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胭脂有毒 > 第7章 .15更新

第7章 .15更新

作者:十月微微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乔亦寒是个生意人,他自然是懂纪小白的意思,也知道纪小白这样说有自己的目的,但是有没有自己的目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现在的目的并不妨碍他们,而且,她的目的只是不希望镜花堂真的做垮了。

    这样的目的,倒是与他们是殊途同归的,他又哪里希望镜花堂垮了呢?

    在他看来,镜花堂是荣胭脂一家的心血,她已经不在了,自己不能调查,甚至连还她们家一个清白,为她找出凶手那么一丁点事儿都做不到,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也许,维护住镜花堂,不让他彻底倒掉,也是他唯一能为荣胭脂做的了,这也是他愿意从乔亦轩的手里将镜花堂接过来的原因。

    乔亦寒道:“你说的有些道理,回去我会仔细的考虑一下的。倒是不想,纪小姐对做生意也这样有见地,真是出乎人的意料之外,如若纪二爷知晓纪小姐这样厉害,想来……”

    剩下的话,没有说出来,让人揣测不清他究竟想要说什么。

    小白挑眉:“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见地,我也并不希望您多提家父。”

    她声音有些刻板的冷清。

    突然这个样子,倒是让大家一点都没有想到。

    乔亦寒道歉:“我不是故意的,很抱歉。”

    小白的笑容有些浅淡。

    乔文馨感觉到现场的氛围一下子就不同了,她嗔道:“小白别生气嘛?我大哥也不是故意。我大哥道歉你不接受,那我替他道歉好不好?你接受吧?好么?”

    乔文馨其实挺能明白小白的心情,纪小白的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在抓鬼那天晚上就看得一清二楚,这个人看似为人不错,但是,阴险狡诈,心狠手辣。

    对自己的女儿尚且说不上好,更何况是外人。

    纪小白感触颇深,想来也别有内情。

    只是,在她心里,大哥总是最重要的,小白这个样子,让她心中难免有些郁结。但是不管如何,小白总是比其他人好上许多,她的女性朋友不多,小白算是很真心的一个。

    文馨道,“小白,你与我们说说,帮我们想一想别的营销方式,我觉得你的想法还挺新颖的,特别适合大哥,如果你个大哥双剑合并,一定可以挽救镜花堂,到时候我就不相信二哥还能耀武扬威。”

    小白看一下乔亦寒,乔亦寒再次认真道,“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很抱歉。”

    小白总算是缓和了几分脸色,她打量乔亦寒,想了一下,说道,“我觉得,其实可以做成比较精美的礼包,主意不分新和旧,只看好用不好用。原本镜花堂年年都有在做,我想,你们家娇兰坊并不肯这样做,并不是因为这个主意不好,而是这个主意是镜花堂想的,是镜花堂再做,如果你们做了,会觉得棋差一招,拾人牙慧,丢人,对吗?”

    乔亦寒微笑,“确实,父亲不想让人觉得他是在用娇兰坊模仿镜花堂,但是我真的觉得如此也算合适,镜花堂往年推出的礼包讲究的是实际,而我则是希望娇兰坊那边能用拳头产品带动一般产品。但是现在我们讨论的并不是娇兰坊,娇兰坊自然有其他人操心,我想说的是如何让现在的镜花堂更好。好带差自然可以,但是有一个问题,这个适合于有拳头产品的娇兰坊,会是一个很好的带动,但是却未必适合镜花堂。就如同你所知道的那般,镜花堂的芙蓉系列不能用,其他的产品,根本就很难做成主打。退一万步讲现在的镜花堂可不是原来的镜花堂,芙蓉系列下架,那么势必好会造成一些其他的问题。”

    很多道理,乔亦寒不未见不动,只是懂不代表就要做,也代表是最适合做的。

    小白道,“那新年特惠礼盒呢?”

    此言一出,倒是惹得乔亦寒侧目。

    小白道,“我在上海的时候就曾见过有一些洋人的化妆品用的就是那种精致的礼盒,其实东西还是那些东西,只是说换汤不换药,只有一个精美的包装就是不同,新年特惠礼盒,所谓升级版,如果真的用了出来,那么又不同了。”

    乔亦寒来了兴致,问道,“难道真的会因为一个精美的礼盒而去购买一样东西吗?”

