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国士无双 > 第五章 航校教官

第五章 航校教官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陈北的右边裤管空荡荡的,沒有腿,他成了瘸子。

    他身上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干部制服,绿色棉平布上衣,蓝裤子,大檐帽,这身军服虽然合体,但穿在前**王牌飞官身上总显得有些拘谨和寒酸。

    陈嫣和哥哥感情最好,眼泪夺眶而出,帅气潇洒的小北哥哥怎么成了这幅样子,她情不自禁要冲上去,却被母亲拉住。

    机场上鼓乐齐鸣,一致军乐队奏响乐曲,稀薄的音乐被寒风吹的变了调,两个穿列宁装的年共青团员上前将手中的纸花献给陈北,陈北接了花,敬了个礼,这才拄着拐杖下來。

    驻江东空军某部首长支持欢迎仪式,数百名干部战士在会场端坐,省主席陈子锟,省委书记郑杰夫以及相关领导坐在主席台上,司仪介绍了驾机起义归來的英雄陈北,他起立向台下敬礼,雷鸣般的掌声响起。

    首长让陈北发表讲话,讲讲自己的思想历程,是如何做出决断投奔光明,与国民党反动派一刀两断的,又是如何与敌人斗智斗勇,保住飞机,安全降落的。

    陈北这一点沒有继承父亲的优点,他不善演讲,面对麦克风沉默了一阵,一个字也说不出來,礼堂内静悄悄的,鸦雀无声。

    首长有些尴尬,正要自己讲两句,陈北忽然说话了:“其实,我就是想家了……”

    空军方面的政工干部使了个眼色,将话筒拿了过來:“是亲人的感召让陈北同志毅然起义,国民党反动派盘踞台湾,负隅顽抗,使多少骨肉分离,亲人不能相见,我们身为人民空军,要坚决解放台湾,打倒国民党反动派。”

    下面千余名空军战士一起振臂高呼:“坚决解放台湾,打倒国民党反动派。”

    政工干部又喊:“向陈北同志学习。”

    战士们也跟着喊:“向陈北同志学习。”

    气氛热烈起來,部队首长和地方领导也轮番讲话,关于陈北受伤一事是这样的解释,在海面战斗中,陈北同志英勇机智的同敌人展开博斗,在击伤一架敌机后不幸遭到偷袭,腿部中弹,最后在我军战机驰援下胜利返航。

    欢迎大会胜利结束,陈北被分配到新成立的江东航校担任正营级教官,离家近,方便照顾,组织上还破例分配给他一辆吉普车和一个司机。

    忙完了这些,陈北终于回到阔别已久的家里,母亲夏小青等在门口,看到儿子空荡荡的裤管,努力忍住眼泪上前搀扶。

    “娘,我自己能走。”陈北婉拒,拄着拐杖上台阶,他的右小腿截肢,走路很慢,拐杖铁头敲击在大理石地面上,如同敲在每个人心头。

    來到客厅,都是自家人了,陈北才说出真相,腿伤是被高射炮误伤,嫣儿问了当时的情况,痛心疾首:“根本不用截肢的,这帮庸医。”

    陈北凄然一笑:“不怪他们,福建那边医疗条件不好,伤兵都是截肢处理。”

    夏小青抹起眼泪,姚依蕾等人也陪着掉泪。

    陈子锟道:“不管怎么说,一家团圆就好,你们都回去睡觉吧,小北你到我书房來一下。”说着倒背手自顾自先走了。

    陈北拿起拐杖,艰难的跟过去,沒人搀扶他,因为大家都知道小北是最要强的。

    來到书房,陈子锟仔细询问了儿子驾机起义的经过和所有细节,完了才长叹一声:“不应该啊……”

    陈北道:“父亲,难道我做的不对么。”

    陈子锟道:“投奔这边未必是错,留在那边未必是对,塞翁失马焉知祸福,总之既然走到这一步,说什么都迟了。”

    谈话到此结束,父子俩各自回去休息,陈北躺在床上辗转难眠的时候,他的父母也沒有睡着,夏小青说孩子不小了,该找个媳妇了,陈子锟说好,现在就开始帮他物色吧。

    接下來的日子里,陈北意志消沉,请假不去上班,每日在家枯坐,酒柜里的洋酒每天都喝光一两瓶。

    家里说要给他介绍对象,被陈北一口回绝,想当年玉树临风万人迷的飞行员帅哥怎能沦落到如此地步,找老婆还要家里安排,他非常坚决,夏小青也只得放弃。

    已经在省委实习的刘媖曾來过一次探望陈北,他避而不见,据说刘媖回家之后哭了很久。

    直到有一天,北京空运來一条航空铝合金精心打造的假肢,是周总理亲自安排能工巧匠做成,上部有皮质套筒可以套在膝盖上,轻巧坚固,陈北在护士的协助下安上假肢,慢慢站了起來。

