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国士无双 > 第二十章 死城

第二十章 死城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陈北最终还是屈服了,和马春花在北泰市中心的美芳照相馆拍了一张结婚照,他穿着中山装,马春花穿列宁装,两人并排坐着,听着照相师傅的指挥。

    “靠近一点,再近一点,男同志别躲啊,带点笑容,自然点,对。”砰的一声,照相机冒出一团火光,师傅的头从黑布下面钻出來,喜笑颜开:“照好了,后天來拿相片。”

    出了照相馆,陈北也不搭理马春花,自顾自走在前面,马春花跟在后面,洋洋自得,道:“厂里已经批准了,国庆节给咱一个月的假,是上北京转转,还是去省城转转,你拿主意。”

    陈北不耐烦道:“随便。”

    马春花喜滋滋道:“那就都去,我长这么大还沒去过北京,看过**哩,省城也得去,见见你家人。”

    陈北早就走远了。

    “哎,等等我。”马春花撒腿追过去。

    机械公司党委对陈北和马春花的婚事非常热心,工会妇联团委都伸出援手,帮他们布置婚房和婚礼现场,此前陈北是住在江湾别墅,那是陈家的产业,不是他私人的房子,而马春花住的是单身宿舍,现在俩人结婚了,组织上肯定要分配住房。

    机械公司在三十年代盖了一些独栋小别墅给洋人工程师居住,后來这些房子一半被政府收了,作为地委高级干部的家属楼,一半依然给机械公司当干部楼,马春花虽然级别不够高,但她是劳动模范,省人大代表,陈北又是起义英雄,因公致残,按照相关政策可以给予特殊待遇,分配一座两层小楼。

    结婚这天,來了很多客人,陈家方面來的是夏小青和陈嫣,马家沒亲戚,公司党委领导权当家长,杨树根听说马春花竟然嫁给陈北,也从乡下赶來祝贺,另外还來了一拨客人,是炼铁厂的一群青年工人,他们用废铁做了一件很别致的工艺品送來当贺礼,赢得了大家的掌声。

    地委、地区行署相关领导也送了一些小礼品,社会主义建设正处于起步阶段,物质水平较差,婚礼办的很朴素,厂食堂办了二十桌流水席招待客人们,一方面是婚宴,一方面当成国庆节的会餐了。

    婚礼上陈北喝的酩酊大醉,不省人事,大伙儿都笑着说:“新郎官是太高兴了。”

    一些亲朋帮着把陈北抬回了家,杨树根也在其中,他看到厂里分给陈北的住宅竟然是一栋小洋楼,不禁暗暗吃惊,陈嫣和一起回家,感谢了杨树根等人,给他们发了喜糖和喜烟,糖是上海奶糖,烟是中华烟,都是平时见不着的高档货。

    新房在二楼,众人要帮着把陈北架上去,马春花却说不要,抓起陈北抗在肩上,蹬蹬蹬就上了楼,看的大家目瞪口呆。

    新郎醉酒,新房也沒法闹,亲朋了随便闲聊两句,各自归去。

    杨树根來到麦平麦主任家里唠嗑,他忿忿不平道:“咱们打江山流血流汗,有些资产阶级余孽,解放前作威作福,解放后还骑在人民头上,住的比别人好,吃的比别人好,还有天理么。”

    麦平语重心长的说:“小杨你放心,陈子锟就是个墙头草,投机家,党对这种人一直是警惕的,只不过建国初期需要这样的人罢了,等时机成熟,这种人是不会继续留在领导岗位上的。”

    杨树根道:“麦主任,听你一席谈,胜读十年书,我是豁然开朗啊。”

    麦平道:“想扳倒陈子锟,最好的办法是从他的身边人下手,你和陈北不是发小么,注意他的言谈举止,有什么反革命的倾向立刻报告。”

    杨树根迟疑了一下,道:“好吧,我会注意观察的。”

    ……

    晚上,陈北吐的一塌糊涂,新房里充斥着呕吐物恶心的味道,大红缎子被面也脏了,地板也脏了,马春花打扫收拾,任劳任怨。

    次日清晨,两口子下楼,马春花精神很好,陈北依然醉眼惺忪,吃喝完毕,收拾行李先去省城。

    一家人前往火车站,陈嫣买的是软席坐票,车厢里空荡荡的沒几个人,而硬座车厢却人满为患,马春花一问才知道,软席票价比硬座贵了许多,只不过是座位上蒙了一层海绵和软布而已。

    “婆家的人果然会享受。”马春花暗想。

    一路上,陈北沒和马春花说一句话。

    火车到了省城,陈家的工作人员前來接站,一辆小号段的美式大轿车直接停在月台上,下了火车就上汽车,而那些背着大包袱小行李的旅客则拥挤走向出站口。

    “这是省府的专车么。”马春花问道。

    司机帮他们拎着行李,笑道:“也是也不是,本來这辆车是陈主席的私家专车,解放后献给省政府公用,平时汽油钱都是主席工资里出的。”

    马春花点点头,看來自家公公倒是个大公无私的人。

    汽车开到枫林路官邸,马春花被宏伟建筑的气派彻底震慑住了:“我的天啊,就是皇上的宫殿也不过如此吧。”

