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高门庶女 > 第113章 诧异,皇子娶亲却亲成公主和亲

第113章 诧异,皇子娶亲却亲成公主和亲

作者:芝士焗番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珞开口打破了沉默,倒让萧甚放松了紧绷的身体,亦柔声淡笑道:“是什么?”

    “是不知所谓的强求!你是大胤最有权势的皇子,权势与女人对殿下是随手可得,予取予夺,世间相传你一直拒绝大胤的太子之位,只愿意做个闲散逍遥人,但是臣女并不苟同,对于殿下几番强求臣女的举动,臣女想说的是,云珞并无意愿作为任何人的棋子,若逃脱不得,臣女只求一死,或者同归于尽!”云珞这话一说,吓得身后的白芍站立不稳,立马上前将自家小姐拉于自己身后,做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残璨睵浪

    然而萧甚对于面前这愈发嚣张的女子却只是一声冷笑,而后信步往远处的人群中走去,徒留背影于乔云珞,良久他站住,“忘了告诉三小姐,朱太医是我的人。”

    他仅仅是道了一句陈诉,却暗藏着丝丝杀机。

    什么?云珞顿时大惊,万般没有料想到这点,定了定心神,开口道:“想来殿下还有话要说,臣女洗耳恭听!”

    珞沉默下子。萧甚挑了挑眉,转身看向乔云珞轻笑道:“本王一时半会也不会离开西蒙京都,以后再与三小姐详谈如何?”

    看到那狡猾的狐狸笑容,云珞顿时觉得有种被牵着鼻子的感觉,很是不满,却仍是笑得轻云淡雅,好脾气道:“如此臣女告辞了。”

    说完素白色的广袖轻翻,如阵风般潇洒而去。

    白芍急急追着云珞的脚步,在一旁好奇开口道:“这个大胤皇子可真温和,一直挂着笑意,连小姐方才的放肆都不见动怒。”

    “呵呵,笑意?这萧甚就是用着那副伪装骗尽了天下人,白芍,你记住,皇室中从没有简单之人,切不要被一些表象哄骗了。”

    两人正交谈着,这时一个太监匆匆地走了过来,先给乔云珞行了个礼,随后恭敬道:“三小姐,宫宴马上便要开始了,三小姐还是快过去吧。”

    “好,有劳公公了。”乔云珞点了点头,她轻叹了口气,重生之后,她没有嫁给宫辰焰,却跟这皇宫越发有缘了。

    而方才与云珞偶遇的萧甚,此时正笑意盈面地走过人群,顿时引来一路尖叫,那些千金小姐已然沉醉于他举世无双的美色,已然不顾周边暗暗皱眉的大臣皇子们。

    乔云珞站在远处,似笑非笑地看着萧甚,这世上所有的人都会被表相所迷惑,而面对这些千金惊叫暗恋,不知道这狡猾的男狐狸又在想什么心思了。

    象是感觉到乔云珞散发出的深深探究,萧甚看向了她,眸光柔和含情,唇角更是勾起一抹笑痕,旖旎动人……

    “啊!”乔云珞身边一位千金尖叫一声竟然晕了过去,半晌才缓缓苏醒,醒后抓起旁边的丫环喜极而泣道:“彩霞,快告诉我,大胤皇子刚才是不是对我笑了?”

    “小姐……”那丫鬟彩霞看着自己被捏得通红的手,痛得呲牙裂嘴,不知该如何开口。

    “快说,你要是说不是的话,我就把你卖了。”那位千金彻底颠覆粉衣柔弱的装扮,恶狠狠地瞪着彩霞,大有敢说不是的话立刻卖人的架式。

    “是……是……小姐,奴婢看到大胤皇子是往您这边看了。”彩霞忍住了哭意言不由衷的应道。

    “啊!太好了,我这就去请皇上赐婚,大胤皇子看上我了。”说完拔腿就跑,往皇上方向走去。

    “扑哧”一声,面对此般闹剧,白芍忍不住笑出了声,没想到这些亲近小姐,想那飞上枝头做凤凰都想得魔障了。

    乔云珞也禁不住摇了摇头,叹笑。

    “欢迎大胤皇子莅临我西蒙,请上座。”西蒙皇上此时已经端坐在龙椅上,大笑着招呼道。

    萧甚上前一步,恭敬问礼后,开口道:“西蒙皇帝陛下,此次萧甚前来西蒙主要是为了与西蒙修百年之好,欲将皇妹萧雅许配给贵国的一位皇子,还望西蒙皇帝陛下恩泽天下,让有情人终成眷属。”

    “什么?嫁皇妹?”

