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炮灰卷土重来[综剧] > 第23章 太皇太后11

第23章 太皇太后11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快穿王者荣耀:英雄,你躺好!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全职高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尚宫局司制房宫女的房间里,刘三好正在给姚金玲上药。金玲:“嘶,好疼!”

    “对不起,我轻一点”,刘三好放下纱布,抱歉地说道:“都是我不好,看到送去给王贵妃的衣领刮破了,就擅做主自往上面逢了一条纱巾,惹得王贵妃震怒,若不是我自作主张更改了样式,也不会害得你被王贵妃罚掌嘴。”

    金玲的两边脸颊都有些红起来,扯着生疼的嘴角说:“这怎么能怪你,都怪那个钱飞燕混帐,若不是她推了我一把,衣服也不会刮到了树枝。你别什么坏事都往自己身上揽好不好?”

    “可是要不是你主动站出来受罚,挨打的人就是我。”

    “还好挨打的是我,必毕竟我皮糙肉厚比较耐打,若是这些巴掌挨在你身上,我怕你受不了会晕过去呀!”

    刘三好笑道:“金玲你对我真好。”

    金玲说:“我们是好姐妹嘛,你对我好,我当然也对你好。”

    “你的脸现在肿了起来,刚好尚宫大人给你放假,这两天你就在屋子里好好养伤吧!”

    金玲说:“我知道,我不会顶着这张脸到处跑的,太丢人了不是!”

    刘三好之后每天都会去探望金玲,经过几天的休养,她的脸好的差不多了。

    又一天三好离开后,又有人来敲门,竟然是程颖芳司珍房的掌珍。

    见到她金玲就没有好脸色:“怎么是你?”啪的一声关上门,差点把门板拍到她脸上。

    程颖芳连忙用腿顶住门:“等等,金玲,我是专程来看望你的,还专程给你带了治脸上的药膏。”

    “你会这么好心?”金玲狐疑地打开门,她自问和这个程掌珍没有什么交情,反倒是有仇才对。因为不久前她还轻信这个程掌珍,把自己的设计跟他说过,程掌珍却拿着金玲做釵点子,跑去阮司珍面前邀功,得到赞赏。金玲跑去对质,可是她地位没有人家高,资质没有人家老,当然她说什么别人都不信,阮司珍还因此让她好好反省呢。

    第二天一大早,尚宫局的平静被一声尖叫声打破,“我的脸怎么会变成这样?!”

    尚宫局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尚宫大人带着四司前来查看,金玲的住处被前来看热闹的宫女围得水泄不通,众人看到金玲红肿得比之前厉害很多的脸颊,不由得倒吸一口气,有人小声说,金玲这是要毁容了吗?

    阮司珍厉声问:“到底发生了何事?金玲你说!”

    姚金玲哭着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昨天一整天也如常在房里养伤,睡前涂了程掌珍送来的药,今天一早脸就肿成这样。”

    众人都震惊的看向程颖芳,程颖芳更加不可置信,“怎么会这样!我没有害过你!跟我完全没有关系!”

    金玲捂着脸:“你还想狡辩?!昨晚明明是你送药来给我的!”

    程颖芳有些语无伦次,“我是送药给过你,但是,不会的,你根本不会涂那个药膏!你明知那管药膏有问题怎么可能用?!”

    金玲:“胡说,你假装好心送来的药膏,我怎么知道会有问题,枉我对你信任有加,没想到你是想害我毁容!”

    “你才是胡说,昨晚当着我的面,你不是就发现药膏有问题了!现在还涂在自己脸上,根本是存心想陷害我!”

    蔡尚宫一头雾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我都听糊涂了,程掌珍,你到底有没有给金玲的药膏里下毒?”

    程颖芳咬着下唇,“我承认刚开始是想岔了做了错事,不过我马上就后悔了!金玲也知道的这药膏有问题,她答应原谅我,瞒着这件事情不说,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

    金玲:“你说谎!我怎么会明知道药膏有毒,还往脸上擦,要是毁容了怎么办?毁容不但不可能再留在尚宫局,还只能去做最低下的活。我会为了陷害你,拿自己的前程做开玩笑吗?”

