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胭脂有毒 > 第7章 .5更新

第7章 .5更新

作者:十月微微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陈家俊看小白的眼神几乎是冒火,他道:“纪小白,你找打。”

    直接就冲了上来,准备动手,只是小白哪里是什么好欺负的人,她倒是麻利,一下子闪了过去。

    陈家俊又是要挥手,乔亦寒一把抓住的他的手,向后一推,冷然言道:“一个大男人碎嘴子欺负女人,被人揭穿了真相又恼羞成怒的动手,男人的脸,都是被你们这些小人丢光了。”

    乔亦寒这人带着几分冷然,即便是很普通的说话,也给人不怒而威的感觉,现在这般更是让陈家俊怕了,不过他继续言道:“你们这对奸~夫~淫~妇。”

    小白噗嗤一笑了出来,道:“我真是从来没有见过对自己认识这么明确的人,这话倒是没错,自己骂自己也是很不错的。”

    陈家俊又要上前,被乔亦寒一把拉住,小白才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前就是一个耳光。

    “啪”的一声,整个酒楼都安静了下来,大家本来看戏看的好好的,都想知道更多的内情,但是却不想,现在她竟是这帮就动了手。

    陈家俊自己也懵了,他随即恶狠狠的看向小白,眼神几乎要吃人,小白并不怕他,反而凑到他的身边,低语道:“就你这种智商,怪不得明明是个儿子,你父母却更疼你姐姐,我要是你,我就羞愧致死了。”

    她冷冷一笑,继续言道:“你姐姐可以掌握处理陈家大部分的产业,你父亲母亲做决定也要和你姐姐商量,你呢?你这种纨绔子弟能干什么呢?陈家俊,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想嫁给你么?就算嫁过去了,你也不过是个空壳子,你们家的一切都把握在你姐姐陈安惠手里,我为什么要嫁给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二世祖?这不是很可笑吗?也知晓纪小蝶那样的蠢货才会觉得与你在一起是好。”

    小白刚说完就被小蝶推了一下,她后退了几步,朗声:“怎么?你是想表现一下自己的力气大?还是说你是想让大家知道,其实你在家里就是这样张扬跋扈。果然什么样出身的母亲就能教出什么样的孩子。方巧是个戏子出身,你也不过就是这样的教养了。”

    小蝶整个人都气的哆嗦,恨不能上前杀了小白。

    她尖叫:“纪小白,你去死,你怎么就不去死呢?今天那些绑匪为什么没有杀了你,他们怎么就不小心一点呢!他们……”说到这里,小蝶突然安静下来,因为她发现,大家均是看向了她,目光中带着一些错愕。

    小蝶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不过她却又不知道怎么圆回来。

    而且恰好陈家俊也是一个草包,他叫嚷道:“对,怎么就不绑架了你!”

    小白轻描淡写:“原来,你们心里这样希望的啊。”

    虽然她嘴上是这样说,但是语气怪怪的,而且大家看向两人的眼神都不对了。

    嘴巴恶毒点,刁蛮一点都不是什么大毛病,但是如若涉及到害人性命,那就不同了。虽然纪小蝶停下了自己的话茬儿,但是他不停下还好,停下更是让人觉得十分的意味深长,若说她与这件事儿没有关系那可就没人信了。

    而陈家俊这样一补充,大家想的就更多了。

    要知道,白日里的时候纪小蝶可就已经有些不对劲儿了,现在不过让人更加怀疑。

    而陈家俊这样更像是知情人。

    人啊,都是善于联想的,大家一下子就脑补了二人勾结想要除掉纪远和纪小白的事情。

    这也没什么让人觉得意外的啊。

    除掉纪远是为了为纪耀祖扫清障碍,而除掉纪小白则是因为她给两个人难堪了。

    这样一想,大家都是一副了然的样子。

    可怜陈家俊还不懂呢。

    他继续嚷嚷:“纪小白,你等着,这次弄不死你,下次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小白扬起笑容,脆生生道:“哦,原来是这样啊,弄死我啊!”她笑盈盈的,越发的快活:“那大家可都听到了,如果有一天死了,八成就是这位陈家俊先生干的。不过这样的草包,倒是也未必真的能够弄死我。只盼着,有些人不要帮忙就好了。”

