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娇花逆袭手册 > 第九十一章

第九十一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翌日,白府大门大开两辆马车依次驶了出来。

    秦氏坐在马车里,一会儿摸摸头上的珠钗,一会儿抚着衣裳上因马车晃动而扭出的细小褶子,不安道:“玉儿,你说娘这一身可使得?”

    这一句话秦氏从梳洗打扮好后一路问道现在,但白玉儿没有丝毫不耐,反而细细打量她一番娇声道:“娘这么穿美极了!估计待会儿大舅看到眼珠子都不会转了!”

    白玉儿也没说谎,秦氏本就生的标志,平日虽也注意穿着,但像今日这样穿得华美端庄确是头一回,衬得她艳而不俗,娇而不媚。

    梅青梅竹两个在一旁也是暗暗点头,夫人这么穿确实很美,就像大户人家的当家太太温婉动人。

    秦氏想了想又蹙眉道:“也不知王.府有什么规矩,娘啥也不懂,就怕到时给你大舅惹麻烦!”

    “娘,你忘了!秦王可是很看中大舅这个弟弟的!再说了,大舅也说了,到时咱们就只当亲人见礼就是,不用在乎什么身份。”白玉儿并没像平日撒娇那样腻歪在她怀里,怕把她衣裳压出褶子来,只是握着她手晃了晃。

    秦氏脸色这才缓了缓,白玉儿便让她眯一会儿,说到了在叫她。

    后面一辆马车里,白鸿文清淡的眸子里涌现出复杂的神色,他知道这一趟过府意味着什么,他也说不清心底是个什么感觉,涩涩的,苦苦的,还有丝丝解脱的痛快。

    竹翟静静的坐在一旁,小心翼翼的打量一眼主子的神色轻声询问,“公子,可要喝茶?”

    声音中透着一股期盼。太太和姑娘昨日可是单独找过他,让他今日格外注意一些主子的言行,若是见公子愁眉不展一定要细心照料他。他不懂为何太太她们会说公子有心事,但方才确实见公子眉头动了动,他才脱口问公子喝不喝茶。

    白鸿文淡淡瞟一眼明显带着紧张神色的小厮,知道他是得了娘她们的嘱咐,便淡淡嗯了声,余光瞥见那小厮在他应声后大大的笑脸,他沉重的心情也缓解许多。

    他当初挑了两个小厮,一个起名竹莱,一个唤竹翟。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发现竹莱为人圆滑稳重,便使他管着院子的事。竹翟为人没耿直单纯,而且性子直拗,但有一样够衷心嘴巴紧,便使他近身伺候梳洗,平日出门也带着他。

    这不,他倒了茶递给白鸿文后,便忐忑的把秦氏她们吩咐他的事儿一五一十的跟白鸿文说了。在他看来他的主子是公子,什么事都不能瞒着他。

    白鸿文眸子闪过笑意,微微颔首嗯了声,便合目养神。

    ……………………………………

    秦王.府

    年侧妃慵懒的躺在美人榻上,左右各一个丫鬟在给她染着蔻丹,一个丫鬟小心翼翼的躬身进来道:“主子,王爷使人来传话让你去前厅!”

    “哼,不过是乡野村妇,也值得本王妃亲自去招待!真是好大的脸面!”年侧妃一个动怒,丹寇便染花了,两个丫鬟惶恐的跪下请罪:“主子饶命!”

    年侧妃只微微偏了偏头,便有一个面孔威严的嬷嬷站了出来,一手扯一个不费吹灰之力便提起两个丫鬟,不一会儿就消失在门口。其他丫鬟们见了更是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殃及到自己。

    气归气,年侧妃是知道秦王脾气的,狐狸眼微微一挑,一丝妩媚风情便倾泻而出,“来人,伺候本王妃梳洗更衣!”

    屋子里一个梳着妇人头的俏丽丫鬟躬身应下,须臾便领着五六个丫鬟们鱼贯而入,井然有序的伺候着年侧妃梳洗,染花的丹寇也擦试的再也看不出痕迹。

    年侧妃一身海棠红妆花烟云罗长褙子,妃色流萤留仙裙,梳着精致优雅的环髻,趁的她如神仙妃子似的艳光逼人。头上戴了一套红宝石首饰,颈间一串骊珠幽幽泛着红光。

    “走吧!”年侧妃柔媚的声音说罢,便搀着两个丫头的手仪态万千的往前厅去。府里的下人远远见了,纷纷跪地请安,“给王妃请安!”

    因府里长年没有正经王妃,下人们便渐渐改口都叫年侧妃为王妃。

    年侧妃脚步不停经过他们身边时轻点下巴,红唇微启,“起吧!”

