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嫡女二小姐 > 第九十九章:时光静好

第九十九章:时光静好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机械神皇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日,云冷歌悠悠的转醒,刚睁开双眼撞入视线中的就是慕容烨一脸好奇的绝美容颜,喃喃道,“阿烨,你怎么在这。”刚睡醒后的云冷歌性子少了平日里的睿智和冷静,多了几分迷糊,

    “歌儿你忘了,昨晚你已经嫁给我了。”慕容烨半俯着身体,眼眸中半带着探究的目光,很感兴趣的伸出长指在云冷歌脸上轻轻打转,轻柔的触感唤起了他昨晚的记忆。

    “哦,是啊。”云冷歌迷迷蒙蒙应了声,身子往慕容烨身边靠去,将自己缩在他怀中,闻着他身上散发出的清爽青草香,粉嫩的唇瓣嘟了嘟,手臂勾住他的脖颈,有些沙哑的嗓音带着浓浓的撒娇意味,“阿烨,抱。”

    慕容烨眸底浮现出深深的宠溺之色,虽说他爱看歌儿张牙舞爪的冷静形象,但她现在这般乖巧的窝在自己怀中,却更加让人爱不释手,搂住她的纤腰,慕容烨顺势躺下,看着云冷歌深埋在自己胸膛的脸蛋,拂去她散落在侧脸上的发丝,顿时露出光洁如白玉般的侧颜,慕容烨双目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的小妻子,只觉得这样的歌儿比之在相府时更让他沉迷。

    “你不起床吗?”云冷歌拱了拱小脑袋,感受到慕容烨怀抱的温暖,随即无比眷恋的微微抬起头,问道。

    “除非皇上有召见,不然我不需要上朝。”慕容烨低头在云冷歌的额头落下轻轻一吻,柔滑的碰触让他有些心猿意马,薄唇慢慢往下移动,从额头一路往下,依次吻过眼睑,鼻尖,最后交织在那两片让他欲罢不能的红唇之中。

    “别闹,该起床了。”云冷歌脑袋左右躲闪,小手抗议的捶着他坚硬的胸膛。

    “我不用上朝,你不用请安,整个王府都是我们的二人世界,那么早起床干什么,唔,幸好父亲没回来,”慕容烨含着云冷歌的唇瓣,含糊不清的说道。

    “我饿了。”云冷歌啼笑皆非,要是慕容王爷在王府看见他们两人日上三竿都还没起床,指不定怎么排揎猜测呢。

    “刚好我也饿了,娘子辛苦下,先喂饱夫君才是正理。”慕容烨密密麻麻的细吻不断的落下,虽然他初尝男女之事,有些食髓知味,但考虑到歌儿昨晚是初次,身子肯定不适,除了亲吻想要稍微纾解他心头的欲火外,慕容烨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我去沐浴。”慕容烨发现越是纾解越是难受,浑身像着了火一般,恼怒的暗骂了一声,丢下一句沐浴便匆匆去了浴室准备从凉水。

    云冷歌抿嘴笑了一声,看着他那副落荒而逃的模样,为他的体贴感到暖心。

    “小姐,左相爷来了。”门外,吟琴小声的禀告道,早上她就想赶过来伺候小姐,可是还未走到院子内,赤言便从树上跳了下来,对她说世子小姐还未起床,她只得作罢。

    “知道了。”云冷歌见外公来了,自己都还赖在床上,俏脸不禁微微的发红,撑起身子,却发现全身酸疼不适,整个人都懒懒的不想动。

    慕容烨沐浴完毕,一身浅紫色锦袍滟华邪肆,冲了凉水澡的他看起来神清气爽,尤其是眉宇间的那抹发自内心的喜悦,连带着感染到云冷歌的心情,让她眼角都不由得染上了幸福的笑意。

    慕容烨打开房门让等了一早上的几个丫头进来伺候,云冷歌也不逞强,她现在的确有些力不从心,任由吟琴几人小心翼翼的扶她下床,随即便见吟书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衣裳给自己穿上。