    众人也觉得姚金玲的说法才是人之常情,又听到程颖芳亲口承认下毒。蔡尚宫当下沉下脸,“程颖芳下毒害人还敢切词狡辩!”

    阮司珍却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她仔细观察金玲的神色,发现金玲遇上她审视的目光时,会先一步移开眼,这更让阮司珍笃定心里的猜测。

    阮司珍说:“你们想清楚,都要说实话,尚宫局留不得栽赃嫁祸不安好心之人,我司珍房更容不得这种事情发生。”

    金玲说:“我说的句句属实,总之,就是程掌珍害得我这样!我的脸就是证据。求阮司珍为我做主,求尚宫大人垂怜!”

    蔡尚宫说:“你放心,如果查明属实,我绝对不容许,这样心肠歹毒的人在留在尚宫局。”

    “不是这样的,绝对不是!尚宫大人明察!”

    程颖芳把昨晚进入金玲房间后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原来天刚送上药膏,姚金玲让程颖芳自己试一试药膏,程颖芳不敢试验,就被姚金玲识破了诡计,然后两人把事情说开,化干戈为玉帛,约定之前的恩怨一笔勾销。

    “求求大人你们念在我虽然有害人之心,但是及时悔悟,并未铸成大错,饶了我这一次,至于金玲他为什么明知药膏有问题还要自伤其身,明摆着要用这件事把我赶出尚宫局,其心可诛,比我还要可恶!”

    阮自珍说“那你有没有什么证据证明你后面说的话不是编出来的?”

    “证据,我没有证据,姚金玲她让我把药膏留在那里。啊!对了,我走之后我看到三好进了的她的房间!三好,你和金玲那么要好,她一定什么都跟你说,你一定知道真相对不对?你把实情说出来!大家都知道三好是不会说谎的!我求求你,你帮帮我,我不能离开尚宫局的,我在辛辛苦苦三十几年,才走到现在,离开这儿我就完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刘三好,金玲也很紧张:“三好,你说实话吧,我们是最亲的好姐妹,我相信你!”她心里不断重复说着:你不会害我的对不对?

    钟司制说道:“三好不要怕,有什么实情尽管说出来,也不用担心得罪人,只要你没有参与其中,丢人的就不是我们司制房。”

    阮司珍也说:“三好,我相信你的品性很好,不会说谎,你要对得起你娘给你起的名字,做好事说好话存好心,要知道在很多时候。是非对错比姐妹情谊更重要。”

    蔡尚宫诧异的看了阮司珍一眼。

    刘三好顿了顿说道:“昨天晚上,我照例来看望金玲,那时她正在梳妆架前发呆,我见她盯着一盒药膏在看。我问她这是什么,她说这是化瘀膏。”

    她停顿了顿,看看金玲:“之后我说,我的胳膊前些日子碰青了一块,正好也借我用一下。”

    姚金玲闭了闭眼,再睁开眼里平静无波。

    阮司珍急忙问:“之后呢?”

    刘三好轻声说“之后,金玲却不肯让我用药,他说……”

    “她到底说什么呀?这孩子真让人着急!”

    刘三好犹豫再三,还是说出实情“她说,这是程掌珍送来的,是害人的药,不能用。”

    程永芳惊喜异常:“你们都听到了吧!姚金玲明知道药有问题,还要涂在脸上拖我下水,可见她心机更深,人好歹毒!”

    蔡尚宫也没想到事情会急转直下,很生气的对着围观的人说:“闹了一个早上,现在真相大白,你们热闹也看够了,还不快去干活!”

    尚宫大人发话了,大家虽然意犹未尽,也只好一哄而散。

    蔡尚宫随即说:“原以为是发生残害同门的恶*件,没想到是各怀鬼胎,性质十分恶劣,这件事情阮司珍你也要负有失察之责。至于他们两个,这是司珍房内部事务,阮司珍你自己解决吧!”说完就带着谭司膳胡司设拂袖而去。

    面对蔡尚宫的大怒,姚金玲不由得晃了晃险些没有站稳,刘三好歉意的看着金玲,要过去扶她却被挥开,金玲像一个木头人一样,僵直的站在原地。

    程永芳说:“阮司珍,你要为我做主,姚金玲她心计深沉,我也是受害者。”

    阮司珍气说:“你住口!给自己房的姐妹下毒,不但不知悔改,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