    “不是说大皇子来迎娶正妃的吗?”178NH。

    “那我今日眼巴巴过来,还能不能做皇子妃啊?”

    ……

    萧甚此话一出,人群顿时一阵喧闹,上座的各宫妃嫔此刻也是一脸茫然,反而在场那些郁郁寡欢的公子哥们此刻是满心的激动神往。

    “哈哈,这是好事,朕当然是一力促成,只是不知道贵国公主是看上我国哪位皇子了呢?”西蒙皇帝像是一早便被知会了此事,言语中听不出任何诧异之象。

    听到皇帝的话,萧甚微微一笑,口气有些怪异道:“哪位皇子均可么?”

    “这个自然,君无戏言。”皇帝脸色微沉,听这萧甚的语气中带着犀利跟高傲,似乎在对大家说只要他大胤公主愿意,这西蒙的男儿任她选择!但刚才话已出口,却不得改变了,没想到这大皇子一脸无害笑容,却不知不觉给自己下了套。

    像是察觉到上座之人的不快,萧甚眸光暗了暗,又谦和笑道:“呵呵,西蒙陛下如此慷慨,我大胤却不敢这般无礼,绝不敢让贵国众皇子任皇妹选择。”

    皇帝见他进退有度,说话间又变得谦虚不已,微微一愣,随即笑道:“无妨,大胤皇子过虑了。”

    嘴上虽是那边敷衍,但皇帝心中对那萧甚却升起了戒备之心,此人面上无害却心计深沉,一言一语间就能影响人之情绪。

    “那么萧甚谢过皇帝陛下,萧甚这些年与西蒙各位皇子也有过一些私交,对敝国各位皇子的风采很是佩服,皇妹问及,做哥哥的却无从回答,不过这天下女子皆爱才俊,故皇妹出了一道题,谁能答上谁就是大胤国的驸马。”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有些人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而有些则是一脸阴沉,万一出个什么刁钻之极无人能答之题,那大胤公主哭诉西蒙无才俊可嫁,再打道回大胤,那么于国威而言,倒是耻辱之极。

    而此时的宫辰焰更是一脸的阴冷怒意,想起自己几番跟萧甚提及要求取萧雅,却诸多借口推拒,而现在却来这么一招,更气人的是,这萧雅来西蒙,他事先竟未得到任何消息,平白错过了前去献殷勤的机会。而现在他亦是担心那刁钻受宠的萧雅公主会故意出无解题目,所以跨上一步,沉声道:“大胤皇子,我西蒙人才济济,自然愿意给贵国公主一个满意的答复,只是不知此题是天下无解还是大胤皇子已然知道答案?”

    他这话可谓犀利如刀,将一切不利因素都考虑进去了,届时万一西蒙人答不上来,你大胤如果也答不上来,便是大胤理亏了。

    “哈哈,肃王果然是好心思,这题自然是已解之题,相信以肃王爷才思敏捷,定然很快便会想得答案。”

    “既如此,还请大胤公主出题。”宫辰焰主动说出了上首皇帝的顾虑,目光对上自家父皇的赞赏,不由心神微动,急急要求出题,他就不信以他三岁能诗四岁能武的天赋,能被一个小女子所难住!

