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自由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摁了很久,都没有人来应门。

    阮舒侧身将耳朵扒在门板上,仔细凝听里头的动静。

    很可惜,什么都没有。

    凝眉片刻,她颇为执着地继续摁门铃,边摁门铃边敲门——直觉吧,直觉告诉她,傅令元就在里面。他单独带她去过的三个地方,阳明山、中医药馆和这套普通居民楼的套房,她首先想到的就是这里。

    第一次来是三鑫集团的慈善晚宴结束之后,他先带她去阳明山上抽烟,然后来这里,目的是为了履行合同上、床的,但最终因为她没有感觉而不了了之。

    第二次来这里,也是栗青找不着他,以为他和她在一块儿。她无意间从傅清梨的口中得知他因为偷户口本领证的事儿挨了鞭子,她才找来,照顾了他两天。

    许久。她自己也不晓得究竟具体敲门敲了多长时间。她想如果傅令元真的在,那她很不识趣,人家都不愿意搭理,她却不停歇地纠缠。

    手酸了。

    手侧也疼了。

    阮舒放下手,莫名地憋了满腹的气恼,弄不明白是气自己,还是气傅令元。

    盯着门,又伫立了一两分钟,依旧没动静,她决定放弃——或许这回她的直觉错了。

    算了,不死磕了,还是抓紧时间去阳明山和黄桑的中医药馆再找找。

    刚迈出两步,便听身后传出细微的声音。

    阮舒扭回头。

    原本紧闭的门打开了。

    敞开的一截门缝露出傅令元颀长的身形。

    简单的灰色抽绳运动裤和黑色的工字背心,两小簇头发被压平了贴在额上,胡子没刮,些许拉碴,眼睛充血似的布满红色的丝儿。

    扑面的浓重酒气和烟味从里头钻出来。

    很显然,他这是宿醉之后的形象。

    萎靡。颓废。

    阮舒静默地打量他。

    傅令元静默地任由她打量,眸子依旧湛黑,但没什么神。

    一个在门里,一个在门外,两人均一动不动。

    阮舒有一瞬间的恍惚,觉得面前的这个男人十分陌生,因为头一回,她没有在他的眼睛里看到她。

    最终是傅令元先有反应,掀了掀薄唇:“进来吧。”

    声音颇有烟酒过量熏染之后的那种沙哑,语调平平的,没什么起伏。

    说罢他扔着门,兀自往里走。

    阮舒在原地顿了两秒,迈步。

    甫一入内,酒气和烟味更甚,黑乎乎的,连灯都没有开。她伸手到墙上摸索了好几秒才摸到开关,打开。

    稍微环视一圈,便瞧见沙发那块儿满地或立或倒的酒瓶儿,玻装和罐装的都有,白的和啤的也都有,而茶几上的烟灰缸里,烟头满得全溢出在桌面上。

    而且屋里是封闭的,没有开窗,也没有开空调,所以挺闷的。

    阮舒极轻地蹙眉,看见傅令元光着脚视狼藉如无物,径直行往沙发,身体一落重重地趴上去,埋脸于抱枕,像是方才被她锲而不舍的门铃吵醒,现在打算继续睡。

    “什么事?”他问。

    “十三和栗青找你。”她答。

    “好。”傅令元应,伸手去茶几上摸索。

    因为未曾抬脸,没有准确的位置和方向,他把桌面上的好几个酒瓶都碰翻,好一阵噪音。

    阮舒走到桌前,看到了两个手机。一个是他平时用的,一个是她曾无意间自他车内的小格子里取出过的老旧的诺基亚。

    她拿起那个他平常用的,邦忙递到他的手里。

    他的手掌连同她的手一起握住了,指腹的茧子糙糙的,掌心特别地熨烫。

    滞了两三秒,他的手才松开她的手,顺走了手机。

    阮舒转而走向窗户,撩开窗帘,将窗户打开,站定于窗边,呼吸新鲜空气,耳中是傅令元打电话给栗青和赵十三的通话声。

    “说。”

