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国士无双 > 第十六章 北京胡同热炕头

第十六章 北京胡同热炕头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此时的张作霖,正如彼时的吴佩孚,人人喊打,四面楚歌,五省联军止步徐州,下面的大戏由国民军接着演,冯玉祥部岳维峻和孙岳率军东入山东,北入直隶,与直鲁联军大战,戏正酣时,奉军第三军团副团长郭松龄连发三篇通电,慷慨陈词,宣布倒戈反奉,逼张作霖下野。

    郭松龄乃奉系大将,手握jing锐,老帅正在水深火热之际,不但不尽忠报效,反而起兵反叛,此举与去年冯玉祥叛曹吴之举一般无二,张作霖猝不及防,仓皇退往关外,一时间狼狈之际。

    据说吴佩孚得知郭松龄倒戈之后,哈哈大笑,下令军队止步,发电报给张作霖称:某生平最恶反复无常之小人,不意鄙处有一冯玉祥,尊处亦有一郭松龄,叛乱相寻,纪律无存,此而可忍,孰不可忍,某愿悉力相助,共张挞伐。

    张作霖接到电报后大发感慨,说还是吴子玉够朋友,讲义气。

    对于郭松龄的倒戈,陈子锟亦有看法,他和张学良过从甚密,与郭松龄也有来往,知道此人虽颇有才华,但心胸狭隘,又与杨宇霆等人素来不和,杨宇霆抢了他的江苏督军位置,本来就心生愁怨,此次奉军大败,杨宇霆连丢上海苏皖等地,却未曾受到惩处,让本来打算幸灾乐祸一把的郭松龄极为失望,进而对张作霖心生怨恨,趁着天下大乱,自己手上又有重兵,索xing反了便是,至于那些义正言辞的讨张檄文,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

    南方战事稍停,北中国陷入混战之中,冯玉祥的国民军、吴佩孚的讨贼军、张宗昌李景林的直鲁联军,郭松龄的反奉军,打得不亦乐乎。

    陈子锟置身事外,通电呼吁和平,暗地里却秣马厉兵,随时准备加入战团,扩展生存空间。

    大戏连连上演之际,ri本客轮天津丸抵达上海,游历欧美ri本的前皖系大佬徐树铮上将回国了,与去年此时被租界当局驱逐出境的遭遇不同的是,这次可谓风光至极,不光上海滩各界闻人前来迎驾,就连五省联帅孙传芳都从南京专程赶来欢迎。

    徐树铮意气风发,在上海发表演说,谈及自己游历欧美之经历,更是如数家珍,访问美英法意荷瑞士比利时等国,无不受到热烈欢迎,又曾在英国皇家学院演讲,会见意大利总理墨索里尼,美国总统柯立芝,俄国斯大林、托洛斯基,ri本天皇、首相等,放眼华夏,有此殊荣者唯徐又铮一人而已。

    “连墨索里尼都和我谈笑风生。”这是徐上将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

    ……

    江东,督办公署,陈子锟将申报狠狠摔在茶几上,吓得佣人们噤若寒蝉,大帅留起了八字胡,愈加威严,不由得人不心生畏惧。

    让陈子锟生气的是徐树铮此番回国竟然如此高调,这厮在外国游历的时候都难耐寂寞,发密电授意杨宇霆杀掉自己,回国之后岂不更加猖狂,眼下局势比皖系、直系当政时期更加混乱不堪,国家四分五裂,军阀东征西讨,更加便于徐树铮这样的角se浑水摸鱼,火中取栗。

    陈子锟立即写了一封密信给李耀廷,让他寻机把徐树铮干掉,这种脏活不可能让jing武会的欧阳凯来干,毕竟太过机密放心不下,也不能让三枪会或者驻沪禁烟总队来干,因为很容易露出马脚,唯有李耀廷这个上海本地大亨出手,事情才能办的不漏蛛丝马迹。

    如今徐树铮名声显赫,出来进去都有保镖伴随,更是沪上名流们的座上宾,想杀他真不容易,至少得筹划上十天半个月的,就在李耀廷安排了枪手准备下手的时候,徐树铮竟然奔赴bei jing去了。

    陈子锟得报极为震动,因为北方局势极为紧张,到处都是战争,徐树铮的策略无非是联合直皖奉,对抗冯玉祥而已,而bei jing虽然有段祺瑞坐镇,冯玉祥的势力也不小,此去如同飞蛾扑火,更显徐树铮之心高气傲。

    徐树铮敢去,我难道不敢去了,陈子锟遂决心进京探听形势,两位夫人听说之后,都苦劝他不要以身犯险,陈子锟说:“此番进京是秘密行动,轻车简从,谁人能知,我这次北上,是有大事要做,于国于民都非常重要,非去不可。”

    陈子锟只带了数名卫士,着便装经陆路前往bei jing,津浦路向北而行,列车极慢,经常为运兵车让道,原本两天的行程走了数ri才抵达天津,与乘船前来的李耀廷会合。

    时值年末,气候寒冷,冰天雪地,呵口气都变成白雾,冯玉祥的国民军已经打败奉系李景林,占领了天津和整个直隶,国民军纪律良好,京津铁路畅通无阻,两人带着手下乘车前往bei jing。

    列车上,身穿呢子大衣头戴水獭皮帽子的李耀廷笑问道:“你几次三番放过徐树铮,怎么这回非得杀他不可?”

