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娇花逆袭手册 > 第九十九章

第九十九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粉色床幔被人挑起,白玉儿不适的扭了身子往床里面滚了过去。

    秦氏宠溺的笑了笑,都要嫁人了还这么孩子气。她轻轻伏下身子,捏了捏那挺翘的鼻头,“小懒猫,起床了!”

    白玉儿知道是娘来了,她爱娇的把脸在她手心蹭了蹭,像足了一只小奶猫依赖母猫的形态。

    “娘,你怎么来的这么早!”

    刚睡醒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暗哑,但听在秦氏耳里却是这世上最好听得声音。

    “今日你出阁,娘当然要早些过来看你了!”

    捧在手心的娇娇软软的小姑娘要嫁人了,成了别人家的媳妇。秦氏说不出的心酸。

    察觉秦氏情绪不对,白玉儿拱起身子直接腻歪在秦氏怀里,“娘,我会常去看你的!”

    “嗯!”秦氏声音有些干涩,酸楚,还有喜悦。

    “姑娘起身了没?”外面传来一道清脆的女声。

    “起了,夫人回来了!”

    秦氏虽嫁了裕郡王坐了王妃,但回白家,丫鬟们还是习惯叫她夫人。

    知道是裘梦媛来了,白玉儿从秦氏怀里探出身子,娇声唤道:“大嫂!”

    裘梦媛转过屏风,径直走到秦氏身边亲昵的唤道:“娘!”

    秦氏含笑应下,见时辰不早了,便站起身子唤来丫鬟伺候白玉儿起身去沐浴。

    待白玉儿穿着一身大红的绸缎衣裤出来的时候,喜婆已经到了正和秦氏说着什么。

    梅兰扶着白玉儿在妆镜前坐下,那喜婆便拿出她的架势开始给白玉儿开脸,疼的她眼泪汪汪的看着秦氏。

    秦氏安慰她,“忍着些,新嫁娘都是要经历一次的!”

    白玉儿知道,只是这种在脸上绞来绞去的感觉真的不是很好,就像是滑溜溜的蛇在脸上爬来跑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给你来一口,这种心里身体的承受能力真是够够的。她暗暗咬牙忍了。

    有丫鬟在秦氏耳朵说了一句话,她便起身出去了。过了一刻钟她便领着怀阳公主来了。

    众人起身行礼。

    怀阳公主环摆手让他们起身,便把目光定在白玉儿身上。她上前按住她,从丫鬟手里接过梳子便替她梳起了头发,配合着喜婆的唱喏声,白玉儿眼里已蓄起了泪。

    曾多少梦里盼着的这一天来临,然而这天终于来了她却没有想像中的兴奋和激动,反而心里酸酸涩涩的难受,突然有股冲动…她不想嫁人了。白玉儿自嘲,她也算是矫情起来了。

    “新娘子真漂亮!”喜婆的赞美声惊醒了思绪不知飞到何处的白玉儿。

    她看着镜中那个唇红脸白,腮边挂着两抹红云的女子,她嘴角抽了抽,这可真是─喜庆!

    秦氏嘱咐了白玉儿一番便陪着怀阳公主去了花厅。一会儿客人就要来了,她要去接待。

    没了怀阳公主在这儿的压力,裘梦媛显然活跃多了,她探头往外看了眼奇怪道:“薇妹妹怎么没来?”

    一句话把屋子里的丫鬟都逗笑了。人家是新郎官的妹妹,哪里能来呢?

    裘梦媛似反应过来,讪讪笑道:“哎,我记差了!”说着情绪便低落下去,抱怨道:“玉儿妹妹,你说你嫁出去后,我连个说话人都没有!薇妹妹过了年也要嫁人!你说女子为何一定要嫁人呢?”

    喜婆笑道:“哎呦,我的奶奶,你说什么傻话!这女子嫁人男人娶妻天经地义……”

    这喜婆也是个会说话的,不一会儿便把屋里有些沉闷的气闷说的活跃起来。

    喧闹声响起,梅喜喜滋滋跑进来,“姑爷来了!”

    白玉儿喜服已经穿好了,喜婆忙道:“快把凤冠带上!”

    众人便把目光移向梅竹手里的凤冠,纷纷露出惊艳的神色,实在是太漂亮了。

    但只有身为当事人的白玉儿知道这凤冠戴在头上是多么的沉重。还不等她适应,眼前一黑,却是被喜婆蒙上了喜帕。

    梅竹梅兰扶着白玉儿去了花厅,那厢季宸已经到了,见到被人扶出来的佳人,他心中涌起难言的喜悦,他终于等到她嫁给他了。

    拜别了秦氏,白老头他们,伏在白鸿文背上,感受着他清瘦的身子却有力的背着她,想着以往的点点滴滴,想着他对她的好,对她的包容,对她的宠溺,白玉儿红了眼,哽咽出声,“大哥!”

