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国士无双 > 第七十一章 懵懂少年的成长

第七十一章 懵懂少年的成长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八一八大检阅之后,來自全国的红卫兵回归四面八方,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燎原火种带回白山黑水之间,长江黄河两岸,带到全国每一座城市,每一个角落。

    郑杰夫沒走,他住进了西城区的一个小院子,这是农牧部高级干部家属区,组织上分给父亲的房子。

    父亲比以前更威严了,炎炎夏日,他和大多数领导干部一样,穿着白色短袖衫,银灰色裤子,赭色塑料凉鞋,深色尼龙袜子,出入乘坐一辆锃亮的伏尔加轿车,公文包让秘书拿着,每当父亲钻出司机拉着的轿车后门时,郑杰夫总被这种风度所折服,他梦想着有一天,自己也能象父亲一样成为党的高级干部。

    这天傍晚,郑泽如倒背着手走进儿子的卧室,询问他最近的学习情况,郑杰夫直言相告,这几个月参加政治运动,沒顾得上学习。

    “你才十三岁,还是学习的年纪,政治运动对你來说太早了,你不要回江东了,就在北京住下,我会给你妈妈写信的。”郑泽如不由分说就剥夺了儿子革命的权力。

    杰夫还小,尚未到少年叛逆期,虽然对父亲的决定有千百个不满,也只得屈服,从此住在这里深居简出,父亲书房里上千本藏书是他徜徉的知识海洋,倒也能沉得下心來。

    殊不知外面早已翻天地覆,神州大地上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破四旧”运动。

    父亲书房里有一部苏联进口的大型收音机,金色丝绒面,红木外壳,能收听短波,郑杰夫读书闲暇就扭开听一下音乐和新闻,舒缓一下情绪,这天当他打开收音机调到新闻台的时候,一个有力的女声响起:

    “我们为北京市红卫兵小将们的无产阶级革命造反精神欢呼,‘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红卫兵小将们以**思想为武器,正在横扫一切剥削阶级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灰尘,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千千万万红卫兵举起了铁扫帚,在短短几天之内,就把这些代表着剥削阶级思想的许多旧风俗习惯,來了个大扫除。”

    郑杰夫的思绪飞到了遥远的江东,若是和同学们在一起,他肯定也参加了这场伟大的破四旧运动,向剥削阶级发起雷霆万钧的总攻。

    忽然收音机被关上,父亲冷冷的声音道:“从今天起不许听收音机,爸爸帮你找了家庭教师,你专心学习吧。”

    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站在父亲背后,很知性很温柔的样子,一身白色布拉吉,宛如月色下荷塘里的的一株白莲。

    “孟晓琳老师是林牧学院的教员,她负责你的文化课程。”父亲说。

    孟老师上前伸出手:“你好,杰夫同学。”

    郑杰夫如梦初醒,和孟老师握了握手,他闻到了孟老师身上芳香的味道,很好闻,沁人心脾。

    林牧学院是农牧部直属院校,最近也在破四旧,学校早已停课,所以父亲请孟老师给郑杰夫辅导功课,孟晓琳年纪不大,二十二岁,说一口地道好听的普通话,她的俄语很好,卷舌音发的很标准,不愧是外国语学院的毕业生。

    这段时间,小杰夫忘记了革命,忘记了政治,满脑子都是孟老师曼妙的倩影,他甚至壮着胆子向父亲提议,让孟晓琳住在家里,也好早晚辅导自己。

    郑泽如严肃的批评了他,说孟老师也有个人生活,让人家住在家里,不和旧社会的资产阶级大少爷一样了么。

    郑杰夫接受了批评,他感觉自己的小心思已经被父亲察觉了,不禁羞愧万分。

    孟晓琳依然每天來给郑杰夫辅导功课,除了语文数学俄语之外,还教他弹吉他,唱俄语歌曲,孟晓琳抱着吉他弹唱着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裙下白皙的小腿交叠着,白色塑料凉鞋中,脚趾头晶莹剔透。

    “孟老师,为什么你只穿一件衣服。”郑杰夫犹豫再三,还是提出了这个问題,他想不通孟晓琳一周七天都穿白色布拉吉,居然还能一尘不染,难不成她真的是白莲花的化身,出淤泥而不染。

    孟晓琳笑的前仰后合,俯身用春葱般的手指点着郑杰夫的额头道:“傻样,姐姐喜欢白色连衣裙,有七件一样的,每天换一件,懂了么。”

    一刹那,郑杰夫看见了不该看见的春光,如痴如醉,鼻血长流,孟晓琳慌了,赶紧让郑杰夫躺下,搅了一个冷毛巾给他敷额头。

    这一刻,郑杰夫觉得幸福的都快溢出來了。

    傍晚时分,父亲坐着专车回來了,孟晓琳正要回去,和父亲打了声招呼“郑部长好。”父亲和往常一样,和孟晓琳连眼神上的交流都沒有,不冷不热的点点头,道:“慢走。”

