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嫡女二小姐 > 第一百一十一章移花接木

第一百一十一章移花接木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什么?!”正在批改奏章的皇帝闻言大惊,鲜少在外人面前失色的他,竟然不顾天子的威仪猛然起身,双眼微微睁大,不可置信的大声反问道。

    “奴才也不清楚,刚刚熙和宫的宫女有人来报,说贵妃今早莫名其妙的就殁了!”太监总管身子瑟瑟发抖,言语间的慌张显而易见。

    “你现在马上传旨,给朕封锁熙和宫,宫内的任何人都不得出没,等着朕的传召!”皇上在一瞬间内便做出了决定,以雷霆之事下达了命令。

    “是,奴才告退。”首领太监松了一口气,忙不迭的转身离开。

    “汪明海!”皇上眼中的光芒闪烁,面色变幻,片刻后,喊了一声。

    一直在外面候着的汪公公忙走进来,恭敬的见礼。

    “去王府请慕容世子过来!说朕在熙和宫等他!快去!”皇上的声音比平时高了好几个度,脸色亦是十分难看,见此情景,汪公公的心顿时忐忑不安起来,两条腿以超乎了正常人的速度往慕容王府赶去。

    北月使者团刚走,宇文敏就不明不白的死在了东阳皇宫,太不寻常了,恐怕,这天是要大乱了!

    慕容王府,还在赖床不肯起的慕容烨与云冷歌两人正在睡着回笼觉,就听到赤言在门外说话,声音失了他一贯的冷静,隐隐透露出焦急,“世子,世子妃,皇宫传来消息,敏慧贵妃殁了!”

    赤言的话音落地,床上的两人瞬间齐齐睁开眼睛,偏头互相对望一眼,眸中一片清明,快速的穿衣下床,开了门让赤言进来禀告详细的情况。

    “什么意思?什么叫宇文敏殁了?”慕容烨边用水净面边问道。

    “属下也不甚清楚,传递消息的人说敏慧公主今儿没起床,起先熙和宫的婢女们只以为她天凉贪睡,并未多想,后来,直到过了早膳的时辰,敏慧贵妃的贴身宫女发觉不妥,便进殿询问,却不想,不管她怎么叫唤,贵妃都躺在床上不曾应声,宫女这才慌了,探了探她的鼻息,才发现她身体冰凉,死去多时了!”赤言语速极快的说道。

    “我马上进宫!”慕容烨神色平静,淡淡道,“皇上可行动了?”

    “皇上命令封锁熙和宫,任何人都不得出入,等待他的盘问!”赤言如实道。

    云冷歌手脚麻利的帮慕容烨系上腰间的玉带,皱着眉头道,“阿烨,我跟你进宫,应该能帮上一点忙!”人即使死了但通过尸体也是能说话的,可以从中找到不少的蛛丝马迹,但古代的大夫医术虽然还行,但检验尸体的能力肯定不如自己。

    慕容烨点点头,两人梳洗完毕后,便立即赶往皇宫。

    一路畅通无阻,进了皇宫内,两人直奔熙和宫而去。

    此刻的熙和宫处处都有禁卫军把守,严阵以待的模样看的路过的宫娥太监心神俱颤,“参加世子,世子妃!”侍卫看着不远处的慕容烨与云冷歌,纷纷行礼道。

    慕容烨扬了扬手,没说话,只是拉着云冷歌的小手迈进了宫殿。

    殿外气氛肃穆,但殿内的氛围却明显更加紧张,人人自危,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不一的神情,云冷歌却从那一张张静默的脸孔下,看到了她们内心的惶恐和巨大的不安。

    宇文敏死了,在北月使者团刚离开的情况下,蹊跷疑点多的不是一星半点,牵连的人也甚是广泛,若是这消息传到北月,怕就是个战争发动的导火索!

    云冷歌心弦微微一动,蓦然想起前几日慕容烨说的话,师出有名,讨伐征战必须要有一个由头,宇文敏的死莫非就是关键?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是宇文明亲手杀了自己的亲生妹妹来挑起这个矛盾?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却让云冷歌不寒而栗!

    太可怕了,若真是这样,宇文明当真心机深沉,手段狠辣,为达到目的竟然弑杀了一母同胞的亲妹妹!

    慕容烨注意到了云冷歌大变的脸色,连忙顿住脚步,询问,“歌儿,怎么了。”

    云冷歌踮脚,对着他凑过来的耳旁小声的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话落,见慕容烨浅浅的蹙了蹙眉头,眼中森冷,便知他定是有几分惊讶的。

    “如果当如歌儿所说,那这天下要开始变了!”慕容烨垂下了眼睑,意味深长的说道,对着身后一直跟着的赤言吩咐道,“传本世子命令,命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全部出动,留在王府等候本世子的差遣!”

    后面的赤言闻言一惊,随即面色严肃的迅速离开皇宫。

    “很严重吗?值得你将最厉害的暗卫统统拿出来?”云冷歌是知道这是慕容王府最为训练有素的暗卫,比起那些普通的侍卫武功高的不止一两个层次,以前慕容烨从未将他们派出来过,现在竟悉数出动,看来事情已经是刻不容缓了!

