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国士无双 > 第六十三章 香港奇迹

第六十三章 香港奇迹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道惨白的闪电照亮夜空,瓢泼大雨说下就下,豆大的雨点砸在海面上,看着共同在盐湖农场渡过十年劳改岁月的老朋友渐渐沉入大海,萧郎沒有流泪,甚至沒有难过,他扭转身坚强的划着水,柳优晋临死前抛过來的土造救生圈增加了他的浮力,波涛汹涌,边防军的巡逻机帆船返航了,远处一盏孤灯,是陆地,是香港,是自由。

    两小时后,精疲力竭的萧郎终于登上英国殖民地的领土,香港新界元朗。

    与他一同下海的二十五名偷渡客只剩下他一个人,其他的不是淹死在暴风雨中,就是被边防军打死。

    全身湿透,又冷又饿,身无分文,萧郎坐在烂泥地上喘着粗气,将身上的救生设备摘下,只留下一个乒乓球塞在怀里,踉跄着向内陆走去。

    ……三个月后,香港九龙一处建筑工地,身穿帆布工作服的萧郎正在搬砖,冬天的香港气温也比内地高许多,重体力劳动下的他汗流浃背,年纪不饶人,搬了几趟砖就直喘粗气,毕竟已经五十六岁了,老了。

    但从事低级建筑工是他能找到最好的工作了,一个月一百二十港币,能吃饱饭,还有工棚住,如果省着点花,还能到附近街上找个小姐放松一下,大街小巷,灯红酒绿,靡靡之音不绝于耳,令人想到解放前的上海。

    搬砖苦力们大多是逃港内地人,不会粤语,人生地不熟,便于管理,用工成本较低,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基本沒有娱乐生活,即便如此,每个人都很快活,因为能吃饱饭,甚至还有结余给内地的亲属汇款。

    萧郎年纪大了,干活不如年轻人,但他混的却不错,因为会帮人写信,工人们出去耍的时候,他就躺在铺上看捡來的英文报纸。

    工地建的是商铺楼,设计为三层,监工是本地人,工程师是个鬼佬,每天戴着安全帽到处指指点点,煞有介事,对这些工人他正眼都不看。

    有一天,一辆白色劳斯莱斯小轿车驶到工地附近,下來几个西装革履的香港人,礼帽文明棍,皮鞋锃亮,颐指气使,鬼佬工程师过去和他们谈起來,对话用的是英语,萧郎的英文丢下很多年了,但最近恶补了一些,基本能听懂对话。

    原來香港人想临时加盖一层,鬼佬坚决不同意,说图纸上沒设计就不能盖,两下起了争执,香港人似乎要被说服的时候,一个脏兮兮的搬砖工人出现在他们面前,用粤语结结巴巴道:“先生,地基允许多加一层,设计得当的话,还能多一个天台。”

    所有的目光都投向萧郎,一个年轻人道:“你系边个啊,做咩。”

    萧郎道:“其实我是一个工程师。”

    年轻人嘴角翘起,用手点着萧郎的鼻梁:“行开。”

    轿车里传出声音:“阿翔,什么事。”

    年轻人立刻颠颠跑过去汇报。

    车门打开,一个花白头发的老者下了车,西装领结,衬衣雪白,目光矍铄,走到萧郎跟前端详他一番,以标准国语问道:“先生贵姓,做过建筑行。”

    “免贵姓萧,清华土木工程系1930届。”萧郎道。

    “很好,以你的专业素养,觉得可以加盖一层。”老头继续问。

    “是的,加盖一层完全可以,地基的称重冗余足够……”萧郎滔滔不绝讲起來,听的老头频频点头。

    “那么就这样定了,加盖一层。”老头拍板。

    鬼佬工程师急眼了,道:“不,怎么可以这样,你居然听信一个搬砖工人的鬼话,他做过什么工程,他就是一个苦力。”

    忽然萧郎以英语道:“先生,我毕业设计是江东省淮江第一铁路公路两用桥,后來承建过梁思成夫妇设计的北泰火车站,以及北泰市政府等工程,这样说或许您可以理解,我建过一整座城市。”

    鬼佬工程师气的哇哇叫。

    老者抬起手杖指着鬼佬:“你被解雇了。”

    又对萧郎道:“从现在开始,你是这个工地的总负责人,月薪三千港币,有意见么。”

    萧郎淡淡道:“我要五千。”

    “ok,五千就五千,先预支你一个月工资,理理发,洗个澡,换身干净衣服。”老者示意下,年轻跟班掏出大叠港币点了五千块递给萧郎。

    “谢谢。”萧郎接了钱,“请问先生怎么称呼。”

    “这位就是韦仲英爵士。”年轻跟班道。

    萧郎微微欠身,目送爵士上车离开,再回头的时候,整个工地上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萧郎用力将手中五千纸币撒了出去:“弟兄们,我请客。”

    花花绿绿的港币漫天飞舞,工人们欢呼雀跃,萧郎心里默默道:“老柳,老龚,我找着工作了。”