    陈北从小练武,平衡性极佳,开始几步还要扶着墙,后來干脆自己独立行走,虽然走得很慢,但很稳健,裤子盖在假肢上,脚下是皮鞋,看起來竟然和正常人一样。

    能走路了,陈北的精神和信心都在慢慢恢复,每天坚持锻炼,从慢步行走爬楼梯开始,到后來竟然能慢跑了,也能骑脚踏车,开汽车了。

    陈北终于销假,前往江东航校上班,他要重返蓝天。

    江东航校就是以前的国民党空军基地,陈北对这儿的一草一木都熟悉无比,看到跑道上的几架日式旧飞机,他更是恨不得立刻坐进去,翱翔碧空。

    航校的校长姓江,是个老八路,见到陈北來上班,他非常热情,拉着陈北的手说欢迎欢迎,航校急需人才,尤其是你这样的王牌飞行员。

    陈北表示可以立刻投入到工作中去,江校长带他到处转了转,了解一下航校的基本情况,教员主要是东北航校出身的一些老革命,日本教官带出來的苗子,地勤和机械师是留用的国民党空军居多,学员则是从陆军中抽调的政治过硬身体素质扎实的小伙子。

    江校长如数家珍,陈北却不以为然,航校透着浓浓一股日式风格,让他这个飞虎队出身的王牌飞行员感到很不屑,而那些飞行员的层次更让他摇头,**飞官都是大学生出身,英语流利,天之骄子,而眼前这些预备飞行员,简直就是土里刨出來的山药蛋,连识字的都不多,一切要从最基础开始教育。

    “陈北同志,听说你是美国留学生,学问大的很,你就给他们当个文化教员吧。”江校长笑眯眯的说。

    陈北当即拒绝:“我飞机开得好,还是当飞行教官吧。”

    江校长道:“咱们是初级航校,目前沒有飞行科目。”

    陈北道:“那让我飞一下总行吧,保证不把飞机搞坏。”

    江校长道:“那是兄弟部队转场的飞机,咱们航校无权动用,再说了,陈北同志你是老飞行员了,何必和新战士争这点汽油用,咱们国家底子薄啊,航空汽油用一桶少一桶”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陈北也只能服从,乖乖当他的文化教员去了。

    ……已经是1950年了,全国大部分区域得以解放,西藏和东南沿海一些岛屿的解放也指日可待,土改工作如火如荼的进行。

    军队的改编也在进行之中,陈子锟的嫡系老部队已经整编为解放军,一些年龄偏大,不适合担任一线指挥工作的老军官被遣散,像陈寿、盖龙泉这样的军头统统下台,既沒权也沒钱,只能每日來枫林路官邸打秋风。

    陈子锟身为省主席,工资还是很高的,每月另有五千元特别费,再加上家底子厚,照顾一下这些老友也还沒什么压力。

    可是几千上万名旧军官、旧警官、旧官吏的吃饭问題,陈子锟却无能为力,国家旧貌换新颜,裁撤大量国民党留用人员,同时经济工作还沒跟上,有工作的人尚且吃不饱肚子,何况这些沒职业的人员。

    陈寿满腹牢骚,他瞅个沒人的机会对陈子锟说:“老弟兄们都吃不上饭快饿死了,早知道这样就不投共了,实在不行咱回去当土匪去,我还藏着一千条枪呢。”

    陈子锟正色道:“胡说些什么,赶紧把枪缴了。”

    陈寿道:“枪是命根子啊,交老婆都不能交枪。”

    陈子锟道:“你糊涂,你以为一千条枪能派上用场,老蒋有八百万条枪都打败了,还差你这一千条,你藏这些枪支弹药,唯一的作用就是把咱们都折进去。”

    陈寿讪讪道:“好吧,我交。”

    一千条埋在地下的美式步枪被起出,都用黄油封着枪机,外面是防水帆布和木箱子,估计藏个十年二十年不会坏,这些武器交到省军区之后,陈子锟写信给中央,请求拨款拨粮予以救助失业人员。

    省委根据中央精神,从产粮区调了五十万斤小麦,赈济这些失业人员,并且沒有就私藏枪支事件处理任何人。

    双喜的老婆终于生了,此前怀过一胎沒保住,所以这个格外宠爱,是个体质不太好的男孩子,病怏怏的头上几根黄毛,像个癞皮小猴子。

    满月酒的时候,陈子锟送了很重的礼,双喜四十多岁才有这个儿子,那真是抱在手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当爹的请老长官为儿子取名字,陈子锟想了想说,就说陈忠吧,忠于国家,忠于民族。

    陈寿和双喜都说这名字好。

    “更要忠于党哩。”双喜兴奋地说,却沒想到一语成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国士无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骁骑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骁骑校并收藏国士无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