    “不出两日,宇文敏的死亡消息就会传到北月,北月帝肯定震怒,一国公主下嫁东阳为妃不满一个月就莫名其妙的死了,这等于是公然的扫了北月的颜面,不管如何,哪怕北月帝知道这其中有诈,也会出兵兴讨!而太子这个潜在的威胁也随时会张开獠牙,届时,咱们内忧外患,我肯定会忙的分身乏术,我将他们分派在王府保护你,也能安心。”慕容烨表情凝重,缓缓开口,看着云冷歌的眼神中带着深深的担忧!

    “放心,你忘了?前些日子你不是说我的轻功小有所成?应付敌人时虽然不能抵挡,但抽身自保还是绰绰有余的!”云冷歌笑着宽慰道。

    慕容烨无奈点点头,但心里依然打定注意增派人手保护王府,歌儿是他最重要的人,他绝对不允许她有一分一毫的闪失。

    云冷歌感受着慕容烨攥紧了自己的手,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风雨欲来,山河动荡,腥风血雨的大地上又会掀起一场惊天动地的大型战争!苦的还是那些安居乐业的平民百姓。

    迈进了殿门,两人直接走进了宇文敏歇息的寝宫。

    云冷歌的目光环顾了一圈内殿,只见室内人群涌动,几名太医打扮的男子跪倒在床前,身子颤抖着以头碰地保持沉默,皇上面沉如水的坐在放着宇文敏尸体的大床上,不发一语。

    守候着的宫娥们更是噤若寒蝉,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生怕惹怒了天子,殃及他们这些弱小的池鱼。

    “臣妇(微臣)参加皇上,皇上万安!”两人走上前给皇上见了礼。

    皇上摆了摆手,“不必多礼!”话落,他一直胶在宇文敏脸上的视线缓缓移到慕容烨与云冷歌的身上,嗓音沉沉道,“太医院的人个个都是废物,看不出贵妃的死因,朕听说世子医术绝佳,还请世子帮忙查看一番!”

    被皇上提到的几名太医更加胆战心惊,身子发抖的频率越发快速。

    慕容烨规矩的应声,走到床边,俯视着床上已经死气盎然的宇文敏,见她双眸紧闭,面色红润,笑容安详,依然绝艳倾城,就连红唇亦是还泛着淡淡的光泽,若不是停止了呼吸,仿佛她只是熟睡在最甜美的梦境中,

    “歌儿,你来看看。”慕容烨短短看了几眼,心中便有了数,但余光瞥云冷歌伸长了脖子想要一睹帐内的情形,在这种情况下,心口竟然有些好笑,便起身招呼道。

    “内子对医术亦是有些研究,让她确诊一遍更是稳妥!”慕容烨对着皇帝疑惑的目光,淡笑解释。

    皇帝微微阖首,素来淡漠的浪客中文他此时脸色十分难看,虽然没有发作,但紧皱的眉头,紧抿的嘴,锐利的眼眸,以及紧紧绷着的身体,无不昭示着他的震怒。这使得皇帝周身充满一种压抑沉闷的氛围,令人不敢逼视。

    云冷歌站在慕容烨的身旁,掏出怀中用布帛包住的银针,取出一根刺入宇文敏的喉咙,另外再取出一枚,隔着衣服刺入她的胃部,两枚银针的针尖都变成了黑色,这才道:“银针变成黑色,说明贵妃娘娘是中毒身亡,针尖变黑的部分有着夹杂着腥味的淡淡花香味,赵婕妤的口腔中也有同样的气息,应该是被某种花毒所害,当然了,也有可能是混毒。”说完,顿了顿,动手将宇文敏的尸体翻身,略微扯开她的衣领,继续道,“背部开始出现尸斑,死亡时辰最少是一个半时辰之前。”云冷歌从怀中掏出一副白色的手套,戴好,在众人惊异的眼神下,从容的扒开了宇文敏的嘴唇,发现口唇粘膜处出现皮革样化,且明显、干、硬、暗褐色,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敏慧贵妃应该是在昨晚丑时到寅时期间被人谋害!”

    “歌儿说辞很是新颖,判断的方式也很特别!”慕容烨目带赞赏,夸奖道。

    云冷歌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场合,当真言语无忌。

    “慕容世子妃能断定吗?”皇帝目光带着深意看了云冷歌一眼,她周身洋溢着的自信与睿智的气息让皇帝眼眸一凝,沉声说道。

    “臣妇自然有把握!”云冷歌当然更相信科学的依据,那是几千年积累下的知识和经验,自然是深信不疑的,不过,云冷歌忽然转口,皱眉道,“还请皇上给再给臣妇一点时间,继续详细的检查一番!”

    “为何?”皇上挑眉。

    “臣妇也说不上来,总觉得敏慧贵妃有点儿怪异。”云冷歌回头看了一眼仍静静躺在床上无声无息的宇文敏,心底萦绕的诡异感觉怎么也挥散不去。

    “还是微臣说吧!”慕容烨突然低笑了一声,笑声带着说不出的冰凉,“她不是敏公主,只是有人李代桃僵,想要瞒天过海,造成公主已死的假象嫁祸东阳!”

