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国士无双 > 第十二章 北风号

第十二章 北风号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镇反工作告一段落,虽然还在陆续处决反革命,但在宣传力度上沒以前那么大了,大家慢慢都放心了,这一波运动基本上算是熬过去了。

    朝鲜战争还在进行,志愿军和美帝国主义为首的所谓联合**在朝鲜厮杀血战,全国人民都倾力支援,江北机械厂加班加点生产武器弹药供应前方,主要是日式六点五子弹和德式七九步机弹,以及驳壳枪七六三口径子弹,不过听说这种子弹是用在苏式转盘冲锋枪上的,那玩意七十一发弹鼓,打起來泼风一般,美帝听见音儿就丧胆了。

    前方时常下來战斗英模作报告,学校工厂企事业单位开大会听演讲,英模们讲美帝如何怯懦胆小,丑态百出,我军如何英勇作战,克敌制胜,他们说美国兵都是少爷兵,朝鲜冬天冷,这帮贪生怕死的家伙就躲在鸭绒睡袋里用鞋带子绑在扳机上开火,机关枪漫无目的的一打就是一个晚上。

    台下一片哄堂大笑,但也有些人笑不出來,刘骁勇就是其中之一。

    刘副师长是1937年的江东陆军官校毕业生,正经科班出身,参加过淞沪战役,对战争的认识很深刻,打仗打得就是后勤,美军普通士兵都有鸭绒睡袋,机关枪整夜的开火也不怕浪费子弹,这说明什么,美帝的物质实力大的惊人啊。

    我军高级将领都未必见过鸭绒睡袋,普通干部战士更别说,穿着空心薄棉袄和单鞋就上了冰天雪地的战场,渴了吃雪,饿了吃炒面,战争的艰苦和惨烈,远超解放战争。

    高层对于朝鲜战场上的情况还是比较清楚的,不用看内参,光看撤下來的伤兵就知道,大部分都是非战斗减员,冻伤的居多,也有不少炸断胳膊腿的,都是沒见过敌人就被飞机轰炸放翻了。

    陈子锟深知,沒有制空权,步兵就是案板上的肉,志愿军要付出多大的牺牲才能和美军抗衡啊,内部消息称,**的儿子岸英就死于空袭,志愿军司令部都沒有安全可言,一线士兵可想而知。

    要想减少伤亡,必须让空军发挥战斗力,夺取制空权。

    新中国还沒有能力生产战斗机,二战以后,螺旋桨战机已经落后,取而代之的是喷气式飞机,苏联的米格十五在性能上非常优越,堪与美军对抗,就是价钱太贵装备不起。

    陈子锟在江东发起一个捐献飞机的行动,组织民间义卖,义演,谁捐的钱多,就以谁的名字命名飞机。

    省委积极响应,搞了一个省直机关工作人员及其家属的募捐大会,在省委礼堂举行,党政军班子高级首长都到会,郑泽如和潘欣伉俪首先登台,捐出一个月的工资,以及毛毯一床,皮大衣一件,获得满堂掌声。

    党的高级干部们两袖清风,拿不出太多的金钱,但他们的表率作用不可低估,以陈子锟为代表的起义人员以及留用人员,纷纷捐钱捐物,自然是陈子锟捐得最多,五千元人民币巨款,万国牌飞行员手表一枚,皮夹克三件,呢料十匹。

