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嫡女二小姐 > 第一百零四章互相刺探

第一百零四章互相刺探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机械神皇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酉时二刻,云冷歌见已到了进宫赴宴的时辰,便换上了世子妃的朝服,想了想,命韵儿梳了比较繁琐的发髻,发间斜斜的插着慕容烨在及笄那天送给她的凤钗,拿上下午就已经送过来的请帖,上了马车,往宫门方向而去。

    “小姐,今日进宫奴婢不能陪您进去,您要小心点啊。”吟琴却是执意要在宫门口候着云冷歌出宫。

    “不就是一个宴会罢了,主角可不是我们这些女子,无需担心。”云冷歌却是笑着安慰道,北月拜访的目的皇上心中有数,这场宴会无非是走个过场,席间少不得你来我往刺探虚实,她们这些命妇和小姐,只是陪客而已。

    “话虽如此,但是姑爷没和小姐坐在一起,奴婢总觉得不安心。”吟琴除了在有外人时,才会称呼世子和世子妃,平常私下底还是喜欢唤云冷歌为小姐。

    “他就坐在我对面,抬眼便可见,你会不会想的太多了?”云冷歌失笑,吟琴最近是越发的操心了。

    马车行至宫门口,云冷歌在吟琴的搀扶下,下了马车,此时天色刚刚擦黑,视线还有些昏暗,但云冷歌的出现,却是让众位千金小姐黯然失色,尤其是她发髻中那支代表慕容王府世子妃的凤钗,让众位千金眼中不由得浮现钦羡!

    云冷歌扫了宫门周围一眼,见四周围已经停放了好些马车,各位夫人小姐打扮一新,个个满头珠翠的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聚堆窃窃私语。

    而云冷歌刚踏出马车,宫内一名管事的太监便立即上前,腆着笑脸向云冷歌单膝请安,随即好言好语道,“太后娘娘可是等慕容世子妃多时了,特命奴才在此恭候世子妃。”

    此言一出,官家小姐夫人这边便已是炸开了锅,虽众人为了维持自己的形象并未大声谈论,但每个人的心中却是五味杂成,太后可是整个东阳最为尊贵的女人,连她都亲自派人等着云冷歌进宫,可见是真心实意看重她的,这样一想,众人看向云冷歌的眼神中顿时多了一分嫉妒。

    其中最为明显的,便是早已到来的万明清和李巧慧,两人面色及其难看,心中更是恨透了云冷歌的好运。

    而那太监说完,便立即让开身子走到云冷歌的右侧,“既如此,劳烦公公带路。”云冷歌浅笑着,温和的开口,上前坐进软轿中,那太监便立即命人抬稳了,带着她往太后的寝宫而去。

    众人见云冷歌离去,一个个霎时交头接耳的说着自己内心的感想,正闲聊着,便见内宫的总管姑姑走了出来,看到众人立即朗声道“请各位夫人、小姐按诰命位分排列好,奴婢即刻领各位入宫!”

    一时间,宫门口顿时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走路声和整理衣饰的摩挲声,半盏茶的时间,各家女眷已是列队完毕,那管事姑姑清点了下人数,随即朝随行的小宫女们点了点头,便见她们纷纷走上前,引着各位女眷走入后宫,往准备宴会的御花园而去。

    而云冷歌这会已是到了太后的宫殿,与半年前的初次见面不同,这次太后把会见云冷歌的地点改在了内殿,想来也是因为她嫁给了慕容烨的缘故。

    “好孩子,过来坐。”太后一身家常的深紫色衣饰,看到云冷歌款款的进来行礼,忙招呼她道。

    “谢太后。”云冷歌却是没有因为太后的宽容而有半分的恃宠而骄,只见她不缓不慢的行礼完毕,才迈开步伐走上前。

    “哀家可以叫你歌儿吧?”太后看向云冷歌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慈爱,拉着她坐着自己的身边,笑着问道。

