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嫡女二小姐 > 大结局中噩耗真假

大结局中噩耗真假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吟书小心的替云冷歌包扎着伤口,动作极为轻柔,生怕会弄疼了她一般。

    “赤语,一定要查清楚是谁从中作梗,将敌人放进陵城,不然一天没有揪出来幕后黑手,咱们就多一天的危险。”云冷歌眼底泛起一丝冷笑,眸中神色却坚定如初,沉声开口。

    “是,世子妃,陵城能有资格打开城门的将领官员并不多,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卑职已经命暗一去协助乔城主搜查,请世子妃宽心。”赤语表情微冷,暗道,若是查出那人,定要学世子的处理方法,将他丢在河里喂鱼。

    “世子妃,城门口有一小队人马来报,说他们是五皇子的侍卫,本欲援助世子妃的,可惜来晚,带了五皇子昨日传来的信笺说要当面呈给世子妃。”门外一暗卫禀告。

    “有五皇子的令牌吗?”云冷歌沉声道。

    “有,还有五皇子的亲笔手谕。”暗卫答。

    “那让他们进来吧,把五皇子的信笺拿进来给本妃。”云冷歌吩咐道。

    暗卫应声告退。

    “赤语,这伙人即便有五皇子的令牌和手谕,但我们仍不得不防,毕竟追杀我们的那伙贼人还未清除干净,你带领暗卫暗地里观察着他们的情况,若是不对,立即拿下。”云冷歌眼中闪烁着思量的光芒,须臾,冷静道。

    “世子妃怀疑他们的身份?”赤语惊讶。

    云冷歌微微阖首,凝神沉思了片刻,才将心中的疑惑缓缓说出,“咱们刚刚才遭遇刺杀,就有人声称援兵要进城,这未免太巧合了点,这只是疑点其一,其二就是,我们来陵城除了给阿烨发过讯息,其他人一概不知情,五皇子是怎么知道的?当然了,不排除他的消息灵通,手眼通天,所以知道了,但据我所知,五皇子派出来援救我们的侍卫,是早在我们还未决定选择陵城时就已经出发离开京城了,他们又是怎么得知的?五皇子应该明白我们躲进了陵城,就不会再有被追杀的危险,根据正常人的思维模式,他的命令只会让接应我们的暗卫返回京城,而不会继续跟随我们来到陵城,并且在如此敏感的时候,不得不防!”

    听完云冷歌条理分明的分析,赤语的脸色也随着她的话一变再变,听世子妃这么一讲,的确漏洞颇多,“既然世子妃怀疑,那又何必让他们进城?将敌人放进来,世子妃会危险的多啊,不行,卑职不能让乔城主开城门。”

    见赤语听了自己的话,马上就要转身离开,云冷歌脸上浮起一抹错愕,继而有些失笑道,“你别急,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猜测罢了,若是五皇子忧心我们的行程,想要进来确定一番我们的平安也不是不可能的。”

    闻言,赤语刚要迈步的脚一顿,神色有些踌躇,显然是拿不定主意,既不愿意世子妃受到一点来自外界的危险因素,却又怕城门外若真是五皇子的人,而他们闭门不开,难免有不将五皇子看在眼里的嫌疑,若是传出去的话难免被世人疑惑,从而影响到世子,两相权衡,赤语十分为难。

    “你调来乔顺的守备军不着痕迹的监视他们不就行了?方才侍卫也说了,人马并不是太多,不会很难对付,小心谨慎些定会无碍的。”赤语想到的,云冷歌自然也想到了,太子和三皇子伏诛,五皇子成为储君是顺理成章的事情,阿烨纵然军功赫赫,但跟帝王扛上难免不是上计,万一因为自己一时的多虑而误会了五皇子,从而引发二人的矛盾,那就不妙了。

    来人持了五皇子的令牌,手谕,这都代表着五皇子,这城门他们不得不开,事到如今,只能注意警惕,应付着随时都会出现的突发状况。

    赤语心中叹了一口气,对着云冷歌拱手行礼出了门。

    吟书帮云冷歌包扎完毕伤口,随即对一旁紧张兮兮的吟琴说着注意事项,免得她不小心引发了伤口的感染。

    一炷香时间后,赤语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世子妃,五皇子的侍卫首领说要亲自见您一面,确认您安然无恙后他就会立即离开,您要不要见他?”

