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降总十八掌,总裁何弃疗 > 第35章 自以为是的女人

第35章 自以为是的女人

作者:女巫在高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夏梦,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所做的那些事情吗,有本事你就让我把手上的这段录音放出来,你敢吗?”顾戚冉从口袋中拿出一盘录音带。

    周围人一片哗然,纷纷叫嚷着要听录音。

    “上官璐青,你此刻已经算不上我上官家的人,更没有资格站在这里,如今竟然还想要继续挑拨是非吗,你想要上官家彻底的没落吗,你说是是何居心,什么录音,不过是你伪造的罢了,别以为我没看到这段时间你在干什么,为了家族,我可是时刻的关注你。”

    梅仙儿眼神阴冷,录音带被一手打入大厅最中心的小型水池中,很快便沉了下去。

    顾戚冉脸色一变,这一次是真的变了,貌似剧本不是这样写的。

    剧本中,她掏出录音带,在大家的支持下放出了录音,然后夏梦被众人逐出了上官家,所有的误会被澄清。

    而如今,是要演什么?

    所有的演员都呆了,他们的戏没有这一段。

    其他人也楞了,那不勒斯也楞了。

    这究竟是哪一出。

    这一刻,竟然出奇的没有人说话。没有人指出梅仙儿的不对。

    既然导演没有说结束,那么这场戏便是要继续进行着。

    一手握着被隐隐打痛的手,顾戚冉大声回道:“夏梦,既然这录音是我伪造的,听听由如何,让大家听听我这伪造的录音带又如何,我上官璐青都不怕大家的嗤笑,你又怕什么,你到底是在怕什么?你在心虚吗?”

    刚才梅仙儿那一手打的还真是用力,好像是故意为之一样。

    群众演员这才反应过来。

    “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怎么不一样了?”这是一帮直肠子的演员,虽然反应过来,但却已经戏错了。

    “对,既然不怕,为何不听,不过是听一段伪造的录音而已。”这是一帮机灵的演员,继续演下去。

    “我心虚?上官璐青,不过几天没见,你倒是会颠倒黑白了,我夏梦身正不怕影子斜,要录音是吗,你去拿便是。”说着,梅仙儿一把将顾戚冉狠狠的推向池子中。

    水花将上衣完全浸湿,半个身体被进入池子,脑袋撞在池子上的瓷砖上,鲜血染红了池水。

    顾戚冉只觉得自己被人推了一把,然后脑袋一痛,鼻子一呛,险些就要淹死加晕死,手在挣扎中终于抓住了录音带,接着被人拉了出来。

    “你做什么?”白杨将顾戚冉放在池边瓷砖上坐好,死死盯着梅仙儿,任由保安打在身上也全然不顾,一个大步狠狠的一个巴掌打在梅仙儿的脸上,将梅仙儿整个人打坐在地面。

    “你们还看着干什么,还不将这两个狗男女扔出去,他们在这里真是玷污了上官家。”梅仙儿单手捂住脸庞,忍着灵台最后一份清醒,指挥着保安。

    早就被打的遍体鳞伤的白杨被强行想外拖,剩下一个保安将顾戚冉小心拖向外,毕竟这还是大小姐。

    就在此时,录音带声音响起。

    “夏梦,我们上官家哪里对不起你,你为什么要将企业机密卖给对手。”

    “上官璐青,你忘了吗,当年我是如何被收养的,你们上官家当时逼迫我父亲离职,不就是因为来了一个更好的员工吗,你们就如此狠心,一家子的经济无法维持,我妈跟着别人跑了,我父亲悲愤之下上吊,而你们上官家这才意识到错误,将我收养,殊不知我早就恨透了你们,一直忍耐到现在,就是为了报复,将机密出卖给对手不过是第一步,还有更多的报复在等着你们。”

    “这个我可以理解,但是你为什么要将一切嫁祸到我身上,我真的想不明白,你可以说是公司的员工出卖的,为何偏偏是我。”

    “你还真是幼稚,如果换做别人,最多将别人开除加上赔偿,但如果换做你上官璐青就不一样了,只要家族对你寒了心,那么,我便是家族的第一继承人,曾经毁灭我的家族到了我的手中,任由我决定生死,这样的感觉你可真正的懂得?”

