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 165、他们的关系其实挺脆弱

165、他们的关系其实挺脆弱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阮舒下意识地朝先前闹出那么大动静的方向瞅。

    斜后方的位置上,确实坐着一个大叔,正歪着身体蒙着脸仰头睡觉,好像并不知晓飞机已抵达。

    收回视线,拿过自己的行李箱,她又不经意掠过一眼,看到有女乘务员在试图叫醒他,唤了他好几声,他都没动静。

    微微弯了弯唇角,阮舒迈开步子,兀自下飞机。

    虽然丢了手机,联系不到提前来江城的布展、准备展会的员工,但她记得所下榻的酒店名称,直接报了酒店的名字,然后埋头捣弄陈青洲借给她的手机——通讯录、文档库什么的自然全是空的,短信、电话也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比较经常使用的那些软件是有的,不过全部都得升级。

    看来他并不怎么用这个手机。

    就是不晓得,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还要随身带在身上……

    *

    黄金荣在飞机上被乘务员叫醒,背上双肩包下飞机,与坐经济舱的那两名手下汇合后,去排队等出租车。

    刚刚启动的一辆出租车从他们面前驶离,车后座里坐着的那个女人正盯着车窗外看,样貌和久远记忆里的那个女人有四五分相似,尤其脸上那平平淡淡的表情,更像。

    黄金荣愣了一秒钟,下一瞬飞快地拨开队伍跨进车道飞快地追出去:“停车!停车!前面那辆车快停下来!”

    未及他多喊,维序的工作人员火速阻了他,气急败坏地呵斥:“喂喂喂!你干什么!这里进进出出的都是车!你不要命了吗?!”

    黄金荣被强行拉回来候车区域,同样气急败坏,连忙从包里掏出手机,拨通了陈青洲的电话。

    一接通他就迫不及待地告知:“青洲!看见了!我看见那个叫佩佩的女人了!在出租车里坐着!可是我没追上!”

    “荣叔,你先喘口气。”陈青洲很镇定也很冷静,问,“你现在人在哪里?这个时间应该刚下飞机没多久才对吧?”

    “是的是的是的,我还在机场!我就是在机场这里等出租车看到人的!像!太像了~长得太像了~”黄金荣激动得眉飞色舞。

    陈青洲的态度十分谨慎:“荣叔,世界上长得像的人很多。而且你还只是通过一辆行驶中的出租车看到人。”

    “欸,你不懂!青洲!我的眼力很准的!”黄金荣有些着急,“荣叔我没有看错!虽然是快要三十年的事情了,可是她化成灰我都记得她长什么样!我肯定没有——”

    说到一半戛然而止,黄金荣的声音卡在喉咙口。细细回想一遍彼时车窗内的那张脸,他狐疑地嘀咕:“对呀,都快要三十年了,她怎么看起来一点都没变化,依旧年轻漂亮……”

    陈青洲听得分明,霎时笑了笑:“所以,荣叔你是认错人了吧?”

    八字眉拧起片刻,黄金荣却是忽然记起了什么,略有踌躇地说:“青洲,之前是考虑到你的感受,考虑到你对你母亲的敬重,所以关于你爸当年和那个叫佩佩的女人之间的事,我只是捡了一部分和你讲。其实……”

    他的口吻忽然地就郑重起来。陈青洲敛了神色,瞳孔微微紧缩:“荣叔,没关系,你尽管说。”

    *

    出租车上,手机的软件升级完毕后,阮舒打开微信,用自己原先的手机号码登录——毕竟是别人的手机,她没有利用云备份将自己的存储下载下来,尽可能避免在这个手机上留下太多自己的私人讯息。

    一登录,首先弹出来的是林璞的消息:“姐?你下飞机没?李主管说打算去机场接你,但联系不上你。”

    阮舒从另外的微信消息里翻出了李茂在询问她的行踪。瞥一眼,她折回去给林璞打字:“在前往酒店的出租车上。我在海城的机场把手机弄丢了。”

    林璞连发了四个惊叹号,首先关切:“姐你人没事吧?”紧接着才又发,“只丢了手机?怎么会丢?被小偷偷了么?那你现在用的是什么?新买了手机么?”

    她没回答,只是道:“你顺便帮我告知苗助理我现在的情况,省得她有事找不到我人。”

    结束和林璞的微信对话后,阮舒重新望回车窗外不断掠过的风景,微蹙眉——傅令元的电话号码,她很少打,也没去特意记过。至于九思、二筒、栗青和赵十三的联系方式,她更加未曾留意。

    这个细节,忽然让她察觉,她和傅令元之间的关系,其实挺脆弱的。

    几个小时前,她还在冲九思发火,恼怒自己无时不刻不在他的监视之中,生活像是被套了无形的枷锁,似乎走到哪儿,都甩不掉他。

    可是,眼下看来,想要摆脱他,也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困难。

    难得的,没有在傅令元控制范围内的一段时间……

    神思飘散间,手机忽然震动。

    阮舒愣住。

    这不是她的手机和号码,能打来的肯定是找陈青洲而不是找她。

    盯着屏幕上显示的一串号码,阮舒犹豫两秒,指肚划过接听键,听筒那头即刻传出女人的暴怒:“陈青洲!谈笑的车祸是你做的手脚对不对?”