    小白点头,她道:“当然会啊,不说旁人,文馨,你会么?”

    乔文馨点头,笑眯眯:“如果长得好看,多一个少一个又有什么关系,再说了,女人的胭脂水粉什么时候会嫌弃多啊,我当然会买的。如果价格一样就更好了,价格一样,我又能有包装精美到不行的产品,那么我自然愿意。”

    小白歪头:“如果这个特殊的东西,过了这一季,她又没得卖了,是不是就更想要买了?”

    乔文馨忙不迭的点头:“如果很快都没有了,我自然是要买的。”

    小白微笑:“乔大少啊,你如果想要赚女人的钱,就要好好的做一下市场调研,如果什么都不知道只凭借男人的想法来做事儿,这样是行不通的。”

    乔亦寒道:“纪小姐真是聪慧过人,多谢您今日的提点。”

    小白寻思了一下,言道:“其实我并没有提点你什么,我说的不过都是投机取巧的法子,而做生意其实是要质量和美观结合的。我相信镜花堂的东西没有问题,所以我愿意在出一些花俏的手段来吸引人,这样其实就是双赢。”

    乔亦寒点头,越发的肯定小白的话。

    不知为何,他竟是觉得纪小白这样侃侃而谈的样子有几分像荣胭脂,虽然荣胭脂已经不在了,可能他想的不过都是空的,但是那么一瞬间,他真的有这个感觉。

    他道:“其实我之前也想过了,还有一个法子就是扩大宣传,找几个时髦女郎做成海报。”

    小白微笑,赞成。

    乔文馨举手:“我我我,我可以做那个时髦的女郎为你们拍海报,我最喜欢照相了,我也会做的很好呢!”

    看她这个样子,乔亦寒微笑道:“你要做海报,也要看爸爸同意与否,我看,似乎请一个女明星该是最好。”

    小白垂首,随即道:“我倒是觉得文馨更胜过什么女明星。”她解释道:“其实能请女明星固然好,但是如若寻常人就能和明星一样好看呢?”

    乔亦寒感觉小白的点子真是一个跟着一个,让他叹为观止,也十分的……赞赏!

    他道:“说的对,每个人都是平凡的女孩子,平凡的女孩儿能够透过化妆改变一切,那自然更吸引人。”

    乔文馨:“选我选我啦!大哥帮我跟爸爸说,我想要拍封面嘛!”

    乔文馨性格就是乐观开朗,对这样的事儿更是极为感兴趣的。

    乔亦寒失笑,说起来,乔文馨和纪小白真是十分不同的性格,但是能相处得来倒是也挺奇怪的。

    他打量两个姑娘,突然言道:“其实红玫瑰白玫瑰的主题也不错。”

    言罢,沉思起来。

    乔文馨没明白,但是小白懂了,不过她只是提个小建议,至于其他的,自然有人家的想法,她曾发誓要给镜花堂夺回来,她只希望,在她复仇之后,镜花堂还能重新回到荣家,让所有人都知道,荣家的镜花堂,是永远都不会倒的。

    敛了敛神色,她笑道:“难道真的要一直这样说话么?”

    指指火锅:“再过一会儿,不能吃了呢!”

    乔文馨失笑,“来来,吃东西。”

    待到与乔家兄妹分道扬镳,古姨问道:“若镜花堂就这样垮了,待你他日报仇结束,重新再开一家,又是如何呢?”

    小白摇头,她道;“父亲活着的时候曾经说过,镜花堂不能倒。如今他人不在了,纵然现在镜花堂已经不是我们家的了,但是我还是想要帮帮他。”

    古姨叹息一声,道:“你也是为难。”

    小白轻轻摇头,道:“其实在我心里,一点都不为难,当然,他是乔家的产业让我心里有很多隔阂,但是我相信自己能够成功。一步步来,总归会有成功的一天。”

    古姨道:“对,我们总会成功的。”

    眼看一片片雪花飘了下来,小白停下脚步伸手,她接住雪花,雪花入手即化。

    她轻声笑:“您觉不觉得,今年的雪有点多?”