    陈子锟道:“他若是老老实实呆在外国,或者在租界做个寓公,我也不会起了杀心,徐树铮出山,皖系又要东山再起,中国岂能经得起这些军阀的玩命折腾,再说……杀他也是为了私仇,耀庭,你不要怪我,其实,你记得民国八年的时候咱俩从bei jing逃难的事情么?”

    “记得,我娘就死在那时候。”

    “就是因为徐树铮递送情报给ri本人,ri本特务才盯上咱们的,你娘的死,徐树铮也有责任。”

    李耀廷愕然,半晌才道:“为什么你早不杀他?”

    陈子锟道:“我看了他的ri记,以为他是为国为民的真英雄,哪知道这些年来的他的所作所为,不过是为了皖系崛起罢了,我看错了他,我两度放走他,这是我的责任,理应我来弥补。”

    李耀廷沉默不语。

    ……

    车到bei jing,这回没有隆重的迎接队伍,走出正阳门东车站,广场上仍有残雪,正阳门城楼显得更加凋敝。一个小乞丐在雪地里捡着烟头,小脸冻得通红。

    一群洋车夫围上来招揽生意,李耀廷跳上一辆洋车吩咐道:“六国饭店。”

    “得嘞,爷,您坐稳了。”车夫拉起洋车便走,经过那小乞丐的时候,哗啦啦一阵响,十几枚银洋洒落在他面前雪地上。

    为了掩人耳目,陈子锟和李耀廷是分开走的,一个去六国饭店,一个去石驸马大街林宅。

    林文静已经考进了bei jing大学,终于如愿以偿的回到红楼读书,多少年.caihongwenxue.的期盼终于变成现实,短暂的兴奋过后是宁静的生活,唯一的遗憾是不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只能鸿雁传情寄相思,可遍地战火,家书抵万金,已经三个月没有接到陈子锟的来信了。

    傍晚,一辆洋车来到林宅门口,陈子锟下了车,提着皮箱踩着积雪上前叩动门环,张伯不耐烦道:“小姐已经睡了,你再来我叫巡jing了。”

    陈子锟纳闷道:“张伯,是我啊。”

    张伯打开门,借着昏黄的路灯和积雪的映照,用他昏花的老眼看了一会儿,陈子锟穿着长衫戴着礼帽,留起胡子还夹着一副眼镜,看起来像个大学教授。

    “是陈先生啊,您可来了,我还当是那个姓韩的小瘪犊子呢。”张伯终于认出陈子锟来,忙不迭的接过行李,把他请进来。

    陈子锟跺着鞋上的积雪,问道:“哪个姓韩的?”

    “咳,就是北大一学生,斯斯文文的,整天来找林小姐,您放心,小姐心里没他,再说不是有我在这儿么,管保给您看的妥妥儿的。”

    陈子锟哦了一声,大学里狂蜂lang蝶多得是,不足为奇,他自信没人能取代自己在林文静心中的地位。

    张伯要进去禀告,被陈子锟劝阻:“我自个儿去。”

    “那好,您先去,我去烧点开水,您吃了么,要不到胡同口二荤铺要两个菜?”张伯热情的很,家里男主人来了,他可轻松不少。

    陈子锟站在院子里,望着厢房里的灯火和映在窗子上的纤细剪影,满腔柔情心头,忽然那剪影动了,端着水盆开门出来,看见院子里的高大黑影,惊道:“什么人!”

    “是我。”陈子锟道。

    林文静手中的陶盆落地,不管不顾的扑了过来,扎在陈子锟怀里泪如雨下,林文龙听见动静从自己屋里冒出头来,看清楚之后拍着巴掌叫起来:“姐夫来了!”

    “文龙,回屋去,别胡说。”林文静羞红了脸。

    张伯烧了热水,到胡同小铺里打了半斤二锅头,家里的佣人王妈开伙炒了两个菜,热菜热酒热炕头,美人相伴,陈子锟坐在炕头,感觉真有些家的感觉了。

    许久未见,自然有说不完的话,可林文静念着陈子锟舟车劳顿,不忍他劳累,早早催他安歇。

    “我睡哪儿?”陈子锟开玩笑的问道,他知道林文静是知书达理家教甚严的女子,即便父母不在亦是如此,便故意逗她。

    林文静很认真的说:“要不你睡门房,让张伯陪你,要不和文龙住一屋,文龙火力壮,能帮你暖被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国士无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骁骑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骁骑校并收藏国士无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