    “让他进来。”云冷歌冷声开口。

    很快,赤语推开了门,他后面跟着一位城防军打扮模样的将领。

    “卑职李海,见过世子妃。”来人单膝跪地,恭敬行礼。

    “李将军请起。”云冷歌神情柔和的说道,沉静的眼眸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这位京城城防军的将领。

    “世子妃,这是北月境地传来的消息,五皇子命卑职连夜赶路,务必要交给世子妃。”李海从怀中掏出一封信,余光见赤语虎视眈眈的正看着他,心中一颤,识趣的先将信递给赤语。

    赤语满意的挑眉,接过信,转而呈给了云冷歌。

    云冷歌见状,眸底升起一缕若有似无的笑容,缓缓的打开信封,拿出信纸,轻轻的展开,快速的浏览着纸上的内容。

    只是随着越往后看,她的表情也越加震惊,看到最后,云冷歌的脸上已经是一片苍白,红唇顷刻间失去了血色,眼底的温柔浅笑早已换上了不可置信,猛地站起来,身子摇摇欲坠的就要一头栽倒,却竭力保持着脑内的清醒,不让本就疲惫不堪的自己昏倒过去。

    “世子妃…”,赤语发现云冷歌翻天覆地的变化,惊呼一声,呼唤道。

    吟琴连忙搀住云冷歌的胳膊,稳定住她如秋风落叶的身体,目光惊疑不定的看着她面若纸白的脸色,低声道,“小姐,您怎么了。”

    云冷歌却是根本顾不上他们的呼唤,脑海中一片混沌,纸张上的内容太过让她震骇,让她一时片刻根本冷静不下来。云冷歌用力的吸了两口空气,命自己迅速的镇定,双眼射出如冬日森寒的冷芒,对着仍表现的一脸无辜之色的李海道,“李将军能笃定这是南星边境传过来的消息吗?为何慕容世子没亲自送信过来,反而是五皇子代笔传了这封信给本妃?”

    “世子妃,怎么了?可是世子出了何事?”赤语神色骤变,心中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且有越来越强烈的趋势,世子妃一向冷静自若,即便在面对群敌环饲,一路追杀的情况下,都能一直泰然处之,从容指顾,可现在她却惊慌到这般无以复加的地步,除了关于世子的,他实在想不到会有什么事会让世子妃震惊成这般模样。

    “信上说阿烨离开北月边界的第二天,路过锦州城时,被北月三皇子和南星的人联合围杀,阿烨不敌,抵抗到一处山顶时…”云冷歌停了下来,面色沉痛的闭上了眼眸,嗓音嘶哑道,“阿烨不慎从悬崖处掉落,尸骨无存!”

    一言既出,赤语只觉脑中一声轰鸣,眼前顿时一黑,身子竟是微微摇晃了下,瞬间冲到李海的面前,单手拎起他盔甲中的衣襟怒道,“这不是真的,你是不是谁的奸细,故意假传消息来扰乱军心?快说,这不是真的!若是敢胡言乱语一个字,我要了你的小命!”

