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国士无双 > 第八十五章 飞行员之死

第八十五章 飞行员之死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北京吉普在凌晨的大街上狂奔,陈北是飞行员出身,拿出开战斗机的气势开汽车,把个吉普车开的如飞一般,惊险无比,好几次差点撞到对面的车,马春花的脸白了,陈光在后排座位上更是滚來滚去,头上磕了几个疙瘩。

    疯狂疾奔出十几公里,看看后视镜,沒有车辆追來,陈北才放慢了速度,其实是他多虑了,晨光厂只派來这一辆车搜捕他们,以工作组的效率想组织车辆追击,恐怕得到下午了。

    通往省城的公路,平坦宽阔,一马平川,路上铺着细石子,吉普车开在上面胎噪声很大,陈北掌着方向盘,心情愉快,唱起了歌:“大海航行靠舵手……”

    马春花问他:“去了省城然后呢。”

    陈北道:“不是说了么,咱全家去北京,找**周总理说理去,地方上这么乱,中央是不知道的,这些坏事都是他们背着**他老人家干的。”

    这种幼稚的话自然不是陈北的本意,而是用來哄骗马春花的。

    马春花果然上当:“对,是该找**反映一下地方上的情况了,太乱了,那么多老革命被打倒,不应该啊,他们都是忠于党,忠于主席的啊。”

    陈北笑着说:“是啊,等见了**,你有多少话随便说。”

    马春花道:“那以后咱就住在北京不回來了啊。”

    陈北道:“是啊。”

    马春花道:“我听刘媖说,咱们是搬到省城去住啊。”

    陈北赶紧改口:“省城咱们有房子,北京也有房子,为孩子教育考虑,还是在北京好,毕竟是文化大革命的策源地,你说对吧。”

    一提政治方面的事儿,马春花就特别好骗,屡试不爽,她点头道:“是啊,要是能住在北京,每天去广场上看看**,看看**,那该多幸福啊。”

    陈北道:“傻老娘们,你以为**住**啊。”

    马春花狠狠拧了他一把:“就你聪明。”

    陈光在后排座上大嚷:“我要去北京,看**。”

    一家人其乐融融。

    忽然吉普车一震,倾斜了。

    “不好,车胎爆了。”陈北赶紧靠边停车,下來一看,果然是左前轮胎漏气。

    吉普车后面有备胎,也有随车工具千斤顶什么的,陈北军人出身,修飞机都行,何况汽车,他手脚麻利的用千斤顶支起车身,卸下漏气的轮胎,装上新轮胎,一边干一边教育儿子:“学着点,将來自己开车的时候也能修。”

    马春花道:“咱儿子才不当驾驶员,要当就当正经工人。”

    陈北道:“当什么工人啊,要当就和他爹一样,开战斗机,平时开自家的汽车。”

    马春花道:“自家的汽车,你做梦吧,省委书记自家也沒小车啊。”

    陈北嘿嘿一笑,继续拧着螺丝不说啥了。

    陈光道:“爸爸,我渴了。”

    随身水壶已经喝完,不远处有条小河,清澈见底,陈北拿着水壶过去,先自己喝了个饱,然后灌了一壶水回來,让娘俩都喝了。

    稍事休整后,继续开车前行,路上的车辆多了起來,但也只有很少的长途公共汽车和货运卡车,以及农村拖拉机,十几分钟才能遇到一辆,国家缺少汽油,公路运输还不发达,路上车少很正常。

    开着开着,引擎盖里冒出了白烟,陈北赶紧停车,打开引擎盖一看,水箱漏了,剩下的水已经开锅,烫的沒法碰,只能先自然冷却再说。

    “单位的破车真闹心,还不如早年留下的美式威利斯,怎么折腾都沒事。”陈北气的直抱怨。

    马春花道:“这车不孬,都怪小车班的驾驶员不好好保养,那啥,你不是挺有本事的么,修啊。”

    陈北道:“水箱咋修,我沒那本事。”转念一想,行李中有一挂香蕉,灵机一动掰了一个剥了,用小刀切成片贴在水箱漏水位置,然后迅速加满了水,上车发动。

    “怎么样,我有的是招,这一挂香蕉够咱走到省城的。”陈北得意洋洋道。

    马春花道:“你别得意忘形,汽油够不够。”

    陈北弹着油料指示针:“足够,满满的,不对啊,开了这么久,怎么还是满的。”

    果然,开了一段距离又抛锚了,下來检查,不是水箱的问題,是沒油了。

    沒辙,只好停下拦车,好不容易拦住一辆过路的长途客车,人家一听要借汽油,顿时摇头如拨浪鼓,汽油金贵,一点也不能外借啊。

    等了半小时,又拦到一辆车,司机倒是愿意抽点油出來,可这是一辆柴油车,沒得用。

    陈北看看手表,已经中午了,还有十二小时就要起飞,无论如何也要赶到省城,他决定拦顺风车。

    出了奇了,这一阵偏偏一辆过路车都沒有,白花花的大毒日头当空照,陈北汗流浃背,背心都湿透了,路旁杨树上的知了不停鸣叫着,更添烦躁。

    好不容易來了一辆拖拉机,驾驶员倒是很热情,主动要带他们一程,陈北想了想答应了,三口上了拖拉机,往前走了十几里路,拖拉机要进村不能再带他们了,只好下车继续步行。

    马春花埋怨道:“坐什么拖拉机,才走这么一段,还不如守着汽车呢,万一有人愿意借油,不就行了。”

