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胭脂有毒 > 第7章 .8更新

第7章 .8更新

作者:十月微微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气越发的寒凉,不过小白还真是不太着家,老夫人并没有太管,说起来也要托了乔文馨的福,正是因为邀约的人是乔文馨,纪老夫人才乐见其成。

    乔文馨虽然一直说天冷不能出来工作,但是出来玩儿倒是一点都不耽搁,三不五时的找小白,十分热络。

    这不,一大早就出门,小白道:“这么早出来,我们要干嘛啊!”

    乔文馨笑盈盈,道:“今天天气这么阴,一定是要下雪,我们去寒山寺吧?我准备了小火炉,我们去烧烤看雪,多好玩儿啊!”

    小白有点蒙,她道:“这么冷的天,出门烧烤?”

    乔文馨点头:“是呀,我们家丫鬟会做的,你跟着我就行,我找好了一处亭子,最适合不过了。”

    四下张望了一番,乔文馨又道:“你大哥呢?不如叫他一起吧?我们两个女孩子也没意思啊,人多才好玩儿呢!”

    话音刚落,就看纪远从屋子里探出一个头,他也比上次相见瘦了几分,最起码是很明显的能够看出来。

    乔文馨吃了一惊,道:“你怎么了啊?最近伙食不好?”

    小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纪远有些羞涩的挠头。

    小白看他结结巴巴说不出什么,道:“我哥哥想要去巡捕房工作,他这么胖,自然不合适,所以在减肥啊!”

    乔文馨上下打量纪远:“巡捕房?”似乎有些不可置信,不过很快的,道:“我觉得挺好的,人有志向总是好的,像是我就没有志向,整天不知道干什么才好呢!只能玩儿了。”

    小白这个时候与乔文馨也熟悉了几分,含笑道:“别用这么落寞的口气好吗?我看你明明很喜欢玩儿。”

    乔文馨捶她一下,道:“讨厌啦,干嘛说实话啊!”

    纪远道:“我、我我能跟着你们么?”

    乔文馨点头,“当然可以啊!对了,我还有几个朋友也会去,介绍给你们认识。”随即贼兮兮的笑:“都是家世不错的帅哥哦。”

    其实乔文馨还是挺受欢迎的,毕竟身份在,人也开朗,只是她似乎更喜欢和纪小白玩儿,存心那种恭维,她并不喜欢。

    纪远看了看小白,眼神里带着几分哀求,小白看明白纪远的意思了,她沉默一下,问道:“其中有你的男朋友吗?”

    乔文馨爽朗大笑:“自然没有,我回来就一个人,你知道的,我父亲挺严厉的,我如果像在上海一样随便交男朋友,他会打断我的腿的。反正……和那些男孩子一起玩儿呗,又不耽误什么,如果我发现他们有了女朋友,我就疏远一些。”

    乔文馨在男女关系上也是受到新潮风气的影响,十分的放纵。

    小白不动声色的看向了纪远,纪远有些落寞,不够很快打起精神:“走吧,既然要烧烤,总是要带着一些东西的吧?你们还需要什么吗?我来准备。”

    乔文馨摇头:“什么都不需要的,其他人会准备的,你们就跟着我走就好了。”

    一行人倒是颇为放松。

    ^^^^^^^^^^^^^^^^^^^^^^^^^^^^^^^^^^^^^^^^^^^^^^^^^^^^^^^^^^^^^^^^^^^^^^^^^^^^^^^^^^^^^^^^^^^^^^^^^

    而此时的乔家。

    乔太太正在为乔正初沏茶,乔正初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没有抬眼问道:“文馨又出去了?”

    乔太太点头,“她刚回来,想要出去玩儿也是正常的,你也别太拘着她。”

    乔正初道:“我什么时候管她了,她愿意怎么样都好,真是像她那个妈一样,一点都不安分。”

    语气里带着浓浓的嫌弃。

    乔太太连忙道:“千万不要这样说,让孩子听见了,心里要多想的。”

    好在亦寒和亦轩今早都去了公司。

    乔正初冷笑一声,脸上没有一丝的笑意,冷淡道:“我管他们多不多想,整日只知道花钱和玩儿,哪里有一点正事儿。”