    “夏梦,难道你就一点也不感激我上官家对你做的一切,我们这些年都是这样真心实意的对你。”

    “哼,别假了,如果我的父母可以复活,那么让我真心实意对你们又怎样。”

    ……

    台词跟着剧本走,剧情重新回归,群众演员也终于回到了戏中,一个个配合的对着梅仙儿怒目而视。

    录音带是真是假还是可以听出来的。

    “夏梦,你可还有什么好说。”顾戚冉强忍脑袋的晕眩,脚步险些站不稳。

    梅仙儿不再隐瞒,卸下了长久以来的和善,脸色狰狞起来:“你们上官家欠我的,这辈子都换不清,我不过是讨一些利息而已,你们就这样的看着我,为什么,难道他们就没有错吗,他们才是错的那一个,我没错,我没错。”

    梅仙儿头发完全散开,像是个疯子,嘴中连续叫嚣着我没错这三个字。

    “卡——”

    演戏终于落下帷幕。

    片场安静一片,每次他们都会在一段戏后大声庆祝,但这次却是沉寂了。

    这是一次不一样的戏。

    白杨更是一手直接将顾戚冉扶着,不让其跌倒下去,那额头的血却没有停的痕迹,示意顾戚冉坐下,但顾戚冉却执意摇头,眼睛盯着那不勒斯。

    这一次的成败决定她复仇计划的成与败,她不能倒下,她要听到结果,她必须知道结果。

    梅仙儿指使一个幕后人员拿来板凳坐下,丝毫不去看顾戚冉的伤,更不可能去嘘寒问暖。

    “梅仙儿,你的自作主张令剧情加分,这一点我很欣赏,但你的恶意伤人令我寒心,虽说这样可以增强真实性,但却完全没有必要,反而会增加剧组的医疗费支出,所以,这一次,你被出局了,明天,不用来了。”

    那不勒斯第一次没有暴躁的说出一句话,但这句话却令所有人狠狠的打了一个寒战,没有暴躁的那不勒斯才是真正暴躁的那不勒斯。

    “而小冉。”那不勒斯转身面对顾戚冉:“虽说梅仙儿擅自更改剧情,但却将你的临场应变能力凸显了出来,在语速神情上面,你还是有些稚嫩,但感觉却是到位,这部戏的主角便决定了,就是你,至于女二号,我会找人来当选。”

    顾戚冉嘴角露出欣慰的笑容,接着便晕了过去,倒在白杨的怀中。

    雷明浩今天刚好不在场,那不勒斯导演令白杨将顾戚冉送到医院。

    白杨应过一声,在扶着顾戚冉走向门口时,路过梅仙儿身边,似乎闻到了什么味道,但却没有在意。

    其他人纷纷回家,今天可以提前收工,还真是有些意外,所有人脸上都是欣喜。

    到了医院将头包扎好,顾戚冉依旧没有醒来,白杨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脸,只觉得心底痒痒的,四下看了看没人,俯身快速的在那唇上亲了一口。

    一股清凉从嘴中化开,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白杨的眼中蕴含着欲\望。

    自从第一眼就喜欢这个女人了,如今趁此机会不如大占便宜,但此地绝对不是什么适合的地方。

    今天的身体似乎异常的燥热,也许是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所以忍不住吧。

    会不会太禽兽了一点,但很快这个想法就被扔了出去。

    能进入演艺圈的人能纯洁到哪里去,潜规则这样的事情谁知道她做了多少回了,否则,他才不信雷明浩会推荐她,若萧寒会跟她有绯闻,那不勒斯那个老东西会让她当女主,明摆的事情。