    这个“有些人”,意味深长。

    陈家俊越发的气,不过却被乔亦寒拉着,根本就无从动手。

    这个时候小蝶也发现不对劲儿了,她拉住陈家俊,道:“家俊,我们别和他们一般见识,我们走吧。”

    小白给他们设套子,小蝶虽然没明白,但是也知道言多必失。

    但是陈家俊被宠坏了,指着小白:“你等着。”

    “等着什么!”一阵男声响起。

    展飞扬出现在楼梯口,看着被乔亦寒制住的陈家俊,面无表情,一丝笑容都没有。

    他交代身边的两个随从,“将这二位带回警察局。”

    陈家俊暴跳如雷:“凭什么!”

    展飞扬十分冷静,他平静道:“我已经在楼梯口听了一段时间,怀疑陈家俊先生与纪小蝶小姐与今天的绑票案有关,还请两位回去协助调查。”

    陈家俊自然不肯,只是展飞扬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带走。”

    两个小警察立刻上前。

    陈家俊叫嚣:“你晓得我父亲是什么人吗?我告诉我,我父亲是陈老四,你晓得陈老四是什么人吗?”

    小白心道:真他妈是个智障!

    展飞扬不卑不亢,冷冷言道:“我不想管你父亲是什么人,我甚至不想管你是什么人,我只要知道,你是不是幕后的黑手。带走!”

    “我父亲不会放过你的,你不要以为自己当上总巡捕就厉害,我父亲会让你下台,你这种人……”

    展飞扬摆手,两人分别拉住陈家俊和纪小蝶,他朗声:“我倒是要你看看,你父亲能对我怎么样,我展某人自认为没有哪里做错,如果我不抓你,他日你们危害到其他人的安全,该是如何。既然我来了江宁,既然市长将江宁城的治安交给我,我就要做到恪尽职守。不管你是什么人,就算是天皇老子,该抓,我一样会抓,带走!”

    展飞扬的话引来一片掌声。

    他倒是不以为意,只淡淡的对众人点了点头,不顾陈家俊与纪小蝶的跳脚,将人直接带走。

    一番闹剧之后,小白看着乔亦寒,道:“让你看笑话了。”

    乔亦寒与她重新坐下,虽然别人的视线依旧是在二人身上,小白倒是不以为然,她轻声道:“看来我欠你的倒是还不清了,刚才不是你,我就让那个傻逼打了。”

    乔亦寒挑眉,肯定道:“你是故意激怒他们的。”

    小白哪里肯承认呢,轻笑道:“没有啊,不知道哪里能看出来呢,我做什么要激怒他们呢?难道被人揍很爽么?”

    被人揍好不好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小白是故意如此给他们设了套子跳下去。

    他倒是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这世上就是因为坏人太多,恶心的人太多,好人才不会有什么好报。

    乔亦寒自认为自己不是什么好人的,但是他却觉得纪小白是一个好人,一个好人被逼到这个份儿上,很难说人生究竟经历了多少。

    他又说道:“你回去,必然是有一场风雨的。”

    虽然如此,小白却必以为然,并不放在心里,她轻声笑,扬头问道:“那又如何?”

    乔亦寒看她。

    小白认真:“就算是我对纪小蝶好,他们就不会算计我了吗?未必吧?既然怎么都会被算计,我只会让他们也不得不到什么好果子吃。”

    小白在乔亦寒面前没有伪装,乔亦寒倒是也没有什么别样的表情,十分的镇定,他盯着小白,说道:“我说过,如果你需要我帮忙可以来找我,我义不容辞,之前的事情如果不是你,怕是我已经被人砍死了。还有文馨的事情也是。”

    小白轻笑,软糯道:“乔小姐的事情我可没帮上什么忙,您可莫要这般说,我会不好意思的。”

    乔亦寒摇头笑,他道:“你帮了很多了。后天文馨回来,大后天不如一起吃个饭?文馨时常念叨你,说是回来要找你一起聚一聚。”

    小白感慨道,“到时候又要有传言说我包你们乔家的大腿了。”

    乔亦寒摇头:“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做的事情,也有自己的想法,何必拘泥于别人如何说呢,不管别人说什么,现在想想其实又有什么意义。”

    两人一时间倒是谈得不错,小白其实有点看不懂乔亦寒这个人,这个人给她很奇怪的感觉,他出身富贵人家,从小受到乔老爷的重视。

    与乔家那位二少爷比起来,他真是处处都占着先机,可是就这样一个人倒是安安静静的,整日冷冰冰,没有一个笑面儿,仿佛他的人生就不值得高兴一样。

    她道:“那大后天我等你和我联系。”

    乔亦寒微笑点头,他道:“今晚由我来,下次让你做东好了,只盼着你不要请我们吃一些面条之类的。”

    小白轻盈盈的笑了起来,道:“怎么可能啊!我是那么抠门的人吗?”

