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高门庶女 > 第127章一 究竟,是谁棋高一着?(四)

第127章一 究竟,是谁棋高一着?(四)

作者:芝士焗番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再给朕支支吾吾地,直接拖出去杖毙!”

    “皇上,这……这……说不得……”小太监这话刚刚说完,就受了西蒙皇帝一个脚踢,随后眼瞧着西蒙皇帝甩袖离开。琊残璩浪

    “皇上……”小太监很想提醒,说让皇帝私下里处理,可惜,这浩浩荡荡的宴会队伍已然走了一半,连大胤的那十几个使者也纷纷紧跟。

    “轰隆”一声,在皇宫某个僻静的角落传来一声巨响,行进的人群不约而同都是一阵踉跄,旋即面面相蹙,快步赶往事发地点。

    走在最后面的云珞跟白芍却慢慢掉了队,云珞小声嘀咕:“让这彩衣适时制造点动静出来,怎么放起火药来了!”

    白芍听到自家小姐的嘀咕,脸上不由讪讪一笑,难道是因为她传话时,说了句“动静越大越好”吗?

    主仆两人的互动几乎没有得到任何人的注意,除了那个一直不曾移开目光的宫天凌。

    很快地,一众人赶到了太液池附近的丛林旁,紧随在后的几人也慢慢跟上了队伍,还未探出脑袋,就听到一声声千金小姐的惊叫声。

    紧接着,不少官宦小姐开始慌乱地地往后跑开。乔云珞趁着混乱,往前方瞄了一眼,顿时也微微羞红了脸,转过头去。

    只见宫越之上衣尽除,将乔云裳抵在身前,靠在一颗断半截的千年老树上,正疯狂的运动着。

    身体是做着最古老的运动,可是宫越之那双眸中,充斥的是悲愤与狂怒,他停不下来,即使此刻心如明镜似的,即使是众目睽睽之下,他亦停不下来,这一刻宫越之恨死了心神俱裂,到底是谁给他下了这种身不由已的媚药,到底是谁制造出动静引来了人?

    可是,他只能恨着,甚至连恨得对象都找不出来!

    “小姐,这九皇子的能力真不错,居然把树给撞断了?”白芍因为今日乔云裳对云珞下药之事,一直心恨在怀,所以趁着被人群挡着,故意小声在后面嘀咕。

    云珞不禁翻白眼,抽了抽嘴角,白芍这丫头,简直唯恐天下不乱啊。

    西蒙皇帝那原本呆滞震惊的脸,此刻已然黑到底了,身子也不由地发抖起来。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他疼爱的小儿子竟然不去接待大胤的皇子、公主,而是与一个女人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做下这等荒唐的事!简直是西蒙的耻辱!

    “宫越之!”这一次,西蒙皇帝干脆喊了全名。

    “嗯!”宫越之嘴上应着,可是身下的动作却仍旧没有停止,因为他停不下来啊。

    这时候,云珞给白芍递了个眼色,白芍趁着蹲下的空隙,往太液池周边的湿土里,扔了一枚小药丸,湿土中含水,而这药丸遇水即化,不一会便挥发出阵阵香味。

    哦,不对,这香味只有中了逍魂散的人才能闻到。

    “啊”一声……宫越之终于兴奋的叫出了声,因为那药丸的催动,逍魂散的药性提前散尽了,随后,宫越之跟身旁的女子都虚脱的坐在了树干旁,双目呆滞无光。

    “九皇弟,你怎么了?”宫辰焰跟宫越之一直关系交好,立马冲了上去,扶住宫越之,手忙脚乱地解开身后的披风,给宫越之盖住身体。

    宫辰焰不断地推搡着身旁的九皇弟,奈何宫越之一动不动,目光呆滞。

    “来人啊,把这个女人给朕拉出去砍了!”这时皇上突然站了起来,指着满身是血,裸着全身,瑟瑟发抖的乔云裳吼道。

    听到皇上的命令,宫越之浑身一震,不行,这女人不能这么快死,趁人不注意拉了下身旁宫辰焰的衣摆。

    宫辰焰回头看到宫越之的眼神,那眼神清明一片,哪有半点疯狂的意思,遂明白了他的意思,当即撇下宫越之,跪在西蒙皇帝面前,“父皇且慢,皇儿很想知道,这跟皇子淫乱后宫的女子是哪家的千金!”给接离受吾。

    “咦?这不是我家二小姐么?怎么第一次进宫就跟九皇子苟合起来了啊?怪不得方才大小姐那毒妇能够得到九皇子帮忙呢,原来这边是使了美人计啊!”这时白芍的声音在人群中轻呼,很柔很细,因为她知道此时此刻根本容不得她出面。

    然而,再轻柔的声音,也会被身旁的人听到,尤其这白芍还是有意告知,不出几秒,身旁某个官家小姐定睛一看,可不是乔云裳么?于是大叫道:“好像是乔家二小姐呢。”

    “咦?”诧异声,声声叠起,这乔尚书今儿可真是出风头了,三个女儿,个个都成了焦点。

    “这乔二小姐不是之前去储秀宫去疗伤了吗?”