    声音近乎呢喃的依恋不舍,白鸿文听清楚了。他顿了顿,微微抬头看向高处的红灯笼,须臾才又缓缓往大门口走。

    把人送进花轿后,他轻声说了一句,“大哥在家等你!”

    等你什么时候想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不用顾忌!

    大哥真坏,老是惹她哭!可是泪还是像雨帘子似的,簌簌往下落。她想她的脸已经花了吧!不知季宸见了她这么个丑新娘会不会嫌弃。

    想着想着她手里不知何时被塞了跟红绸带,一路牵着到正堂拜了堂,后又迷迷糊糊的便感觉耳边清静许多。

    眼前一亮,白玉儿迷茫的抬头就看到季宸眸光含笑的看着她。她大惊,突然想到自己已经哭花了妆容,她赶紧垂下头来,引来室内一阵哄笑声。

    “新娘子害羞了!”

    白玉儿暗道,她才没有呢,只不过怕自己的丑样子吓到你们!

    其实她哪里知道她头上还带着凤冠,那垂下的珠玉流苏把她的脸遮的密密实实的,哪里瞧得真切呢!

    众人又笑闹了会儿,便被季宸笑着全给支走了。

    察觉床榻一矮,身边便挨过来一人,她扭捏的往一旁挪了挪,赶他出去她好把妆容打理一下,她想给他瞧她最美的样子,“宸哥哥,外面的宾客还等你去呢!”

    “不急!”

    察觉到身旁佳人的抗拒,季宸以为她是害羞,便不急着追上去,只是捉住她手在手心里把玩。

    十指纤纤,白皙软腻,似没有骨头似的。不胖的手背上竟还有十个小小的肉窝窝。他似发现了新的稀奇事,拿手指轻轻戳一下,那肉窝窝便深了深,他手指移开,便又弹跳起来。

    极具弹性!

    可白玉儿被他一遍又一遍弄的痒痒,她挣脱开来,嗔道:“痒!”

    声音甜软似糖糕。

    季宸眸光深了些,“玉儿妹妹,你终于是我的妻了!”

    手已抬起想扒拉开那些碍眼的珠子。他还没有看清她的模样呢!

    白玉儿本就防备着他,头一偏便躲开了,他的手落在她肩头。她不让他看,那他便抱她,心里却想着都成亲了怎么比先前还羞涩了呢!

    他们可是都亲过了。

    想到她的唇,他眸光便移了过去。

    红艳艳的唇瓣微微嘟着,在喜房跳跃的烛光中,泛着诱人的光泽。

    季宸微微探头过去,想寻找那处香甜,却听外面传来夜寒的声音,“公子,老爷换你过去!”

    “该死!”季宸心里咒骂一声。无法只得重新坐直身子,执起那只绵软小手放在唇边亲了亲,“玉儿妹妹,我去去就来!”

    白玉儿嗯了声,心里却道,快走吧!我头都要断了!

    待季宸走后,白玉儿便唤来梅竹梅兰伺候她梳洗。头上的凤冠摘了下来,梅兰指着她脸惊呼,“姑娘,你的脸?”白一块红一块,姑娘再好的容颜也掩不住狼狈。

    白玉儿早已知道会是这样,她淡定的吩咐,“梅竹,去打水来!”

    等梳洗好后,白玉儿着了一身喜庆的海棠对襟莲纹褙子,菊纹软缎石榴裙,梳着俏皮凌云髻,打开妆匣找到那只海棠滴翠珠子玉簪横插在发髻里,周围用其他珠翠点翠做装饰。又找了红绯翠滴珠子耳坠戴在耳上。

    对这妆镜微微晃了晃,容色逼人。白玉儿满意的点头,便挥手让梅竹她们把其他的首饰收起来。

    “玉儿妹妹!”季薇笑着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端着托盘的丫鬟。她示意那丫鬟放下饭菜后便摆手让她出去,对白玉儿解释道:“这是大哥吩咐我给你拿来的!”

    白玉儿展颜一笑,险些晃花了季薇的眼,她疑惑的问,“玉儿妹妹,我怎么觉的你今晚比平日还漂亮呢!”

    梅竹梅兰立刻垂了头,姑娘打扮了一个多时辰,能不漂亮吗?