    “那是小女的荣幸。”云冷歌淡然一笑,轻声细语的道。

    “私底下只有咱们的时候,歌儿跟烨儿一样,唤哀家外祖母即可。”太后看着云冷歌低眉顺眼,淡定从容的模样,心中越发的喜欢,只觉这个孩子性情,举止都与慕容烨十分的相配。

    “是,外祖母。”云冷歌仍然保持着恭顺的姿态,一言一行皆是疏离的恰到好处。

    “烨儿说宫宴的东西你不喜欢吃,趁现在你就在哀家宫里,就用些点心吧,今日宴会时辰应该会比较长免得到时候腹中空空饿的难受。”太后朝身后一直站着的嬷嬷摆了摆手,嬷嬷福身,立即心领神会的告退。

    云冷歌抬头,神色有些惊愕的看着太后,眼中极快的飘过一丝感动,“外祖母盛情,小女愧不敢当。”

    “傻孩子,你都叫我外祖母了,怎生还这么见外,哀家见到你和烨儿夫妻恩爱甚笃,哀家也为你们高兴呢。”太后满脸都是感慨,慕容烨二十一了王府以前都无一房姬妾,惊的她还真以为烨儿有了龙阳之好,后来那天云冷歌被他拉过来在皇帝面前演了一场戏,她才终于察觉到了慕容烨情感之花有萌芽的苗头,还好他不负所望,不出多长时间,就火速求娶了云冷歌,也算了却了压在自己心口上许久的一桩心事。

    只是,因为娶一名女子,却交出去边疆大军的虎符,这让太后有点不悦,对皇帝的趁机而入,狮子大张口更是暗恨不已,不过,现在好了,这一切都有转圜的余地,她虽然生活在内宫中,周围也存在着许多监视着她动向的眼线,但这并不代表她对外界情况一无所知,北月这次贸然来访,是个心思敏捷的人都猜出了其中并不如表面看上去的那般简单。

    “新婚小女都没来得及进宫给外祖母请安,现在倒是麻烦外祖母为小女辛苦准备了,”云冷歌笑的有些腼腆,美眸中盛放着感激之情,低声道。

    “你们新婚燕尔,多在一起增进感情是很有必要的,再者,是哀家吩咐烨儿无需那么早进宫请安的。”太后轻轻拍了拍云冷歌的手,抬眼见嬷嬷已经领着几个宫女手捧着托盘进来,便笑着命令她们将吃食放在榻上的小几上。

    “快看看合不合胃口。”太后亲自为云冷歌执起玉筷,递入她的手中,笑问道。

    “多谢外祖母。”云冷歌有些受宠若惊的接过长筷,在太后殷切期盼的眼神中,战战兢兢的夹了一块桂花千层糕放入口中,入口即化,唇舌尖的余香久久萦绕不散,“当真美味,谢谢外祖母。”

    “那就多吃点。”太后拿起筷子,从面前的碟子中依次各夹了一块糕点放入云冷歌面前的玉碟中,催促道。

    云冷歌心中有些受不住这莫名其妙的盛情,但是面上却含着三分笑容,几分羞赧默默的用完了太后给她夹的点心。

    用过了糕点,太后说她一把老骨头不爱动弹便不参加宴会了,命贴身的嬷嬷带领云冷歌往御花园走去。

    御花园内,盆盆燃烧着银炭的火盆摆放在各处,加上皇帝特意吩咐能工巧匠连夜赶工建造了几面可以避风的木墙,即使临近初春,寒意深重,但园内仍不显得太过冰冷。

    云冷歌在嬷嬷的引领下,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刚刚落座不久,便见皇帝携着后宫众人款步而来,已经落座的大臣及女眷纷纷起身行礼,均被皇帝含笑着赐了坐!