    “我看啊,她就是个不要脸的,之前看五皇子在场,就当场衣衫尽解,可惜五皇子没见着,被好多侍卫瞧见了呢。”

    “不对不对,她是无辜受累,衣服突然着火的,我看她是自知名节已毁,这边才能勾.引九皇子,希望能够攀上好亲事,真是恬不知耻呢。”

    “原来这大小姐,二小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合着那名声不佳的三小姐倒是个有才有貌的主呢。”

    “可不是,听说那大小姐曾在乔府多次杀害自己的庶妹,有次被证实抓获,我还在场呢。只是不二日,市井中传出的却是三小姐不好的负面消息,想来全是那乔大小姐造的谣!”

    “如今这大小姐已死,这二小姐光天化日下又被发现这污秽之事,想来,她是彻底赔大发了,我瞧她那样,连给九皇子做小妾也不可能了。”一个长相较为寒碜的千金此刻很是幸灾乐祸。她可记得今晚上这乔云裳曾一脸嫌弃的打量过她。

    “话可不能这么说死,要我说,或许是这九皇子强了人家乔二小姐,你也知道的,这皇族总有点奇闻陋癖的……”

    ……

    不得不说,女人多的时候,口舌也多,这不,原本只是窃窃私语呢,很快地就一发不可收拾起来,渐而的,连最前方的皇帝皇后的脸色都忘记顾及了。

    西蒙皇帝此今日算是憋屈到底了,如今又听到那些闲言琐语的,不由地脸色一变再变,恨不能一掌拍死眼前这对男女。

    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他要是直接杀了这两人,反而坐实了他遮丑的心理,他现在急需要的是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思定,对随从的侍卫开口道:“你们几个,先把九皇子跟这乔云裳就近扶到偏殿。”

    这边吩咐完毕,那边回头,一脸尴尬地对大胤使臣还有一些年长大臣道:“这年青人做事荒唐万分,让大家见笑了。

    众人听到皇帝这么说,都心照不宣地准备散开。

    偏偏这时候,萧雅扯着尖锐的嗓音吼起:“西蒙皇帝陛下,这九皇子合伙杀害本公主的事情,你还没给个说法呢!”

    “皇妹,你的伤势还需要细致查看下,这事情,皇兄相信西蒙皇帝会给交代的。”眼瞧着西蒙帝后那双双冷下的脸庞,一直默默无言的萧甚终究开口,做了和事佬。

    萧雅看到萧甚递来的眼神,一脸不忿地呢喃了句,又高声道:“皇帝陛下,请原谅萧雅的莽撞,萧雅只是好心提醒下而已,先告退了。”

    萧雅这话一说,这太液池旁的人就散了个七七八八了。

    “真是气死朕了!”皇帝在众人走之后,直接怒吼起来。

    “皇上,消消火。”一直陪伴在侧的皇后,立马安抚起来,怎料气急的皇帝直接一手挥开,反而对着皇后痛骂:“你们生的儿子,没一个省心的!”

    “皇上,您责备臣妾,臣妾无话可说,只是您最近老是咳嗽,千万莫要为了此事生气了。”

    听到皇后的话,西蒙皇帝叹了口气,这宫越之犯事就算要牵累也是祺贵妃管教不善,与这贤惠的皇后确实没有丝毫关系的。眼瞧着自家的发妻平白受了自己的怒火也仍旧只关心他的身体,心里面一阵温暖,说话声也慢慢放柔了些,“朕亦不是想要骂你,只是九儿这事让朕太失望了,朕实在是气愤难耐!”

    “皇上,臣妾有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17Gq4。

    “什么话?”