    云冷歌看了一眼枚红色的衣裙,挑了挑眉,自己甚少穿过这样鲜嫩的颜色,不过今日新婚,太素雅了的确不好。

    穿好衣衫,韵儿为云冷歌梳上妇人的发髻,知道小姐喜欢玉石类的首饰,韵儿挑选了一套碎玉兰花头饰簪在发髻上,慕容烨走上前,从首饰盒中拿出那只代表慕容世子妃的凤钗在云冷歌头上斜斜的插上,温润的流苏珍珠垂下,滴在她的侧脸上,更衬的面色滑腻,眉目如画。

    云冷歌从铜镜中看到了慕容烨笑的得意的面容,不禁无奈的嗔了他一眼。

    等到云冷歌穿戴完毕,吟琴已端来了水给云冷歌洗脸,林嬷嬷则是收拾床铺,将那一方染着处子血的元帕小心的收了起来。

    “阿烨,王府真的没有丫头吗?”云冷歌眼角的余光看到林嬷嬷一脸欣慰和高兴的笑意,不由得有些好奇,当看清她手上拿着的东西时,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忙转移了话题问道。

    “没有,就有一个嬷嬷,是母妃从皇宫中带出来的,我和父王不在京城的时候,她就帮忙料理王府的事务。”慕容烨对要伺候她的吟书摆了摆手,示意不需要,然后自己动手掬水洗脸。

    习惯了军营的生活,慕容烨并不喜欢有人服侍,特别是他不熟悉的人。

    “阿烨,我突然发现嫁给你其实很好。”云冷歌笑的促狭,亲自取过干帕子微微踮起脚尖为慕容烨擦掉脸上的水珠,嗓音轻快的问道。

    “哦?怎么个好法?”慕容烨轻笑,很感兴趣的问道,以前歌儿从来都是口是心非的,今天怎的愿意坦露心扉了?慕容烨心口浮出期待,希望歌儿能说出他最想听的话。

    云冷歌示意慕容烨些微弯腰俯身,自己则凑在他耳边小小声的嘀咕了几句,越说云冷歌嘴角的笑意越发扩大,而慕容烨春光灿烂的脸顿时一黑,脸颊上还有一丝可疑的红晕。

    “我的阿烨真可爱。”云冷歌心中大呼过瘾,想不到一贯飞扬肆意的慕容烨还有这般害羞的一面,当真罕见的很,云冷歌对他调皮的眨了眨眼,继续语出挑衅。

    “歌儿,你若是再说,今日就别想出这房门了!”慕容烨见房内的几个丫头各司其职,并未注意他们这边的小动作,轻轻挑了挑眉,大手环过云冷歌盈盈一握的纤腰,故技重施的在腰间柔柔捏了一下,邪笑着低声威胁道。

    云冷歌瘪了瘪嘴,泛着水雾般朦胧的明眸瞪着使坏的慕容烨,无声的控诉着,须臾,想起外公还在王府内等着呢,霎时有些着急,急匆匆的就往门外走,却冷不防被慕容烨拉住,“赤言,请左相稍等片刻,就说歌儿刚起,用完早膳再去。”

    只是云冷歌此刻却是心急如焚,若是自己还不过去,只怕就要给人取笑了,刚欲开口,就听见外面的院子传来一道男声,正是赤言,“是,卑职马上去。”

    “昨晚运动了一夜,歌儿难道不饿?”慕容烨凑过来,眸中带着戏谑的笑意,低声说道。

    “慕容烨,你别太过分!”云冷歌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面色,顿时又被他的话惹上红霞,带着嗔怒瞪了一眼慕容烨,咬牙切齿的骂道。

    慕容烨却是微微一笑,像变戏法般的端出来一碗红枣莲子粥放在云冷歌面前,香气四溢,云冷歌本就有些肚饿这会子不由得更加饥肠辘辘,拿起调羹舀了一勺热粥,送到自己唇边轻轻的吹了吹,正准备张嘴吃下,就听见慕容烨意味深长的话语,“红枣乃是补血养气的,歌儿多吃点。”