    待她在一众丫鬟的拥护下浩浩荡荡的走远了,跪在地上的下人们才敢起身,又继续忙碌着手里的事情。

    前厅秦王已等了一盏茶功夫了,见年侧妃莲步轻移的在两个丫鬟的搀扶下身姿曼妙的走进来,眸光在她身上转了一圈眉头越皱越紧,面上便闪过不悦之色。

    丫鬟替年侧妃脱下披在身上的紫裘皮斗篷,她抚着衣袖上的繁复花纹眉梢一挑,“王爷,妾身这身衣裳不好吗?”

    她就是故意穿得富贵雍容,震震那村姑的锐气,叫她莫忘了,别以为攀上裕郡王那根高枝就飞上了枝头。

    女人声音媚的能滴出水,眼儿如钩子似的往上首的男人瞟去。然男人似没看到,只沉沉的盯着她颈间的珠子,若他没记错,这是皇后赏她的,她如今戴这个出来做什么?秦王方要说太奢华了,便听丫鬟来报,白家的人已经入府。他挥手打发丫鬟下去,咽下方才想让年侧妃回去换一身衣裳的想法,招她到下首坐下,说起待会儿需要她配合的事。

    年侧妃心思一动,便招来心腹丫鬟当着王爷的面把话说了,余光瞥见秦王满意的抚须,在他见不到的地方朝丫鬟轻轻使了个眼色。丫鬟会意便躬身退下去安排待会儿的事宜。

    过了会儿,秦王想起什么又问道:“有没使人去叫世子他们?”

    年侧妃嗔他一眼,掩嘴娇笑道:“王爷放心,世子还有衡哥儿那妾身都命人去说过了。”

    悄悄瞅一眼秦王神色,便又道:“妾身想着白家还有个小娘子,便自作主张差人把芜姐儿也叫来了!”

    果然秦王面色沉了沉确是什么话也没说,他自己没有女儿只得两个儿子。年侧妃见状不禁悄悄松口气。

    她知道秦王不喜她这被娘家侄女,觉的她为人轻浮。但他也不想想这是芜姐儿愿意的吗?她一个在继母手下讨生活的深闺女儿,若不自己图谋,就凭她那继母是不能指望的。还有她那烂泥扶不上墙的弟弟,怕媳妇竟成了那样,真是没出息。

    若不是芜姐儿聪明,偷偷使人从兰州传信儿过来,她还不知她过的是那种苦兮兮的日子。身为兰州首富的嫡女,竟连一样像样的首饰都没有,说出去谁信啊。

    芜姐儿刚到府里的时候,秦王虽没见的多热情但也顶多是漠视罢了。去年芜姐儿在一次家宴上打了那周传翼的心思,一回算计不成反被他嘲讽,“这么没脸没皮的女人本世子也是见识了。以为少穿两件衣裳自动送上门来,本世子就要买账吗?也不照照镜子先把自己捯饬的能见人了再来!”。芜姐儿掩嘴而去。

    后来秦王听说后,日后家宴什么的便不许芜姐儿参加,对她的映像也一直不好。如今芜姐儿也十六了,是该为她打算打算了。

    想到前几日芜姐儿吞吞吐吐找她,“姑姑,我看上一个人!”

    年侧妃吃惊,便追问是谁。从芜姐儿口中得知她在醉湘楼门口遇到白鸿文,看了一眼便惊为天人,这么俊美的公子她还是头一回遇到。后来派人去查才得知是被裕郡王接进京城的白家公子。

    被芜姐儿缠的不耐烦,她敷衍的应了下来。把她打发走后,她命人悄悄查了白鸿文,知道他是今年的解元,她心思便转开了。

    ………………………

    王.府很大,秦氏她们坐着软轿一路沿着铺满鹅卵石的小径,绕过一个大园子,又转过层层叠叠的假山方才看到一条长长的涌道,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鸿文,你们来啦!”

    白鸿文并没有坐肩舆,一路跟在秦氏她们的软轿旁边不紧不慢的走着。瞧见秦盛站在路边,他快步上前唤道:“大舅!”

    抬轿子的粗妇不妨在这里遇上裕郡王,一时不知该不该停下来见礼,就见他摆手示意她们不必多礼,继续往前走。

    秦氏在软轿里听到秦盛的声音,紧张不安的心瞬间消退不少,白玉儿见状抿嘴笑了笑,偷偷揭开帘子朝外瞅了眼,发现大舅和大哥就走在软轿一旁,她也心安许多,不好再看便放了帘子。

    又过了一刻钟,软轿停了下来。秦氏在梅青的搀扶下先下了轿子,随后梅竹也扶着白玉儿下来。

    白玉儿见梅青梅竹两个丫头并没有因王.府的金碧辉煌而露出怯意,心中满意。

    秦盛看着秦氏他们想说什么的时候,便有一灵秀的丫鬟迎了上来,“裕郡王,王爷请你们入内!”