    阮舒闻言怔忡——声音十分地耳熟,而且“谈笑”这个人貌似是……

    因为她的沉默,对方以为陈青洲默认,火气烧得愈发旺:“你有病是不是?以你的条件周围一大把的女人等着扑倒你,就非得纠缠我这个年老色衰又野蛮的前妻?你的口味真他妈变态!”

    “别以为你做得天衣无缝我们拿你没办法!你敢搞这些小动作,就一定会留下证据!谈笑如果出事,你也等着坐牢吧!”

    “傅警官。”阮舒出声打断了她,“我是阮舒。”

    傅清辞立时顿住:“你……”

    “你话讲得太快,我没来得及阻止。不好意思,听了你的好多隐私。”阮舒礼貌地致歉。

    傅清辞反应了一秒,似在确认自己没有拨错号码,继而口吻转变为警惕:“你怎么会接陈青洲的电话?他人呢?”

    “因为我私人出了点状况,陈先生帮我解围,把手机暂时借给我。”阮舒解释,“我现在人在外地,没有和陈先生在一起,所以不知道他在哪里,无法帮到傅警官。傅警官或许可以打他的其他号码。”

    傅清辞安静了许久,不知道是在琢磨什么,少顷出声:“阮小姐和他关系不错,他都能把这个手机借给你。”

    阮舒听出点味儿:“傅警官别误会。我和陈先生之间没有任何的不正当关系。”

    “我没误会,我也没觉得你们之间什么正当不正当的。就算有也不关我的事。”傅清辞先为自己辩解,随后质疑,“我只是不明白,令元和陈青洲是对头,陈青洲为何帮你解围,你又为何会接受陈青洲的帮忙?难道不是应该撇得越清越好?”

    阮舒笑一下:“傅警官的疑问,可能找陈先生给你解答会更方便些。正好傅警官要再重新找陈先生发一次火。那么不耽误傅警官的时间了。”

    说罢,她准备掐断通话,那头传来傅清辞的话:“上一次,谢谢你帮我递消息给谈笑。这份人情算是我欠你。”

    “傅警官不用这么客气。我只是中间带消息的人而已,真正帮你递消息的是……你的弟弟。”也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临出口时,阮舒用了“你的弟弟”四个字。微抿一下唇角,她继而道,“而且,我当时的目的并不是帮傅警官,而是为了让陈青洲不好过。所以,傅警官没有欠我任何人情。”

    这回轮到傅清辞那边笑了一下:“好,我明白了,阮小姐。”

    “嗯。傅警官再见。”

    “阮小姐再见。”

    通话结束。

    阮舒蹙眉——飞机落地后,她买了张电话卡打算临时先用着,换掉陈青洲的卡,转念又记起陈青洲说会打这个号码,告知她寻找她手机的结果,所以暂且作罢。

    现在意外接到傅清辞的电话,保不准接下来又会再接到其他人的电话。

    正忖着,手机竟是又响了。

    号码和刚刚傅清辞的并不一样。

    阮舒没接。

    不过两秒,对方发来一条短信息:“阮小姐,是我,陈青洲。”

    旋即手机重新响起。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打来电话,阮舒这才接起,客客气气道:“陈先生,你好。”

    “这个手机上的卡是我的私人号码,阮小姐不用担心接到不该接的电话。”临末了,陈青洲夸赞,“不过阮小姐对个人的隐私很尊重,我还是要表达感谢。”

    “恐怕要辜负陈先生对我的感谢了。”阮舒顿一下,告知,“一分钟前,傅警官刚打来电话找你,我接了。”

    “她打得还真是不巧。”陈青洲自言自语一句,随即淡淡道:“好,谢谢阮小姐,我知道了。”

    听他反应如此,阮舒约莫猜出了他这个号码恐怕多数时候是用来和傅警官联系的。她不再多嘴,转口问自己的事情:“我的手机——”

    未及她说话,陈青洲便接过话头:“阮小姐的手机找到了。”

    先前虽已坦然丢了就丢了,但现在能够失而复得,阮舒多少都是高兴的。

    “在哪里找到的?怎么找到的?调了监控吗?”

