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八章 情窦初开

第四十八章 情窦初开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刘媖看到这副阵仗,深深低下了头不敢过去,可是一群女学生起着哄把她推过去,一直來到吉普车边,陈北拿起花束递过去:“送给你。”

    刘媖害羞不敢接,旁边女同学按捺不住帮她接过來,一群女生围在吉普车边叽叽喳喳,男同学们羡慕妒嫉恨,恨不得立刻参加空军,也弄这么一套拉风的行头和吉普车,当上天之骄子。

    陈北戴上墨镜,酷酷地伸出手:“小姐,我可以送你回家么。”

    同学们顿时起哄。

    刘媖说:“我中午不回家,在学校食堂吃饭。”

    陈北道:“我请你吃西餐。”

    不待刘媖答应,女生们就嚷道:“好啊好啊,我们也要一起去。”

    陈北豪爽无比:“ok,都去。”

    吉普车载着四个女生來到省城中央大街上最豪华的大上海西餐厅,玻璃转门,霓虹灯,门口还有戴白手套的侍者,四个女生从來都來过这么高级的场所,战战兢兢的不敢进去,陈北停好吉普车,带着她们大摇大摆的进去,侍者毕恭毕敬帮他们开门,陈北赏了他一张大钞,阔绰的作派让小女生们倾心不已。

    据说大上海西餐厅的邻班是个洋人,侍者们也都精通英语,因为经常出入于此的都是上流社会人士或者驻扎省城郊区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军官什么的,总之这里的档次极高,花销也是一般百姓无法承受的,若在平时,女生们连做梦也不敢进來,今天沾了刘媖的光,也开了一回洋荤。

    见贵客光临,领班亲自接待,陈北一口流利的正宗美国英语当场就把所有人震了,他很霸气的帮女生们点了菜和甜品,又要了一瓶红酒,一打冰镇可口可乐。

    女生们都沒吃过正式西餐,看着刀叉手忙脚乱,侍者在一旁暗自冷笑,陈北瞅见了,将刀叉丢在一旁道:“拿几双筷子來。”

    侍者道:“抱歉,我们这儿是西餐厅,沒有筷子。”

    陈北刷的一声抽出一张美钞:“沒有,就去买。”

    侍者接了钞票,颠颠去了。

    陈北笑道:“我在美国吃饭也不用刀叉,在饮食文化上,西方人落后于我怏怏大中华,筷子是最先进的餐具,别不信,你能用刀叉夹起豆子么。”

    年轻的飞行员幽默风趣,妙语连珠,又不拘泥于各种礼节规矩,这帮小家碧玉被他的魅力折服的五体投地,恨不得当场嫁了。

    陈北忽然拿出一部照相机道:“我给你们拍照吧。”

    这年头,只有照相馆里才有照相机,而且是那种体积庞大,用镁粉发光的,如此小巧玲珑的相机实在稀罕,女生们摆出姿势,陈北啪啪的按动快门,尤其给刘媖多拍了几张。

    吃完了大餐,陈北送她们回学校,刘媖忽然想起沒问他的名字,便道:“飞行员,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陈北道:“你们就叫我神雕吧,这是我在天空中的名字,对了,你们叫什么。”

    几个女生便将各自名字告诉了他。

    晚上刘媖回到家里,父母正在谈论最近省城的新闻,公立医院的一个护士和驻军飞行员谈恋爱,被人家玩弄之后甩了,挺着大肚子投江自尽,一尸两命。

    “这帮飞行员,都是吃美国面包的,生性风流,好端端的女孩子家就不该招惹,现在闹出人命,警察也管不了,做父母的还不伤心死。”刘存仁是老学究式的人物,最看不惯这种事情,唉声叹气,痛心疾首。

    刘媖慌了神,暗道和神雕的交往,绝对不能让家里人知道。

    转眼暑假就到了,神雕再也沒有出现过,为此刘媖还拉着几个要好的女生在学校门口等了好几天,可是那辆吉普车始终沒有出现过。

    刘媖忍不住,悄悄來到郊外机场,可是她只知道一个代号,又怎么找人,门岗士兵似乎早就见惯了这种來找后帐的女子,看她的眼神怪怪的。

    父亲的话回响在耳畔,这帮飞行员都是花花公子,风流成性,或许他只是一时兴起,逗我们这些女学生玩玩而已吧,事到如今,情窦初开的少女也只能这样劝诫自己。

    漫长的暑假结束了,学校开学,刘媖也进入了最后一个学期,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年春季她将考入江东大学,成为刘家第二个女大学生。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从秋天变成了冬天,刘媖身上的白衣蓝裙也变成了阴丹士林蓝布棉裙,十二月初的一天,她背着书包慢慢往家走,梧桐树的叶子落了满地,一片萧瑟,报童在大街上飞奔,嘴里喊着国共于山东激战的新闻。

    忽然一声熟悉的刹车音,一辆吉普车在身畔停下,与夏天不同的是,吉普车的挡风玻璃抬了起來,雨篷遮了起來,相同的是,驾车的依然是英俊潇洒的飞行员,神雕。

    陈北穿一件a2皮夹克,脚蹬皮靴,头戴大檐帽,威风凛凛,嘴里嚼着口香糖,略带痞气的搭讪道:“嘿,小姐,捎你一程吧。”

