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国士无双 > 第六十八章 血腥盛宴

第六十八章 血腥盛宴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击鼓鸣冤,升堂问案,那是戏文里才有的事情,不光陈子锟,就连陈寿和他的一帮手下都来了兴趣,两眼放光摩拳擦掌,似乎有客串一把王朝马汉张龙赵虎的意思。

    陈子锟道:“既然如此,随我前去瞧瞧。”说罢龙行虎步出了二堂,领着一帮彪悍的斗笠客直奔县衙大门。

    大门口人山人海,却又鸦雀无声,无数双眼睛紧紧盯着大堂内,当他们看到一身戎装,佩刀马靴打扮的护军使现身之时,才稍微的骚动了一阵。

    击鼓的是李举人,小老头拿着鼓槌用力敲打着鸣冤鼓,这面鼓可不简单,前几日在抵御土匪进攻的战斗中发挥了极大的鼓舞士气的作用,今天回复本职工作,鼓声依然响亮。

    李举人身后跪了一大群披麻戴孝之人,都是李家的亲戚和帮佣,看到陈子锟出现,顿时哭将起来,李举人更是将鼓槌一丢便跪了下去:“大人,冤枉啊。”

    陈子锟眼疾手快,一把扶住李举人:“举人老爷,如何行此大礼?您是有功名的人,不必如此。”

    李举人道:“如今民国了,老规矩不兴了,我是前清的举人,跪民国的官儿,天经地义。”

    陈子锟看着李举人脑后垂着的辫子,忽然笑了一下,松开了手。

    这下把李举人搞得非常尴尬,跪也不是,不跪也不是,他本来就是做做样子而已,哪知道陈子锟来了这么一手,心一横,还是又跪了下去,从怀里拿出状子呼道:“大人,小民有冤。”

    陈子锟道:“你冤从何来?”

    李举人道:“我状告聂金库逼奸儿媳,致其悬梁自尽,还望大人替小民伸冤呐。”

    陈子锟道:“左右!”

    一帮土匪叉着腰大喝道:“有!”架势看起来已然入戏了。

    陈子锟道:“把状子接了,升座!”

    沉寂了一段时日的县衙大堂再度热闹起来,几十个杀气腾腾的活土匪充当了站班的衙役,戴着斗笠,拿着水火棍,公堂之上气氛森严,宛如阎罗宝殿。

    陈子锟一身戎装端坐在公座后面,侧方站着阎参谋长,后面是俩腰挂盒子炮的勤务兵,将李举人手中的状子接了过来。

    状子是本县一位有名的讼师写的,规格严整,条理清楚,堪称状子典范,可惜陈子锟是个丘八,根本不懂得欣赏状子的妙处,草草看罢,拿起惊堂木一拍:“带人犯!”

    聂金库被押了上来,被关押一夜的他两眼通红,嘴巴更歪,指着陈子锟大骂:“姓陈的,你他娘的敢阴我!”

    陈子锟又一拍惊堂木:“掌嘴!”顺手从签瓶里抽了一个竹签子丢过去,陈寿凌空接了,照着聂金库的嘴巴左右开工抽起来,啪啪啪打下去,满脸的血。

    “好了。”陈子锟叫停,继续问道:“聂金库,你昨日在李府强奸民女李何氏,可有此事?”

    聂金库门牙都打掉了,气焰却丝毫不减,跳着脚骂道:“姓陈的,孙督军不会放过你的!”

    “再打!”陈子锟又抽了一个签子丢过去,想想又补充道:“打板子,先来四十杀威棒!”

    陈寿一摆手,两个如狼似虎的土匪冲上去,将聂金库踢翻在地,扒掉裤子按住,另有两人抄起水火棍,照着屁股就打下去,棍子和皮肉亲密接触的声音与聂金库的惨嚎声混杂在一起,响彻县衙内外。

    土匪们不是专业衙役,打板子没轻重,二十多下后,聂金库就昏死过去,李举人看的解气,在一旁跳着脚大骂,小辫一撅一撅的:“天杀的畜生,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外面围观的百姓们一阵沸腾,聂金库的惨嚎声鼓励了他们,既然当团长的都能法办,那下面作恶的小兵更不用说了,一时间无数个声音响起:“大人,冤枉啊。”

    陈子锟道:“有冤伸冤,有仇报仇,一个一个来。”

    百姓们涌进大堂,跪了一地,磕头如捣蒜,喋喋不休七嘴八舌的诉说着十一团造下的孽,陈子锟就觉得耳旁嗡嗡的,脑子都乱了,他拿起惊堂木一拍。

    “啪”的一声,整个世界清静了,苦主们都呆呆看着青天大老爷。

    “都跟我来。”陈子锟下了公座,出了大堂,直奔县衙外院而去,老百姓们紧随其后,来到外院监狱旁,陈子锟下令将十一团的俘虏每十人一组,押出来让老百姓认人。

    这下可热闹了,苦主们看到杀害亲人的凶手就在眼前,顿时扑上去撕打谩骂,被认出来的凶徒无不面如死灰,瑟瑟发抖,院子里人声鼎沸,墙头上,大树上全是看热闹的人。

    三百多个俘虏中挑出了十三个杀人凶手,二十七个强奸民女的,还有八十多个抢劫财物的,这里面当然是有些水分的,事实上被强暴的民妇不止这个数,很多人怕丢了面子以后在邻里面前抬不起头,便没出来指认凶手。

    陈子锟让手下将这四十个凶犯全都绑起来,拿黑布蒙上眼,陈寿一听这话,立刻喜上眉梢,亲自带人去执行,柳县长战战兢兢问道:“护军使,您不会是想枪毙他们吧?”