    白玉儿心里极为得意,面上却做惊喜的样子,“真的?”

    季薇又上上下下打量她一番,明眸皓齿,雪肤花貌,眉目间却又似多了些她不大懂得风情。反正被玉儿妹妹那双美眸看着,她便会晃神。

    一对好姐妹又说了些话,季薇便离开了。

    白玉儿一早便开始折腾了,这会儿便有些犯困,可季宸还不知什么时候回来。她掩嘴打了个小小哈气,梅兰眼角的看到了,她心疼的道:“姑娘,要不你先眯一会儿,待姑爷来了我再叫你!”

    白玉儿实在是熬不住了,便想着只是歪一会儿,便合衣靠在美人榻上养神。不知过了多久,她觉的颈间酥酥麻麻的,便挥手去推,结果却是双手都被大力禁锢了起来,她动弹不得,便扭腰用腿蹬,可是腿脚也被重物压住了。

    她气的挣开双眼,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竟扰她好梦。

    对上季宸那双亮如星辰的双眸,她呆怔后便反应过来今晚是她和他的新婚之夜。

    “醒了?”

    季宸微微松了她手脚,嘶哑着声音问道。

    “你这是…犯过病…吗?”白玉儿见他头上的碎发都贴在一处,头上还有细细密密的汗珠子,便出声问道。

    “已经好多了!如今我能自己控制它!”季宸也觉的奇怪,自从上回在那破屋子那次,他自己抵抗了一回后,这病似乎也没那么可怕了。方才他便又察觉到体.内横冲直撞的气血时,他便凝神闭气,不过几个来回便没了那股子冲动。

    白玉儿不信,“真的?”

    季宸点头,脑袋便又低了下去,含住她早就想吃掉的唇瓣,含糊不清道:“玉儿妹妹,咱们做些适合今晚做的事吧!”

    真是不知羞!

    白玉儿暗骂,不过却并不配合他,扭头避开他的热情,娇羞道:“我想在上面!”

    季宸果然停了下来,眸子带着奇异的色彩,哑声道:“真的?”

    人已是翻身下了榻。

    白玉儿美眸楚楚动人的看着他,使他躺在床上。季宸听话的照做。

    见佳人柔荑轻解盘扣,他喉咙隐隐滚动,眸子灼灼的盯着她。

    衣衫滑落,长发曳地,娇人儿魅惑一笑,俯身含住他唇,声音带着诱惑,“闭眼!”

    季宸任命的闭眼,任娇人儿在他身上做为。胸前的中衣散落,察觉娇人儿的意图,他方要说的话尽数吞没在身体的舒爽里。

    他从不知她竟懂得这么多,他握着她盈盈纤腰,沉醉在她的温柔热情里,心里渴望更多,但又怕吓到她。

    突然他感觉身上一轻,一股大力朝他腰间袭来,扑通,他竟掉到了地上。

    方才还是天堂般的享受,身体的愉悦还在,然此时床上娇人儿却居高临下一脸得意的看着他娇声道:“季宸,被人推倒的滋味儿如何?”

    季宸:………

    他能说他在天堂和地狱间徘徊吗?

    外间守夜的梅竹她们听到内室传来的巨响都忍不住红了脸,姑爷太生猛了,这让姑娘那么娇弱的人儿可怎么受的了。

    看来明日得起早给姑娘炖汤好好补一补!

    …………………

    四年后

    京中这三年新开了一家紫仙阁,里面的成衣颇受京城贵妇小姐的喜爱。

    五月的天中午还是有些热的,一辆华丽的马车在紫仙阁外停下,先是两位打扮得体的丫头下的车来,探手从马车里扶下一位风姿卓越的中年美妇。

    美妇搀着两个丫头手往紫仙阁走,门口的小二忙上前热情的接待,“夫人来了!姑娘在三楼雅间!”

    “我就知道这孩子在这儿!”贵妇笑着说罢,便往楼上走。

    进了三楼,便觉的一股清新淡雅之气扑面而来,贵妇主仆三人来到最里面的雅间门前,丫鬟上前扣门,接着里面传来娇软的声音,“进来!”

    “娘,你怎么来了?”伏案写着什么的少妇赶紧站起来,来到贵妇身前娇嗔。

    “哎呦,可小心些!都是当娘的人了,怎么还这么跳脱!也是宸哥儿惯着你!”秦氏忙扶着她,看着她圆滚滚的肚子嗔怪道。

    白玉儿挽着她胳膊往一旁榻上坐下。

    “梅竹梅兰呢?”秦氏又见雅间里没有那两个丫头的身影,不满的说道。

    “她们两个被我使出去做事了!”白玉儿含糊的略过,不想秦氏再问这个,便说起了其他的,“麒哥儿和麟哥儿呢?”