    “星巴克。还没来得及调监控。是清洁工。不过她并非私藏,只是在等主人认领。阮小姐走后没多久就找回了,但你当时应该已经上飞机,所以我现在才打通电话。”解释完,陈青洲紧接着问,“阮小姐如果着急的话,我现在帮你寄过去。”

    “好,我一会儿编辑地址发信息给你。”阮舒衷心表达感激:“谢谢陈先生。”

    “阮小姐又客气了。”滞了滞,陈青洲随口一问,“阮小姐是到外地出差?”

    阮舒淡声:“是的。”

    “那不打扰阮小姐。祝顺利。”

    “谢谢。”

    “再见。”

    阮舒捏着手机,轻轻掂了掂。

    她承认,她其实并没有如口头上的那么讨厌陈青洲。大概真是因为两人有缘吧,动不动就碰着面。上一次她辣椒过敏他帮她打针,和这一次机场急救,都给她对他的印象加了分。

    *

    酒店就订在会展中心的对面。

    抵达后,阮舒下了出租车,准备拎出行李箱时,横刺里一只手伸过来。

    下意识地抬头,李茂正对着她笑:“阮总,幸亏只是手机丢了,你人没事是最重要的。”

    “谢谢。”阮舒莞尔,从他手里拿回行李箱的拉杆,“我自己可以。”

    李茂却也又一次夺过去:“阮总,只是帮你拉个行李箱而已,并不会彰显你是弱者。但我需要体现我的绅士风度。”

    说完,没等她再推迟,他率先朝里迈步。

    见状,阮舒也不与他在大庭广众下为了一只行李箱争执不下。

    办完入住手续,两人一起乘电梯上楼,李茂一直送她至她的房间门口,主动止步,将行李箱交还给她,然后往过道的另一端指了指:“我和其他同事住在最后的几件房。”

    阮舒稍微倾身看了一眼,问:“其他人呢?”

    “阮总忘记了?今天是展会第一天,他们当然在展厅里。”随即李茂看了看时间,“阮总,那我先回展厅继续忙了。”

    “用得着这样么?为了接我特意从展厅出来。是想借机偷懒吧?”阮舒玩笑,刷开房门,说,“你等我一会儿,我进去放一下行李,和你一起去展厅。”

    “阮总刚下飞机奔波来酒店,还是休息一会儿喘口气吧。”李茂建议。

    “不用。你稍等。”阮舒淡声,拖着行李箱进房间。

    少顷,待她再出来,身上已换成一套墨绿的套装。

    一手拎着手提包,一手垂在身侧。露出的一截手腕细细的,皮肤白白的,戴着一串白色的玉髓子。十分贴合她身材的铅笔裙裙摆下,小腿笔直而纤细匀称,每走一步,都无形中带出女人的魅力和风情。

    “今天上午的开幕式你去看了么?”阮舒走进电梯,扭头问。

    李茂不着痕迹地收回目光,主动伸手摁了电梯的按键,点点头:“去了。今年比去年又多了……”

    “……”

    一路交谈着来到展厅,适逢午饭的点儿,林氏展位上负责展会工作的同事正在轮流着吃饭,你一言我一语,有说有笑的。乍一见阮舒出现,顿时噤了声,齐齐问候:“阮总!”

    李茂见状才忽然想起:“对了,阮总,你直接从机场过来,还没吃午饭吧?”

    阮舒其实并不饿,不过还是顺势笑笑:“所以我这是特意赶饭点来的。正好和你们一起吃。”

    说着,她走上前,弯身去看装盒饭的保温箱:“今天都有些什么菜?”

    企划部的主管忙不迭阻止:“阮总,你可别在这里和我们凑合。会展里有餐厅的,各国的料理的都有。”

    旋即她责怪李茂:“阮总要过来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们一声?这都来不及准备。”

    大家本来以为,阮舒会先去参加展会的配套交流论坛和行业会议的,没料到她的视察来得如此猝不及防。

    李茂闻言立马提议:“阮总,会展中心马路对面有家日本料理店很不错,我陪你一块去尝尝吧。”

    “不用。别浪费时间。我随便吃吃就行。”阮舒直接拒绝,拿起一份盒饭,兀自走向角落的空位坐下,旋即抬头冲他们浅笑道,“别看着我,你们该吃饭的继续吃饭,该做事的继续做事。”

    李茂和企划部的主管默默对视一眼,一致决定不再劝阻。

    心里明白她的存在对其他人会造成无形的压力,阮舒也没有耽误太多的时间,很快吃完,便去办自己的事情。

    来之前,她受到了苗佳连夜为她整理的此次展会的一些讯息,阮舒比较有目标地独自巡了一圈,才走去二楼的会议厅,在会议厅里,碰到了数位相熟的老总,和许多合作的代理商。

    整个下午便在倾听接连几位专家的行业报告和与人寒暄中度过。

    散会之后,阮舒回到林氏的展位。距离今日的展会结束时间还有半小时,她让大家提前下班,企划部的主管借机提议:“难得今年阮总来展览会,阮总是否赏脸和我们一起吃晚饭?几个新来的小姑娘平时可都没什么机会与阮总你直接接触。”

