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五章 杀虎口

第三十五章 杀虎口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徐州耽搁一晚之后,第二天清晨,新任江北护军使一行再度上路, 姚小姐的汽车和零食都从火车上卸了下来,那一连护路军打道回府,警卫任务由徐海镇守使的部队接替。

    陈调元也是真够哥们,派出麾下最精锐的手枪连护送陈子锟赴任,这是一个加连,足有一百五十号人,一半装备马枪,一半装备驳壳枪, 前头三名骑兵打着一面三角牙旗,旗帜是红色丝绸质地,上面缀了个大大的白色圆圈,里面是一个黑色的“陈”字,这架势,分明就是前清时候提督的排场。

    行李很多,光是姚小姐的零食就装了三大车,另外还有衣服细软,陈调元赠送的枪械子弹,整个车队有十辆大车组成,罗孚汽车排在中间,女眷们坐在里面,男爷们都骑马随行。

    马匹是陈调元提供的,中原地区不产马,养一匹战马的价钱能养活五个步兵,所以这些马都是些个头矮小的劣马,仅能骑行代步而已,远远称不上战马。

    陈调元亲自送他们到城外十里的茶棚,和陈子锟握手而别,车队一路向西南而去,晓行夜宿数百里,沿途县城乡镇看到浩浩荡荡的军队过境,无不鸡飞狗跳,下榻在哪儿,哪儿的乡绅就得颠颠的跑来曲意逢迎,虽然旅途艰苦,但初夏景色宜人,倒也逍遥自在。

    出了安徽境,前面一座大山,领队的手枪连长吆喝道:“要过杀虎口了,大家都精神点。”

    大兵们纷纷子弹上膛,严阵以待,陈子锟狐疑道:“这杀虎口有什么讲究?”

    连长道:“过了这座山,前面就是江东省的地界了,这个山口是唯一的通路,向来由土匪把持,所以标下不得不加倍小心。”

    陈子锟道:“这就奇了,难道土匪连军队都敢打劫?”

    连长道:“标下也只是听说而已,安徽督军的老泰山从此路过不愿意缴买路钱,被土匪绑了去,花了八千块钱才赎回来,所以……”

    陈子锟点点头:“赵玉峰,老王老李,都小心点。”

    王德贵拍拍驳壳枪:“早闻着味儿了。”

    李长胜负责赶马车,从座位底下懒洋洋拽出一支毛瑟马枪,往膝盖上一搁,继续打瞌睡。

    赵玉峰忙不迭的解开枪套,抽出勃朗宁手枪顶上火,仰头瞅瞅险峻的大山,一滴汗从鼻尖流下:“妈的,这路够险的。”

    其实这两天他们一直在走上坡路,只是杀虎口的地形格外险要罢了,一条小道两边都是峭壁,绝对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令人惊讶的是,如此险要的小径,又是土匪横行的地带,沿途竟然有不少商旅。

    车队进入了杀虎口,慢慢前行,两旁峭壁如同刀削一般,如果前后封死,上面再埋伏一队人马的话,车队肯定要全军覆灭。

    山谷里很凉爽,鸟鸣声无比悦耳,只是一股彻骨的寒意渐渐袭来,连马匹都感受到危险的降临,变得烦躁不安起来。

    前面路上出现一个人影。

    只有一个人,穿了件白色夏布单褂,黑布缅裆裤子,头上戴了顶斗笠,如果不是腰间那支德国造驳壳枪的话,就是一个标准的农民。

    毫无疑问,他是土匪,可是土匪怎么只有一个人,而且面对官兵大队人马毫无惧色,不对劲啊。

    车队停了下来。

    姚小姐正在汽车后座上打瞌睡,忽然发觉停车了,便降下车窗刚想喝问,忽然看到远处的土匪,顿时把话咽了回去,她是被土匪劫过一次的人,知道怕。

    鉴冰也有些慌神,虽然陈子锟勇武过人,又有一百多官兵护卫,可这大山里的阵势还是有些吓人,她可是读过三国演义水浒传的,又亲身体验过抱犊崮匪帮的厉害,知道这一百多官兵根本不够人家大匪帮塞牙缝的。

    那土匪摘下斗笠,露出一张年轻的面庞,嚣张的气焰肆无忌惮的散发着,他一脚踩在山石上,一手用斗笠扇着风,操着一口中原口音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若要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陈子锟没说话,抬头看看顶上,据他估计,起码有五十条枪瞄准着自己这队人,真要打起来,赢不了。

    护送连长翻身下马,上前客客气气说道:“这是江北护军使的队伍,我们是徐海镇守使派来护送的,还没请教老大尊姓大名?”

    土匪一瞪眼:“什么护军使,什么徐海镇守使,到了白狼的地界,是龙得给老子盘着,是虎得给老子卧着,老子管你是哪路的,从这儿过就得拿钱!”