    乔太太坐到了乔正初的身边,握住了他的手,轻声道:“孩子还小,玩玩又有什么关系,我们家也不是养不起。再说了,我们年轻的时候吃那么多苦,现在条件好了,自然要把好的都给他们。”

    乔正初将乔太太揽在了怀里:“寒月,你就是心地善良。”

    乔太太敛了敛神色,微笑道:“总归他们都是你的孩子,已经养了这样大,我们……”

    不等说完,被乔正初打断,乔正初冷笑:“我的孩子?我年轻的时候伤了那处,大夫都说我很难有自己的孩子,他们哪里是我的孩子?当年如果不是你拦着,我必要杀了那两个贱人。一个两个的,没有一个安分的。”

    乔太太幽幽叹息一声:“可是孩子总是没有错的,而且,她们人都已经去了,天意使然,孩子们都是无辜的啊,我知晓这么多年你心里意难平,但是难不成真的能杀了人吗?而且总归是从小养大的,情谊都在。”

    乔正初冷笑:“若说亦寒对我有情谊,这点我信,这个孩子像你,心底善良,重情重义。若说亦轩和文馨,我能信得过他们?呵呵,怕是他们图谋的,不过都是钱罢了。”

    乔太太不知说什么,半响,道:“是我不好,没有给你生个一儿半女,一切都是我的不好。”

    乔正初道:“千万不要把事情往自己的身上揽,是我不好,哪里又是你的问题呢,如若你真是生个一儿半女,怕是我也要怀疑的,这件事儿我早就已经看开了,其实人生不过就是如此,总是没有那么尽如人意,既然我得到了财富,那么理所应当的也被拿走一些东西。更何况,说一千道一万,我还有亦寒这个儿子,他就是我乔正初唯一的儿子,也是最大的骄傲。”

    乔正初年轻的时候是从外地过来江宁这边讨生活的,生活的十分艰辛,吃过的苦头也不计其数,那时候做了不少的苦工,哪里如今日这般身份显赫。

    乔太太就这样看着他,看了许久,轻声道:“你待我这样好,我这一辈子,真是不知道怎么才能全都还清。我……”

    乔正初摇头,拉住她的手:“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就与你说,我会好好的照顾你,也会好好的照顾亦寒,我会将亦寒当成我的亲生儿子,寒月,我能做到。我也不需要你还什么,夫妻二人,难道还要说那些虚的么?”

    文寒月红了眼眶:“正初,我从未想过自己能够拥有幸福,但是和你在一起后,你做的所有一切都让我知道,原来我不是不能获得幸福,而是开始的时候就没有遇到最适合我的人。”

    夫妻二人在厅中说话,却并没有看到站在走廊角落里的一抹身影,乔亦寒站在那里,整个人面无表情。

    乔亦寒小时候就知道自己不是乔正初的亲生儿子,正是因为这般,母亲一早就告诉他要让着亦轩,也要好好对待文馨,他们才是乔家的孩子。

    他们母子俩受了乔正初太多恩情了,他们是一辈子都还不完的,所以这么多年,不管乔亦轩如何挑衅,他都隐忍,时间久了,倒是也习惯了。

    在这个乔家,其实他与母亲才是外人。

    他还记得小时候的情形,在他有限的记忆里从来都没有父亲,他不知道他的父亲去哪里了,只是知道他没有父亲。

    母亲带着他过得很是凄苦,可是纵然这样,她还是对他很好,把所有一切最好的都给他。

    偶尔他也会看到他父亲回来,但是除却无休止的争吵,什么也没有。

    他记得最清楚就是小时候他有一次生病,那个时候母亲带着他去找父亲要钱,但是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父亲,当母亲在医院里跪着求人救他的时候,当母亲泪如雨下的时候,他们看到父亲背着别人家的孩子来医院看病,跑前跑后,那一幕落在他的记忆里,成了最深刻的印记。

    他曾经说过,秋天是一个重生。

    直到他的母亲嫁给乔正初,他们才有了一个家,才逐渐安稳下来。

    不管父亲做的是什么样的生意,在他心里,乔正初都是一个最好的父亲。

    所以他即便是痛苦的想要杀了自己,也答应了母亲不会调查这件事儿,因为,这件事儿可能与亦轩有关。

    因为,亦轩是父亲的儿子。

    是乔正初的儿子。

    可是人生就是这样充满了戏剧性,现在他竟然知道,父亲根本不能有自己的孩子,那么既然如此,他们三个,都不是乔正初的孩子。

    那么母亲的家和万事兴,那么母亲让他对亦轩的忍让……乔亦寒觉得,一切都好似一个笑话……“咚咚”敲门声响起。

    乔亦寒本是坐在客房里发呆,听到敲门声,一个激灵,他抬头看了过去,就见房门被推开,开门的正是乔正初。

    乔正初微笑:“要不要一起出去走一走?”

