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 第27章 开坛做法(二合一)

第27章 开坛做法(二合一)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萌妻鲜嫩:神秘老公夜夜宠绯闻小野妻:腹黑老公,头条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法器什么的都到位了,齐源和应芊芊的事,林岐就没怎么去关心了。倒是郑二少,时不时地在手机上刷屏,咨询他一些问题,透露出来的蛛丝马迹让林岐知道了后面发生的事情。

    因为余美用法器算计齐源,这等同于就撕破了脸皮,齐源拿了千年桃木剑以后,也不跟她客气,直接带上一群人把余美给围了,然后让自家发小捏着黄符带着女友待在外面围观,自己则是直接跟余美干架起来。

    余美其实也就是个普通的女生,但也许祖上还是曾经有钱过的,手里的镜子法器,就是一代代传下来的。

    当然,这镜子本来也只被他们家当成一件普通老物件留着,等余美长大了,就被她爸在她十八岁的时候,打发给她做了生日礼物。而余美呢,本来是看不上这镜子的,要不是镜子还有一点是古董的希望,她早就把镜子扔掉了。后来一次不小心梳子刮破了余美的手指头,血滴在镜子上,就让她突然知道了镜子的用法,同时也激起了她的野心。

    林岐知道这些的时候,表情有点微妙。

    大部分的法器,都不需要滴血认主就可以用,只是用的时候威力大小因人而异而已。但是有一种跟自家气运紧密相连的传承法器,就需要有同血缘的人用鲜血激活,才能使用,而且除了用在保护家族和族人上以外,如果用来谋私利做坏事,那法器的威力是会下降的。

    显然,这面镜子就是一件家族传承法器了,本来好几代都没供奉了,蕴养就不足,这突然被余美激活,接着就拿它不做好事儿,就算齐源不能拿镜子怎么样,估计到这一代结束后,镜子也该没用了。

    也就是说,一开始余美在齐源面前刷存在感,只是想方设法想做小三,挖应芊芊墙角的,可惜墙角太硬挖不动,正好她激活镜子,野心立马膨胀起来,本来只在心里想着的“恶”,就在欲|望促使中,变成了现实实施——依靠男人算什么,干掉男人才是性价比最高啊!

    当然了,什么法器,什么女鬼的话这都是不能作为证据的,哪怕齐源确定余美就是害死女友的人,可要想取证,凭借正常的法律制度解决掉余美,也压根不行。

    所以啰,齐源不管那么多,就跟余美用另外一种方式解决了问题——什么证据,什么正常渠道,他是顾不上了。

    根据郑二少的播报,他发小也是练过的,余美有法器罩着的时候,异常的力量让齐源*凡躯没办法,可一旦双方都有了法器,站在公平的环境里,余美那点本事就算不了什么。

    齐源顺利用千年桃木剑刺破了那面法器镜子,余美没了法器镜子就像是拔了牙的老虎,本身跟一只猫也没啥区别。

    最后,余美是满口诅咒地被齐源用桃木剑刺穿了心脏而死的,法器镜子也彻底碎成了一片片的。

    女鬼应芊芊总算是放下了心,齐源为女友报了仇,总算了却一桩心事。

    到这时,八卦也听完了,这俩人应该跟林岐更没关系了才对,但是一个新的问题,又出现了。

    ·

    余美是有家人的,但是她和家里的关系也很一般,齐源早就调查过,余美在家并不是独生女,而是下面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她家重男轻女得厉害,除了她爸爸和弟弟是甩手大爷以外,她妈妈,她还有她妹妹,都有做不完的事。不过呢,余美天生就自私自利,为了自己能过好一点,在她小时候就很会甩锅给她妈妈,等妹妹出生后,她也会想方设法占有妹妹的那一份资源。

    大概也是因为家庭环境吧,余美除了想办法抠挖家里另外两个女人以外,自己也对名利充满了向往,尤其是富贵人家的生活,有钱有势的感觉,可以让她不顾一切去追寻——这是导致她后来种种行为的根源。在这样的根源下,余美上大学之后,自己想法子弄钱,很少跟家里联系,以至于现在她被齐源弄死了,她的家里也是不管不顾不问,等到学府发现不对劲给她家里打电话后,那边才不情不愿地来了个衰老的女人和一个暴躁的男人。