    吃过了晚饭,父亲拿起公文包说:“部里晚上要开会,你在家不要乱跑。”说完乘车出去了。

    郑杰夫看了一个小时的俄语书,思绪万千的睡着了。

    当晚,他在睡梦中见到了孟晓琳,两人在荷塘边手牵手漫步,奇怪的是自己长大了,比孟老师高了一头,穿着整洁的白衬衫和灰色西裤,裤线笔挺,水中的倒影看起來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双。

    忽然孟晓琳跑了起來,边跑边喊:“來追我呀。”

    郑杰夫跑了过去,很快追上了孟晓琳,两人在碧绿的草地上打着滚……

    忽然,郑杰夫梦醒了,感觉裤裆里很湿,解开裤腰带一看,裤头上一片白色的东西,他觉得无比的羞耻,幸亏夜色已深,沒人发现,急忙脱了裤头去洗手间冲洗,冲洗的时候发现院门打开,两道雪亮的灯柱射进來,父亲的专车回來了。

    郑杰夫出了洗手间想上楼,正遇到父亲进门,郑泽如脸色不太好,冷冷道:“过來。”

    “爸爸,我……太热,冲了个凉。”郑杰夫说。

    “嗯,秋天了,小心着凉,早点睡。”郑泽如道,迈步上楼。

    忽然间,一股熟悉的味道飘进鼻子,郑杰夫脑子里轰的一声,如同被雷劈了一般,这是孟老师身上特有的香味,早已深深印在自己脑海中绝不会错,父亲身上怎么会有孟晓琳的味道。

    难不成……十四岁的郑杰夫不敢往下想,当夜,辗转反侧,一夜无眠。

    次日,孟老师按时來给郑杰夫上课,她依然欢快的像只小鸟,只是偶尔会干呕,孟晓琳喜欢吃零食,特地带了话梅糖,还剥了一颗给郑杰夫吃。

    郑杰夫吃着酸酸甜甜的话梅糖,依然愁眉不展,他很想问问孟老师,却不知从何说起,只能憋在心里。

    过了两日,父亲回到家里,并沒有像往常那样直接进入书房,而是坐在客厅沙发上,把儿子叫到了跟前,语重心长道:“小杰,你该回去了。”

    “为什么,不是说留我在北京学习的么。”郑杰夫心里一慌,直觉认为父亲想把自己和孟老师拆开。

    郑泽如道:“形势发生了变化,北京也不是净土,你还是先回江东……”

    刺耳的门铃声响起,家里的保姆上打开了院门,一群穿军装带红袖章的年轻人涌了进來,卷着袖子,手拎人造革武装带,为首一个英俊青年喝道:“郑泽如在哪里。”

    郑泽如站在门口:“我就是郑泽如,你们是哪个学校的,还有沒有组织纪律性。”

    英俊青年道:“我们是林牧学院的红卫兵,今天來打到你这个农牧部最大的走资本主义当权派,我代表学院万里雪战斗队通知你,下午到学院礼堂接受批斗,迟到或者不到的话,一切后果由你自负。”

    说罢大手一挥:“战友们,咱们走,去下一家。”

    红卫兵们气势汹汹的來,气势汹汹的走,如同一阵龙卷风刮过,郑杰夫忽然明白父亲的苦心了,北京不但不是净土,而且极其的不安全。

    下午,父亲还是毅然前往林牧学院接受批斗,他不得不去,因为部里沒人保他,他已经成了孤家寡人。

    临走前,郑泽如交代儿子不要出门,但郑杰夫还是换上红卫兵的装束,佩戴着袖章,偷偷赶往林牧学院。

    学院在海淀,坐公交车正好能到,一进校门郑杰夫就被这种革命的氛围感染了,到处都是大字报,到处都是高音喇叭

    荷花池旁,一个英姿飒爽的女红卫兵站在课桌搭成的台子上,手拿着铁皮喇叭喊道:“修正主义统治学院十七年,现在不反,更待何时,我们就是要狂妄,就是要粗暴,就是要将他们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

    下面大群红卫兵拍手叫好。

    郑杰夫的目光却被荷塘中的一株白莲花吸引住了,这朵白莲多像孟老师啊。

    忽然一个学生奔过來大喊:“大家快去礼堂,批斗大走资派郑泽如了。”

    同学们潮水一般涌过去,郑杰夫也被裹挟在其中,进了学院礼堂。

    礼堂内,碘钨灯发出刺眼的光芒,照着台上的走资派,站在正中央的就是父亲,他的两条胳膊被人按住架起,头向前探着,脖子上挂着一块大牌子,上面是黑色大字:大流氓,大走资派,郑泽如,名字上还用红笔画了个叉叉。

    郑杰夫赫然发现,孟晓琳竟然也在台上,低着头瑟瑟发抖,身后站了两个英武的女红卫兵,她的白色布拉吉被泼了墨汁,一头乌黑的秀发被剪成了阴阳头,半边秃半边有头发,胸前的牌子上写着:女流氓,臭**。

    礼堂内震耳欲聋,全是打倒某某某的口号,郑杰夫悄然退场,路过荷塘看了一眼,那株白莲已经被人折走了,只剩下光秃秃的茎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国士无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骁骑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骁骑校并收藏国士无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