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娇花逆袭手册 > 第九十五章

第九十五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script>    四月十六是白玉儿十五岁生辰。因先帝之事,白鸿文和秦氏商议一番决定一切从简。他们家因裕郡王之事已是在风头浪尖上了。若是这次再大摆筵席就怕那些酸儒有话说。

    只是这样委屈了白玉儿。

    但身为当事人的白玉儿却娇声道:“若是娘和大哥觉的委屈了我,便在那日送我一份大礼好了!”

    理直气壮的模样在她做来确是格外招人疼。

    秦氏搂过她笑道:“你大舅可是说了,在你及笄那日有大礼送给你!”

    白玉儿不过随口一说,如今得了秦氏的准信儿,她眸子晶亮的看着秦氏,非得缠着她问她是怎么知道的。

    “你大舅跟我说的…”,待看到女儿眼中的促狭,秦氏才反应过来,女儿这是打趣她呢。

    柔荑轻点她额头嗔道:“鬼丫头,就你心眼儿多!”

    白鸿文坐在一旁含笑看着母女二人玩笑。只有在这时候他冷清的眸子才会染上暖意。

    因先帝之事,裕郡王便把婚期移到腊月初一。如今他在京兆尹领了差事,也没去岁那么悠闲了。但只要休沐,他必往白家走一趟。白玉儿为了给两人多相处的时间便只要秦盛来,她便乖觉的待在碧影小筑不往宜安堂去。

    四月十六,白玉儿还睡眼朦胧的便被梅竹梅兰从被窝里挖出来,扶着她往屏风后面走。

    待身上一凉,白玉儿才惊觉自己被梅竹梅青两个丫头剥光了。她立刻清醒过来,见两个丫头都目光直直的盯着她瞧,她抱胸跨进浴桶里嗔道:“胆子不小,竟偷窥主子!”

    梅竹羞涩的从那洁白无瑕的玉背上移开眼,脸瞬间红了透,她方才竟盯着姑娘的背发起了呆,太不应该了。可是姑娘的背真的好美啊。

    梅兰从惊艳中回神,难怪每回沐浴姑娘便赶了她们出去,她讨巧道:“姑娘,您饶了奴婢们吧!奴婢和竹姐姐方才竟看您的身子看呆了眼。”

    这是什么话!这丫头竟是越发大胆了!日后出门也没了规矩可不好。白玉儿佯怒道:“真是没规矩!”

    梅兰忙跪地请罪。白玉儿也不是真的生气,便命她起来,让她日后说话想着点儿说。

    梅兰才知道姑娘是在点播她呢!她忙应下。

    沐浴更衣罢,梅竹拿来准备好的彩衣递过来。白玉儿无奈的拿过去穿好,梅兰手脚利落的给她梳好了双丫髻。

    白玉儿感叹她已好久没这么打扮了。

    梅竹梅兰便垂头在一旁不忍再看。其实姑娘本就长得漂亮,穿这一身也是俏丽的很。但猛地看过去却是不大习惯。

    白玉儿也觉的不大自在。这时门口传来季薇清脆的笑声,“玉儿妹妹,看你上回还打趣我不?如今可不就轮到你了?”

    围着白玉儿转了一圈,她拉着裘梦媛不满的抱怨,“媛姐姐,你说这人长得好就是占便宜,瞧玉儿妹妹把这彩衣穿得多漂亮!”

    裘梦媛也一本正经道:“那是!能把这彩衣穿得这么美得也只有玉儿妹妹了。”

    白玉儿哭笑不得。知道她们是怕她待会儿紧张,故意活跃气氛的。她长叹一口气,不无得意道:“羡慕吧!”

    三人又玩闹了会儿,梅青便来请她们过去,说是怀阳公主来了。

    三人大惊,怀阳公主怎么来了?听闻她是先帝妹妹,嫁了定国公世子也是如今的定国公,夫妻和睦育有两子一女。当今圣上对这个姑姑也是多有敬重。而但他们家一向与定国公没什么交集,更可况是怀阳公主了?更是见都没见过。

    然此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白玉儿三人到了宜安堂,便见上首做了位约莫五十多岁的华服妇人,看起来很是威严。

    秦盛陪坐在左下首与她说着什么。秦氏他们都拘谨的站在一侧。

    三人进来跪地行了大礼,便听一道清越的女声,“起来吧!”

    素手指着白玉儿道:“你就是白姑娘吧!长得倒是一副好样貌!”

    语气淡淡的,听不出是赞美还是其他的什么。白玉儿只当是好话,她微微抬眸直视贵妇胸前的喜庆团纹,甜甜笑道:“多谢您夸奖!”

    怀阳公主一愣,随后便指着白玉儿与秦盛道:“你倒是没说错,确实是个大方的姑娘!”

    秦盛笑道:“我哪儿敢骗您啊?这下可愿意为她做正宾了?”

    秦盛找怀阳公主说时她并没有一口答应,只说到时看了合眼缘的话便做。若是不成那便没法子。

    怀阳公主并没有直接回白玉儿,而是把她招到身前又细细打量了一番,见小姑娘迎着她目光不躲不闪,眸光沉静,心里暗赞一声,朝秦盛微微颔首,算是应承下来。

    白玉儿也悄悄松了口气,别瞧怀阳公主只是打量她,但她却从她目光中感受到迫人的压力。她不停的告诉自己不能慌,才坚持下来,但背上已冰凉一片。

    怀阳公主把白玉儿的小动作看在眼里,眸子里的笑意一闪而逝。

    …………………

    巳时一刻便是吉时。

    秦氏他们把及笄的地方选在梅林旁边的空地上。此时台子早已搭好,场子里也摆好了座椅。

    白玉儿想到待会儿的事儿,心里突然紧张起来。季薇瞧出来笑着安慰她,“玉儿妹妹别担心,你就只当多换了几身衣裳!”