    连长很尴尬,动武也没胆量,交钱又不甘心,只得回来请示陈子锟。

    “白朗不是民国三年就死了么,怎么又出来一个?”陈子锟低声问道。

    “标下也不清楚,兴许是冒名顶替吧。”连长擦了一把汗道,山谷里很凉快,他竟然汗流浃背,看来不光陈子锟一个人知道山上埋伏着人马。

    陈子锟点点头,催马上前,居高临下看了那土匪一会,道:“当真要收买路钱?”

    那土匪看也不看他,往地上啐了一口道:“不交也行,你们往前再走半步试试。”

    陈子锟笑了:“够胆,我喜欢,说吧,保险费怎么个算法?”

    土匪这才抬起头来:“你行啊,知道的名堂不少,对,其实这不叫买路钱,叫保险费,一个客是一块钱,一挑货物五毛钱,一辆大车就贵了,起码二十块,想便宜也行,买我们的路票,一个月十块钱,随便来回多少趟都行。”

    陈子锟道:“你是白朗?”

    土匪道:“白朗是我们大当家,我是他手下大金刚,我叫梁茂才。”

    陈子锟道:“那你知道我是谁么?”

    梁茂才眼珠翻一翻,看着他的金肩章道:“你就是那个什么护军使吧。”

    陈子锟笑吟吟道:“对,我就是新任江北护军使,你们在我的地头上收保险费,不怕我发兵剿你们么?”

    梁茂才哼了一声,举起右手。

    山上原本静止的茅草山石忽然动了起来,几十个黑洞洞的枪口瞄向他们,大兵们纷纷举枪朝天,两下对峙起来。

    “你想剿也成,先把这趟的保险费交了。”梁茂才大大咧咧的说道,根本没把陈子锟放在眼里。

    “行,小子挺有种。”陈子锟一摆手,“交钱!”

    四个大兵抬着一筐银洋过来,往梁茂才跟前一放,梁茂才拈起一枚吹了一下,放在耳畔听了听,呲牙咧嘴的一笑,大手一挥:“过路!”

    大兵们终于松了一口气,车队慢慢动了起来,梁茂才蹲在地上清点着人数和车辆的数目,还拿着小树枝画着一个个的“正”字。

    罗孚汽车开了过来,梁茂才看见,跳起来道:“停下!”

    汽车停了下来,气氛再度紧张起来。

    梁茂才围着汽车左右转着圈,拍拍车厢,百思不得其解:“没有牲口,怎么走的?”

    姚依蕾忍不住说道:“这是汽车,烧汽油的,懂不?”

    看到车里居然坐着一个千娇百媚的大姑娘,梁茂才的眼睛都直了,姚依蕾被他的眼神吓坏了,赶紧扭过脸去。

    旁边护送的王德贵,右手慢慢伸向枪柄。

    陈子锟也扶住了腰间的枪套,紧紧盯着梁茂才的一举一动。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梁茂才竟然没有进一步的举动,而且一张脸变成了大红布,逃也似的回到他做算术题的地方,摆手道:“走,快走”那副神态不像是杀人不眨眼的土匪,倒像是羞涩的乡村小伙。

    车队终于有惊无险穿过了杀虎口,梁茂才也清点好了数量,一共是十辆大车外加一辆汽车,人口是一百六十,总共是三百八十块的保险费。

    陈子锟让人点了四百块钱给他,梁茂才却拿出二十块丢回来道:“盗亦有道,多一个子儿也不收。”

    “有点意思,小子,后会有期。”陈子锟一拱手,纵马飞驰而去。

    梁茂才眯起眼睛看着他们远去的影子,忽然打了声呼哨,山上的土匪一阵风似的撤走了,杀虎口瞬间恢复了宁静。

    ……

    过了杀虎口,虽然还在大青山中,但地势远没有那么险恶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这儿已经是江东省的地界了,属于江北护军使的管辖范围,也就是说,这里看到的一草一木,都和陈子锟息息相关。

    又走了十里的下坡路,前面豁然开朗,一片沃野千里,郁郁葱葱好不壮观,可是走近了才发现,这绿油油的并不是庄稼,而是野草。

    六月的时节,是该夏收麦子的时候,可这片肥沃的土地,竟然不长庄稼,更离奇的是走了一路,居然看不到田地里有人,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村庄,上前一看,残垣断壁,荒废已久。

    越往前走,陈子锟心里越凉,这就是自己的地盘,赤地千里,荒芜凋敝,怪不得没人愿意当这个江北护军使呢。

    走着走着,忽见前面一片望不到边际的青纱帐,里面似乎有人影晃动。

    陈子锟心中一沉,暗道不好,又遇到土匪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国士无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骁骑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骁骑校并收藏国士无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