    “还没想好是枪毙还是砍头。”陈子锟一本正经的回答他。

    柳优晋打了个寒颤,四十条人命啊,说杀就杀,这气魄,贼狠了。

    不大工夫,人犯捆绑完毕,陈寿上前道:“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以前都是官兵杀俺们,现在终于轮到俺们杀他们了。”

    陈子锟道:“这可不是仇杀,这叫明正典刑,那啥,让大伙儿都静静,我要说两句。”

    此时县衙大院里已经聚集了数百人,聒噪难当,陈寿喊了几嗓子都不见效果,干脆拔出盒子枪朝天三响,顿时静了许多,但还有不少人在窃窃私语。

    陈子锟跳上一张桌子,扫视四方,道:“乡亲们。”

    场面渐渐静了下来。

    “昨天我不在家,十一团这帮狗杂碎奸淫掳掠,坏事做绝,让大家受苦了,身为江北护军使,没能保护好大家,是我的失职,在这儿我给大家赔罪了!”

    说着,陈子锟深深鞠了一躬。

    院子里寂静无声,除了风的呜咽。

    当陈子锟抬起头的时候,悲愤已经被杀气所取代,朗声道:“江北护军使公署有绥靖地方,约束军人之责,十一团在我管区内犯下滔天大罪,当我军法处是摆设么,来人呐!”

    “有!”数十名黑衣斗笠客双手叉腰,威风凛凛的应声道。

    “将这四十个害群之马拉出去枪决,明正典刑,以儆效尤。”

    “是!”土匪们先拉了十名官兵到墙根,一字排开面向墙壁,陈寿一声令下:“预备!”

    哗啦啦一阵拉枪栓的声音,十支步枪齐刷刷举了起来。

    “放!”

    一阵震耳欲聋的枪声,墙根下倒伏十具尸体,陈寿上前踢了踢,看谁没死透,又给补了一枪。

    枪声吓傻了剩下那三十个等待处决的官兵,他们或呆若木鸡,或嚎啕大哭,或跪地求饶,老百姓们却被枪声和鲜血刺激的肾上腺素急剧上升,欢声雷动,叫好一片,面对愤怒的汪洋大海,刚苏醒过来的聂金库赶紧闭上眼睛,继续装死。

    一次十名,连续四次,墙根处血流成河,尸体成山,大群的绿头苍蝇围聚过来,在新鲜的尸体上爬着,享用着这场残忍的盛宴。

    接下来是那八十多个抢劫财物的官兵,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每人一百军棍先记在账上,慢慢和他们算。

    军棍也打了,人也枪毙了,老百姓们憋在心里的恶气全随着那阵枪声烟消云散,却而代之的是对护军使陈大人的深深爱戴与敬畏。

    “陈大人,青天啊~~~”一个花白胡子的老头颤巍巍的领头跪下,如同多米诺骨牌倒了一般,满院子的人全都跪下了,一块跟着喊青天大老爷。

    陈子锟上前虚扶一把:“老人家,快快请起,保境安民是我的职责,您这岁数,我可怕折了寿。”

    老头道:“您是南泰的父母官,受得起小老儿一拜。”

    陈子锟笑道:“此言差矣,父母官是柳县长,我是护军使,他管民,我管军,不一样的。”

    老头道:“秉公执法,替黎民百姓伸冤,就是青天大老爷,这一拜,受得起。”

    陈子锟哈哈大笑,将老头扶了起来,好言劝慰一番,最后道:“大伙儿损失的财物,明天到柳县长那里领取即可,都散了吧。”

    老百姓陆续散去,李举人和一帮披麻戴孝的本家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大伙儿的案子结了,自家儿媳妇的冤还没伸呢。

    “李举人,你放心,你家的案子,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请回吧。”陈子锟下了逐客令。

    李举人不敢多言,现在陈子锟在他眼里就是个杀人如麻的魔王,匆匆带着家人离去了,院子里血腥味太浓,受不了。

    白花花的太阳当空照,墙根的血已经呈半凝固状态,绿头苍蝇依旧乐此不疲,几只苍蝇爬到装死的聂金库脸上,痒的他嘴角直抽。

    “行了,别装了,起来吧,太阳地里挺热的。”陈子锟道。

    聂金库睁开眼睛,看到这位一次性毙掉自己四十名部下的男子正悠然的坐在树荫下品尝着酸梅汤,军服也脱了,只穿了件白衬衫,不像是杀人不眨眼的煞神,倒像是省城大学里的学生。

    “饶命啊~~”聂金库跪倒在地,涕泪横流,磕头如捣蒜,“卑职知错了,卑职不敢了。”

    陈子锟笑容可掬道:“来人呐,给聂团长看座,上茶。”

    聂金库如坠五里雾中,不懂陈子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国士无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骁骑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骁骑校并收藏国士无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