    一边吵着嘴一边往前走,忽然后面有汽车声,陈北赶紧跳到路中间大喊大叫挥舞双手,这回他豁出去了,就是劫车,也要赶到省城。

    不过他的脸色很快就变了,这辆卡车的牌照如此熟悉,是晨光厂的车。

    不好,追兵來了。

    卡车上的人也发现了陈北,坐在驾驶室里的军代表张连长举起五四手枪朝天射击,砰砰两枪,大喊道:“陈北,你给我站住。”

    陈北急忙拉着马春花和陈光向道路一侧的麦田冲去,夏收已经过了,麦田沒有遮蔽物,但远处有个小树林可以藏身,汽车不能越过路边的河沟,能暂时阻滞追兵一阵。

    张连长他们停下卡车,车厢后挡板打开,十余名造反派提着步枪下來,拉栓就打,枪口被张连长一把抬起,子弹飞向了天空。

    “抓活的。”张连长说。

    陈北听到枪声,不由得一颤,急忙一个鱼跃将儿子扑倒,同时喊道:“春花,卧倒。”

    马春花打过仗,这点阵仗只是小场面,她迅速卧倒,观察后方道:“沒事,只是鸣枪示警,继续跑。”

    陈北道:“再跑人家可就來真的了。”他匆忙打开旅行包,拿出两把手枪,抛给马春花一把,“你带儿子先走,我掩护。”

    事到如今,马春花也不再和他拌嘴了,接了手枪哗啦一声上了膛,拎起旅行包,带着儿子弓着腰往小树林方向跑,走的是蛇形机动路线。

    追兵果然又开枪了,子弹几乎是擦着头皮飞过來。

    陈北开始还击,他趴在地上沉着射击,第一枪射空了,第二枪打中了一人的小腿,追兵们立刻放慢了脚步,纷纷卧倒。

    “陈北,投降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张连长喊道。

    回答他的是两发子弹,打在田埂上直冒烟。

    张连长等人吓得不敢冒头。

    陈北趁机后撤,退进小树林。

    旅行包里的东西撒了一地,马春花冷冷看着他:“你到底要去哪里。”

    “北京啊。”陈北装糊涂。

    “这是怎么回事。”马春花指着一张航图,一条红线从省城直指南海方向,虽然航空图是球面图,一般人看不懂,但马春花认识字,又不傻,稍微留意一下就会发现,这根本不是计划往北飞。

    “你要叛国。”马春花痛心疾首。

    “春花,沒错,我是要去香港,咱们全家都去,国内沒办法住下去了,迟早被他们整死……”

    “闭嘴。”马春花流泪了,“陈北啊陈北,我只当你思想落后,沒想到竟然如此反动,你干什么我都能忍着你,让着你,跟着你,可是你要叛国,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陈北也怒了:“我不是叛国,我只是想活命,这个国不让我好好活下去,也不让我出去,我只能自己走,我实话告诉你,不光咱们走,还有很多人一起走,你现在已经在这条船上,下不來了。”

    “谁说我下不來你的贼船。”马春花猛然举起了手枪。

    这是一把银色镀镍的德国造ppk手枪,当年张学良送给陈北当见面礼的,后來马春花生了陈光,陈北又将此枪作为礼物送给了马春花。

    “春花,你冷静些,我真不是要叛国,我一个小小保卫干事,拿什么叛国,我只是想让家人过得好一点,过得像个人样,我谁也不会伤害,更不会背叛党,背叛**,你相信我,把枪给我。”

    陈北慢慢走向马春花,伸出了手。

    陈光早就吓傻了,妈妈忽然举枪瞄准爸爸,这是咋回事。

    马春花咬牙切齿道:“你再走一步,我就打死你。”

    陈北停下脚步,深深出了一口气道:“好,春花,人各有志,我不勉强你,但我必须去,我不去就沒人驾驶飞机,我和儿子走,你留下继续革你的命吧。”

    说完拉起儿子的手就往前走。

    “站住。”马春花喝道,握枪的手在颤抖。

    陈北顿了一下,继续前行。

    “我叫你站住。”马春花歇斯底里的喊道。

    陈北头也不回。

    “砰。”枪响了。

    陈北停下脚步,低头看着自己的胸膛,一朵血花慢慢渗开,白色的背心染成了红色。

    他不可置信的慢慢回转身。

    马春花泪眼婆娑,双手握枪,ppk枪口青烟袅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国士无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骁骑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骁骑校并收藏国士无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