    那李海哪里见过这样凶神恶煞的姿态,尤其此时赤语周身弥漫着强烈的杀气和怒气,更是吓得那李海面色发白,唯唯诺诺地回答着他的问题,“卑职不知道啊,…卑职只是奉命传信,并未偷看信中的内容,岂会知。情!”随着他一句一句的诉说,李海感觉到提着自己衣领的那只手的力道逐渐加大,说到最后,他连喘息都十分艰难。

    听到回答,赤语面色难看,眼神呆滞,松开了李海的衣襟。

    就是这时候了,李海惶恐害怕的眸底极快的闪过一道阴骘,嘴角更是牵起一抹阴谋即将得逞的冷意,大手闪电般的伸入盔甲的胸腹中,从那里掏出了一柄银光闪闪的匕首,身形像一只野豹般一跃而起,握着匕首直插向云冷歌的心脏部位。

    只是赤语和云冷歌关心则乱,犹自沉浸在可能失去慕容烨的痛苦中,各自都是丧失了以往的精明,都没注意到李海猝不及防的动作。

    吟琴亦是手足无措,只有素来心性沉冷的吟书觉得此事扑朔迷离,飞快的运转着思绪,眼睛也观察着李海的举止,当看见李海脸上变化的表情,暗叫不好,可是她并没有武功,无法打掉他的凶器,只得脚步快速的移动,挡在云冷歌的身前,同时,抬起右腿,一脚踢向李海的胯下。

    李海只感觉胯下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且这种痛感极快的蔓延全身,让他不自觉的就两腿打颤,面色一片狰狞,整个五官扭曲的不成样子,想必是承受了旁人无法想象的疼痛,李海大吼一声,“找死,”匕首朝吟书刺去。

    吟书并不恐慌,趁着李海停滞了一瞬间,极快的调转身体,将背部暴露给敌人,她是学医的,非常懂得能在紧急关头,利用一切能利用的刹那时间,避开致命的要害,让自己的伤害减缓到最轻。

    云冷歌在李海的大吼时就已经清醒了过来,当看清屋内情形时,面色大变,而此时李海匕首的剑尖已经距离吟书不过一尺,交手反抗已是来不及了,而把吟书推开的话,那匕首必将刺入自己的小腹内,那她和阿烨的孩子…

    电光火石之间,云冷歌心中翻转了无数念头,咬紧了嘴唇苦苦思索着对策,千钧一发之际,最后她还是推开了吟书,双腿劈开成一条直线,后背和脑袋风驰电掣般往后仰去,只是速度太快,云冷歌高估了自己身体的柔软度,腰间的骨头顿时涌上了撕裂的痛,她仿佛听见了有东西碎裂的声音。

    李海眼睁睁的看着云冷歌以一种怪异的姿势弯曲了身体,用后背触地躲过了他的致命一击,匕首划过空气,并未伤到云冷歌的一根头发丝。

    李海极为不甘心,只差一丝,他就可以杀了云冷歌,匕首在手中调转了弧度,再欲下杀手。

    只是,云冷歌已经成功拖延了时间,赤语的掌风已经来到,蕴含了十足的力道重重的拍在李海的肩膀。

    云冷歌这次可以肯定,自己真的听到了骨头破碎的声响,看着站在自己上方,手握着匕首,一脸煞气的李海努力的想挥动匕首,却是徒劳的模样,李海七窍渐渐的流出鲜血,逐渐涣散的瞳孔升起最后一抹怨恨,和对这个世间的留恋,随即身体慢慢的往前倒下。

    云冷歌忍着剧痛在地面翻了一个身,避开了李海从上而下的轰蹋,看了一眼李海那双死不瞑目的眸子,云冷歌终于安心的放松晕了过去。

    “小姐…”吟琴惨呼一声,泪雨滂沱的跑了过去,抱住了云冷歌的身子,哭的泣不成声。

    吟书从云冷歌推开她时就憋住的眼泪此刻也忍不住的夺眶而出,但她知道现在不是哭泣的时候,连忙爬过去,为云冷歌把脉,并且细细的查看着她的伤势。

    赤语一双利眸已是通红,拔出腰间的佩剑,提高了十足的音量,“暗卫何在!”