    慕容烨在云冷歌进入御花园时,炙热的视线便牢牢的锁定她,不顾园内众人神色各异的脸色,眼带浅笑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北月大皇子宇文泽,(三皇子宇文明)见过东阳吾皇,皇后,各位娘娘。”北月两位皇子踩着及其稳重的步伐,在皇帝身边伺候的汪公公的带领下,领着自己的使者团走进御花园。

    宇文泽那双狭长的眸子如冰雪一般凌厉的扫过被他问候的几人,随即又看向东阳的大臣们,一眼便找到慕容烨的位置,唇瓣那抹冷笑加深,隐约透露着一股杀气。

    云冷歌细细打量着北月的皇子公主,只见宇文泽面容俊美,只是那双眼睛太过阴骘深沉,被他看到的人无一不有畏而生寒的感觉,三皇子宇文明长的极为儒雅,自有那么一股翩翩君子的风度,眉眼中蕴含的柔和气度让人不由得纷纷侧目。

    观众对人的第一眼印象一般均是从长相外貌出发,见宇文明举手投足间的温和比宇文泽的暴戾阴沉不知好了多少倍,心中相较,高低立下,都对宇文明生出了些许好感。

    云冷歌眼角余光瞥见对面坐在首位的太子眼中那一闪即逝的异样光芒,心中微微一动,精致的柳眉紧蹙,难道与北齐暗地里有来往的真是太子?真是太糊涂了。

    坐在太子旁边的上官诚则是嘴角一扬,却是一抹讽刺的笑意,端起面前盛满酒液的玉杯,仰头尽数倒入腹中,上官宇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坐在那像个木偶一般,仿佛周围的一切均与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垂下眼睫,视线落在面前的酒桌上,沉默不语。

    “两位皇子一行辛苦了,请坐吧!”由于昨日众人已是见过面,因此皇帝便没有再与两人多说其余的话,只是让汪公公领着各位贵宾坐到一旁的位置上!

    待所有人坐定后,皇帝举起酒杯,笑着开口,“北月使者团远道而来,朕敬大皇子,三皇子一杯。”

    宇文泽阴冷的眼中泛起淡淡的冷笑,却没有推迟,与身边的三皇子共同朝着皇帝举杯,三人一同饮下了杯中的松花酒。

    “上歌舞。”见两人一干二尽,皇帝便命一旁的总管太监准备接下来的节目。

    太监立即朝着守在御花园外的小太监做了个手势,只见御花园中立即响起一阵袅袅的丝竹声,几名舞女踩着极其轻盈的舞步,自那圆形的门鱼贯而入,那妖娆扭动的身姿、妩媚笑意盈盈的容貌,别说是男子,即便是女子见了亦会十分的妒忌!

    云冷歌百无聊赖的低下头安分的想着心中的事情,奈何身上有三道灼热的视线盯的她皱眉不已,只得抬首,目光穿过那正舞动腰肢的歌姬,落在对面的男宾席上,找寻着紧盯着自己不放的人,只是让云冷歌惊诧的是,除了慕容烨含情似水的眸光以为,欧阳风复杂却又蕴含着点点情愫的眼神正痴痴的望着她。

    云冷歌不悦的撇开脸,拒绝与欧阳风对视,转而看了一眼双目中夹带着玩味注视自己的上官诚,然后径自垂首屏蔽一切视线,不再理会两人无关紧要的打量。

    “皇上,这就是东阳美人的标准?未免太差强人意吧?难道东阳看不起我们北月,所以才找了这些个上不得台面的舞女来滥竽充数?”一舞完毕,宇文泽率先开口,嘲讽的语气让悠闲欣赏的东阳大臣瞬间齐齐变了脸色,眼含着淡淡的怒气射向那狂妄自大的宇文泽。

    “不知大皇子何意?”皇帝笑意不减,嗓音柔和道,只是眼底最深处弥漫着一层浅浅的寒气和不易察觉的刺探。

    “本皇子早在北月时就听说慕容世子妃一手泼墨的绝技堪称前无古人,不如请慕容世子妃献上一艺。”宇文泽那阴沉中带着暴戾的眸中瞬间调转,陡然射向对面低着头的云冷歌。

    闻言,云冷歌的眉头轻轻一拧,随即面色坦然平静的看向那宇文泽,心中却是狐疑不已,当时自己表演泼墨的地点可是皇宫,皇宫守卫森严,当初能受邀进宫的小姐公子皆是朝中大臣的子女,闲杂人等是万万不可能混入东阳皇宫中的。