    而面对肃王爷此时的亟不可待,云珞不由地扯起一抹嘲讽,这男人果然是薄情之人,想到探听到刘羽姗几番与他幽会,还私定终生的消息,眼中倒是添了分趣味,不知刘羽姗此时该作何反应了。

    “如此本公主失礼了。”云珞还陷入冥思,那方便传出一黄莺般美妙的声音,微微转头,只见一女子从萧甚身后走了出来。

    想来这便是大胤的第一公主——萧雅,只见她身着一袭绣凤的金色长裙,一头乌发如同漆黑的夜幕,垂放于耳后,一颦一笑,风仪万千,如牡丹般富贵逼人;又似秋菊,濯濯清华;尊贵高雅的同时还带着罂粟般的妖媚,实在是一枚尤物,比起西蒙的第一美人刘羽姗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只是那含笑的眉眼带着明显的算计之色,还有一份不明所以的痴念。

    萧雅袅袅娉娉地走上前,顿时吸引了全场的目光,怪不得传言说这萧雅是天下第一美,果不其然,而那爱好美男的宫越之更是一脸神往,一双魅惑的桃花眼闪着捕猎的光芒,此时的他早就忘了那还在软.禁中的祺贵妃了。

    而此时,天音亦然如往昔,易容成宫天凌的模样,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冷冷选了个清冷的角落坐着饮酒,只是当他听到萧雅声音后,眸中却闪过丝丝忧郁跟无奈,而后也随众人一样盯着萧雅,只是那眼中清明一片,没有半点波动。

    宫临渊亦一如往常,他在萧雅一出现就发觉了该女子的异常眸光,此时正满目热切的盯着萧雅,只是那探究的火热神色亦是无关乎晴欲。

    反观那些千金小姐,个个又是嫉妒又是羡慕,这女人美就美了,偏偏还是一国最尊贵的公主,公主也就算了,听说还是极其聪明的女人,这为什么天下的好事都给她占尽了呢?

    “小姐,我不喜欢这个女人。”白芍偷偷地乔云珞的耳边低语道。

    “呵呵,是因为她长得比你美么?”乔云珞亦暗中跟白芍打趣。

    “才不是,奴婢只是觉得她不简单。”而且感觉她以后会针对上小姐,自然这话是白芍偷偷在心底补上的。

    “嗯,以后离她远点,她这种天之骄子做事必然随心所欲。”听了白芍的话,乔云珞也点了点头,她方才不经意与那公主有过目光对视,却瞥到了一丝杀意,一丝仅仅针对她的杀意,只是很快就收回了,虽不解却多少生了几许顾忌。

    萧雅此刻美目流转巡视了一番后,对场内众人的表情很是满意,瞥过乔云珞后,冷冷看了一眼,原来就是这个女子,长的也不怎么样,对比之后,生性高傲的她也便不再理会了。

    紧接着,她郎声道:“西蒙皇帝陛下,本公主可否出题了?”

    “公主请。”

    “听闻西蒙周边有一小国为黎国,而这黎国以前是隶属于西蒙的,但却凭着天险独立出去了,在之后,反而多番骚扰西蒙边境,可有此事?”

    “确有此事。”

    “亦听闻陛下您曾多番派兵攻打该国,却因为该国天然屏障,易守难攻遂一直无法攻占,不知此事是否属实?”

    “属实。”一番对答见,西蒙皇帝有些愤怒了,这算什么?是来戳他们软肋的么?明知道西蒙一直视此事为耻辱,现在却在这大殿大肆明说,难道是想羞辱于西蒙么?

    “如此甚好,本公主的问题就是,如何才能不费一兵一卒,一分一钱将此国拿下!”她的话铿锵有力,落地有声,却一下惊倒了所有的人,所有人的都如见鬼般看着她,不敢相信她竟然出这种题目,不费一兵一卒,一分一钱,真亏她想得出来,这世上还没有听说过这种便宜事,要知道西蒙可是耗费了数年时间都没有将其攻克,这大胤公主倒好,竟然说什么不费兵力财力就夺下,简直异想天开。此时,最初忧虑的人都阴了脸,这不是刁难是什么?

    一直期待能解答出题目的宫辰焰,刚听完脸就黑了一半,上前一步,沉声道:“公主此次是来羞辱于西蒙的么?”

    “哈哈,肃王莫要恼羞成怒,出题之时西蒙可并未说不能以此为题啊!”

    这绝对赤果果的刁难和蔑视!