    “不用管。”

    “丢两天。”

    “那就让他全家消失。”

    陡然阴冷,且戾气很重。

    阮舒倚靠在窗口,微垂眼帘,记起曾经也是站在这里,看到蓝沁开着车子从北门离开。

    身后傅令元的语气重新稳下来。

    “嗯,她在我这儿。”

    应该是栗青和赵十三问及到她了。

    下一瞬是傅令元挂电话摔手机的动静。

    然后屋里归于寂然。

    既然找到人通知到位事情貌似也处理了,便没她的事儿了。阮舒将窗户关上,又将窗帘放下,复原成之前的状态,打算功成身退。

    走到玄关要出去的时候,被傅令元叫住:“都找到这儿了就留下来陪我。”

    并非命令的口吻,但这句话本身也并没有给予她选择。

    阮舒抿抿唇,继续这几天她给她自己的设定,乖顺地点头:“好。”

    脚步则继续:“我去买晚饭。还没吃。”

    不仅是她自己没吃,她相信以他目前的状态,多半从昨天中午来了这里以后下肚的就只有烟酒。

    “嗯……”傅令元没有反对。

    阮舒熟稔地从玄关的鞋柜上带上钥匙,出了门。

    之前也是这样,他趴着养背上被竹篾抽出来的伤,她出门去买饭。他告诉她不用跑远,小区后门出去的那条街上就有餐馆。她去到后门之后发现那些餐馆的门面又小又脏,自己开车去了附近的商区。

    今次她是真的没打算跑远,直接去了后门。

    夏日的夜晚天气闷热,街边两侧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人搬出椅子和桌子在门口,背心大裤衩,或者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摇晃着蒲扇聊天,或者凑成牌局或者麻友,或者几个好友、邻居一桌的菜小酌两杯。

    浓浓的生活的气息。

    阮舒选了家大排档。别了别耳边的碎发,她眯着狭长的凤眸抬头看菜单,十年前高考倒计时一百天那日傅令元请唐显扬和她吃最后一顿饭的回忆忽然浮现脑中。原本随着岁月模糊不清的细节都清晰异常,甚至记起他们当时都点了什么东西。

    当然,她不可能再还原当年的所有食物,选了几样接近的。

    待她回去,用钥匙开锁进门,屋里的情况和她出门时一模一样,傅令元趴在沙发上的姿势都纹丝未变。

    阮舒没有喊他。她相信他听见她的动静了。

    她将打包回来的饭菜摆上桌,然后走过去重新打开窗户通气,经过茶几时,顺便拎了瓶没喝完的大半瓶白酒,才回到餐桌前,自顾自坐下来吃饭。

    傅令元从沙发上起来的时候,阮舒把那瓶白酒喝得只剩最后一杯。

    傅令元盯了她好几秒,但没有说话。

    于是阮舒把最后一杯也喝掉了,起身又去茶几上找,找出了另外的小半瓶,量少的约莫只够装个两三杯。她有点后悔刚刚出去买饭的时候,没有顺便再买点儿。

    不过等她恹恹地回到餐桌,正见傅令元不知从哪儿拿出了两瓶没有开封过的。

    有新鲜的,阮舒当然不再待见他喝剩的,眯着眼睛晶晶亮地盯着酒瓶,不禁嘴馋地舔了舔唇瓣,双手握住酒杯就朝他面前递出去。

    傅令元瞅她一眼。

    阮舒以为他不愿意给,晃了晃手:“我最多喝过两斤,没有问题的。”