    可这位北月大皇子却是知晓自己曾在皇宫上表演泼墨的事情,这让云冷歌顿时起了好奇心,不知他是从何处得来的消息,还是与他合作的东阳皇子故意透露出来,用来针对自己和慕容烨的。

    慕容烨的目光亦是在此时危险的看向那宇文泽,嘴角的浅笑亦是寒意深深,眼底的幽茫渐渐凝结成玄冰,在他慕容烨的地盘上,一个小小的皇子,也敢让他的世子妃当面表演,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不成?

    “大皇子凭什么让本世子的世子妃表演?若你觉得无趣,是不是需要本世子舞剑为你助兴?只要大皇子亲自下场,本世子乐意相陪。”慕容烨缓缓开口,嗓音带着一贯以来的张扬无忌,慵懒的声线泛着极冷的味道。

    “慕容世子的世子妃才艺双绝,当着大家的面演示一番,岂不快哉?还是慕容世子看不起北月,故意藏着掖着不肯展示?”宇文泽亦是没有被吓退,反而冷笑着迎刃直上。

    “本世子只是看不起大皇子罢了,大皇子若是嫌无聊,本世子随时愿意当着众位宾客与大皇子尽情切磋,权当一尽地主之谊。”慕容烨却是冷冷一笑,凡是有胆子敢招惹他心爱之人,就要有心理准备承受他的报复。

    “慕容烨,你…。”,宇文泽见当着两国众人的面,被慕容烨毫不留情的奚落和鄙视,顿时握紧了拳头,站起身体怒声道。

    御花园内,众人屏住呼吸,个个噤若寒蝉,不敢应声,顶着头皮发麻的压力看着剑拔弩张的两人。

    “来人,取本世子的佩剑,大皇子既然嫌东阳招待不周,那本世子就亲自与大皇子舞剑为各位助兴。”慕容烨嘴角邪魅的一勾,不知从何处出现的赤言恭敬的呈上一把古剑。

    宇文泽与慕容烨交手不是一次两次了,自然是知道他的本事,见他丝毫不给人留余地的举动,本就憋着气的怒火刹那间冒了出来,他就不信这些年他苦练武艺,还打不过慕容烨,这样一想,信心爆棚,宇文泽转头对上座的皇帝道,“还请皇上为本皇子准备一柄软剑。”

    皇帝面色有些为难,但见宇文泽一脸的杀气,且慕容烨已经轻笑着走到花园中的空地上,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对身边的内侍吩咐道,“去取朕书房中的那把软剑过来。”

    一名小太监忙神色匆匆的离开往御书房跑去。

    “皇兄,你又何必较真呢,慕容世子或许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一直端坐着笑看不语的宇文明突然开口,声音极为温润。

    “三皇弟不必多说。”宇文泽见比试已成定局后,宇文明才出声装模作样的故作姿态,心中不禁冷笑,生硬道。

    很快,那名领命而去的小太监捧着一把剑返回了宴会,在皇帝眼神的示意下,恭敬的把剑呈给了宇文泽。

    慕容烨长身玉立于在场地中央,淡淡的月光打在他身上,在他那紫色华袍的外衣上晕开了浅素的光晕,那白皙如玉的脸上更显得莹然润泽,嘴角从不卸下的那抹浅笑,仿若什么事情到了他的眼中都能迎刃而解,比起京城中那些靠祖辈余荫,家族庇护的浪荡子弟,慕容烨实在太过出色。

    ------题外话------

    感谢zl1366634610gym9221的月票,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重生之嫡女二小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情多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情多多并收藏重生之嫡女二小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