    暴躁男人痛骂了学府和余美后,衰老女人唯唯诺诺地收走了余美的东西,然后他们就再也没在学府出现过了。

    用非正常手段弄死余美后,齐源的表情也冷酷起来。他吩咐在暗中听他调派的齐家人,让他们收拾残局,把整件事彻底掩盖起来。

    但是余美的家庭真是太一言难尽了,导致齐家人还没用上什么手段,事情就已经过去,没有任何麻烦。

    余美生前再怎么恶毒,死后就跟尘埃一样,学府里的人以为她失踪了,可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寻找她,家里人也认为她失踪了,却好像是甩了个包袱,又像是没了个物件,毫不在意。

    应芊芊知道这一切后,忍不住叹了口气。

    她仔细想了想,还是觉得余美这是咎由自取,一点也不值得同情。

    但是,应芊芊的运气也不怎么好。

    在齐源收拾残局后,本来以为可以凭借寄身符来藏着女友,就这么跟女友过一辈子的,但是他到底还是嫩了点,对余美出手时露出了一点端倪,等他回家以后,就被一直关心他的父母给抓住了。

    郑二少是这么给林岐留言的。

    【店主救命!】

    【我就是想问问啊,如果一个人的爱人死了,但是鬼魂还在,他还想跟爱人在一起,也有办法把爱人留下,可这时候事情被他爸妈发现了,他该怎么办比较好?】

    林岐看到留言,觉得自己又无语了。

    他是个神棍没错,可不负责解决家庭矛盾啊!这事儿问他有什么用?这个郑二少,是把他当垃圾桶倾诉了呢,还是把他看得太万能了?

    思考了下,林岐还是挺负责任地用另一个角度说了下他的想法。

    【人鬼殊途,人和鬼在一起,就算有法子让鬼魂长时间留下来,对鬼本身也不是一件好事。最好就是把鬼超度,让鬼可以去投胎过下辈子。这辈子的事,就别老惦记了。】

    郑二少的反应很快。

    【不超度行不行?对人有害处吗?】

    林岐撇了撇嘴。

    【用正确的办法养鬼对人是没害处的,但是如果鬼不被超度会错过投胎的机会,等人死了以后,鬼也很难再去投胎,只能做一辈子的孤魂野鬼。】

    郑二少很会抓重点。

    【养鬼的办法店主有吧?】

    【人死了以后,店主可以帮鬼投胎吧?】

    【店主店主,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怎么说服那人的爸妈啊!】

    林岐默。

    【有。】

    【大概有。】

    【爱孩子的父母,是不可能接受儿子跟鬼在一起的,要想解除里面的心结,只能让那个人自己解决,外人没办法。】

    郑二少那边似乎是满足了。

    【行,我就跟他说去!】

    【店主大好人!谢谢店主!】

    之后郑二少没再出现,林岐揉了揉额角。

    郑二少现在对他这么个骚扰法,简直把他当成知心“网友”了,经常给他发好人卡,搞得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现在真是满身的圣光了……不过话说回来,估计过几天他又得两头跑。齐源那边说不定要找他,郑二少这边大概还要问他怎么养鬼怎么投胎之类的。

    想到这里,他又突然觉得吧,他现在不止是满身圣光,圣光还是精分的。

    事情也的确跟林岐想的一样。

    在一个夜晚,本来被父母关着的齐源不知用了什么办法跑出来,带着寄身符和应芊芊一起,生生把在宿舍床上睡觉的林岐给叫起来了。

    ——当然,主要是帮凶应芊芊干的,所用方式“鬼吹气”,不过还没吹上林岐就自动感应到,起来了而已。

    还是在小树林里,俩人一鬼就这么凑在了一起。

    林岐:“……大半夜的,又什么事儿?”

    应芊芊:“天师大人!求您帮帮忙!”

    林岐:“……”

    他就知道。

    应芊芊语速特别快,迅速将自己的目的说明白了,就是她想要一直陪着齐源,两人就这么过一辈子,不想去投胎,也不想去阴间。

    面对这两人,林岐扯了扯嘴角:“这事儿能做,不过……”

    齐源急忙问:“不过什么?”

    林岐上下扫了齐源一眼,吐出三句话来:“第一,人和鬼,是不能滚床单的,你能忍吗?第二,人和鬼是生不出孩子的,你们家能忍吗?第三,等你变成老头了,你女朋友还是那么年轻漂亮……好吧这个我知道,男人都希望自己老婆年年十八,貌美如花。”

    应芊芊:“……”

    齐源抽了抽嘴角。

    ——这位天师大人也太直白了!