    这个“两斤”,他记得。很早之前,她在包厢里应酬,他特意进去帮她解围,她曾提过,还说改天有机会会让他见识见识。不过那会儿她狡猾地用了阴阳壶,喝的其实全是白水。

    此刻她冲他笑得嫣嫣的,清亮的凤眸蒙了一层胧胧的水色,饱含期待地讨酒喝。

    她很久没有这么笑了,好像喝酒真的能令她开心似的。傅令元微恍了一下神思,撬了瓶盖就给她倒上,随后给自己也满了一杯。

    两人都没有说话。

    阮舒酌酒、吃菜。

    傅令元酌酒、抽烟、吃菜。

    白酒瓶在他手里把控着。她没能喝得太快太急,喝完后总是像此前那般伸手向他讨。

    他看情况给她倒。

    她没讨到就自觉地放下酒杯,吃了一会儿菜,又会重新伸手。

    最后,一瓶酒到了底,他喝掉五分三,她喝掉五分二。

    傅令元现前喝的酒其实还没全醒,阮舒加上之前的大半瓶,量也不少,而且这白酒的度数还挺高的。

    不过两人都属于酒量好的人,并没有醉。

    傅令元除了眼睛更红了,其他没什么变化。

    阮舒则连酒劲都不上脸的,且反而越喝越精神似的,眼神清明得很。就是屋里气温略高,有点热。

    扯了扯领口,她问:“有空调吗?”

    傅令元吐着青灰色的烟圈:“这里房型老。不常住。”

    言外之意就是没有。

    阮舒点点头,表示明白,手掌摁着桌面从椅子里站起,独自走去窗口吹风。

    小区附近有大妈大爷在跳广场舞,音乐若隐若现地飘过来,令她再一度感觉这里的生活气息。比他的别墅和他们的绿水豪庭的新房都要市井的生活气息。

    她无聊地侧耳凝听,试图辨别音乐出自哪首热门歌曲,不消片刻就察觉身后靠过来一副热源。

    未贴着她,也没能阻止他的体温氤氲过来。

    他的两只手臂绕开她的身体两侧撑在窗台上,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之间尚夹着半截燃着的烟。

    两人一语不发地就这么站着。

    少顷,阮舒率先打破沉默:“这里是你和蓝沁见面的地方?”

    “不是。”傅令元回答得很干脆,“但我们确实在这里见过两次。”

    阮舒搜索着记忆——她碰到的那次,就是其中一回吧?记得彼时傅令元后背受了伤,照理说自己并不好擦上药,但她来之前,明显已经有人邦过他了。

    傅令元的声音忽而压低两分:“你曾因为蓝沁穿出那双棉拖鞋,所以弃而不用,光着脚就进来了”(可联系第56章)。

    阮舒微微一怔,忖了数十秒,隐隐约约记起,貌似确实有过这么个小细节,不禁弯了弯唇角——原来他留意到了……

    “蓝沁是不是你的人。”她旧话重提。早前在游轮上,她问过他,他已给过她答案。

    现在他还是给出一样的答案:“不是。”

    不是他的人,同时并非敌人。阮舒现在总算能够大致理清楚他们的关系了:蓝沁并不听从他的差遣,所以不是他的人;他们拥有同一个目标,所以并非敌人。那就类似于合作伙伴?

    发现他抬起手吸烟,她转过身,和他面对面,在他即将吐出烟雾之际,她踮起脚,主动贴上他的嘴唇。

    他垂着眼帘与她对视,牙齿磕着她的牙齿,把烟雾渡进她的嘴里。

    以前阮舒便受不了,如今间隔了那么久没有过这个举动,她更加受不了,立刻就被呛得剧烈咳嗽。

    傅令元拍着她的背邦她顺气。

    不瞬,阮舒咳得脸红红的,眼睛有点水汽出来,身、上的体温也因此又骤升。挥着手掌给自己扇风,她蹙眉:“电风扇也没有?”

    “没有。”傅令元抹一把她额头上的汗珠,提出中肯的建议,“冲个凉?”