    慕容烨此话一出,内殿的人齐齐打了一个哆嗦,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看着他。

    云冷歌愣了一下,随即脸上是露出一个恍然的神情,脑海中联想起方才掀起宇文敏衣领上的时候,那暴露出来的肌肤上除了紫红色的斑块,其余的皮肤略黑,且粗糙,根本不是一个公主特有的肤质。

    慕容烨悠然一笑,只是这笑意并未到达眼底,伸手在宇文敏的侧脸上摸索一阵,找到了那个难以察觉的边缘,猛地一扯,一张薄薄的人皮面具已经被他握在了手中。

    慕容烨捏着面具朝皇帝扬了扬,语气无限讽刺,“皇宫看来需要好好管理了,竟连贵妃被偷天换日皇上都不曾察觉到,宫人当真玩忽职守!”说着,把手中的东西扔在了地上,接过云冷歌递过来的绢帕,擦了擦手。

    皇帝迈开步伐,大步走到床前,只见宇文敏的那张花容月貌已是消逝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清秀有余,俊俏不足的容颜,皇帝脸上的怒气转瞬即逝,作为九五之尊,他自己的妃子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人偷梁换柱,而他却不知这一切是在何时发生的,他又怎能不气的咬牙切齿。

    “皇上,微臣会找到敏公主,还请皇上尽量拖延消息传递的时间,不然一旦事情成了定局,就算找到了敏公主也是无用!”慕容烨看着皇帝压抑着怒火却发泄不出来的姿态,心中冷笑,面色却是不动声色的肃然道。

    接下来关于假冒的宇文敏之事,皇上命人大力彻查,审讯熙和宫留守的所有宫人,慕容烨与云冷歌则是离开皇宫坐上马车踏上了回王府的路程。

    “赤语,晚上与暗一夜探太子府,务必摸清楚太子府的动静。”慕容烨的声音隔着车帘传入正在赶车的赤语耳中。

    “是,世子。”赤语回道,暗一是三十六天罡的首领,武功高强,一般人绝对不是他的对手,有他在,太子府的防御力量只是摆设。

    云冷歌的眸子里闪过一道轻灵的水光,柔声细语道,“阿烨是怀疑宇文敏躲藏在太子府中?”

    “不是怀疑,是笃定,东阳除了太子没人与北月相交甚密,撇开太子府外,宇文敏无地方可去,再说,宇文敏只是一介妇孺,就算有谋略,有手段,但是在这重重深锁的皇宫中,想要逃离谈何容易?若非有人暗中相助,她就是插翅也难以飞出深宫!”慕容烨淡淡的敛了笑容,一句一句稳妥道。

    “可是宇文敏为什么要离开皇宫?还设下如此天衣无缝的计策,她来东阳的目的不就是与宇文明里应外合,谋得东阳的江山吗?万一事发,她被揪了出来,就等于打破了宇文明的全盘部署,宇文明不会放过她,而东阳她也呆不下去,天下之大,容身之处实在稀少!”云冷歌实在百思不得其解。

    “其实很好理解,宇文明是真的打算杀了宇文敏这个亲生妹妹,让东阳背上了谋杀北月公主的罪名,到那时,北月出兵讨伐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宇文明的计划也就慢慢施展开来,可他估计没想到的是,他小看了宇文敏,宇文敏居然洞悉了他的打算,还不着痕迹的反将一军,将他派过来准备夺了自己命的暗卫杀死,代替自己的死讯,这样一来,宇文敏不但没死成,而且依旧能达到宇文明想要的效果,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慕容烨眼中漫过一丝如水的寒凉,眼眸微沉道。

    “可是宇文敏留下的漏洞不也是被你一眼便找到了?”云冷歌嘻嘻一笑,主动偎进慕容烨的怀中,笑道。

    “这可不是我的功劳,不得不说,宇文敏的那张人皮面具做的极好,除非细细的一寸一寸的检查皮肤,否则是看不出的,她是料到了她身为皇帝的女人,没有哪个男子敢捧着她的脸仔细查看,而一般的宫娥又没有那个本事,所以她才有恃无恐的敢这般行事!”慕容烨轻轻刮了刮云冷歌的鼻子,戏谑道。

    “那你到底是怎么看出来?”云冷歌好奇问道。

    “其一,她皮肤的问题,我相信歌儿也应该看出来了,其二,我看了一眼她的手,发现她手掌心有厚厚的老茧,关节处也有不少,这都可以证明床上的女子是练武之人,而且内力不低,其三,就要感谢上官诚了!”慕容烨唇角抑制不住的浮起一丝笑影,低笑道。

    越是细节越不可以忽略,云冷歌懊恼,她只注意到尸体的死亡时辰和死亡原因,却独独忘记了这尸体到底是不是宇文敏。

    ------题外话------

    这章多多写的渗的慌啊,大半夜的查关于尸体的资料,寒毛都竖起来了~。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重生之嫡女二小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情多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情多多并收藏重生之嫡女二小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