    不过,应芊芊也知道,林岐的话是大实话,她一开始被两人死后还能续缘的爱情冲昏了头脑,可现在却觉得,相爱容易,真想要相守一辈子,那就太难了。

    现在他们年轻而相爱,可是等阿源更成熟了,想要孩子了,有需求……的时候,她又能怎么办呢?人心总是在变的,她相信现在的阿源对她一片真心,但她却不能不担心,等到许多年之后,阿源还能这样。

    而且,如果仅仅只是变心,也没什么,她总归是享受过一段真挚的感情,她害怕的是,到了那个时候,她连跟阿源好聚好散都没法做到,阿源会对她产生恨意——这才真正让她感觉到了恐惧。

    所谓越是在意,越是惧怕,是有缘由的。

    如果在应芊芊死后变成女鬼,齐源的态度哪怕有一点不对,她都能够更理智地做出决定。偏偏齐源没有一个地方表现得不好,堪称是情深似海,那份爱意没有一点杂质,甚至做出了终身不娶人鬼相守的承诺,就让应芊芊彷徨了。

    也许,应芊芊的内心深处也不是没有担忧的,然而一直自欺欺人。

    现在当林岐将一切挑明,她就再也没办法逃避。

    齐源是很了解应芊芊的,他只看应芊芊的眼神,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但是少年人的爱情何其炽烈,怎么能因为未来压根没影儿的事情就这么放弃努力呢?所以他对提出这件事的林岐,也有点埋怨:“天师大人,您这不是给我添麻烦吗?”

    林岐挑眉:“现实就是这样,你们不想清楚,到时候出问题来怨我怎么办?”

    齐源默然。

    他也知道,林岐没什么义务帮他们,甚至他们能找到这么个好说话的天师就已经是运气非常好了,所以,对方的疑虑也是有道理的。

    但齐源还是说道:“我不会后悔的,就算后悔,也不会伤害芊芊,不会怪罪您。”他的态度很认真,“我现在想跟芊芊一辈子在一起,为了这个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而且……”他又看向应芊芊,“如果我哪天后悔了,希望您可以帮助现在爱着芊芊的我,帮她投胎,忘记我。为了这个,我也愿意提前付出任何代价。”

    应芊芊已经感动得泣不成声了。

    林岐听他这么说,拉长了声音:“代价啊……”

    应芊芊一听,陡然收住眼泪:“代价我也可以付的!天师大人,求您让我来付这个代价吧!”

    齐源则是又说:“还是我来吧,不管什么代价我都……”

    林岐木着脸看着这两人。

    ……他说了什么很要命的话吗?这两个人的表现怎么看起来像是他在逼良为娼似的?

    摆摆手制止两个人的争抢,林岐无奈道:“我长得很像人贩子?”

    齐源立刻闭嘴。

    应芊芊赶紧摇头:“不是,只是……”

    还是下意识的觉得这事儿不容易。

    林岐叹口气:“行了,直接跟你们说吧,中间别打岔啊。”

    齐源和应芊芊立马洗耳恭听。

    林岐就说道:“一只鬼想要留在阳间,一般通过寄身符就可以做到日常居住。但是鬼到底不是阳间的东西,每次当鬼门开的时候,阴气太重的时候,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有时候还会走失。而且在阳间待的时间越长,待在寄身符里面的时间就要越多,不然很容易受到影响,失去神智变成厉鬼,或者是消失在阳光下。”

    齐源面露紧张的神色。

    林岐继续说:“所以,鬼想要在人间保持神智正常行动,通常要被人‘养着’才行,这种形式就是‘养鬼’。”

    齐源立刻问道:“我可以养芊芊吗?”

    林岐点点头:“最好还是天师来养,你要养也行,需要的工具和供奉都会比较多。”

    齐源毫不犹豫:“这个没关系。”他才不放心让自己的女朋友被别人养,即使是信任的天师也不行。

    林岐对这个没什么意见:“每一年要祭祀,需要定做鬼牌,需要签订鬼契。里面步骤很复杂,等做的时候慢慢再来。”他的语气淡淡的,“仪式不白做,一口价两百万,鬼牌算我奉送的,用百年槐木制作。”

    齐源因为弄到过千年桃木剑,条件反射就来了一句:“千年的不行吗?”

