好感,但她成为将军府妾室的事实已经不容更改,脑海中快速转动,思索着哪里可以有转圜的地方,神情羸弱的漫不经心带着夏昊然走着。

    云冷歌在凉亭中招待着夏语儿,任凭她多出言不逊都只是笑而不语,静静喝着茶,等着慕容烨的行动。

    “云冷歌,你真是个贱人,抢走了二妹的心上人也就算了,还使用恶毒的诡计让老虎咬伤了二妹,真不知道慕容世子怎么会看上你这么个心如蛇蝎的女人。”夏语儿见自己的一再挑衅责骂云冷歌都不理会,心中生出了难堪的情绪,只觉自己就像一只跳梁小丑,这种想法刚出现,夏语儿面色顿时免得十分难看,暴跳如雷的大声骂道。

    “东阳有名的才女就是这个德行吗?宛如市井泼妇一般,冷歌当真受教了。”云冷歌优雅的端起茶盏小口的抿了一口茶,温和的说道,得体的举止像一幅画般让人觉得赏心悦目,与对面脸色铁青,跳脚大骂的夏语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偶尔过路的丫鬟瞧见,纷纷觉得泼皮行为的夏小姐跟端庄大方的自家小姐没有一丝的可比性。

    “云冷歌,别以为你搭上了慕容世子这条高枝,就有得意的本钱了,不错,慕容世子以前是权势滔天,但前不久他的兵符已经上交了,没有了军队的战神,又能有几斤几两,你以为他还会和以前一样那般风光吗?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夏语儿眸中的眼球上都泛上血丝,俏丽的小脸扭曲成怪异的模样,让人畏而生寒。

    见云冷歌微微变色,夏语儿以为是自己的话刺激到了她,心头霎时快意,眼底含着浓浓的恨意,继续道,“你瞧,你就是个丧门星,慕容世子为了负责,无辜被你牵连,生生的交上了兵权,才换来了与相府的亲事,我若是你,早就一根绳子吊死了,免得连累他人,你却还在这耀武扬威,真是犯贱!”夏语儿越说越激动,声音亦是高昂了起来,怨毒的视线盯在云冷歌身上,恨不得将她刺出一个洞来。

    “世子妃,卑职把这个嘴里不干不净的人丢出去。”赤言早就得了慕容烨的指示今日不得草率出现,但听到夏嫣儿骂自家世子妃骂的这般难听,眉间的褶皱越发明显,闪身出现在凉亭中,嫌恶的说道。

    “夏二小姐好歹是客人,这可不是相府的待客之道。”云冷歌丝毫也不恼,只是想到连这种朝堂大事夏语儿都知之甚详,不禁有些深思。

    “云冷歌你真是会装模作样,一副假惺惺的脸孔真让我反胃。”夏语儿指甲已经深深嵌入血肉之中,她却一点都不觉得疼痛,反而有一种大快人心的快感,仿佛多骂云冷歌几句,她就会开心几分,夏语儿眼底现出一抹阴毒坏笑,阴阳怪气的道,“云冷歌,你害了二妹的一生,我就要大哥纳了你的大姐,一辈子折磨她,凌辱她,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哈哈哈哈。”说到最后,她已是仰头狂笑,陷入了癫狂之中。

    “什么,夏公子不是真心对待我大姐的?”云冷歌闻言顷刻变了脸色,血色尽退,不可置信的看着状若野兽的夏语儿。

    “云春歌就是一个卑贱的庶女,给我大哥做妾她都不配,若不是看她是你的大姐,将军府的门她休想进去。”夏语儿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脱口而出,心情甚好的欣赏着云冷歌煞白的脸,

    云冷歌则是呆若木鸡的坐着一动不动,双眼空洞,似乎十分震惊,一旁的赤言垂下头掩住嘴角的抽搐,心中感慨世子妃的演技也太好了,变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还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当真让他佩服的紧。

    “不好了,不好了。”就在这时,突然一个丫头往凉亭这边跑过来,一脸的惊慌,叫唤道。

    “什么事吵吵闹闹。”云冷歌皱眉起身叫住了这个丫头,问道,“要是冒冒失失的冲撞了贵客,就将你赶出府去。”说完,眸光转向了夏语儿,嘴角夹杂着一丝歉意道,“夏大小。”

    话还未说完,那个丫头已经跑过来了,大呼小叫的截断了云冷歌的话,“二小姐,大小姐三小姐与夏公子,在客房中正在正在。”她的脸羞燥的红彤彤,憋了半天后面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可是从她的表情话语中,云冷歌和夏语儿又岂会不明白?

    ~今天晚了,抱歉,没几天总会有不舒服的几天,美人们见谅。

    谢谢利华的月票,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重生之嫡女二小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情多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情多多并收藏重生之嫡女二小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