    说道自己两个双胞胎儿子,秦氏也不再纠结梅竹梅兰的事,笑道:“他们两个小皮猴被你大舅带出去骑马了!”

    说道这个秦氏显然有许多话说,不禁又抱怨道:“玉儿,你说,他们两个路都走的不稳,你说你大舅还嚷嚷着整日让他们扎马步。哎呦,每日看到两个小小的一点儿,晃晃悠悠的站在那儿,我都心疼的慌!”

    白玉儿也是心疼,暗想自己以后生了孩儿定要好好疼爱他们,习武虽好,但还是等儿子五岁以后再说罢。

    她肚子里孩子在三个月的时候太医就诊出来说是儿子,再有一个来月他也该出来了。如此想着她眸光看着自己肚子时便眸光便柔了下来。

    季宸刚进来便看到这一幕,他心酸的想日后他的地位肯定岌岌可危了。不行,他决不能让儿子取代了他的地位。

    他与秦氏问了安后,便走到白玉儿身旁关心的问她腿有没有肿,腰酸不酸等。虽每日这些问题都要问几遍,但是两人却仍不知疲惫的细细回应着对方。

    秦氏见女儿女婿恩爱,她欣慰的点头。想到长子,便问季宸,“宸哥儿,文儿今日可得闲过来?”

    白鸿文四面前被圣上点了探花,如今已是从四品内阁侍读学士,日后有望进内阁,也是前途大好。

    季宸小心的扶起白玉儿深怕她扭到,一头又与秦氏说道:“嗯,他今儿应是得空的!”

    丫鬟扶起秦氏跟着季宸夫妇往外走。各自坐了马车到了醉湘楼下来,仍是三楼的雅间。

    梅竹梅兰已是到了,她们见到季宸他们来了,忙上前行礼。

    扶着白玉儿在椅子上坐好,季宸把她面前的茶水移走,唤来梅兰命她打一壶开水上来。

    秦氏见了暗暗点头,见女婿把女儿照顾的很好,她就放心了!

    门突然被人重外重重推开,冲进来两个唇红齿白的小家伙儿朝白玉儿嚷着,“姐姐,麒儿(麟儿)好想你哦!”

    “站住!爹说的话你们两个都忘了吗?!”门口传来一道威严的声音。

    两个小家伙儿顿时僵住却因跑的太快,身子没刹住晃了晃险些摔倒,就在秦氏三人担忧他们要摔一跤时,两个小家伙儿腾空而起,却是被秦盛一手给提一个都给拎了起来。

    秦氏松了口气同时又忍住对着男人嗔怪道:“你也是,吓他们做什么?还不把他们两人放下来!”

    秦盛轻轻放下他们,见两人都扎进秦氏怀里撒娇,他眉头就是一皱,“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跟娘亲撒娇,羞不羞?”

    两人虽是害怕爹,但如今有娘亲在,他们才不怕,把小小的身子更是往秦氏怀里拱了拱。秦氏只当他们被秦盛说话的语气吓到了,心疼的把两个小家伙往怀里搂紧了些,瞪着秦盛道:“行了,瞧你把麒儿和麟儿吓得!”

    秦盛嘴角张了张,但迎着秦氏“你敢在说一句她就翻脸的眼神”,他怂了。他不想晚上被赶去睡书房。

    秦氏见状这才眉头舒展起来,却也不忘教育两个儿子,虚指着白玉儿高高隆起的腹部,“姐姐肚子里有小侄儿,你们以后可不能像方才那样再往姐姐怀里撞。那样会撞疼小侄儿的。我们麒哥儿和麟哥儿已经是要做小叔叔的人了,就要好好保护小侄儿,不能让他们受伤。知道吗?”

    两个小家伙似懂非懂的转了转黑黝黝的眼珠子点头道:“麒儿(麟儿)知道了。”可是小侄儿到底是什么,他们却是一点儿都没听明白。

    白玉儿瞧着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家伙可爱的小样子心都要化了。她招手道:“麒哥儿,麟哥儿到姐姐这里来!”

