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国士无双 > 第九章 卖国的价钱

第九章 卖国的价钱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生气归生气,刘翼飞可不敢咋滴,假如换了吴佩孚的直军,或者冯玉祥的国民军,亦或是孙传芳的浙军,他都有一战的勇气,可对面那是英国人啊,打得过打不过另说,就算打赢了,惹出外交上的纠纷来,谁也承担不起,

    包围别人的,忽然被别人来了个反包围,这滋味可不好受,24旅是奉军精锐,全员来自东北三省,擅长野战,对巷战可没多少经验,再加上不适应南方湿热的气候,刘翼飞心里一点底气也没有,

    本来对付一个陈子锟就够他喝一壶的了,又被英国兵抄了后路,更可气的是说好了来增援的第44旅连个影子都没有,这仗可没法打了,

    刘翼飞带着副官冲进一家店铺,拿起电话猛摇,打算向师长邢士廉报告,结果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无奈之下只好派人去报信,草草写了一封军报,把勤务兵叫来道:“把这封信交给邢师长,”

    勤务兵道:“旅长,俺不认识路,”

    刘翼飞大怒:“你一路走过来的,记不住么?”

    勤务兵道:“路太多了,记不住,”

    别说勤务兵记不住,就连刘旅长自己也记不住,上海太大了,比奉天城大了不止三倍,大兵们来自辽阔的东北平原,在狭窄的上海弄堂里不迷糊才叫怪,

    “算了算了,滚吧,”刘翼飞斥退勤务兵,再次端起望远镜查看敌情,街头巷尾屋顶上都有敌军探头探脑,所有道路都被封死,真要打起来,24旅怕是要吃大亏,军人不怕死伤,但是这种无谓的伤亡,能避免还是要避免的,

    他当即下令:“都看好手中的家伙,关上保险,谁走火枪毙谁,”然后再次前往敌阵,向陈子锟请和,

    可是陈子锟不在,只有禁烟执法总队的总队长薛斌和高粱秆在指挥部,刘翼飞客客气气道:“薛队长,高副官,我想通了,还是执行少帅的命令,带兵撤回,”

    高粱秆道:“刘旅长,这就对了,咱们兄弟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这奉系的天下,早晚还不是少帅的,您跟他对着干,哪还有好?”

    刘翼飞道:“是是是,高副官有见地,兄弟先撤,改日再向军团长请罪,”

    薛斌道:“放心走你的,后面的英国人,我帮你挡着,”

    刘翼飞感激涕流:“薛总队,仗义!”

    24旅这次出动了八百名士兵,禁烟执法总队让出一条道路供他们撤离,刘翼飞不疑有诈,率队通过的时候,忽然街道两边屋顶上伸出一排排步枪来,禁烟执法总队的士兵们手举手榴弹居高临下怒喝:“缴枪不杀!”

    奉军的纵队被切断,分割包围,队伍没法展开,做困兽犹斗只能死路一条,刘翼飞一咬牙一跺脚:“投降!”

    打算缴别人的械,却被人家把枪给缴了,刘翼飞这个憋屈啊,好在禁烟执法总队并未把他们怎么样,只是缴了武器把人押在一处,少校以上军官还有好吃好喝伺候着,

    与此同时,英国领事馆里,鲍德温爵士从二楼窗户望出去,张学良和宋美龄正坐在草坪的长椅上聊着天,宋三小姐不时发出咯咯的笑声,看起来心情相当不错,

    二秘来报:“巡捕房没能拦得住陈子锟,这家伙竟然下令开枪,幸运的是没有伤到人,领事先生,我们怎么办?”

    “不不不,他伤到人了,打死了一名巡捕,打伤了三名商团士兵,我们有必要向北京临时执政府提出最强烈的抗议,要求他们立即将陈子锟撤职查办,”鲍德温爵士说道,

    “我明白了,这就去办,”二秘心领神会的一笑,转身去了,

    鲍德韦爵士再次望了望院子里的张学良,这位年轻的将军正声情并茂地用蹩脚的英语朗诵泰戈尔的诗呢,

    “祝你今晚不寂寞,我的将军,”鲍德温冷冷的举了举酒杯,不无鄙夷的遥祝远处的张少帅,

    ……

    上海警备司令邢士廉,同时兼任东北陆军第二十师的师长,此番来沪,张大帅做了一番苦心安排,将原苏皖安抚使卢永祥调任陆军总长,张宗昌撤回山东担任督军,江苏的地盘给了稳重可靠的杨宇霆,上海的警备任务则交给了以心思缜密办事认真的老将邢士廉,

    龙华警备司令部的作战指挥室里,邢士廉望着墙上的地图很是头疼,上海的局面太复杂了,行政区域分为公共租界、法租界、闸北和南市,也就是所谓的三界四方,租界全境由公路、堑壕,铁丝网保护起来,华界的人到租界去,必须经过巡捕把守的闸口,中**队是不可以进入租界的,想从南市调兵到闸北,必须绕很大一圈,

    张大帅有密令,上海警备司令的最终任务是将陈子锟的势力彻底挤压出上海,不战而屈人之兵最好,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也可以刀兵相见,江东军在上海驻有千余武装,号称禁烟执法总队,实际上是一个精锐步兵团,邢士廉派出两个旅的部队以雷霆万钧之势压过去,胜算在握,

    邢士廉一直没睡,就是在等待前方捷报,忽然副官推门进来,报告道:“44旅赵旅长打电话来,说和24旅联系不上,无法展开行动,”

    “废物,整整一旅人,还能跑丢了不成?”邢士廉大怒,心里却隐隐不安起来,

    片刻,又有参谋来报:“赵旅长打电话来,说收容了24旅的弟兄,刘旅长他们已经被俘虏了,”

    邢士廉大为震惊,原想兵不血刃解决陈子锟,却被人反咬了一口,他在指挥室里来来回回踱着步子,脑子迅速转着,陈子锟的兵力虽然只有千余人,但是担负禁烟执法任务,对上海市区地形极为熟悉,夜间巷战,不熟悉地理情况是要吃大亏的,想到这里他立即止步道:“传令给赵鸣皋,就地设防,”

    参谋怔怔地:“然后呢?”