    “语首领!属下在。”须臾,许多人影集齐在云冷歌的房间门口。

    当他们看见屋内的情形,向来冰块的脸上也闪过一丝惊惧,齐齐把目光放在赤语身上,无声的询问。

    “给我杀了冒充五皇子的那对人马!”赤语眸底的戾气充满了整个眼眶,浑身散发的寒气让门外见惯了各种场面的暗卫都愣了一瞬。

    “一个不留!我要将他们五马分尸!”赤语怒道,这一句话像是从牙缝里咬出来的。

    “是,语首领!”暗卫看了一眼面色苍白,昏迷不醒的世子妃,对事情的来龙去脉有了大概的了解,眼中纷纷划过一道怒色,大声道。

    “还有,将这个人给我丢到山上喂狼!”赤语眼带狠戾的瞥了一眼地上已经气息全无的李海,握紧了拳头,吼道。

    暗卫齐齐应声,一人走进房内像拖死狗似的将李海的尸体拖出了房门,其余的暗卫则掏出了各自的兵器,准备去执行赤语的命令。

    “等等…”这时,云冷歌转醒,她刚才并没有晕的太过彻底,迷迷糊糊的时候听见了赤语的说话声,和他下的一系列命令,逼迫自己从昏迷的状态中苏醒。

    见云冷歌醒来,泣涕如雨的吟琴毫不掩饰脸上的惊喜之色,抬眼看着她,“小姐,您醒了。”

    “赤语,外面的来人并未与李海一同发起攻击,也许他们并不是敌人,你不要轻举妄动,免得错杀了好人!”云冷歌半靠在吟琴的怀中,半睁着双眼,有气无力的说道,只是每次开口,就会牵扯到内脏,疼的身子抽搐了几下。

    “小姐,您别说了,您内伤十分严重,骨头也有错位的迹象,您现在必须马上休息,不然胎儿只怕真的难保!”吟书眼睛微肿,急急的制止着云冷歌还想要开口的举动。

    幸好这几日小姐身子调养的还算好,不然这次腹中的孩子肯定挨不过去。

    “宁可错杀一百,不可放过一人!”听了云冷歌的话,赤语神情并未有任何的松动,“世子妃,卑职绝对不会再让你受到一丝的伤害,不然卑职就是自刎都难以面对世子的交托。”短短半晚的时间,世子妃险些两次性命不保,若是世子知道,他还有什么脸面对世子交代?

    “听本妃的话,别乱来,你在李海的脸颊边缘处,仔细检查一遍,看看他是否戴了人皮面具。”云冷歌虚弱的声音带着一丝强硬。

    小腹处隐隐传来些微的疼痛,云冷歌知道她肯定是压一字马的时候牵扯到了小腹,应该是动了胎气了,还好她是上身后仰,不然肚子被她这般猛烈的撞击在地上,宝宝肯定受不住。

    赤语咬紧牙关,右手成拳,骨节出泛着白光,手背青筋暴出,可见他心头挤压了多大的愤怒。

    片刻后,忍着怒意的赤语对着准备行动的暗卫扬了扬手,制止了他们的离开,自己则蹲在李海的身边,伸手在他的脸上粗鲁的摸索着,半响后,“撕拉”一声,一张薄的透明的人皮面具被赤语捏在两指之间。

    “看来是有人暗杀了真正的李海,李代桃僵的蒙混当中,骗了我们开城门,然后找机会刺杀!”云冷歌眼底的凌厉光芒稍纵即逝。

    “赤语,将这假冒的李海交给五皇子派来的城防军,让他们将尸体运回京城,同时将这里发生的情况尽数告知于他!”云冷歌沉默了半响,当机立断道。

    太子一党虽说已经被一网打尽,但偶尔一两只未曾挖掘厨的漏网之鱼仍在蹦跶,必须要提醒五皇子小心行事,不然东阳想要太平还需很长的一段时日!

    想要不惊动随行的城防军而将真正的李海杀死,来个鱼目混珠,何其困难?这队城防军内肯定有人做了内应,才会这般简单的瞒过了其他人。

    “至于本妃,给本妃准备车马,食物,三日后,本妃要离开前往锦州!”云冷歌一一的做出安排,每个决定都极为坚持,不容置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重生之嫡女二小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情多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情多多并收藏重生之嫡女二小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