    陈寿、盖龙泉、阎肃、王三柳等人也都捐了不少财物,这是向组织表忠心的大好机会,谁也不会落后,但也不敢捐太多,显得自己太有钱可不是好事。

    台上的钱物越來越多,但总额距离一架飞机还远远不够,正当募捐大会快要结束的时候,夏小青出现在会场门口。

    她提了一个皮箱,很吃力的样子,皮箱很坚固,四角包铜皮,坠的她肩膀都歪了,两个有眼色的勤务兵跑上去帮忙,帮夏小青将皮箱抬到了台上。

    “她要干什么。”坐在前排的陈子锟低声问姚依蕾。

    “我也不晓得。”姚依蕾道,她刚才捐了一些金银首饰,数量不是很大。

    夏小青在众目睽睽之下打开了皮箱,聚光灯照射过來,所有人的眼睛都花了。

    箱子里是各种金砖金条金锭子,初步目测,起码上千两黄金。

    “这笔黄金,我替我弟弟捐给国家,一共是一千一百二十八两。”夏小青平静的说道。

    台下一片寂静,他们本以为这些黄金是陈子锟家里的,沒想到另有高人。

    “我弟弟,叫燕青羽,是党在隐蔽战线上的战士,直接向周总理负责,就在解放前夜,他牺牲在特务枪下,这些黄金是他早年演电影的时候积攒下來的,委托我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捐给国家,我想,现在这个机会來了。”

    雷鸣般的掌声响起,久久不能平息。

    省直机关募捐大会圆满结束,募集到了价值二十万元人民币的黄金、有价证券、实物等,其中夏小青的捐款占到决定性比例,财政厅和空军方面來到枫林路陈公馆,征求夏小青的意见,如何给飞机命名。

    夏小青说,我弟弟已经走了,他一贯低调,不会想用自己的名字命名飞机,他最疼外甥小北,我想用小北的名字命名更合适。

    空军的同志做过调查,知道夏小青和陈子锟的儿子是空军正营级干部,著名的起义英雄,现在东北战场执行任务,用他的名字命名再合适不过了,在宣传工作上也大有文章可做。

    于是,这架还沒购买的战斗机就被命名为“北风”号,是陈北在人民空军的代号,而战争是在遥远的北方进行,所以用这个名字很有意义。

    航校附属的器材厂用铁皮和木头造了一架等比例的飞机模型,涂成银白色,机身上是人民空军的标志,还有两个红色的大字:“北风”。

    模型披红挂彩,群众敲锣打鼓,用一辆卡车拉着游行,省城群众沸腾了,这可是咱江东捐的驱逐机,每个老百姓都觉得脸上有光。

    老百姓对飞机不了解,看到这么一架怪模怪样的战斗机,七嘴八舌的议论起來。

    “这一定是美国的野马驱逐机,全世界最先进的,我听人说翅膀下有八挺机关枪,能挂五百斤炸弹哩。”

    “切,拉倒吧,这是苏联造的驱逐机,比美国佬的厉害十倍都不止,翅膀下装的是大炮,能挂一千斤炸弹。”

    飞机模型在省城大街上绕了三圈,拉到库房里存起來,捐献的资金则汇缴中央,用于购买苏联的新型喷气式战斗机米格十五。

    ……

    东北某机场,一架架银色战鹰停在跑道上,金发碧眼的飞行员三五成群的走过,他们是秘密参战的苏联空军,平时穿朝鲜人民军或者志愿军的军装,不带任何军衔标识,吃面包黄油牛肉罐头,住单独宿舍。

    陈北调到北方以后,依然沒有机会开飞机,空军新成立不久,专业技术人员的來源主要有三块,第一是东北老航校留用日籍教官教出來的学生,这一帮人是日系范儿;第二是起义、留用的原国民党空军,这帮人都是受的美式教育,不自觉的残留着西方资产阶级那一套,第三是接受苏式训练的新入伍飞行员,年纪轻,身体素质扎实,政治素质过硬。

    陈北自然属于第二帮,也是最不受待见的一帮人,东北老航校的人是老革命出身,已经占据中高层位置,新人们是苏联教官的学生,开的是喷气式米格机,穿的是苏式的飞行夹克,天之骄子一般,最受领导宠爱。