    对于白玉儿这个漂亮的姐姐,两个小家伙都很是喜欢。停了她的话,都从秦氏身上溜了下去,颠颠跑到白玉儿身前,心里还记的方才娘亲的话,没有往白玉儿怀里冲。

    秦氏见了得意的看了眼坐在上首位置的秦盛,似在说教育小孩子不一定是靠武力就能解决的,要讲道理给他们听。

    秦盛眸子晶亮的看着她,里面满满的佩服之意。心里却想着那两个臭小子还是得他看紧了来,不然非得上天不可。

    那厢白玉儿逗着两个小家伙玩,季宸在一旁羡慕的看着,心里却想着等他儿子出来,肯定跟麒哥儿他们一样可爱,不,是比他们还可爱,是天底下最可爱的孩子。

    雅间里一时笑语嫣然。

    大约一炷香后,白鸿文怀里抱着一个粉雕玉琢扎着羊角辫的的小姑娘进来了,裘梦媛扶着腰在丫鬟的搀扶下也跟着进了雅间。

    与雅间的众人打过招呼后,白鸿文抱着小姑娘挨着季宸坐下,裘梦媛则笨拙的坐在白玉儿身旁。

    两个小家伙见了漂亮妹妹进来,便欢呼一声跑到白鸿文跟前,其中一个奶声奶气道:“蝶儿妹妹,你下来跟麒哥儿玩吧!”

    “哥哥笨,娘亲说应该叫蝶儿姑姑!”另一个大声的反驳,见他还不信便朝秦氏嚷道:“娘亲,麟哥儿说的对不对?”

    说道这辈分问题,秦氏也是很尴尬,他狠狠蹬一眼秦盛,才笑眯眯道:“麟哥儿记性真好!她是你和麒哥儿的蝶儿姑姑!”

    麒哥儿摸摸自己脑袋,仍是不明白娘为何非说蝶儿妹妹是蝶儿姑姑,但谁让他是听话的乖宝宝呢!他拉着小姑娘说,讨好的唤道:“蝶儿姑姑,下来跟麒哥儿玩呀!”

    白鸿文见怀里的小姑娘似有些心动,便放下她与麒哥儿道:“蝶儿姑姑是小姑娘,麒哥儿是小小男子汉,你待会儿要好好保护蝶儿姑姑知道吗?”

    男子汉什么的最好了!是最勇猛的!这是爹常跟他和弟弟说的。麒哥儿用力的点着自己小脑袋,表示他一定会做到的。

    麟哥儿见了也是急急喊道:“麟哥儿也是男子汉,也要保护蝶儿姑姑!”

    众人都被他可爱的小模样逗笑了。

    ……………………………

    是夜,白玉儿侧卧在床上,季宸跪坐在床榻上给她捏腿。因月份大了,她的双腿已经开始浮肿,太医便交代睡前捏一捏,最好在泡泡脚,可以缓解肿胀。

    本是可以让丫鬟代劳的事儿,季宸却是全全代劳。捏好了腿,季便唤来丫鬟打水,待水送进来后,他支走丫鬟,小心翼翼的扶起白玉儿。

    脱掉绫罗袜子便露出一双洁白如玉的小脚。看着浮肿的脚,白玉儿有些嫌弃的往回缩了缩,却被季宸轻轻松松捉住,直视她眸子笑道:“我不嫌弃它们!在我眼里它们仍是最漂亮的脚!”

    不知羞得男人!如今说起情话来连她都有些招架不住!

    洗好脚后,白玉儿往右侧着身子睡,季宸便从身后轻轻环着她高耸的肚子。

    本来庞氏是提醒过她让她和季宸分房睡的。可季宸却说不用。庞氏知道劝不住儿子,便和白玉儿说了些私密话,羞得白玉儿红了脸。庞氏只当她脸皮薄,却不知白玉儿是想到有时晚上那男人缠着她做的事儿,先前还没觉得什么,如今被长辈这么一说,白玉儿只觉的她这张脸都没处搁了,从这之后便坚决抵制男人的引.诱,然而还是有被男人得逞的时候。

    “季宸,明日咱们去将军府看看薇姐姐吧!”白玉儿想到季薇这个月初刚生了个儿子,如今还没出月子。她也好些日子没见她了,便与季宸商议道。

    “嗯!明日做完事情我去接你!”反正娘也在将军府伺候薇姐儿月子,玉儿去了他也放心。

    两人一时谁都没在说话,不多会儿季宸便听到旁边传来轻微的鼾声,知道她已是睡着了。

    他微微直起头亲昵的蹭了蹭她柔嫩的脸颊,宠溺的看着她宁静的睡颜呢喃道:“玉儿,有你真好!”

    全文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娇花逆袭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大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大侠并收藏娇花逆袭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