    乔亦寒笑了起来。

    等傍晚的时候乔亦寒送小白回家,小白与他两人一同前行,感觉傍晚的微风扫过脸颊,有些痒。

    她歪头道:“我不喜欢秋天。”

    乔亦寒“哦”了一声,道:“我却十分喜欢秋天。”

    小白:“为什么啊,秋天那么萧瑟,仿佛什么都没有了,这样的日子,有什么好的呢?只给我感觉十分的不舒服。”

    乔亦寒失笑摇头,感慨小白还是一个小姑娘,即便是她挺厉害的,但是依旧是一个小姑娘,他说:“月有阴晴圆缺。更何况是季节,其实什么季节与萧瑟都没有关系。我倒是蛮喜欢秋天,因为正是一个秋天,我有了新的生命。”

    小白有点不明白这个话,她一点都不明白,不过就算是不不明白,她也没打算多问,有些话是不能问出口的,毕竟他们本来就没有那么熟悉。

    “哈切。”小白打了一个喷嚏,揉揉自己的鼻子,似乎有些冷的样子。

    乔亦寒细细看她,即便是这样的日子里,她仍旧是只穿了意见很单薄的连衣裙,虽然女孩子穿连衣裙很正常,爱美啊!

    可是她这样的,还真是没有,她穿的太少了,有些老人家都穿了薄毛衣,十月末的日子里。她仍是一条单单的连衣裙。

    他将自己的外套脱下,递给小白,“穿上吧。”

    小白一个迟疑,问道:“为什么给我啊!”

    这样问倒是让乔亦寒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笑了起来,“你不冷吗?”

    小白有点冷,不过倒是觉得还好,她现在最怕的就是热,所以一贯都穿的少,宁愿让自己冷一点也不会让自己热。

    她忘记不了火烧在身上那股子灼热。

    她道:“我还好,你穿着吧,我天生比较抗冻。”

    这话说出来,乔亦寒突然就挑了一下眉头。

    小白一下子就察觉这句话的不对了,小白怕冷,她根本就不抗冻。

    往年她与小白一起,她总是早早的就穿上了大的毛衣,将精致的小脸蛋儿缩在围巾里,而现在的纪小白,她不喜欢围毛巾,不喜欢穿很厚的衣服。

    “别感冒了,之前那次你不就感冒了么?”说的是救他那次。

    小白想了想,终于接了过去,心中明白乔亦寒的好意,乔亦寒这个人真是……他看着冷冰冰的,但是做事儿却又不是,这样一个人真是给人十分两极化的感觉。

    他表情冰冷,沉默寡言,偶尔说话也带着几分的刻薄,可是就算是这样,他心肠却又是好的。

    她轻声笑了起来,道:“我知道你为什么要送我回来。”

    乔亦寒挑眉,没说话。

    小白道:“你是怕我被训斥,你知道,如果我和你凑在一起,按照我祖母和父亲那些贪慕虚荣的人的行径,他们是断然不会惩罚我的。”

    这一点,小白已经知道了。

    乔亦寒没有承认,也没有反驳,只是言道:“天黑了,一个女孩子也不安全,我是为了你好。”

    小白意味深长的笑,不拆穿他的假话。

    纪家说近不近,说远不远,等到小白回来,已经看纪远等在了门口,纪远之前拧不过小白先走了,回家就担心的不得了,听到小蝶和陈家俊被抓进警察局,更是担心小白有什么,只是所有的担心在这一刻都放了下来。

    乔亦寒看起来倒是靠谱的。

    他道:“谢谢你送舍妹归来。”