    空战已经进入喷气式时代,早年开螺旋桨战斗机的经验完全用不上,所以陈北的一身本领沒有用武之地,只能继续当他的理论教员,虽然他是营级干部,起义英雄,但并不受学员们的尊敬,因为他脾气暴躁,喜欢骂学员,作风又不好,喜欢喝酒抽烟,更令人厌恶的是资本主义习性不改,穿美式夹克,戴墨镜,打扮的和美军飞行员一样。

    就连领导也不喜欢陈北,但鉴于他的身份比较特殊,是著名起义将领陈子锟的儿子,又为革命瘸了一条腿,所以平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犯大错就随他去了。

    直到有一天,陈北闯了一个弥天大祸。

    老毛子飞行员作风彪悍,生活上也比较散漫,离不开白酒、香烟和女人,在他们俄国当地还好说,卫国战争后遍地都是寡妇,随便就能找个女人泄泄火,可是在中国却很难找到女人,新中国取缔了娼妓,良家百姓传统的很,再说老毛子在东北的名声一贯极坏,谁也不敢搭理这帮俄国飞行员。

    飞行员们的邪火得不到释放,整天憋着,这一憋就憋出事儿來了。

    有个名叫瓦西里的苏联空军大尉飞行员,喝醉了酒企图**组织上配给他们的女翻译尼娜,东北大学俄语系毕业的一个姑娘。

    尼娜本身就是二毛子,娘是中国人,爹是哈尔滨做红肠的白俄,她身段苗条活泼开朗,头发略带一些红色,洋气十足,空军基地的小伙子们都喜欢她。

    恰巧这事儿被陈北遇到,他也正憋了一肚子的怨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扑上去和瓦西里大尉打成一团,这老毛子的身体素质真不是盖得,虽然瓦西里个头不高,只有一米七,但无比强壮,一巴掌宽护心毛,大冬天睡在野地里都不带感冒的,精虫上脑,酒精熏心,战斗力暴增。

    陈北个高,贴身缠斗反而发挥不出优势,再加上一条腿发挥不了作用,被瓦西里按着打,重拳一个劲往脸上招呼,女翻译吓得捂着脸尖叫,反而刺激了瓦西里的野性,他狠狠又打了两拳,陈北头一歪晕了过去。

    瓦西里歪歪扭扭爬起來,踉跄着向女翻译走去,忽然觉得脑袋遭到猛击,扭头一看,陈北手里拿着铝合金假肢正冷冷看着他。

    轰隆一声,瓦西里倒在了地上。

    瓦西里沒死,只是被打成了脑震荡,他都脑震荡了,自然沒能耐去**女翻译,所以罪名也不成立,苏联老大哥千里迢迢來支援我们的抗美援朝事业,这个事儿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

    但是瓦西里的缺勤却引发了另一件事,飞行员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瓦西里次日沒法出勤执行任务,临时换了一个经验不丰富的中国飞行员,结果遭遇美军拦截,我方损失惨重,米格走廊出现漏洞,又导致地面一支运输车队遭受空袭打击,几十卡车的弹药被炸毁。

    高层震怒,本來要严厉处理陈北,可瓦西里却帮陈北求了情,这才免了死罪,但活罪难逃,强制退伍,打回原籍。

    陈北临走的时候,瓦西里和女翻译尼娜來送他,两人已经经组织批准正式谈起了恋爱,手挽手亲密的很。

    “陈北,对不起,是我害了你。”瓦西里大尉真诚向他道歉,递过來一枚红星勋章,这是他在卫国战争中获取的荣誉。

    陈北也是性情中人,接了勋章,脱下身上的美式a2飞行夹克回赠瓦西里。

    “再见朋友。”两人拥抱告别。

    陈北走了,背着行囊,拖着假肢走在机场外空旷的道路上,步履沉重而蹒跚。

    尼娜站在原地,久久凝望陈北的背影。

    “亲爱的,想什么呢。”瓦西里将尼娜揽进怀里问道。

    尼娜微微挣扎了一下,道:“我觉得他好像一匹老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国士无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骁骑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骁骑校并收藏国士无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