    闻言,云冷歌拿着调羹的手一抖,目光凶狠的盯着慕容烨,看他好似还想继续开口,云冷歌趁其不备,将手中调羹里的粥快速的往他嘴里喂去,柳眉倒竖,“看来只有吃东西才能堵住你的嘴了。”

    慕容烨被云冷歌突如其来的塞粥动作惊的愣了半响,随即粲然一笑,将口中的粥咀嚼了几下缓缓的咽入腹中,深情似水的眼眸紧紧凝望着正虎视眈眈看着他的云冷歌,揶揄道,“歌儿亲自喂的东西就是好吃。”

    “慕容烨,我听说成婚的男人会变得成熟稳重,怎的你却反其道而行之?越来越幼稚了呢?拿着肉麻当有趣,你也不怕丢人。”云冷歌哭笑不得,脸色却一本正经的指责道。

    “有吗?”慕容烨疑惑的皱眉,神色有些苦恼,见云冷歌郑重其事的点点头,便故意的沉下脸色,俊美的面容上不苟言笑一派严肃,还刻意压低声线沉声道,“这样呢?”

    云冷歌眼带笑意的看着耍小孩子脾性耍上瘾的慕容烨,终于忍不住破功笑了出来,低低的笑声掺杂了说不出的愉悦,笑了半响,抬头见慕容烨眸底无奈而又宠溺的神色,心头顷刻间变得暖融融的,只愿时光停滞,现世安稳。

    几个丫头见小姐发自内心的明媚笑容,不由得齐齐相视一笑。

    云冷歌察觉到手中的粥品变得温热,浅笑着拿着调羹舀了半勺递在慕容烨唇边,见他张嘴吃下,又舀了半勺送入自己口中,就这样,在慕容烨促狭的目光下,云冷歌微红着脸将粥与慕容烨分而食之。

    她穿越异世,是否就是因为可以遇见面前这个将自己捧在手心的男人?与他一生耳鬓厮磨,安乐到老?

    “我说,早膳你们吃什么呢,让我老头子等了这么久你们也好意思。”云冷歌刚刚放下粥碗,就听见外公中气十足的叫喊声,话音落地,他正好也就走进房门,不解的看着笑的如偷腥成功的猫儿一般的慕容烨和脸颊还带着淡淡红晕的云冷歌。

    “外公。”云冷歌立即朝林海博见礼,语气轻柔的唤了一声,慕容烨则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眼冒酸气的盯着林海博,歌儿只有极少时候才会轻轻柔柔的与自己这般说话。

    “哎哎,我都这么大把年纪了,烨小子你还吃我的醋,真是。”林海博见云冷歌的笑容里满是幸福和愉悦,面色红润娇媚,就知慕容烨对她乃是真心的,一颗担忧的心松懈了下来,语出惊人道。

    未等慕容烨回话,林海博又风风火火的转身离开,丢下一句,“你们过的好,我就放心了,给歌儿的新婚礼物已经交给外面的那个木头桩子了。”

    云冷歌看着外公离去的背影,身影渐行渐远,直至消失,才收回视线,外公对自己嫁给阿烨,总是不放心的,虽然这半年来自己说过多次阿烨的好处,可外公还是不信,所以才会今日亲自上门来验证一番的吧。

    赤言木着一张脸走进门,手中拿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纸盒对云冷歌说道,“世子妃,这是左相交给卑职的。”

    云冷歌眸中闪过一抹惊讶,这盒子的包装不是自己上次送外公生辰寿礼的时候所包扎的模样吗?怎的外公也学会了?还叠的似模似样,云冷歌接过纸盒,在慕容烨打量的眼神中扯开绸带,拆开,只见里面放着一个七寸见方的长方形铁匣子,正是暴雨梨花中的成品。

    “这是什么?”慕容烨见云冷歌的神色在看到纸盒内的东西时就开始变得复杂,不由得惊奇问道。

    “这是暗器,名叫暴雨梨花针,”云冷歌将暴雨梨花中的原理和所造成的伤害,概括的整理讲解了一番,侧目见赤言张口结舌不能置信的看着慕容烨手中的暴雨梨花针,似乎不相信它会有那么大的威力。