    古姨点头,她道:“气候最是无常。”

    小白道:“对呀,所以很多事情,更该好好珍惜才是。”

    小白与古姨回家,就看家中有几分肃穆,似乎十分压抑,状态不太对,她将小月唤了过来,问道:“家里可是出什么事儿了?”

    小月也算是一个万事通了,她从小就在纪家长大,里里外外的人都认识,也混的熟,听大小姐问起来,道:“听说是和陈家有关呢!陈少爷在咱们家装神弄鬼,分明就是陈少爷的不对,但是陈家的人不这样想啊,总是觉得陈少爷是被二小姐引诱的,如此这般又是挨了打,哪里能够善罢甘休呢?必然是要找点晦气的。”

    顿了顿,小月又道:“咱们家的几桩生意,最近都被人抢了,据说就是他们家做的呢。老夫人发了好大的火气,说二爷管不住孩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小白若有似无的扬了扬嘴角:“哦?那二爷呢?”

    小月撇撇嘴:“二爷还能做什么啊,肯定是要想办法啊。不过他心情似乎不好,给二太太好生臭骂。”

    小白觉得当真是活该,不过她倒是没有把幸灾乐祸表现的太过明显。

    她道:“老夫人不会饶了小蝶的。”

    不管事情内情如何,不管为何总是对不上,只要陈家俊那个蠢货咬准了小蝶指使他来的,那么老夫人就断然饶不了纪小蝶。

    老夫人这个人十分的自私,她最看中的就是纪家。她凡事儿以自己为中心,他讲究的是自己有没有被冒犯,而不是其他。

    现在“陈家俊”装鬼吓她,还是受了小蝶指使,这足以使她暴怒。

    她会揣测,是不是因为她拦着小蝶不许她出门见陈家俊,才有今日的一切。

    “想来这几日家里的氛围也不会好到哪儿去,你出去打听消息,也要小心一些,免得被人寻了理由发作,若是这般,就得不偿失了。”

    小白交代小月,古姨将十块钱塞给小月,小月连忙推拒:“这可使不得,使不得的啊!大少爷让我好好的帮着小姐,我是愿意的,哪能要你的钱呢!”

    往日里小白也会交代古姨给小月一块两块钱,但是如今日这般倒是没有。

    要知道,小月一个月的工钱也才十五块钱而已。

    小白微笑:“你拿着,你买些糖果什么的,偶尔也和小姐妹们一起吃吃,再说了,天冷了,我看你穿的还是单鞋,换一个吧。”

    小月低头,两脚蹭了一下,随即道:“我有棉鞋的,只是今日天气不好,我没穿。”

    她只那么一双,稍微有点天气不好,是万不会穿的,不舍得。

    小白轻笑:“我知道你有,但是看你穿的不多,冬日里时常下雪,你再买一双,来回换着穿,不然脚冻坏了很不舒服的。”

    又是停顿了一下,小白笑道:“我留着钱也没什么用,你拿着吧,再说你帮了我,我总是不能亏了你。我知晓大哥让你来帮我,但是帮我也不代表就什么都不要。大哥是男子,心粗,有些细节想不到的,你拿着。”

    小月垂首,半响,抬起,道:“谢谢小姐。”

    郑重的接了钱。

    若是平日里一块两块,她想来也就接了,虽然也不少了,但是小姐说的对,买些糖果与小姐们一起吃喝,才能更加多的探听到消息。但是近日这钱委实有些多。

    不过她仍旧接了过去,认认真真:“往后我会更加认真的。”

    小白噗嗤一笑,小女孩儿的模样,“我知晓你一直都很好,只是有一点我要提醒你,不要觉得拿了我的钱,就一定要拼死帮我做什么。不需要的,凡事儿悠着些,看形势不好,咱们就不多窥视别人的生活,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总归,来日方长的。”

    小月楞了一下,随即认认真真的点头:“我晓得了!”

