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越天神鉴 > 第四十三章 死劫

第四十三章 死劫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穆寒霜…?”龙诗诗喃喃地道。

    海浪看了一眼龙诗诗,道:“你知道他?”

    龙诗诗颔首道:“师傅以前跟我说过,穆寒霜是一代魔尊,在江湖掀起腥风血雨,曾有言称:‘魔刀指天月无光,唯我魔尊穆寒霜。’此人手下亡魂不计其数,有魔教的人,有正派的人,当时无人可以治他,後来墨竹峰,段家,许家,还有一众散修追杀魔尊,最後追杀的人和魔尊一同消失不见。”

    中年男子发出一阵悲凉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我掀起腥风血雨?我手下亡魂不计其数?果然,历史是胜利者的游戏啊。”

    海浪问道:“穆前辈,你既然身为魔尊,为何会在这里?这棺木中的,究竟是谁?”

    “哼!你还敢跟我提这棺木,我问你,方才你意欲损坏此棺,是否龙家指使你的?”

    “并非如此,晚辈只是感到一股死气沉沉的气息笼罩着这个树林,晚辈猜想这气息是由此棺发出,所以想破坏此棺,看看能否找到出路,不想这是前辈之物,多有冒犯。”此刻的海浪说话文质彬彬,要多虚伪有多虚伪,这都是拜他小时候卖鱼学习的待客之道以及进入龙家後江云的感染所赐。

    “你知道吗小子,若我不现身,就这样把你们放在这里,你早晚也要死。”

    “晚辈知道,可前辈为何要将我等带到这里呢?未入此地之前,我们可未曾惹到前辈啊。”

    “哼,那些鬼物不是我控制的,他们把你们送到我这来,就是你们的不幸。”

    海浪叹了一口气,道:“那前辈是不打算放我们走了?”

    中年男子的声音有点不耐烦,“我不是说了吗?死两个,放走一个。或是三个一起死。”

    海浪深呼吸一口,道:“若我把我的灵魂奉献给你,可否放走他们俩?”

    奉献出自己的灵魂比死亡更为残忍,奉献出的灵魂会与接受者的灵魂产生一种单向的联系,也就是主仆关系,主人可以随意控制仆人,也可选择放任其行动,只要主人愿意,心念一动便可使其承受极大的痛苦,而这种痛苦是来自精神深处的,一般来说奉献灵魂往往是忠仆表示忠诚的行为,但修为通天之人亦可强行夺人魂魄。

    龙诗诗大急道:“海浪…不可以…”

    海浪打断了她的话:“我说过,保你安然离开这里,灵马的性命我也不可牺牲。”

    魔尊的眼中泛起一丝波澜,道:“哼,小辈口气不小,你如何保她,本尊答应你了吗?”

    海浪拱手,弯下腰,恭敬的道:“恳请魔尊恩准!”

    突然,一个中年男子的身影慢慢地从虚空中淡出,中年男子大约四十岁的样子,相当英俊,眉目之间散发着一股让人慑服的霸气,不怒自威,可目光却略带沧桑和凄凉。

    “你这小子不简单,无论体质丶法诀还是神力都十分特别,你的灵魂可能会带给我意外惊喜。”说完,他与海浪的周围出现一道黑色光幕,把搀扶着海浪的龙诗诗震开,然後探出大手,向海浪的头颅抓去。

    海浪很平静,视死如归,当魔尊的大手碰上他的头顶之时,他闭上眼睛,迎接一切。

    “哼,想必你就是龙家的直系弟子,你们这些名门正派最是可恶,如今我收一龙家亲子为手下,日後借正派之手灭正派!”说完,他的手上青筋暴现,就要发功。

    不远处的龙诗诗急得大哭,灵马也躁动起来,可无法破入黑色光幕,龙诗诗哭道:“不要!不要啊!我…我是龙家主的亲女儿!”

    魔尊手中神力骤然一收,波澜不惊的海浪此时睁开眼睛,瞪着龙诗诗:“你…你让我的努力都白费了!”

    中年男子用力呼一口气,似乎相当愤怒,一掌拍飞了海浪,朝龙诗诗一步一步走去。

    龙诗诗此时而跪到在地,泣不成声,只可隐约听见:“不要杀他…”

    “哼!龙家的丫头,出现在我面前算你没运,我与你们这些所谓正派仇深似海,见一个我杀一个,很遗憾,今天除了那匹马,无人可以离开。”

    他探出大手,向龙诗诗那布满浓密秀发的头颅抓去。

    远处的海浪身受重伤,性命悬於一线,但此刻他顾不了自己的伤,拔出长剑向魔尊冲去。

    “哼,找死。”当海浪冲到魔尊面前,魔尊正眼都没有见他,一掌由上而下拍下,海浪顿时震得七孔流血,正面着地,不知生死。

    龙诗诗哭得极为凄厉,望着地下的海浪,魔尊不理,正当他继续夺魂之时,地上的海浪又伸出了左手,抓住了他的手,但海浪已经无力,魔尊轻轻一挣,摆脱海浪,再一掌隔空打在他的後背。