    “按理说,太监发现九儿做下这荒淫之事跑开,依着九皇子的个性,应该早就收敛了,断不该继续荒淫,等着皇上你来抓啊。臣妾暗想,这九皇子是不是被下药了?”这几日皇后时不时去探视祺贵妃,从小得到了不少有效消息,她觉得这关键时候帮宫越之一把,祺贵妃一定会更有表示的。

    “这个……”西蒙皇帝想到平日里宫越之的为人,亦怀疑起来,他道:“你是说九儿是被人陷害的?”

    “臣妾没有这么说,毕竟这事情没有证据,只是觉得此事有些反常。皇上还记得你呵斥九皇子的时候吗?他当时……当时……”说到此,皇后突然脸红不已,毕竟方才是亲眼看了场活春宫,定了定心神,又道:“皇上都呵斥了,九皇子竟然过了小半晌才消停下来,这,未免也大胆了点。”

    西蒙皇帝此时慢慢平静下来了,他眼中射出狠戾之色,“那你看,此事?”

    “臣妾只是个妇道人家,不该多做口舌,只是今儿是大胤使臣接风宴会,却偏生搞出了这么多事,先是觊觎我西蒙领土,好在乔云珞聪慧解了我西蒙窘困;紧接着萧雅公主出事,偏生针对的又是乔云珞;而现在这宫廷丑事早不出晚不出又偏偏选在了此刻……”不得不说,这皇后因着自家儿子对乔云珞有意,丝毫就没往乔云珞身上想。

    “大胤!你欺人太甚!”西蒙皇帝早就被这一系列的事情搞得晕头转向,如今被皇后这么一说,霎时觉得很有道理,怒从心底起。

    而此时,某个偏殿内。

    “啪”一记耳光狠狠地打向了乔云裳,很快的,乔云裳的半边脸都肿了起来,连眼角都被打得出了血。

    “逆女!你这个丢人现眼的东西,真是气死我了,我的脸全被你给丢尽了!”乔远山想到今日御花园中的情景,就恨不得杀了乔云裳。

    原本这云馨毒辣害人,已经让他丢尽了脸面,如今又加上这不成气候的二丫头,先是衣衫尽解在众人面前,后是上演这yin秽不堪的场面。

    他越想越气,越想越恨,不顾已然浑身是血的女儿,起脚便是一下猛踢,踹得乔云裳惨叫一声飞出了数米之远,爬了半天都没爬起来。

    想是踢了这脚还不解气,乔远山随手抄起搁在偏殿内的一细木杖,再次朝着乔云裳招呼了过去。

    “爹爹不要……不要……”霎时间,乔云裳的尖叫声响彻宫闱。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一个太监站在屋外敲门。

    “公公,有何吩咐?”乔远山一下子又恢复了儒雅的状态。

    “乔大人,这天儿也黑了,皇上说今儿个宫宴先散了。如今大胤的皇子公主已经出了宫,圣上的意思是,让你把这乔云裳还有乔云馨的尸体一同先领回府中,隔日再审。

    “是是是,老臣这就安排。”乔远山早就离开就宫廷,大肆发泄一番了,如今得了吩咐,哪有不应的道理。

    而这时乔云裳被打得眼见着出气多进气少了。16607696

    很快的,车马安排妥当了,怒气冲冲的乔远山根本不顾身侧那奄奄一息的女儿,命令车夫将车驾驶的极快,不一会儿便到了乔府。

    一下了马车,还没休息片刻,乔远山便命人把这乔云裳拖进了祠堂,准备家法伺候,他如今是想活活打死这个丢人现眼的二女儿。

    苏姨娘接到消息后跌跌撞撞披头散发就跑了进来,见到被打得头破血流,浑身是伤的乔云裳顿时大惊失色,心痛不已,疯了似得冲到乔云裳面前,趴到了乔云裳身上,阻止了乔远山接下来的举动。

    “你让开,我今天非打死她不可!”乔远山倒也并未失去理智,看到了苏姨娘扑了上来,就没有继续下手,但心中的愤怒却更盛了,怒道:“你再不让开,我连你一起打,省得看着我闹心!”

    “老爷,这孩子有千错万错,你跟我说,我回去教训她,可是今天我求求你千万不要再打了,再打真把她打死了,这些年来我们母女二人一直唯唯诺诺活在刘氏的阴影下,却不曾跟您抱怨半分,求你看在我们这些年多我们娘俩的亏欠上,饶了她吧……呜呜……”苏姨娘一面哭着一面打量着乔远山,见他怒气慢慢有平复的迹象,才跪行到他脚边,继而脸埋入他的膝间,低声抽泣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高门庶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芝士焗番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芝士焗番薯并收藏重生之高门庶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