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国士无双 > 第十九章 抄了区公馆

第十九章 抄了区公馆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简简单单一句话,让小北的眼眶里又含满了泪水,“爹帮你教训他们去。”对于一个九岁的男孩来说,比千言万语都管用的多,这一刻他甚至在想,如果嫣儿的爹只是我爹就好了。

    双喜啪的一个立正:“部长,要不要调一个营的兄弟包围省党部?”

    陈子锟笑骂道:“你小子真是越来越会来事了,这是小孩子之间的恩怨,大人帮着调解,用的着调兵么,还包围省党部,我看你脑袋被驴踢了,我一个人去就够了,备车,去区公馆。”

    说是一个人去,但身为中央大员,卫队是必须带的,浩浩荡荡也有三辆车,几十条枪,杀气腾腾开到区公馆门口,把门房吓了一跳,咣当一声把大门关了,跌跌撞撞往后跑,一边跑一边哭喊:“老爷,不好了,抄家的来了。”

    区广延正在琢磨怎么呢把家里的丑事遮盖住,忽听有人抄家,顿时一激灵:“镇定,怎么回事?”

    门房说来了一队兵,头前小轿车上还插着小红旗,上面三颗星星,来势汹汹怪吓人的。

    区广延明白了,这是陈子锟来了,那三星小旗就是他的将旗。这位爷今天唱的哪一出,居然带兵冲自己的公馆。

    现在想什么也来不及了,赶紧出门迎接,区公馆大门打开,区广延一身笔挺的中山装,笑盈盈的出来道:“陈部长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陈子锟道:“区主任,贵府很有意思啊,见客人来不招呼也就罢了,怎么把门也关了,难道是我像土匪,还是府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说罢自己先哈哈大笑起来,区广延陪笑道:“陈部长说笑了,下人没见过世面,被您的官威吓到了。”

    陈子锟道:“说到官威,我可比不得你区广延,小孩子打架,居然派卫士去拿人,哼,省党部的卫士,是你的家丁么!”

    区广延汗都下来了,陈子锟果然是来兴师问罪的,这位爷爷可当真惹不起,论官衔,人家是中央部长,论军衔,是现役陆军一级上将,论党务职衔,是中执委委员,中央监察候补委员,哪一个都把自己压得死死的。

    “陈部长,这里面一定有误会,下官派卫士过去,不是拿人,是有别的事情。”

    “哦,什么事情?”

    “陈部长,里面请吧,今天风大。”区广延姿态放的很低,毕恭毕敬。

    陈子锟点点头,带着小北,抱着嫣儿,身后跟着一串副官护兵就进了公馆,卫队依然留在外面。

    一行人来到客厅,分宾主落座,区广延笑道:“陈部长什么时候回的省城,行程我们都不知道啊,还以为您在中央要多耽搁几日才回。”

    陈子锟对党棍历来没有好脾气,呛声道:“让人知道我的行程,方便行刺么?”

    区广延本来想寒暄一下,缓和气氛,哪知道碰了个硬钉子,若是别人他肯定当场发飙,可是陈子锟的官衔实在太大,得罪不起,便打个哈哈,转移话题道:“其实是这样的,这个孩子的母亲勾结飞贼,盗窃财物,人赃并获,被警察抓了去,我寻思孩子是无辜的,无依无靠如何是好,好歹主仆一场,不妨把孩子接来府上,也好给犬子做个伴。”

    陈子锟一拍桌子,眉毛都竖起来了:“你把夏小青抓了?”

    区广延一愣,心说莫非陈子锟和这姓夏的是亲戚,千万千万别这么寸啊。

    小北一听这话,气得小胸膛上下起伏:“你放屁,我娘不是贼!”

    陈子锟懒得和区广延废话,现在重要的是找到夏小青,至于姓区的一家,回头收拾不迟。

    “电话在哪儿,马上给我接通警察厅。”陈子锟喝令道。

    区广延不敢怠慢,亲自拿起电话机,接通了曹副厅长的线路,道:“曹厅,陈部长要和你通话。”然后将话筒双手递过。

    警察厅,曹副厅长有些纳闷,怎么这女飞贼的案子这么重大,连陈部长都过问了,转念一想也能理解,飞贼闹的动静太大,省城人心惶惶,陈部长虽然不当省主席,依然是江东的主宰者,过问一下案子也是情理之中。

    “报告部长,是逮了这么一个人犯,什么,你要提审?对不住您了,不是不是,不是您管不了这事儿,是人犯逃跑,被击毙了。”

    只听电话里传出陈子锟的怒吼:“曹明,老子枪毙你!”然后砰的一下挂上了。

    区广延手足无措的看着陈子锟,听筒里的声音很大,他也听见了人犯被击毙的话,心说老曹办事靠谱,不过效率太快,这回怕是捅了大篓子了,得赶紧想法子把责任往外推才是。

    陈子锟目光有些呆滞,心乱如麻,大悲大喜的刺激让他有些接受不了,本来父子重逢多么喜庆的事情,怎么突然来了一个噩耗,夏小青被击毙了?!他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却又没法欺骗自己,刚才电话里确实是这么说的。

    小北也听见了曹明的话,惊愕的张大了嘴,问道:“我娘怎么了?”