    “噗。”喷血的声音从海浪的口中传出,他的头部位置已流出大量鲜血,把他的整张脸都染成红色,他每一次微弱的呼吸,吸到嘴里的都是血水。

    “对…不起。”海浪极度虚弱,徘徊在濒死边沿,艰难的道。

    龙诗诗伏在他的背上大哭,不住的摇头,却因哭泣而无法说些什麽。

    魔尊看着脚下这个十**岁的少年,眼中泛起一丝波澜,本来若爪状的大手也放了下来。

    最後,魔尊长出一口气,闭上眼睛,摇了摇头,左手中放出一道白色的光芒,照射着海浪。

    龙诗诗一看大惊,以为他是要夺取海浪的魂魄了,她站起身,手中结成法印向魔尊轰去,魔尊不闪不躲,法印就此从他的身体穿透而去。

    魔尊右手一挥,又一道黑色光幕撑起,再度把龙诗诗挡在了外面。龙诗诗不断用手捶着那黑色光幕,但光幕连一丝震动也没有。

    当魔尊手中白色光芒消失,龙诗诗眼神露出绝望之色,跪了下来,大哭不已,口中喃喃说道:“呜呜…我恨你…穆寒霜…我恨你,还我海浪命来…呜呜…”

    魔尊的眼中出现一层水雾,走到龙诗诗面前,对她道:“放心吧孩子,他没事。”魔尊的语气竟出奇地大变,不仅语气变了,就连称呼也变成了“孩子”。

    “什麽?”龙诗诗竭力止住了哭泣,但还是在抽搐。

    “我说他没事。”

    龙诗诗跑到海浪身旁,把海浪的上半身抱了起来,将他的头放在了自己发育完善的胸脯之上,丝毫不介意海浪的血迹弄脏她雪白的衣裙。

    龙诗诗的一只手轻轻拍着海浪脸颊,哭喊道:“海浪…醒来…醒来。”

    海浪艰难地睁开双目,虚弱的道:“这都没死成,实在是…没什麽运啊,呵…咳咳”

    “你别说话了,先疗伤吧。”龙诗诗的泪水一点一点地滴在他的脸上。

    “你要是觉得没死成是一种遗憾,我可以帮你。”魔尊在旁冷冷的道。

    海浪笑了,“不用了,死一次就很够了。为什麽…救我?”

    “你们,让我想起了往事,当年我未被冠上魔尊之名之时,我认识了她,姜白雪。”

    龙诗诗惊道:“墨竹峰长老姜白雪?”

    “她现在是长老吗?我不知道…不过那时她只是墨竹峰一个弟子,而我,只是一个无门无派的…魔人。”

    魔尊对两人说起了自己的故事。

    穆寒霜是一个天生的魔人,他与生俱来的就在脑海中有魔功的修练法诀,在十八岁之时便有小成,修至通灵三阶,比之现在的海浪不相上下。

    他虽然修有魔功,但内心并不邪恶,相反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则什麽类型的败类也有,所以当时的他便在燕国的一个小城中击败了欺压百姓的正派弟子,展开了他的江湖生涯的第一站。他以仗义立身,深得当地的百姓拥护,他也和当地百姓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但好景不常,那个被他击退的门派弟子请来了一位门中堂主,修为高深,魔尊不是对手,只得逃跑。

    虽然魔尊天赋异禀,但修为相差太远,被打至重伤之下逃到坠尸林,坠尸林虽然邪异,但未能夺他性命,因为他的身上带有魔性,小鬼物们皆敬而远之。

    误打误撞之下,他到达了墨竹峰,并且跳过墙壁,进入了弟子的宿舍范围。

    他重伤之躯流血不止,急需找一些物品止血,而就在他的身旁,他透过打开的窗户看到了屋内满是白纸,当时已是夜深,料想屋内之人已经睡着,於是他便大胆的跳入窗户,希望用白纸当作白布用来包紥。

    可当他一跳入屋,脚下便踩翻了一桶墨水,墨水都溅到他的伤口,痛得他叫出声来。

    “什麽人?”一个悦耳的女声传来,随後屋内的蜡烛就被点亮。

    “你是谁?怎麽进来的?有什麽目的?”女子十七八岁,容颜绝色,从床上蓦地坐起,穿着一套素色睡衣,应该是正在睡觉,被贸然闯入的魔尊惊醒。美丽女子此刻娥眉微皱,警戒的看着魔尊。

    魔尊看着这个美丽女子,看得出神,暂时忘记了自己的伤,也忘记了回话。

    “我问你话呢!”美丽女子似乎很生气,对於一个陌生男子夜半闯入自己的闺房,换成任何一个女子都会生气的,更别说是这麽一个绝色美女。

    “呃…我叫穆寒霜,被恶人追杀,受了伤,本以为这房中无人,想偷,不,借点白纸用来止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越天神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脚踏草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脚踏草地并收藏越天神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