    阮舒自然不会放过这种与员工联络感情拉近距离的机会,笑着应承:“要我请客就直接说。”

    企划部主管笑意嫣然:“这不在等阮总主动。”

    阮舒轻轻拂她一眼:“走吧,你们想吃什么,自行商量,尽管随意。”

    几人压抑地欢呼。

    阮舒走到李茂身边的时候侧头问他:“我平时在公司里给人的印象,难道是特别难亲近?”

    李茂点头:“阮总是有点冷。”

    阮舒倒并不觉得这是缺点,纠正道:“不是冷,是在员工面前维持作为在上位者该有的威严。”

    最后商量的结果是去酒店附近的一家居酒屋。

    很温馨的一家店,极低调的门面,推开后一片繁华,装修是日式的优雅风格,进门要脱鞋,楼上是下沉式的榻榻米,像极了日本当地热闹的小酒馆。

    几人要了间小包,按人头算的自助,菜肴酒水的品种丰富,十分尽兴。

    阮舒仔细想了想,接手公司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回和公司的员工像今晚这样私下里一起吃饭,比较多的是商务饭局。

    他们多半点的是海鲜和烤物。阮舒则给自己单独点了碗这家店主打的荞麦面,口感爽滑,拌的料也很入味,可惜因为她今天总体身体状态不好,没吃多少就觉得反胃。

    “阮总今天貌似一直都吃得不多。中午那顿也很少。”坐在旁侧的李茂帮她添加了杯子里的梅子酒。

    “谢谢。”阮舒喝了几口,清津开胃,压住了心口的沉闷,淡淡道:“昨晚失眠没睡好罢了。”

    “那阮总别让他们疯太晚。而且明天展会继续。”李茂建议。

    话音刚落,便听企划部主管揶揄:“李主管你今晚的注意力全在阮总身上,心思会不会太明显了?”

    李茂闻言显然有点生气:“你喝多了,别逮着人就胡乱调侃。”

    “你平时动不动就喜欢往阮总办公室跑,大家可都看在眼里。同样是主管,可其他人都没有你跑得勤快,哈哈哈。”

    这句话其实不同的人会听出两种不同的意思,第一种是在暗指李茂对阮舒有男女感情;第二种则是暗指李茂巴结阮舒巴结得太惹眼。

    李茂明显听出的是第一种意思,愠怒更甚,连忙下意识地看了眼阮舒。

    阮舒的神色并未因此有特殊的波澜,只一如既往噙出浅淡的笑意,道:“李主管跟随我多年,不仅在公司业务上是得力干将,也很懂察言观色我这个上级领导的心思,知道我一直都很欢迎你们有事没事来我的总裁办里头喝茶交流,在树榜样给你们看,你们没明白其中的良苦用心么?那真该打。”

    一番话,李茂从中听出了界定清晰的上下级关系,企划部主管从中听出了对乱嚼舌根的警告,几个新来的员工则从中听出了鼓励和亲和。

    便听又有人小心翼翼地八卦问:“阮总,你和傅总是男女朋友吧?”

    这个问题瞬间令大家回忆起办公室关于阮舒傅令元之间关系的猜测,悉数好奇而期待地集中目光到阮舒身上。

    “我和傅总啊……”阮舒拨了拨耳畔的一绺头发,却是启唇,“你们猜。”

    众人失望地哀叹,十分不满:“阮总你这样就没意思了吧?别故意卖关子啊!”

    阮舒笑容款款:“如果不卖关子,你们不就少了一个茶余饭后的八卦?”

    气氛活络,持续到十一点居酒屋要关门了,大家才结伴回酒店。

    阮舒的酒量自然是好的,那些梅子酒的度数与她而言不算什么,但因为她前头垫胃的东西不多,所以回去的路上酒劲正在上头,脚步稍微飘了些。

    她住的比其他人的要里面,李茂不太放心,陪她走到房门口为止。

    “行了,谢谢李主管。你也回去休息吧。”阮舒笑着挥手,然后拿房卡刷门。

    要推门进去的时候,脚步太拖,高跟鞋不小心被地毯和地毯间的接缝给绊到,她的身形顿时踉跄,李茂眼疾手快地扶住她的腰。

    阮舒晕晕乎乎地抬头,发现房门从里头打开。

    傅令元一身黑色的睡袍,双手抱臂,面色冷沉地盯着他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平方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方缪并收藏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