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国士无双 > 第二十一章 军分区

第二十一章 军分区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

    林文静忧虑道:“恐怕这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吧,中国人口基数大,受教育程度低,再加上几千年的封建统治,想在短时间施行普选,难度太大。”

    陈子锟道:“那么依照你的看法,什么时候才能进行普选。”

    林文静想了一下道:“起码要一代人的努力,到1960年代差不多就可以了。”

    陈子锟轻笑:“你太小看老百姓的素质了,就连原始氏族社会都能公平选举出族长,现代社会难道不行,在**掌权的区域,已经实现了基层普选,老百姓很看重自己的选票,我亲眼目睹过他们的选举过程,很科学,很公平公开公正,底层劳动人民的生存智慧是很高的,永远不要低估他们,所以关键还是在于掌权者愿不愿意放权。”

    林文静道:“蒋某人是断不会放权的。”

    陈子锟道:“国民党派系众多,桂系李宗仁白崇禧从來就不服老蒋,宋庆龄何香凝这些老资历也对他很有意见,就算是嫡系的何应钦、陈诚也难保不心怀鬼胎,到时候就算他不想放,也得放了。”

    林文静道:“据说清末时期,张之洞临死前要求摄政王载沣善待百姓,载沣却说,不怕,有兵在,如今蒋某人兵权在手,只要是要做困兽之斗的。”

    陈子锟道:“张之洞下面还有一句话,国运尽矣,如果蒋某人敢发动内战,国民党的气数就到头了。”

    林文静点点头:“你呀,又要管外交协调,又要管前线打仗,还要操心国家大事,才四十出头的人,两鬓都白了,可要多注意身体啊。”

    陈子锟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就是个拉洋车的出身,能混到今天不容易,该有的我都有了,也沒什么可遗憾的,下半生就献给我灾难深重的祖国吧,我是沒有力挽狂澜的本事了,可不论是哪个人,哪个组织能把中国往光明道路上带,我陈子锟甘愿生死相随,哪怕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林文静赶紧捂住他的嘴:“别生生死死的挂在嘴上,姣儿才五岁呢。”

    陈子锟道:“老了,小北已经二十多了,再过两年就该结婚生孩子了,咱们就是当爷爷奶奶的人了,对了,算起來赵子铭的媳妇也该有动静了,大海哥在天有灵一定很高兴。”

    ……

    赵子铭此时正在禁闭室里生闷气,特务连在一次伏击中活捉了三个鬼子兵,被他浇上汽油活活烧死了,违反了组织纪律,受到严厉批评,先关一星期的禁闭再说。

    谁也不敢真把赵子铭怎么着,所谓禁闭室就是一间宽敞的谷仓,里面堆着麦草,躺着舒坦的很,到了饭点,警卫员程栓柱还会來送饭。

    “叔,俺支持你,全连弟兄都支持你,俺知道,你这是给俺爹报仇呢。”栓柱红着眼睛说道,他爹程石在不久前在一次战斗中牺牲,赵子铭一直憋着这口气,好不容易活捉几个鬼子,自然要宰了祭奠兄弟在天之灵。

    “沒事,不就宰了三鬼子么,不是事儿,武司令不会把我怎么着的。”赵子铭拍拍栓柱的脑袋,拿起烤红薯啃了一口。

    栓柱道:“听说这事儿已经武司令也压不住,特委已经知道了,要严办你哩。”

    “操,这帮杂碎,有能耐冲日本人使去,就会整自己人。”赵子铭才不在乎,躺在麦草堆上,嘴里叼着一根草棒子,优哉游哉。

    “我听司令部的通信员说,他们要撤你的职务哩。”栓柱道。

    “撤就撤,老子不稀罕。”赵子铭道。

    栓柱收拾东西出门,看到两个军装严整的男子在司令部李参谋的陪同下走來,顿时紧张起來,静静站在一旁。

    李参谋推开门道:“赵连长,起來一下,军分区保卫处的同志有话问你。”

    保卫处的干事皱了皱眉:“你们的禁闭室都沒有锁么。”

    李参谋大大咧咧道:“条件有限啊,再说赵连长只是犯了错误,用不着锁。”

    保卫干事冷冷看了他一眼,转向屋里的赵子铭:“赵子铭,你收拾一下,跟我们走。”

    赵子铭一个鲤鱼打挺跳起來,拍拍衣服:“去哪儿,干什么。”

    “去了你就知道。”另一个干事不耐烦的答道。

    这一刻,赵子铭心中忽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当年苏区政治部保卫处的人就是这样把父亲抓去的,屈辱、愤怒、仇恨、委屈的复杂感情瞬间充斥了他的内心,眼睛一瞪道:“少他妈來这套,老子无罪。”

    保卫干事气得发抖,沒见过这么毫无组织纪律的人,当即怒道:“有沒有罪,是组织决定的,不是你说了算的,你再这样,就把你绑起來。”

    赵子铭道:“你敢绑我,你动老子一下试试。”

    保卫干事腰带上有一支配枪,用红绸子包裹着放在皮套里,这就要掏枪,赵子铭岂能容他动作,一脚踢出去,小干事摔了个四仰八叉,另一人大惊失色,也要拔枪,早被栓柱在背后一闷棍打倒。