    秦氏心砰砰乱跳,紧紧握着梅青的手,低垂着头尽量回想着白玉儿跟她说的话,“娘啊,待会儿进了府里,你不要抬头瞧秦王他们,只目光看着他们胸前就是了!还有到时秦王没问话时,你就保持得体的微笑就好!”

    又想到秦盛就在一旁,她深吸一口气心里的慌张才算好些。嘴角翘起好看的弧度,半垂着头随着引路的丫鬟进了厅里。而梅青梅竹两人却被留在了厅外。

    秦盛终究还是担心秦氏,怕她紧张不安,趁着转身的时候偷偷扭头瞧了眼,发现她嘴角含笑,眸子半敛,侧面看起来迷人又神圣,他不由得看的痴了。

    秦王坐在上首把秦盛的举动看在眼里,气恼他不争气,看个女人眼睛都直了。他不想让他丢人,重重咳了两声,见秦盛看过来,警告的蹬他一眼,示意他安分些。

    秦氏三人便弯腰冲上首的秦王行礼,“见过王爷!”

    秦王眸光从秦氏三人身上滑过,眸子闪过惊艳之色,在秦氏身上顿了顿,莫怪他那二弟喜欢,确实长得招人疼。

    他移开视线唔了声,示意他们免礼,秦氏三人便又冲着副座上的年侧妃行礼道:“见过侧妃娘娘!”

    侧妃两个字如扎在年侧妃心头的一根刺,她已许久没听到这种称谓了,脸上的笑有些凝住,狐狸眼儿微微一眯,些许暗芒乍隐乍现,就这么注视着下首站着的秦氏三人。

    秦王本也没觉得有什么,但秦盛心疼啊,他急声唤道:“王爷!”

    看着他眼里的急色,秦王轻咳一声,年侧妃魅惑一笑,“还请王爷,裕郡王别怪,妾身是瞧着下面这天仙似两个美人儿看呆了眼!荷晚!”

    话落那个叫荷晚的丫鬟便上前扶起秦氏母女,白鸿文则轻轻扫了一眼年侧妃,他总觉得这侧妃方才在暗暗打量他。

    须臾,便有丫鬟来报世子爷,二公子还有表姑娘来了。

    话音才刚落下,周传翼慵懒的声音便传了进来,“父王,您急着让儿子过来是见谁啊?莫非您又要让儿子看什么画册?我可告诉您,那些木头桩子美人儿我可不喜欢!”

    秦王浓眉一挑,他就知道这孽子是生来气他的,他胡子一抖方要发作,年侧妃娇余光瞥见娇声劝慰道:“王爷,有客人在呢!”

    是了,有客人在这孽子还不让人省心,秦王只觉的心中的火气更大了。瞧见周传翼仍是一身张扬的红衣,他眉头越挑越高,却听秦盛唤道:“王爷”,眼神却看向秦氏他们。

    秦王恍然,招来丫鬟示意她去安排秦氏等人落座。年侧妃恼秦盛坏她好事,见他颦颦往那村姑那儿看,她在心里冷笑,真是个狐媚子,勾的男人离不得她。她才不会承认她是嫉妒秦氏了,一个村姑还是个寡妇有什么好让她嫉妒的。暗嗤这裕郡王也当真没眼光,连寡妇也娶。

    她鄙夷的移开目光,眸光柔和的看向自己儿子周传衡。

    周传翼在秦氏他们身上扫过,在看到白玉儿时眸子一亮,他啧啧两声走近两步,弯腰细细在她面上打量,在白鸿文忍不住要出声,秦盛也皱紧了眉,秦王黑着脸,年侧妃幸灾乐祸时,他才直起身子来虚指着白玉儿道:“父王,这位妹妹长得可真是漂亮!她是哪家的妹妹啊?”

    秦氏紧绷着身子紧紧抓着白玉儿手,白玉儿朝她安抚一笑,她一点儿也不信这世子爷的话,因为她并没有从他眸子里看到贪婪和*,只有纯粹的欣赏,就像人在看到漂亮的事物时,那种单纯的观赏。

    周传翼把这一幕瞧在眼里,眸子闪过精光,方才他都注意到了她不怕他,真是个有意思的美人儿。这季宸当真好福气能得如此佳人儿,他都有些嫉妒他了。想到晚上猫儿胡同的议事一事,他邪气一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娇花逆袭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大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大侠并收藏娇花逆袭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