    “然后给老子原地待命!”邢士廉抓起茶杯砸过去,

    ……

    早晨,张学良仍在酣睡,一缕晨曦从窗帘缝隙中透射过来,照在雪白的床单上,昨晚他和宋三小姐聊到很晚,相谈甚欢,不过终究还是没能得手,少帅在汇中饭店的大床房都白开了,

    房门被轻轻敲响,过了一会儿,门开了,高粱秆轻手轻脚进来,低声呼唤:“少帅,醒醒,”

    回答他的是一串鼾声,

    高粱秆拿起床头闹钟转了转,叮叮叮的吵闹起来,张学良睁开了眼睛,斥责道:“扰人清梦,该死,”

    “军团长,陈大帅来了,”高粱秆道,

    张学良愣了一下,昨晚上和宋三可是谈了一夜的陈子锟,他不禁自嘲的一笑,道:“请他进来,”

    陈子锟进来的时候,张学良已经穿着睡衣在洗漱间里刷牙了,含糊不清的问道:“一大早的,啥事啊?”

    “也没多大事,昨晚上发生一点小冲突,我部把24旅的枪给缴了,”陈子锟笑呵呵道,

    张学良匆忙吐掉口中泡沫:“什么!”

    ……

    刘翼飞和手下军官正在吃早饭,大饼油条豆腐花,正抱怨南方的豆腐脑怎么放糖呢,就听一声喊:“大帅驾到,立正!”

    所有人条件反射的跳起来,两手贴着裤缝站的笔直,戎装打扮的陈子锟和张学良在副官马弁的簇拥下走了过来,陈大帅笑眯眯道:“弟兄们辛苦了,大水冲了龙王庙,底下人不会办事,怠慢了刘旅长,罪过罪过,”

    张学良脸色很难看,一言不发,24旅毕竟是奉军精锐,一枪未发就让人缴械,实在丢人,

    刘翼飞也是三十几岁的人了,哪能不明白其中玄机,不过人家给脸,就得接着,他苦笑道:“都是误会,误会,”

    陈子锟道:“汉卿,24旅的弟兄和枪械子弹都在这儿,你清点一下吧,”

    张学良强笑道:“我还信不过你么,”

    陈子锟道:“街对面是44旅的兵,大半夜的也跑到闸北来,估计也是误会,”

    刘旅长等人羞愧的低下头,

    张学良道:“昆吾兄,借一步说话,”

    陈子锟随他来到无人处,张学良恳切的说道:“子锟,我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因为我完全不掌握情况,你给我一天时间,我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汉卿,我信得过你,”陈子锟拍了拍张学良的肩膀,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张学良来到44旅阵地,将他们严厉斥责一顿,然后这边释放了俘虏,连同武器弹药完璧归赵,大军列队返回龙华驻地,

    龙华警备司令部,张学良怒气冲冲而入,邢士廉苦着脸跟在后面解释:“军团长,我也是奉命行事,”

    “奉的什么乱命,咱们奉军到上海来,是来帮助学生工人讨回公道的,不是自相残杀来的,大半夜的派兵包围禁烟执法总队算怎么回事,就算你奉命,也得和我通个气不是?背着我乱来,还被人家缴了枪,我这脸皮往哪里搁?我以后怎么见人!”

    一番暴风骤雨般的怒火发泄完毕,张学良心情稍好,道:“老邢,我不是针对你,这事儿咱们做的确实不地道,”

    邢士廉道:“我知道,可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啥事儿光顾着面子,里子就没了,老帅如此安排,自有他的道理,”

    张学良道:“解散总工会,戒严上海,取缔罢工,完全是向洋人投降么,哪里来的道理,”

    外面传来一个高亢有力的声音:“少帅,道理等我慢慢和你说,”

    张学良大惊:“杨总参议怎么来了?”

    来的正是奉军总参议杨宇霆,他大步流星走进客厅,大马金刀坐在太师椅上,旁若无人地拿过勤务兵奉上的热毛巾擦擦手,捂捂脸,道:“我是江苏督办,上海是我管辖地域,难道来不得?”

    张学良脸色沉了下来,江苏督办的位子,本来自己是打算让郭松龄担任的,怎么让杨宇霆这家伙抢了去呢,

    杨宇霆道:“少帅,北京那边的谈判,咱们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果,所以上海罢工可以收场了,”

    张学良奇道:“什么成果,不就是收回会审公廨,免职几个巡捕,这也算得上巨大成果?”

    杨宇霆哈哈大笑:“当然不是,列强答应提高关税率,这可是真金白银啊,少帅你可能不清楚,咱们国家的关税、盐税是掌管在外国人手上的,财政收入最大的就那几块,关余,盐余,庚子退款,列强提高税率之后,他们手指缝里漏的钱可不是小数目,咱们得了实惠,有了里子,丢点面子也无所谓,再说了,罢工是**搞得事儿,由着他们胡来总不是办法,是该管管了,”

    张学良沉默了,海关、盐务、铁路都掌握在列强手中,而这些本应是一个主权国家自己掌控的,当局从洋人手指缝里抠出一点残羹剩饭就沾沾自喜,这是何等的悲哀,

    再看杨宇霆得意洋洋的嘴脸,顿觉令人作呕,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国士无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骁骑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骁骑校并收藏国士无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