    大小姐和大少爷一样,都是心善的人,和他们其他那些人不一样,正是因此,她越发的觉得自己该好好的帮助他们。

    等小月下去,古姨道:“小姐,您手头其实没有多少钱了。”

    她手头的钱,都是纪家每个月的月钱,她时常与乔文馨出门,对身边的人也不算计,自然剩的不多。

    小白垂垂眼,随即道:“我知道。”

    她抬头,神情意味不明:“荣家老宅,有我父亲藏好的一笔钱。”

    古姨并不意味,荣家虽然是突然出事儿的,但是荣老爷却不是当天就出事儿,他们家未必就没有筹谋。

    只是一场大火发的突然,倒是让人有些措手不及了。

    古姨道:“我想到了,不过你如果手里突然有大笔银钱,说起来也是不合常理的,未必没有人会注意到。”

    小白寻常说道:“荣胭脂给纪小白的私房钱,你觉得……这个理由好不好呢?”

    古姨一愣,随即点头,道:“不好。他们会怀疑,怀疑荣胭脂不知道给了纪小白多少。”

    小白轻声:“这样不是很好嘛?”

    古姨一下子就明白了小白的意思,她道:“您这么多次试探,那个人一直没有再次下手。您说到底是为什么啊?”

    其实纪小白做的每件事儿,每一个挑衅都希望能有人对她再次下手,但是按照现在看来,这个人却按兵不动了,这点委实让人觉得奇怪。

    能想出这样精密的法子给人下毒,必然不是泛泛之辈。

    可是这个人究竟是谁呢?

    他们所知,这个人一定不是方巧,当时装鬼吓过她,她并不知情。

    若说演戏,这点小白倒是不信的,如若有这样好的法子,她不会买通那些人要绑架她,所以说,这件事儿与她无关。

    这个宅子里最希望她死的人就是方巧,但是那个人不是方巧。

    剩下的人……小蝶?小蝶甚至不如方巧,她想不到这些。

    纪二爷?

    那个时候荣家还没有败,他真的会铤而走险吗?

    姨母已经不在了,只有小白在,荣家才会真的帮衬纪家的生意,如若小白不在,其实两家又有什么牵连呢?

    纪二爷会为了所谓的恨意而这样做么?

    小白不清楚。

    小白正陷入沉思,就听外面传来吵杂的声音,小月咚咚的跑了进来,道:“大小姐,二爷要打死二小姐呢!”

    小白一听,笑了起来:“那咋不打死呢?”

    小月没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她道:“现在二小姐的院子已经闹成一团了。连二太太都被二爷打了,说她不会教女儿。”

    小白起什么,轻飘飘的:“那我倒是要过去看看了,这么讨厌的纪小蝶……被打死没有。”

    小白带着古姨过去看热闹,刚走到院子门口,就看到不少人都围在这里,小白也不前进一步,只站在门口,她道:“我们站在这边就好,别殃及池鱼。”

    如若有些人浑水摸鱼趁机打了她就不好了。

    纪二爷也不知是不是故意想让老夫人知道他的态度,揪着小蝶站在院子里,一点都不留情的就是一个耳光。

    小蝶被打倒在地上。

    其实这两日纪二爷已经惩罚了小蝶,将她关在祠堂不准吃饭,不过虽说是不准吃饭,但是方巧哪里会不管自家女儿,经常偷偷的送一些吃的,小蝶自然也是没有饿到。

    可恰是这个行为,老夫人却又越发的气愤起来。

    这简直是不将她放在眼里,正好今日有了陈家抢生意的事情,老夫人便是一齐发作起来。

    纪二爷最怕的便是老夫人将他从家主的位置上拉下来,因此十分立刻表态。

    他先是叱骂了方巧,之后便来小蝶这边教训她。

    他原本尚且觉得这个女儿很好,只是现在又不同了,这个女儿如若让他丢人,如若只会拖他的后腿,那么他就不能忍了。

    “你说,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死丫头,你还能给我干什么。”

    纪二爷气急败坏:“你现在就给我去陈家,我不管你是哄也好,骗也罢,你去给陈家俊给我搞定!听到没有!”

    小白围观,挑了挑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胭脂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十月微微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月微微凉并收藏胭脂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