    “左相怎么会有如此厉害的暗器?”慕容烨从小习武,对暗器也有所涉猎,自然能看出暴雨梨花针的锋芒之处。

    “我画的图纸,外公打造的。”云冷歌撇了撇嘴,道,这应该是外公刚刚制作出来的,也不知道他做了几份,自己有没有留下一份防身?猜测着外公送这个的原因,估计是怕嫁给慕容烨有危险吧,毕竟慕容烨功高震主,受君王忌讳,即使现在表面上还维持着暂时的和平,难保以后不会出现意料之外的情况,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多一分保障多一分安全。

    “为夫竟不知道歌儿还有这般能力,能娶到歌儿,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慕容烨眼中的震撼转瞬即逝,他的歌儿是独一无二的,有着不输于男子的智慧和自信。

    “这是我送给外公的寿辰礼物,现在转送给我,应该是担心我的安危。”云冷歌淡淡一笑,眉眼中夹杂了一丝担忧。

    “歌儿,有我在,谁也伤不了你。”慕容烨伸手紧握住云冷歌有些冰凉的双手,眸中的光芒坚定不移,“不过,这个东西你还是随身带着的好,别辜负左相的心意。”其实,慕容烨心底也有着隐忧,虽然他自信能护住歌儿不受任何伤害,但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他也不能百分百的完全信任自己,歌儿身上带着厉害的暗器,一般的突发状况也能应付一二,他也能安心一些。

    “嗯。”云冷歌轻点螓首,接过慕容烨递过来的暴雨梨花针,将它收入袖内。

    慕容烨让丫头和赤言离开,关上门神秘兮兮的对云冷歌说道,“歌儿,上次被刺客打扰你没能泡上温泉,今日咱们就上山,当度蜜月了好不好?”

    “不需要向太后娘娘请安吗?”云冷歌想着昨日他们大婚太后过来亲自主持,按道理说今天应该入宫拜见啊。

    “外祖母昨日说我们新婚燕尔,肯定喜不自胜,请安可以晚几天,不必急于一时。”慕容烨笑道。

    “皇上呢?他可是你舅舅。”虽然他们君臣关系紧张,但该有的礼数还是要遵守的呀。

    “北月国的使者这几天要来东阳觐见,已经在路途中了,皇上正忙着准备接见的一切事宜。”慕容烨笑意敛去,眼睑微沉,眼底最深处划过一道明显的杀意!

    慕容烨的眼神被云冷歌尽收眸底,精致的黛眉不着痕迹的皱起,心中微微一动,脑海中莫名的就联想起前些天山顶的刺杀,眉宇间染上一缕讶然,未经太多思索脱口而出道,“上次的刺客是北月国派来的。”说完,见慕容烨淡笑不语,便知自己猜中,心情紧绷的同时又很是不解,阿烨镇守在边疆,与北月国应该谈不上什么仇恨吧?为什么他们要万里迢迢的派杀手过来夺人性命?

    “六年前,我刚从军的时候,北月与东阳两国间偶有摩擦,且有一句不合就会发动战争的趋势,当时我还没有掌管边疆大军,父王便命令我去边界历练,与北月将领对战磨练心性,后来,在一次规模较大的对恃中,我侥幸胜了北月的敌军将领,没想到那名将领竟然是北月大公主的驸马,领兵作战多年,被称为常胜将军,他自持打仗神勇,从未有过败绩,却失手在我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将手中,他自然是不服气的,加上大公主颇得北月皇帝的看重,他便利用大公主的人手经常暗杀于我,只是这几年来,都未曾得手。”慕容烨早就领会过云冷歌的聪慧,见她如此短时间对猜中敌人,眼底漫上点点赞赏,将事情的始末一一道来。

    ------题外话------

    今日卡文了,要进入大结局的最后一段了,战争要拉开帷幕了,提前上场,卡的我蛋疼。

    多谢迷你屋,小晨晨的月票,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重生之嫡女二小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情多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情多多并收藏重生之嫡女二小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