    乔亦寒尴尬一下,随即起身,“好!”

    两人披了大衣出门,此时外面已经飘起了小小的雪花儿。

    乔亦寒为乔正初撑起了伞,雨伞倾斜,乔亦寒半边身子都在外面,不过他却并不觉得冰冷。

    自从成为乔正初的儿子,他再也没有寒冷过。

    “你母亲出去了。”

    乔正初率先开口。

    乔亦寒嗯了一声,道:“父亲不问问我为什么在家?”

    乔正初微笑,揽揽乔亦寒的肩膀:“你现在这么高,我都够不到你了。”

    乔亦寒笑:“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是父亲的孩子。”

    乔正初道:“是啊,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是我乔正初的儿子,任何人都不能否认。”

    他道:“刚才你母亲并没有看见你,不过我却看见你站在那里。其实亦寒,我一直都知道你的难处,当父亲的也心疼你。你们几个之中,我只认你这个儿子。“乔亦寒停下脚步,握住乔正初的手:“父亲不要说了,我心里是明白的。”

    从小到大,乔正初对他的好人人都看得出。

    “乔家,早晚是你的。”乔正初制止了乔亦寒想要说的话,认真道:“但是即便是亦轩不是我的儿子,我也希望,你们暂时是相敬如宾的。”

    乔亦寒有些不解。

    乔正初道:“每个人都有他合适的位置,现在,我需要他在这个位置上。”

    乔亦寒蹙眉:“我并不是……”

    “没有什么并不是。”乔正初认真:“乔家只有你一个儿子,我乔正初也只有你一个儿子,只是亦轩我还有用,你以为,我真的能容忍我的女人偷~人给我带的这顶绿帽子?”

    亦寒:“不管什么时候,不管父亲说什么,您都要知道,我是站在您身边的,我愿意为您做一切。”

    乔正初笑了起来,拍拍他的肩膀:“我就知道,你是我的好儿子。”

    ^^^^^^^^^^^^^^^^^^^^^^^^^^^^^^^^^^^^^^^^^^^^^^^^^^^^^^^^^^^^^^^^^^^^^^^^^^^^^^^^^^^^^^^^^^^^^^^^^^^^^^^^^^^^^^^^^^^^^^^^^^

    小白与乔文馨等人一同看雪,果然如她所预料的那般下了出来,她感慨道:“这样的地方,倒是颇有几分意境。”

    乔文馨张扬中带着自信:“所以你跟着我玩儿是不会错的。”

    小白轻声笑了起来,道:“厚脸皮。”

    日子久了,两人倒是也能互相打趣了。

    乔文馨叫嚷:“我哪里是厚脸皮,我选的不好吗?大家来评评理。”

    一时间,众人笑了起来。

    除却乔文馨,只小白一个女孩子在场。

    而除却纪远,还有五六个衣冠楚楚的男子,而他们似乎与纪远也是相识的。

    乔文馨作风开放,小白倒是也习惯了。

    几个丫鬟小厮连忙开始生火,在这样的地方,如若不取暖,可真是寒凉的可以。

    小白倒是还好,乔文馨将脸蛋儿窝在大围巾里,道:“小白,你怎么不喜欢围围巾啊,我和你说哦,这可不单单是为了保暖。”

    她眨眨眼,“你不觉得很好看吗?”

    小白笑了起来:“好看!你围着很好看呢!”

    乔文馨扬头,得意洋洋:“我自然是好看的。”

    乔文馨其实喜欢纪小白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她从来都不与自己争抢成为人群里的焦点,不管什么时候,她都是默默的,不管自己说什么,她都是愿意的。

    这样的感觉很好呢!