    在这样的思想斗争中,白杨来到一家酒店开了房间,一进房间便急不可耐的将顾戚冉抱上床,手指颤抖着想要将顾戚冉的衣服慢慢脱下,欲\望也在一点点的攀升起来。

    过程中不小心用力过猛撞了下顾戚冉的头,顾戚冉醒过来,看着眼前场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而白杨整个人犹如冷水泼下,也愣住了,忘了下一步动作。

    “你在做什么?”顾戚冉呵斥一声,将身边衣服盖在身上,身体向后缩了缩,满眼怒火看向白杨。

    这个人在做什么她当然知道,她的意思是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毕竟她对他的印象还不错。

    为什么一眨眼就是这样的场景。

    场地呢?演员呢?

    手指点在被包扎的头,顾戚冉心底已经猜测了几分。

    白杨明显没有预料到这样的情况,既然已经被当场抓住,也就不再闪躲:“没错,你没看错,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被你吸引了,今天就是想要趁这个机会占有你,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被这样了,多一次怕什么?我这样帅气,而且也很勇猛,绝对不比你经历过的那几次差。”

    顾戚冉身体气的发抖,她想不到竟然有人无耻到如此地步,竟然将这样无耻的话说的这样理直气壮光明正大。

    “你无耻。”

    “我无耻?”白杨冷笑:“进入这个圈子的人哪一个不是被潜规则过,哪一个真正的干净,你获得这个女主,没有被潜规则,谁会相信,竟然还在我面前装的跟学生妹一样。”

    顾戚冉快速下床跑进洗手间换上衣服,白杨也不阻止,毕竟他还没那么变态,不想玩霸王硬上弓。

    两人再次面对面,气氛与第一次见面完全不同,顾戚冉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欧若雅这几天很不开心,非常不开心。

    她经常发现寒会对着一个地方发呆,有时候一发呆竟然就是一个小时,有时到公司看他,他还是在发呆,问他怎么了,他就说工作太累,明显的应付。

    虽然认为寒不可能是在想顾戚冉那个女人,但还是止不住的有一丝担忧,所以一直在观察顾戚冉那边的情况,当听说顾戚冉竟然当了女一号,心情自然是坏到了极点,而就在刚才,她收到了一个来自于那不勒斯的邀请信,邀请她当女二号。

    真是开什么玩笑,她可是欧若雅,凭什么一个新人当女一号,而她是女二号,更何况,那个新人是顾戚冉。

    一定是导演被顾戚冉迷晕了头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欧若雅心底冷笑着,脸上却是皱起了眉头,认真思考这一件的得失起来。

    这个戏的收益绝对可观,名望提升也是肯定,而且又有那不勒斯这个名号作为宣传,放弃自然会有些可惜,但如果让她当女二号,岂不是输了一头。

    想了想,欧若雅还是决定去。

    一来,近距离可以了解那个女人,二来,可以使绊子,那个女人不是要在演艺事业打败她吗,那她就偏偏要阻挠她。

    说不定那个导演看着看着就会觉得,她比顾戚冉那个女人更优秀,更适合女一号。

    将一杯咖啡放在若萧寒身前的桌子上,欧若雅细心一勺勺将其送入若萧寒的嘴中。

    虽说寒走神有可能是因为顾戚冉那个女人,但也可能因为她不够温柔细心,所以她这些日子对寒愈发的温柔,就是想要让寒多多注意到她。

    若萧寒喝了几口便摇头不喝,将欧若雅抱在怀中,看着窗外景色,不知不觉,眼前又浮现了那双倔强的眼睛。

    “寒,咖啡凉了,我帮你再弄一杯。”看出若萧寒的走神,欧若雅故意出声提醒,尽量不让自己的怨气漏出来。

    若萧寒点头,神情还是那样的温柔:“去吧。”