    刘媖心中一喜,却撅起嘴,抱着书包往前走,嘴里道:“我不认识你。”

    “哎,我是神雕啊,怎么忘了,我请你吃过饭呢。”陈北轻踩油门,跟在后面。

    磨了半天,刘媖才上车,依然摆出气鼓鼓的样子,忽然她看到吉普车风挡上放着一张自己的照片,边缘焦黑,似乎被烧过。

    “怎么回事。”刘媖拿起照片,意识到了什么。

    陈北驾着汽车,语气平缓的说道:“六月底我所属的部队调往北方参战,战斗激烈,每天要飞好几个架次,支援地面作战,解放军,哦,就是以前的八路军和新四军,他们沒有空军,也沒有高射炮,但是他们会用机关枪集中火力对空拦截,我飞行的时候,总把你的照片放在战斗机风挡上,有一次,机关枪打中了我的座机。”

    刘媖紧张无比:“你沒事吧。”

    陈北骄傲的一笑:“当然沒事,我飞回來了,不过飞机座舱着火,要不是我拼死保护,你的照片也要付之一炬。”

    刘媖道:“是我错怪你了,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

    “沒什么……”

    “星期六的晚上七点,我请你看电影,大华电影院,美国片《出水芙蓉》。”陈北不再纠结这个话題,拿出一张电影票递过去。

    刘媖不敢接:“我晚上要在家看英文书。”

    “书放在家里又不会丢,电影不看可就沒了,美国原声的哦,看了等于上三节英语课。”陈北蛊惑道。

    刘媖咬咬嘴唇,下定决心:“好吧,电影院门口见。”

    “我去接你吧。”

    “不用,我自己认路。”刘媖可不敢让家里人知道,自己和空军飞行员交往。

    “这个给你。”陈北递过來一包东西。

    刘媖打开一看,里面都是英文包装的口香糖和巧克力。

    “我不能要,太贵重了。”她说。

    “这有什么,就是一些零食,你不要我扔了。”陈北作势要扔,刘媖赶紧抓住:“好吧,我要。”

    距离胡同口还有一百多米,刘媖就从吉普车上下來了,和陈北道别,匆匆往家赶,进家门一看,三哥刘骁勇正陪父亲说话呢,他一身笔挺军装,中校军衔,倒也威风,不过比起神雕來,总觉得差点意思。

    “小媖,看见你哥,也不打个招呼。”刘存仁呵斥道。

    “三哥好。”刘媖赶紧问候,低头道:“沒别的事我回屋看书了。”

    “小妹,我给你带了糖。”刘骁勇最疼这个妹妹,还把她当小孩子看,带了一包米花糖给她。

    “谢谢三哥。”刘媖拿着米花糖进屋了。

    刘骁勇道:“爹,小妹的学业怎么样。”

    刘存仁道:“明年看吧,能考上大学就上,考不上就找个人家嫁了,你大姐都四十岁的人了,到现在不结婚,不清不楚的,愁死个人,你也是,快三十岁的人了也沒动静,老刘家要绝后啊。”

    刘骁勇道:“爹,你别急啊,再过两年我就考虑。”

    刘存仁道:“算了,你军务繁忙,眼下又是多事之秋,江北战事如何。”

    刘骁勇道:“解放军江北纵队,那是老对手了,**虽然武器精良,又有空军助战,但屡战屡败,处于下风,不知什么时候,就该派我们交警总队上阵了。”

    刘存仁哀叹:“国家不幸啊,打我记事起,这战乱就沒断过,八国联军,军阀混战,日本人,现在又是国共两党在打,中国什么时候才能不打仗,不死人啊。”

    刘骁勇道:“看这个形势,党国的气数沒几年了。”

    刘存仁吓一跳:“这话也就是在家里说说,外面可不敢胡言乱语。”

    父子俩在堂屋讨论国家大事,刘媖躺在闺房里浮想联翩,神雕竟然把自己的照片放在战斗机里,说明他心里有我啊,不对,既然有我,出去几个月就不会写封信,又一想,或许军营里不让写信,抑或是信件被学校门房扣了,胡思乱想了一番,不知不觉睡着了。

    到了星期天,早早吃了晚饭,刘媖拿了一本英语书说:“爹,我和同学说好了去她家温习功课。”

    刘存仁不疑有诈,道:“早点回來,外面冷。”

    刘媖戴了顶很可爱的绒线帽子,围了一条长长的白围巾,蹦蹦跳跳出门了,英语书里夹着电影票,來到大华电影院门口,早已人潮涌动,出水芙蓉的大幅海报张贴在墙上,霓虹灯闪着光芒,热闹非常。

    七点半的电影就要开场了,可是神雕还沒出现,刘媖有些着急,又不想一个人进去看,就在门口苦等,等到电影结束,下一场开始,依然沒见到人影。

    十点钟了,电影院外已经沒多少人了,冷风吹过,枯叶乱飞,刘媖在屋檐下瑟瑟发抖,撅着嘴心里痛骂神雕,又放我鸽子,转念一想,不会有紧急任务吧,算了,不等了,回家。

    路灯惨白,大街空旷,远处传來肆无忌惮的笑声,几个人高马大的美国兵拎着酒瓶子,摇摇晃晃的走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国士无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骁骑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骁骑校并收藏国士无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