    就这样,萧郎在韦仲英爵士的地产公司做了一名工程师,在工地上干了半年后,转到写字楼去做设计,省去了风吹雨淋,月薪也从五千涨到了八千,公司还给他配了一辆罗孚牌小轿车。

    韦仲英爵士是上海人,清华大学1928届毕业生,四十年代迁居香港,现在家财百万,被选为太平绅士,他对学弟萧郎很照顾,帮他置办了一处三百呎的房子,还将自己寡居多年的妹妹美英介绍给他,美英是圣约翰毕业,丈夫死于抗战,知书达理,品貌相当,沒多久两人就结婚了。

    萧郎又过上了富贵日子,整日西装笔挺,出入有车,他对工作极其负责,公司里都说从沒见过这样卖命工作的人,萧郎听到这样的话后只是淡淡一笑,说你们不懂。

    在家里的每顿饭,萧郎都会摆上两副碗筷,招呼老柳和老龚吃饭,以此寄托哀思。

    太太很理解他的举动,从不干涉。

    内地不断有难民逃來,萧郎也经常打听龚梓君的下落,但一直沒有音讯,听说那天晚上走沙头角的偷渡团遭遇暴雨迷路,被边防军尽数射杀,尸体吊在边界铁丝网上很久。

    ……一九六二年,五月,广州谣言风传英国女皇寿辰大赦天下,偷渡客可以获得香港身份,一时间广东境内铁路客运忽然变得紧张起來,广州火车站围满南下群众,公安局不得不出动警力往回劝,但人民依旧执意前往深圳,甚至不再偷偷摸摸趁夜色偷渡,仗着人多势众,手挽手肩并肩集体冲关,从沙头角桥头硬闯过去。

    此事引起港英当局高端关注,香港警察和华籍英军(hkmsc)受命在边界拦截难民,查货沒有香港身份证的人即刻遣返大陆。

    一时间新界各处军警云集,穿卡其制服的警察拿着藤牌和警棍,到处设岗查人,沒有身份证当即抓进卡车盘查,确定是偷渡客立即押往口岸遣返。

    但为时已晚,此前已经有大批难民冲关成功,躲在新界各处。

    窗外细雨淅淅沥沥,萧郎穿着睡衣坐在餐桌旁喝着咖啡,收音机里是电台英语广播,说数万大陆难民聚集在新界华山棚屋区,警方即将采取行动云云。

    萧郎立刻上楼换了衣服,打开保险柜拿出上万元现金放在包里,下楼拿车钥匙的时候,太太将雨伞送上:“是不是去华山。”

    “嗯,我去看一下能帮什么忙。”萧郎道。

    “我陪你。”太太也迅速换了衣服,跟随他一起驾车前往新界。

    雨刮器不停滑动着,雨中的视野时而清晰,时而模糊,萧郎沉默不语,紧紧握着方向盘,遇到堵车他就猛按喇叭。

    “淡定。”太太温柔的拍了拍他的手。

    终于开到新界,华山外围,军警密布,道路上停满了警察的卡车,篷布下是一张张严肃的面孔,几个穿黑色雨衣的警察拦住了萧郎的汽车,要求出示证件。

    萧郎已经有了合法的香港身份,并且衣着考究,满嘴洋文,警察自然不会为难他,拍拍车顶放行,汽车前行,停在山下。

    这是一座小丘陵,山上遍布简陋的棚屋,难民逃港后都是住在这种胡乱搭建的棚子里,沒有自來水,沒有电灯,沒有洗手间,空间狭窄,勉强栖身而已,触目所及,一双双惊惶的眼睛,一张张枯瘦的面孔,都表明他们的偷渡身份。

    萧郎和太太冒雨上山,却惊讶的发现山上已经有了许多香港本地志愿者,他们告诉萧郎夫妇,山上最缺的是饮水和食品。

    “我这里有些钱,拿去买吃的。”萧郎拿出上千纸币递给一个头发乱糟糟穿着牛仔裤大学生模样的人。

    “我替难民多谢您。”大学生接了钞票,转身欲走,萧郎又叫住他,将汽车钥匙递给他,“我的车在山下,黑色罗孚。”

    “你不怕我不回來。”大学生笑问。

    萧郎道:“我相信你不会。”

    大学生露出一口白牙笑了,伸过手來:“我叫sqeenze,香港大学的学生。”

    萧郎和他握手:“萧郎,幸会。”

    sqeenze带着几个男女学生下山买食品去了,萧郎大声道:“我需要招一些建筑工人,谁愿意去。”

    立刻举起一片手臂,如同树林。

    一间低矮的窝棚里传出久违的声音:“先生,要不要帐房,我会算账。”

    萧郎虎躯一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慢慢走过去,窝棚里钻出一个形容枯槁的老人,穿着污渍斑斑的老头衫和大裤衩,正是龚梓君。

    “老龚。”

    “老萧。”

    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许久不曾流下的热泪肆意挥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国士无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骁骑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骁骑校并收藏国士无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