    大胤此番前来果然不怀好意,要不然凭着大胤公主在天下间的名号以及在大胤的殊宠,怎会作为一个和亲公主前来!

    想到这里,宫辰焰掩住怒气道:“这根本是不可能完成之事,公主还说不是无理取闹么?”

    “哈哈哈……”萧雅此刻狂笑起来,却别有一番风味。

    “皇妹为何而笑?”萧甚见所在场所有官员都黑着脸,也不指责,而是十分配合地问道。

    “皇兄,皇妹笑你先前多番夸赞这西蒙才俊良多,没想到竟连这么一个很容易的问题亦无法解决,看来西蒙的男儿不如咱们大胤的儿郎,皇妹我不嫁了,这就回国吧。”说完狂妄无比地看了眼众人。

    此话一出,众怒已犯,在场那些原先被萧雅美色所迷的千金王侯们,此时都是怒火上升,个别之人更是眼中冲血,恨不得上去把那公主的小脸划个稀巴烂。

    正在西蒙皇帝雷霆之怒时,萧甚却抢先一步斥道:“皇妹不可无礼,有道是一山更比一山高,西蒙并未说此题无解,休得信口胡言。”

    “大胤皇子所言倒是不偏不倚。”宫天凌听了怒气稍敛,虽然明知道萧雅这般肆无忌惮定是得了萧甚的授意,但既然萧甚给了他台阶,他自然会接受了。

    谁知道萧雅听了却嗤之以鼻道:“皇兄何必为他们寻诸多借口,若是答得出来,那么还请诸位中出一个才俊为本公主解答一番。”

    “难道公主你能做到么?”这时一直不开口的宫临渊出了声,原本的探究之色被浓浓的不服所取代。

    而此刻一直蒙头饮酒的宫天凌却眼皮一跳,这下完了,入了萧甚的毂中了,这题分明是前几日萧甚笑问他的,当时未曾多想就回答了,没想到却被这萧甚借机用上了,当初自己答应不参与他内乱西蒙之事,以换取他保守自己这替代宁郡王的事情。

    而这萧雅说起来就头疼,未满十岁那年便一直缠着要下嫁给自己,而自己早年得过大胤皇帝帮助,也不好太过冷清,所以这些年躲得也够呛。只是他敢肯定,依着萧甚那唯恐天下不乱的个性,自然在告知萧雅此题的时候,点明了答案的出处。而现在自己若是上前回答,依着萧雅那纠缠的个性,定然会百般探求,到时候自己倒是有够烦了。

    这方的宫天凌在暗自苦恼,那方的质疑声却是再一次想起。

    “大胤公主果真能够做到吗?为何不说话了呢?”说话的宫越之,难得的,他寻上个机会插话。

    “哼,本公主自然能够做到!”16478465

    “那你倒说说!”宫临渊此刻倒是和宫越之不约而同的开口了。

    “你让本公主说本公主就说么?难道你们西蒙自已没有能人,想利用本公主的智慧去收复失地么?哼,想得美,真是不知羞。”

    萧雅一番连珠炮击得众人颜面扫地,哑口无言,但却又不肯相信她真能做到,一时间空气凝结,变得诡异莫名。

    萧甚只是淡然而笑,依然是君子谦谦模样,乔云珞暗暗心道今儿这事情必然是这男子有意策划,此刻却装得这么无辜,果真无耻狡猾,大庭广众下竟翻了白眼。

    想是感应到了乔云珞的气息,萧甚的眼微微转动,待见到乔云珞未及收起了白眼,先是一愣,随后嘴角扯起一抹笑意,哎,这女人倒也有点意思,只是天音那样的人就因着她的有趣而心生爱怜?

    众人都沉浸于如何轻易攻陷黎国之事,倒是没有人多少人注意他们之间的眉目传情,只是这没多少人并不代表没有,那一直低头的爱吃醋的宫天凌此刻便是看了个全程,可惜的是他此刻的位置看不清云珞所翻的是白眼……

    这时西蒙皇帝声音中带着严厉道:“那大胤公主要如何才将这答案说出来,如何才让我们信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高门庶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芝士焗番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芝士焗番薯并收藏重生之高门庶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