    陈子锟不说话,区广延也不说话,客厅里死一般寂静,连幼小的嫣儿都察觉到一股浓烈的杀气,吓得缩在爸爸怀里不敢动。

    小北二话不说,向区广延猛扑过去,将他撞翻在地,死死掐住他的脖子,泪花翻腾,嚎啕大哭:“娘,娘,你不能走啊。”

    “小北,闪开。”陈子锟将嫣儿交给双喜,硬是把挣扎不已的小北拽开,抽出手枪扳开击锤,瞄准了区广延的大胖脑袋。

    三姨太带着区金宝到客厅来,正好看见这一幕,吓得花容失色,大惊道:“老爷!”

    陈子锟“砰砰砰”连发三枪,都打在区广延脑袋一厘米的位置,地砖被打了三个小洞,青烟袅袅,当爹的和金宝一样,也吓尿了。

    “老匹夫,杀你便宜你了。”陈子锟收了枪,咬牙切齿下令道:“双喜!”

    “有!”

    “调宪兵连,把区公馆给老子抄了!”

    “是!”

    “再调警备旅,把警察厅包围起来,不许放跑一个人!”

    “是!”

    双喜都有些心惊肉跳,暗道大帅这次发飙排场忒大,难不成死掉的这女子,和大帅是老相好?

    ……

    夏小青根本不怕什么警察,她一身本领就算关进监狱也能全身而退,但她没料到的是,区广延竟然为了掩盖家丑而动了杀机。

    两个侦探和三个巡警开着一辆卡车将夏小青拉往城外拘留所,开到城门外护城河边的时候,车抛锚了,警察们围着车头修理,两个便衣侦探将夏小青拉下车,走到河边道:“跪下!”

    夏小青这才知道不妙,可是为时已晚,钢制手铐没那么容易挣脱,身上还有绑绳,两条胳膊绑的死死的动弹不得。

    两个侦探经验很老道,知道这女人身上有功夫,一直保持在安全距离之外,手枪紧贴身体平端在腰间,脸上没有表情。

    “大姐,俺们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到了阴曹地府,冤有头债有主,别找错人了。”一个侦探扳开手枪的保险道。

    夏小青一阵懊悔,早知道在区公馆就动手了,这护城河边荒郊野外的,死了都没人知道,可怜小北,没爹又没娘,以后可怎么办。

    想到儿子,她的力量又来了,正要拼死一搏,忽然寒芒一闪,拿枪的侦探手腕上中了一枚金钱镖,边缘打磨的极为锋利的铜钱深深嵌在腕子上,手枪落地,疼得他直叫唤。

    另一个侦探正要开枪,又是一枚袖箭飞来,洞穿胳膊,夏小青见机迅速逃逸,等巡警们冲过来,已经不见了人影。

    俩侦探觉得丢了面子,没法向上峰交代,私下里一合计,决定谎报军情,就说那女的逃跑,被打死在护城河里,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曹副厅长接报也没当回事,这案子是省党部区主任交办的,办妥就得,细节他才没兴趣管呢。

    于是乎,曹副厅长的一时疏忽给自己惹来了滔天的灾难。

    ……

    平静如常的省城大街,忽然出现大队士兵,乘着卡车拉着警笛招摇过市,直奔区公馆而去,一个连的宪兵将省党部主任区广延的宅子包围起来,门口架起了机关枪。

    与此同时,警备旅的官兵将省警察厅包围,曾蛟大惊,还以为发生了兵变,抓起电话打到警备司令部,才知道是陈子锟下的命令,再问具体原因,对方说不知道。

    紧接着打给省主席阎肃,是秘书接的电话,是阎主席刚接了电话,去处理区公馆的事情了。

    “区公馆发生了什么事?”曾蛟心里一动,猜到这两件事可能有联系。

    “不清楚,好像是被宪兵给抄了。”对方答道。

    曾蛟是陈子锟的亲信,自然没什么可担心的,但架不住下面的害群之马背着他犯事,省党部和省政府历来尿不到一个壶里去,下面有个南京调来的姓曹的副厅长,和区广延沆瀣一气,企图架空自己,曾蛟早想找机会办他了,这回怕是等到了。

    派秘书把曹明叫来当面询问,曹明也是摸不着头脑,说今天区公馆报案,说是抓了女飞贼,自己派了几个人把人押去拘留所,半路上犯人逃跑,被当场击毙,死在护城河里。

    曾蛟道:“来人呐,那他的枪下了,警服扒了。”

    曹明高呼:“我是南京内政部的荐任官,你不能查办我。”

    曾蛟道:“扒衣服摘帽子是第一步,曹老哥,你总是不听兄弟的话,这回怕是大难临头了,脑袋都一定保得住。”

    外面走廊里有人高呼:“陈部长到!”然后是无数双马靴踩踏地板的轰响。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国士无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骁骑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骁骑校并收藏国士无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