    在若萧寒背对的地方,欧若雅复杂看了若萧寒一眼,这才走进了厨房,心底愈发坚定了要进入剧组的意愿。

    她要多拍下不利于顾戚冉的照片来减低顾戚冉在若萧寒心底有可能的位置。

    只要有一丝的可能,她就会去做,哪怕这丝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相信,要知道当时她得到若萧寒的肯定是费了多大的心血才做到的。

    手不小心将杯子摔落地面,发出刺耳的撞击声,欧若雅吓得抖了一下,这纯碎是身体的条件反射。

    若萧寒走进去,从身后将欧若雅抱住,鼻息贴近那淡淡清香的发丝,拿起伊人的手指仔细查看。

    “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我看看。”

    若萧寒心底一怔。

    似乎在多年以前,他也是如现在这般的动作吧,现在依旧是丝毫不差。

    就好像是一个反射性的习惯,不是刻意而为,而是下意识的去做,那么,这事情真的是他想做的吗?

    欧若雅心底喜悦着,感受着背后传来的温暖,这时她才会感觉,这个男人还在自己的身边,还爱着自己。

    ……

    悠扬旋律时而低沉哀婉,时而低低愉悦,如泉水叮咚的清脆,也有鱼儿溅跃的激昂,眼前好似一幅花卷缓缓展开,如梦如幻。

    时间在这一刻悄然溜走,带着顾戚冉的思绪,一起不知飞往何处。

    曲终,一声长长叹息。

    “你又走神了。”欧宇凡有些哀怨看了她一眼,将琴盖合住,双手平放着。

    他想起了她进门的第一句话。

    “我要听你弹琴。”

    而他,就真的弹了起来,好像着了魔。

    放在外面,他的曲子可是绝世佳作,如今,弹给一个人听,这个人竟然还走神。

    欧宇凡有些哭笑不得。

    顾戚冉歉意一笑,她的确走神了。

    她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想,似乎是刚才想的这一刻全部都忘记了。

    “凡,你有爱的人吗?”顾戚冉歪头看着那钢琴前优雅的男人,阳光刚好洒落他的发间,那一刻,他好像降临人间的天使。

    欧宇凡好看的眉头紧蹙起来,眸子泛出迷幻的回忆,隐隐透出忧伤:“爱的人?有过吧。”

    “她是怎样的人?”顾戚冉又问。

    欧宇凡却摇头:“每个人都有一个不愿意去回忆的角落,说说你吧,怎么样,对我是不是动心了?我这么帅,又这么听话,还会弹琴,还很幽默,说不完的好处,快答应吧。”

    说到最后,欧宇凡已经是眨眨眼调皮笑了,手向钢琴下一伸,一大束不知何时准备好的娇嫩欲滴玫瑰花魔术似的出现在手里,上面还有着未干的露珠。

    顾戚冉期待的神色黯然下去,走到窗边,迎着暖阳,双眼迷离:“凡,为什么你这么累呢,明明你跟本就不喜欢我,为何要说追求我,你是一个优秀的男人,为何要进行这种无意义的游戏,你不应该如此。”

    欧宇凡身体一振,大笑起来:“不应该如此,那我该如此。”

    “曾经,你爱的那个人对你打击很大吧,是她导致你如今不断以追求女人为乐,但你的内心却始终保持着那一片的净土,表面上你快乐不已,但黑夜里你却独自舔伤,我不知道她对你究竟造成了什么影响,我只知道,如果她爱你,她不希望看你这样。”

    顾戚冉缓缓说道,从一开始,她就有这样的猜测,她是真心把欧宇凡当朋友,所以,她不想要看到他这样样子,更不想要看到他将自己包裹严实的样子。

    “你知道什么,自以为是的女人。”

    钢琴被欧宇凡一脚踹开了原地的距离,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欧宇凡第一次发了如此大的火,他像是洪荒猛兽般睁着猩红的眼睛,看着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降总十八掌,总裁何弃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女巫在高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女巫在高歌并收藏降总十八掌,总裁何弃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