    阮舒点头。

    傅令元在窗台上捻灭烟头,理所当然地牵着她的手进浴室。

    虽说天气热,但也不能洗冷水。傅令元调好花洒的温度转回身时,阮舒已自觉地月兑光了衣服。

    “可以过来了。”傅令元冲她招招手。

    阮舒走进淋浴间,赤果着身体站在他面前,站在花洒底下。

    水温很舒服,水流将她从头浇了个湿。

    傅令元邦她抹掉一把脸上的水。

    阮舒注视着他,手指戳了戳他胡子拉碴的脸:“进门的时候就想告诉你,你很邋遢,身、上很臭。”

    贴他嘴唇的时候,她也才记起,他恐怕还没刷过牙。

    “我知道。”傅令元眼波无澜,说着便将他自己身、上已经被水淋湿大半的衣服和裤、子全都月兑了,“所以和你一起洗。”

    阮舒往后挪了点位置,将花洒下的空间多腾点给他。

    傅令元没有管他自己,任由水冲刷他壁垒分明的皮肤,他伸着手顺她湿答答的头发,然后挤了洗发露,撩起她的头发给她洗头。

    “等一等。”阮舒摁了暂停键,走出淋浴间,不瞬又走进来,手上多了他的剃须泡沫和剃须刀。

    傅令元瞥一眼,猜测到她的意图,并未阻止,专心给她洗头。

    阮舒没有给男人剃胡子的经验,凭借着印象给他打泡沫,然后手持剃须刀,小心翼翼地给他刮。

    她给他刮了多久的胡子,他就给她洗了多久的头。

    全程他都没有特殊的反应,阮舒以为自己的首次实践十分成功,结果洗掉他下巴上的泡沫时,才发现刮得不是特别干净,而且刮了两道口子出来。幸而口子不深,也没流什么血。

    她的动作剃须动作解除了,傅令元便得以继续给她擦沐浴露。

    阮舒也去挤了沐浴露,往他身、上抹。

    一度安静。两人沉默地面对面而立,邦对方洗澡。

    尽管她从他的神色间看不到对她的任何玉谷欠色,然而她的手一直在他身、上摸,他是有很明显的反应的。

    “站着别动。”傅令元淡声,抓住她的手,从他身、上拿开。

    阮舒定定地盯他数秒,忽然捧住他的脸,隔着花洒落下的水帘,目光笔直地盯着他的眼睛,温声问:“蓝沁是为你死的,对么?”

    在屠宰场,她听到陆少骢提及什么内鬼不内鬼的,大致了解了蓝沁之所以被折磨,是因为这次的交易遭人破坏。她再清楚不过,真正打算在这次交易中动手脚以黑吃黑的分明是傅令元。

    整个交易发生的具体情况她不知道,但不妨碍她捋清楚蓝沁和这件事的关系——蓝沁成了傅令元的替罪羔羊。

    她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蓝沁带着她从陆宅出来后飙车的那会儿,说的什么死得有意义,约莫已经下定决心要邦他。

    而很明显,他对蓝沁的死,并不若他面上所表现的淡定。否则他这会儿一个人来这里做什么?