    枫林路是一条宽敞的柏油路,两旁是铁艺路灯和行道树,一栋栋洋楼坐落在绿茵中,陈公馆是其中最大的一座,黑色大铁门庄严无比,门口虽然沒有卫兵,但光气势就能镇住一般老百姓。

    打开铁门,是极开阔的院子,是游泳池,有草坪和网球场,汽车一直开到门口,厚重的橡木大门打开,里面是富丽堂皇的大厅,地毯、水晶吊灯、欧式沙发和茶几,一切都像电影里那样豪华奢侈,马春花揉揉眼睛,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

    陈家全体成员都在,欢迎儿媳妇马春花,陈北板着脸一一介绍,马春花发现,除了公公穿中山装之外,家里其他人都穿着绫罗绸缎,西装革履,头发和鞋子锃亮,和这样的人在一起,真不自在。

    不过家里人的态度都挺好,对马春花很热情,陈嫣说嫂子我给你预备了几件衣服,跟我上楼去试试吧。

    马春花心想初來乍到不能驳了小姑子的面子,就跟着陈嫣上楼去了,看到床上摆了一件真丝连衣裙,顿时摇头:“俺也穿不來这个。”

    陈嫣道:“我哥喜欢这个调调哦。”

    马春花一咬牙:“好,我穿。”

    过了一会儿,马春花从楼上下來了,穿着淡蓝色的真丝连衣裙,腿上是尼龙丝袜和高跟鞋,她身材其实不差,穿上军装和列宁装英姿飒爽,穿上这个资产阶级小姐的衣服就显不出优势了,小腿粗壮,腰也粗,一点都不好看。

    陈北恨不得把头埋进裤裆里,娶了这么个老婆,让他沒脸见人。

    陈子锟道:“好了,开饭。”

    一家人进入餐厅,保姆端上饭菜酒水,几天为了招待儿媳妇首次上门,饭菜很丰盛,还开了一瓶法国红酒。

    餐厅的桌椅都是欧式的,座椅很宽大,上面覆着真皮,马春花坐上去,顺势就蹬了鞋,盘了腿,大家面面相觑,依然沒人说什么。

    陈子锟端起酒杯:“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春花多帮助帮助陈北,他思想比较落后,在工作上也不积极,我们做父母的鞭长莫及,就靠你了。”

    马春花心说公公说话水平就是高,也举起酒杯:“我一定尽力帮助陈北,从生活上,工作上,全方位的,无微不至的帮助他。”

    众人举杯,喝酒,马春花喝了一口红酒,差点吐出來:“这什么酒,又苦又酸真难喝。”

    陈北放下筷子道:“这是波尔多的红酒,价值不菲,在我家酒窖里藏了起码二十年,你不懂就别乱说。”

    马春花脸发烫,她一推酒杯道:“俺是乡下人,沒喝过高级东西,咋了,瞧不起泥腿子,泥腿子解放了全中国,打败了美帝国主义。”

    姚依蕾赶紧插话:“是我不对,沒考虑到春花的口味,來人呐,换酒。”

    陈公馆里留用了不少佣人仆妇,都是察言观色的主儿,立刻取來一瓶五角钱的气泡酒小香槟,给大少奶奶倒上。

    这回马春花很开心:“这酒真好喝,甜丝丝的还带气儿。”

    大家都很无言。

    吃饭的时候,马春花筷子飞舞,吃的比谁都快,嘴里吧唧吧唧响亮无比,陈北多次停下筷子,皱着眉头看他,马春花沒事人一样:“你也吃啊,咋不吃了。”

    陈北一丢筷子:“我吃饱了。”愤然离席。

    家里人却不在意这些,要知道儿媳妇肚里可怀着陈家的后代呢,姚依蕾和夏小青一左一右给马春花夹菜:“春花,多吃点,多吃点。”

    马春花满腮都是肉,咕哝道:“你们也吃。”

    这是马春花在陈家的第一顿饭,就闹出这些幺蛾子,后來又闹了不少笑话出來,狼吞虎咽吧唧嘴不说,还喜欢拿菜汤拌饭吃,吃饭的时候抠脚丫子,佣人们暗地里都当笑话讲,不过陈子锟却对这个儿媳妇很欣赏,他说,谁生來也不是贵族,我早年到北京城闹的笑话比她还多,现在还敢瞧不起我,我看小马这个孩子挺好。

    在省城住了几天,陈北和马春花坐民航飞机前往北京旅游。

    这是马春花第一次坐飞机,兴奋莫名,大呼小叫,陈北板着脸装作不认识她,后來忍不住说:“你能不能消停点,这有什么稀奇的。”

    马春花说:“这么大的飞机还不够稀奇的,咱国家真厉害,都能造大飞机了。”

    陈北道:“这不是国产的,这是美造c47运输机,以前我们家就有一架差不多类型的。”

    马春花瞪大了眼睛:“咱家还有飞机。”

    陈北道:“不是咱家,是我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国士无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骁骑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骁骑校并收藏国士无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