    林岐一扯嘴角:“就这么个新鬼还想用千年槐木附魂?也不怕被里面的阴气给撑死!”不过客户嘛,还是要好好对待的,“鬼牌可以换,等她适应了百年槐木后,你可以再找我买新的鬼牌。”

    齐源放心了。

    有东西就好,明码标价他是不怕的。

    接着,林岐又说了些注意事项以及养鬼的细节等,最后他才慢条斯理地说道:“这些,都是建立在我愿意出手的前提下。而要我出手……”他慢吞吞地拿出了一张黄纸,“得先把这个为我服务的合同给签了。”

    应芊芊一惊。

    齐源急忙把合同接过来,就见那黄纸上毛笔字所写的,是一条类似于誓约一样的东西,人要把血滴在上面,鬼要将眼泪落在上头,然后誓约就达成了,人和鬼会受到誓约的束缚。

    誓约服务的方向,当然是林岐,而要被束缚的则是齐源和应芊芊两个。

    当即齐源就有点恼火:“大师,我是绝不可能让芊芊给你做奴仆的!”

    应芊芊也急急道:“天师大人,这……阿源也不行。”

    林岐不由得再次反省了一下自己的个人形象。

    前几天这俩人不是还把他当成救世主吗,怎么今天几度当他是人贩子?难道他一个不小心,几天之内就长残了?

    林岐立刻做出个手势:“打住打住!谁让你们做奴仆了?”他把黄纸甩了甩,“都说了是签合同——我主要就是雇佣应小姐给我做个劳工,顺便让齐少给我帮点儿忙,其中的束缚就跟法律限制一样,就算我不受束缚,也不代表我可以操控你们——你们明白吗?”

    齐源一愣,顿时尴尬起来。

    应芊芊同样尴尬。

    他们俩,都想太多了。

    林岐还是很宽宏大量的,就开口道:“总体来说,我需要收一些鬼仆,我的工作也是需要跟鬼打交道,这方面的事情,我准备交给应小姐来替我接待。齐少你也不用担心,就当是应小姐婚后找了个工作嘛,给我打工而已。另外就是齐少了,我也不需要你做别的,就是如果在你们的圈子里,有人遇上了一些……方面的事儿,又没有其他人先接了活计,齐少可以牵个线,来找我。必要的时候,能给我背书,证明我有点本事。”

    齐源瞬间懂了。

    应芊芊迟疑道:“就这么简单?”

    林岐坦然:“就这么简单。你好歹现在要做齐少实质上的夫人了,我可不会拿你做鬼仆,所以,聘用而已。”

    应芊芊大松一口气。

    她对林岐是很感激的,要是林岐提出什么她不能去做的事,她会很为难。但现在直接给她一份工作,倒是让她高兴起来。

    人死了,什么都没了,她是其中幸运的一个,有愿意为她这么付出的男友,可她自己也是高材生,不会愿意虚度光阴,那么在阴阳道上给林岐做个经纪人,也算是她可以去拼搏的事业。

    到这里,终于把事情商量得差不多了,除了在齐源父母那还有的磨以外,就只剩下约定的三天后开始让齐源和应芊芊签订鬼契、两人跟林岐签订合同了。

    而就在林岐埋头做鬼牌和复习仪式过程的时候,郑二少也在网络上跟他再度联系。这回是询问了关于留鬼和投胎等方面的详细,林岐把自己知道的几个办法挑挑拣拣,大致说给了郑二少听。当然了,关于鬼契的事儿,属于更常见的,被他特意说得详细了些,只是跟林岐之前和齐源应芊芊说的有少数的不同。

    林岐可以想到,这必然是齐源回去后,把事情跟郑二少说了,郑二少才在他这里打探消息,就是对比一下,看看方法是不是真的合适。

    这两边儿都是一个人,法子也确实合适……事情当然就这么定下了。

    郑二少并没有强烈要求让“店主”来做仪式,齐源也表示更相信自己认识的,只要确定法子没错就好。

    自然而然的,最后事情也就这么干脆地定下了。

    等进行仪式的那天,天上只有一弯残月,还被乌云遮挡了大半。

    这见鬼的天象让很多人不太痛快,可如果要签订鬼契,这种半遮不挡,流溢充盈阴气的环境,就是最好不过。

    这时候,齐源带着应芊芊来了,而郑二少最近对这些挺感兴趣,强烈要求也来了。

    在校外一片荒山野岭中,阴风大作,一个身穿道袍,脸上还蒙着个素面面具的少年摆开了法坛,立上书写应芊芊生辰八字的槐木鬼牌,供奉三牲,鸡血开法,就这么……跳起了大神。

    郑二少:这是什么鬼!

    顿时在心中充满了不信任感!

    那个看不到脸的家伙,能厉害到哪里去……

    齐源和应芊芊对林岐倒是很信任,人家大师哑着声音吩咐什么,他们俩就做什么,两人牵着同一根红线,静静地站在了法坛的两侧,面向法坛,就好像站在婚礼现场似的。

    这强烈的即视感,直让应芊芊羞红了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现代天师实录[位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