    阮舒猜到,所以故意问。她承认,自己这句问话其实挺残忍的,可不这样,她达不到进一步刺他的效果——他不仅对她心怀愧疚,他对蓝沁也多少存了愧疚吧……

    正因为他和蓝沁之间的特殊关系,所以即便蓝沁对她做出这种事,他也未曾直接教训过蓝沁,只全悉把责任揽在他自己身、上。

    她感觉得到,蓝沁的所做所为对他产生了影响。

    傅令元正捏在她耳珠上的手滞住,黝黑的眸光于她脸上停留一瞬,没有回答。

    阮舒摩挲他的脸颊,踮起脚,吻了吻他。

    傅令元的眼睛很深。

    阮舒搂住他的脖子,重新送上自己的温香软玉。

    傅令元这才箍紧她的腰肢,抬高她的身体把她按上墙壁,加深这个吻。

    可他十分克制,没有做出更进一步的举动,只是吻,仿若将这段时间积累下来的所有情绪都倾注在这个吻上。

    她的舌、头很疼,舌、根发麻,觉得快要被他绞断。

    一再濒临窒息,他一再适时地松开她,很快又重新剥夺她的呼吸。

    渐渐的,约莫是察觉她身体的状态并不若他所想象得糟糕,他的手才尝试游走。

    躺到卧室的大船上,他覆身,彼此的身体全是浴室里带出的水。冲凉之后降下来的体温早在气息不稳地旖、旎中重新升上来,并开始冒汗。

    他不是没有对她温柔过,但从来没有如此温柔。每一个举动都要经过好几遍小心翼翼地试探,完全确认她的身体和心理都接受了,才进展下一步。

    一切都很水到渠成。

    阮舒只在被他填充的瞬间难受地缩了一下,而后是傅令元无穷无尽的疼惜和怜爱。

    他们之间有过那么多次,却头一回全程都是缓慢的律、动,没有激烈的冲、、撞,没有更换花样,只用最简单最单一的方式交融。

    好几次阮舒都要怀疑不是他,然而睁开眼睛,就陷入他如水的包裹中。

    敞亮的灯光能够令他们相互看清楚。

    他沉笃的面容轮廓分明,匍伏在她上方,豆大的汗水滴落,与她的汗混杂在一起,分不出你我。

    除了两人氤氲出酒气的灼重呼吸和床板的轻微吱呀,房间里没有其他声音。他沉默不语,唇线抿直;她一声不吭,修眉微蹙。安安静静地凝定彼此,做着最亲密的事感受彼此。

    阮舒伸出手指,摸上他的嘴唇:“我们离婚吧。”

    傅令元的身体有一刹那的滞,但也只是一刹那而已,动作尚在继续。

    阮舒的手指从他的嘴唇划到他的眉毛上,沿着周边描摹形状:“去专心做你想做的事情,达成你的野心,完成你的梦想。”

    傅令元深深地注视她。

    “不要让蓝沁白死,不要让我白受那些罪。”阮舒曼声,摊开手心,遮挡住他的瞳眸,“请放你自己轻松,也放我自由……”

    话落之后,傅令元沉默了四五秒,俯低下来,吻住她:“嗯……”

    这一回他是认真地在回答她。大概离婚的这个过程拖得太长太一波三折,此时此刻终于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阮舒的心情倒是格外平静。

    闭阖双眼,她圈紧他的脖颈,全身心投入在与他最后的唇、舌纠缠中,不久后,在她身体的最、深、处交付彼此。

    ……

    察觉身旁的人有动静时,傅令元微睁了眼睛。

    屋里的窗帘只有一条缝,泄露了外头的微亮的天光,得以照出她披发的后背和窈窕的身形。她坐在床边低着头似在寻找拖鞋,很快起身,悄无声息地离开。

    他侧耳凝听。

    听到她走到隔壁客房的动静,想来她还记得隔壁的客房里有备用的女装。

    须臾,她窸窣的脚步又传出,越来越远,远得他听不见,直至最外头铁门的关门余震消停之后,整套房子归于寂然。

    傅令元翻过身,躺到旁边。

    上面还留有她的体温,她的香气。

    ……

    夏日的早晨,五点的天空就明亮得如冬日的八九点。

    小区里早起晨练、早起遛狗、早起买菜的人拉开了新一天的生机。

    阮舒陌生地穿行过他们中间,慢慢地走出大门,沿着路边一直走。

    耳边是渐渐喧哗的越发热闹,隔得貌似很远,又貌似很近,她没在意。

    直至旁侧突然有人猛拽了一把她的手臂:“哎呀小姑娘,红灯啊你没瞧见?”

    阮舒晃回神,入目的是张陌生的中年大妈的脸,神色充满关切。

    扫了眼来来往往的车辆,阮舒扭回头,冲大妈展开笑容:“谢谢。我终于离婚了。”

    大妈愣了一愣,旋即表情古怪,眼神变得如同在瞧一个神经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平方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方缪并收藏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