    乔文馨道:“小白,你看看你的小脸儿冰的。”

    乔文馨对纪小白很好,一则因为她对乔亦寒没有机遇,这点让她十分刮目相看;而另一则就是因为她永远都不是人群的焦点,愿意衬托别人。

    小白并不愿意别人碰她,乔文馨碰上的一瞬间,她很快的闪开,乔文馨一愣,随即咯咯笑了起来。

    她道:“我们小白好腼腆呢!”

    小白垂了垂眼,并不多说其他,只是微笑。

    乔文馨眼看火升了起来,凑上去取暖,招呼小白靠近一些,她盯着火势,咬唇摇了摇头。

    不过然是如此,仍是言道:“文馨,你也小心点,你的外套是长毛的,别被火烧到,还是小心点。”

    乔文馨嗯了一声,应了,她道:“我就喜欢小白这样的。烦死那些装模作样的贱人了,就是缺德鬼。”

    这话中有话的劲倒是一下子就让人有些不解。

    不过乔文馨也没让他们疑惑太久,道:“就是那个陈安惠啊,我最烦她了,就是一个贱人。勾引自己好闺蜜的未婚夫,咋那么不要脸呢!”

    倒不是说对荣胭脂多有好感,其实她与荣胭脂也只有几次相见。

    但是她对荣胭脂如何并不耽误她厌恶陈安惠。

    因为父亲从来不曾对她展露的笑颜,竟是会对陈安惠展露。

    她就不知道陈安惠何德何能,能让人这样当个宝儿。

    要知道,荣胭脂他们家可比陈安惠他们家显赫多了,当年不是还没得到她父亲一个笑脸。

    想到此,她哼了一声:“那可是个有手段的人。”

    纪远知晓小白是很厌恶陈安惠的,也道:“陈小姐年纪轻轻,冰雪聪明,自然是招人喜欢。”他欲扬先抑,“不过,也是太精明了一些。我看家俊兄倒是有几分艰难了。”

    众人想到最几日的传言,面面相觑,心中有所揣测。

    其中一人心直口快,当然,也是为了讨好乔文馨,道:“陈安惠看着对陈家俊挺好,结果没想到竟然全是为了陈家的钱,根本就没什么情谊。”

    “可不是,真是没什么情谊,不过也是陈家俊蠢,但凡他精明一点,陈家的格局就不会到现在这个地步。”

    乔文馨最要好的小姐妹就是纪小白,纪小白甩了陈家俊,他们哪里会说他一个好。

    小白见有人偷看她,微笑道:“陈家总有一天会姓乔的。”

    她语气轻飘飘的,但是正是这轻飘飘的语气却让所有人都看向了她,她无辜道:“天气好像很不错呢!”

    她站了起来,望向天空中飘下的雪花,转过头,带着几分天真与可爱,笑盈盈的:“我们打个赌吧?”

    大家都不解。

    乔文馨鼓掌:“我倒是最喜欢赌了,不知道小白想要赌什么呢?”

    小白顿了顿,扫了大家一眼,缓缓道:“赌陈家败了。”

    卧槽!

    大家不可置信的看她!

    小白笑眯眯:“我赌,五年内,陈家一定会败了。”

    大家一时间都沉默下来。

    现场好似静的一根针落下都能听见。

    小白倚在了柱子上,声音平静又软糯:“你们敢吗?”

    乔文馨一愣,随即道:“敢!我自然是敢的,你都敢和我赌,我自然是敢和你赌。那我就好心一点,赌陈家五年之内败不了了。”

    小白挑眉:“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不知我们能否参加呢,我也觉得败不了,好端端的,陈家也不至于啊!再怎么都是上百年的世家,哪能短短五年就立刻倒了。”

    “对对,我也是这个意思,就算是再不好,也不太至于吧?”

    乔文馨歪头看纪远:“你觉得呢?”

    纪远温和:“我还是站在我们家小白这一边儿吧!我相信我们小白不会看错。”

    他们兄妹这么笃定,倒是让其他人更加奇怪了几分。

    乔文馨狐疑的看向小白,迟疑一下,问道:“你该不会是坑我吧?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消息啊?你与我说说。”

    小白无辜道:“我一个深宅内院的大小姐,我能知道什么啊!我不过是猜测罢了。”

    乔文馨:“既然如此,那赌了!”

    小白笑了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胭脂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十月微微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月微微凉并收藏胭脂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