    裘梦媛附和,“是呀!一会儿功夫就好了!”

    白玉儿见她们二人都竭力安慰自己,鼻子有些发酸,她微微抬头,把眼里涌上来的热意逼退,软声道:“我有你们两个朋友真好!”

    白玉儿换了两套礼服后,在怀阳公主一句礼成中,她才算是松了口气。然不等她下去,怀阳公主突然从头上又拔下一只莲纹衔红宝石的凤头簪插.在她头上,迎着下面众人神采各异的神色,她笑道:“既然本宫与你这丫头有缘,便把这只本宫母后留给本宫的簪子送给你!”

    白玉儿喏喏应下,便在季薇的搀扶下走下了高台。

    这回请的人也不多,除了相熟的几家外,还有王侍郎夫人带着她女儿,赵大人夫人和她两个闺女。

    这两家都是秦盛说可以请的,白鸿文才写了帖子递过去。

    众人吃过饭送走怀阳公主后,才一一告辞。

    季宸趁白鸿文送客的功夫突然走到女客这边塞给白玉儿一只匣子,眸光意味不明的看着她,“送给你的及笄礼!”在白鸿文看过来时又匆匆走到男客那边。

    白玉儿这时不方便看,便悄悄顺进袖子里,若无其事的和裘梦媛他们说着话。季薇却贴着她耳边轻声嘀咕,“我大哥还真是偏心!我及笄的时候也没见他送我什么!”

    “薇姐姐!”白玉儿不依的娇嗔。

    因羞涩脸儿似五月的丹阳明媚娇艳。黛眉微挑,一丝媚意不经意间展露出来。美眸波光盈盈的漾起层层水雾纯真可爱。红唇微嘟,那水润饱满的唇瓣似熟透了的蜜桃等着人采摘。

    这是他的小姑娘啊!他等待了两年之久的小姑娘中于长大了!

    季宸的心似喝了琼浆玉液般舒坦。他等不及想早日把她娶回家好好珍藏着,使她的美好只为他一人绽放。

    看来回头得找秦婶儿和鸿文好好商议一番。有秦婶儿挡着,鸿文应是不会那么为难他吧。

    季薇她们走后,白玉儿因折腾了大半天也很是疲倦了。秦氏便也不留她,催着她快回去好好歇歇。

    回了碧影小筑,白玉儿先是洗漱了一番,换上家常衣裳便把丫鬟遣出去,偷偷从屉子里拿出季宸塞给她的那个红木匣子。她在环扣上轻轻一按,匣子应声而开,只见里头静静的躺着一只海棠滴翠珠子玉簪。

    海棠花瓣层层叠叠,做的维妙维肖,仿佛能嗅到它正轻吐着的芬芳。

    白玉儿一眼就喜欢上了。她轻轻拿起它,走到妆台前对着琉璃镜子把簪子斜斜插.入发髻里。

    镜中人人儿俏皮的晃了晃脑袋,那簪子上的滴翠便也晃了晃,她甜甜一笑,醉人的梨涡若隐若现,映着那通身温润白玉似的簪子越发迷人。

    看的会儿,她细心收好才合衣躺在美人榻上假寐。脑子里却想着季宸是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她一点儿也不知道。想着想着,她便睡了过去。

    “要不要叫姑娘起身?”梅兰进了内室见姑娘正睡的香甜,出去问梅竹。

    梅竹默了片刻,便摇头道:“让姑娘再睡会儿吧!你看着点儿时辰,到酉时三刻时,若是姑娘没醒,记得唤醒她。免得睡的多了,晚上睡不着。”

    梅兰一记在心里。却想着竹姐姐做事就是此她周到,不怪姑娘倚重她一些。她也要多努力,争取能让姑娘满意。

    贴身丫鬟的心思白玉儿自是不知。日子又慢慢恢复正常,除了裘梦媛和季薇常来府里找她玩之外,她便开始绣嫁妆了。

    秦氏是这么说的,“玉儿,你既然已及笄,离你成亲的日子也不远了。嫁衣什么的也要开始慢慢绣了。”

    对此白玉儿坦然接受,但她心里却想着大哥不是说要留她到十七岁吗?想到若是季宸知道大哥的打算话,不知是何表情,白玉儿不厚道的笑了。

    却不知季宸正在白鸿文那里,直言把他想早日迎亲的事儿说了,却听白鸿文说道:“季大哥,不瞒你说我打算多留玉儿几年!这事儿玉儿也是同意的!”

    “几年?”季宸咬牙问道。

    “待玉儿满十七!”白鸿文气定神闲的甩出话。

    “不行!”季宸想也不想便拒绝。这是让他再等两年,如今多等一天他都觉的度日如年,更何况是两年。

    两人不欢而散。

    季宸在路上心里很不是滋味,想到白鸿文说这事儿白玉儿也是知道的。他恨恨咬牙,“没良心的丫头!”

    刚进家门,便有小黄门来请,“季大人,皇上请您立刻入宫!”

    换了衣服便坐上马车随着小黄门走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娇花逆袭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大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大侠并收藏娇花逆袭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