    乔亦寒对他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纪远感慨道:“他咋这么高冷啊。”随即又倒豆子一样言道起来:“小蝶是怎么回事儿啊!二叔和二婶已经去警察局了,祖母也是板着脸,似乎是很不高兴,好端端的,怎么就给事情弄成这样呢。”

    纪远心里清明的知道究竟是谁干的,也告诉了小白,但是不想这件事儿陈家俊怎么又被牵扯进去。

    他道:“如果我们两家这次闹得不好,怕是小蝶嫁进陈家有碍了。”

    这般一想,他又觉得,小白是不是就是这样想的,希望小蝶不能顺顺利利的嫁到陈家,狐疑的看向了小白,小白不动声色,面无表情,他又觉得不对,小白根本就不可能喜欢陈家俊那种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

    他打起好哥哥的精神,道:“这件事儿,一切有我,进屋之后你不要多说,祖母不管说什么,你都暂且守着,哥哥会帮助你的。”

    小白扬头,轻声问:“我需要什么帮助?”

    纪远道:“总之我不能让任何人欺负你。”

    小白这下子是真的笑了起来,她心中一道暖流滑过,如果说这个纪家还有一丝温情,俺么大抵也就是纪远对她这个妹妹的好了。

    纪远这个人,心地是好的。

    她轻声道:“你们都挺有一丝的,一个两个的都担心我被欺负。其实谁能欺负我呢?我不欺负别人就别人就很好了。至于祖母,那里我自然有话要说。”

    纪远是不明白这个妹妹的,他不明白小蝶为什么非要这样的,但是妹妹差点被人害死,他是不会在意别人怎么想的。

    兄妹二人来到老夫人的房间,老夫人此时正在念经。

    小白总是不理解这个行为,没有一丝的仁慈之心,这样的人为什么要念佛诵经,不是很可笑吗?

    难道就觉得佛祖是好忽悠的?还是说坏事儿做多了,想找一点心灵上的平静?

    她不懂。

    小白微微一福,“祖母,您叫我有事儿么?”

    老夫人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睛,眼神锐利:“跪下。”

    小白想了想,跪了下来。

    老夫人厉声道:“你这是干什么,都是一家人,你作甚就要将她弄到警察局,而且在酒楼里这样败坏自家妹妹的名声,你做的好,你做的真好啊!”

    小白真是莫名就觉得很好笑,她败坏纪小蝶的名声,纪小蝶的名声需要她来败坏吗?

    而且谁问过她的名声呢?

    她认真道:“那敢问祖母,我说的哪句是假。”

    老夫人一愣。

    小白继续言道:“他们两人败坏我的名声,让我在乔大少面前出丑,我就不能还击么?敢问,我说错了那句话,我每一个字都是真的,他们敢这样说吗?”

    老夫人微微眯起眼睛,小白继续言道:“我承认,我骂了小蝶,我也骂了陈家俊。但是他们进警察局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自己种下的因,就要品尝结下的果子。我让他们那样说了吗?还不是他们自己说出了自己心里想的。他们想要害我,甚至可能与害我的事情有关,我没有报官已经是我仁慈,他们之所以被抓走是因为展总捕头听见了他们的话。难道你还不能让人抓嫌疑犯吗?”

    老夫人上下打量小白,缓缓道:“你倒是越发的伶牙俐齿又善辩论了。”

    小白摇头:“我没有伶牙俐齿,就算是兔子急了还要咬人,更何况是大活人。可没什么人是傻子。我中毒的事情我已经可以不计较了,但是现在又是做什么?绑架?就这样恨毒了我吗?祖母真的觉得这样智商的人能够振兴纪家吗?”

    顿了顿,小白继续言道:“还是说,祖母觉得可以靠得住陈家?陈家是谁能靠得住?陈家俊?纪小蝶可以笼络住陈家俊吗?我说句难听的,陈家的生意,陈家的任何事儿,陈家俊他都做不了主。陈安惠事事都能掺和一脚,你以为她是图什么?真是为了给家产给她弟弟?”

    “纪小白,你这个孽女,你给我出来!”纪二爷似乎回来了,大声呵斥道。

    小白面不改色。

    老夫人说:“继续说下去。”

    小白轻笑:“陈安惠能够算计荣家谋夺荣家的家产,只为了一个乔亦轩,她就不能将自家的家产双手奉上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胭脂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十月微微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月微微凉并收藏胭脂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