    保卫干事气得大叫:“警卫连,快來人,抓反革命,抓叛徒。”

    李参谋急死了:“老赵,你这是干啥。”

    赵子铭气得太阳穴突突跳,冲李参谋一拱手道:“我知道上面有人一直看我不顺眼,这回是要借机整我,我得找叶雪峰把事儿说清楚。”说罢大踏步而去。

    特务连依然是当年抗日救**第十三路的老底子,队伍已经扩充到一个营的规模,但依然是独立连的编制,驻地就在附近,当赵子铭赶过去的时候,司令部警卫营已经赶到,双方正在对峙。

    “谁敢动我的弟兄。”赵子铭大喝一声,走上前來,警卫营的战士都佩服他,一步步向后退。

    关键时刻,叶雪峰赶到现场:“都把枪放下。”

    警卫营战士先放下了枪,特务连的人却依然举着枪,他们都是短枪居多,毛瑟二十响平端着,歪戴帽子敞胸露怀,一副痞子相,军分区保卫处的俩干事气得直抖手:“这是哗变,还有沒有组织纪律性可言。”

    叶雪峰冷着脸道:“两位同志,请不要火上浇油好不好。”

    两人毕竟级别不高,悻悻住了嘴。

    叶雪峰道:“老赵,让同志们把枪放下。”

    赵子铭一摆手,特务连的弟兄们这才放低枪口。

    叶雪峰道:“老赵,你不要误会,组织上不过是进行例行问话,沒有大事。”

    赵子铭道:“妈的,这俩瘪犊子要绑老子,老子打日本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那儿和泥巴玩呢。”

    两位干事怒火万丈,却不得不强压着,真激起哗变,他俩可担不起责任。

    叶雪峰道:“同志们,沒事了,都回去吧,老赵,你要是不放心,我陪你去军分区把事情说清楚。”

    赵子铭想了想,脑子里闪过叶唯挺着肚子的样子,自己就要当爹了,这个节骨眼上可不能闹事,于是点点头道:“好吧。”

    一场危机化解,赵子铭在叶雪峰的陪同下來到军分区政治部,政治部主任姓马,一口湖北话,很热情的接待了他们,详细询问了赵子铭杀俘之事,做了记录之后说:“冒的事,杀的总归是日本鬼子撒,时间不早了,先住下,明天请示司令员之后,就把案子销了。”

    当晚赵子铭就睡在招待所,条件还不错,次日早上见到叶雪峰,发现两眼通红,似乎沒睡好的样子,问他昨晚干啥去,叶雪峰只是疲惫的笑笑,沒说话。

    政治部马主任继续和小赵谈话,他笑眯眯问道:“小赵同志,你似乎还有些问題沒有交代。”

    赵子铭道:“昨天不都说了么,宰了三个鬼子,再沒别的了。”

    “再想想。”马主任点上一支烟,依然笑容满面。

    赵子铭冥思苦想一阵:“实在想不出,沒事我先走了。”

    马主任掐灭烟头:“你想不起來,我给你提个醒,來人呐,把东西拿进來。”

    一个保卫干事提了个网兜进來,里面尽是炼乳、罐头、奶粉、糕点之类的东西。

    赵子铭一推桌子站了起來,太阳穴突突的跳,他沉声质问:“你什么意思。”

    这些营养品都是赵子铭带给叶唯的,竟然出现在马主任这里,说明叶唯也受到了调查,说不定已经被保卫部门羁押了。

    “什么意思,那要问你了。”马主任又点燃一支烟,胸有成竹的看着赵子铭:“坐下。”

    赵子铭恶狠狠瞪着他,慢慢坐下。

    “你有严重的违纪问題,还有重大的经济问題,在军分区多住几天吧,什么时候把事情交代清楚,什么时候走。”马主任道。

    赵子铭冷笑:“要是说不清楚呢。”

    “那就军法审判,开除军籍,坐牢。”

    “**的,别以为说一嘴湖北话老子就不认识你,马家老六,你丫挺的敢动我。”赵子铭一拍桌子又站了起來。

    房门突然打开,两个膀大腰圆的保卫战士冲了进來,扭住了赵子铭的胳膊。

    赵子铭两条胳膊如同铁棍,纹丝不动,忽地发力一震,两个战士撞到了墙上,马主任想跑,被他一把拽了回來,钵盂大的拳头挥起來,雨点一般落下。

    “住手。”门外传來叶雪峰的厉喝,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

    赵子铭松了手,马主任如同烂泥般瘫在地上,一张脸变成了猪头,早已人事不省。

    “姓马的故意整我,丫底子不正,他爹是北京城的恶霸,他也不是好东西,不信你就去访访。”赵子铭面对枪口毫不畏惧,昂然撞开叶雪峰,扬长而去,出门见院子里一匹神骏无比的白马,浑身上下沒有一根杂毛,也不管是谁的,解了缰绳骑了就走。

    马夫在后面追着喊:“停下,那是余司令的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国士无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骁骑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骁骑校并收藏国士无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