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虐待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不要其他的女人!”陈青洲从牙缝里挤出字儿。

    眸光轻闪一下,傅清辞肺都要炸了:“那我就是不能生你能怎样?我上哪儿去给你变一个孩子出来!”

    在这件事的坚持上,他执拗得如同一个不懂世故无理取闹非找着大人要糖的小孩。

    陈青洲握着她的腕,神色一变再变,没有说话。

    傅清辞梗着脖子愤怒地瞪他:“这一整个月我还不够配合你?你能不能遵守约定?流氓都不带你这么言而无信的!”

    刚说完,她倒是不怕惹怒他,立刻又纠正自己:“差点忘了,你本来就是流氓出身。你更不是第一次出尔反尔了!”

    陈青洲盯着她。

    傅清辞亦与他对视。

    两人僵持着,均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初识时的回忆。

    不知过了多久,察觉腕上的力道松懈,傅清辞毫不犹豫地趁势抽回自己的手,揉了揉,又活动了两下,心平气和道:“陈青洲,谢谢,再见。”

    她说得轻飘飘。

    他却感觉心脏被石头狠狠地砸了一般。

    陈青洲立于原地,目送傅清辞头也不回的背影,一动不动。

    荣一默默地从角落里站到他的身后。

    半晌,陈青洲森冷出声:“给我盯她,盯死她,她一定有个孩子!”

    ……

    阮舒没在绿水豪庭多留,趁着黄金荣酒醉入睡,和管家打了声招呼便驱车离开。

    途中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

    “你好,阮总?”

    男人的嗓音含着笑意,带着和善。

    虽然不熟悉,但是把她曾听过的音色,且判断得出对方正值中年。阮舒心头微动,笑着回:“劳烦曹老板亲自给我回电话。不过还是叫我阮小姐吧,我如今可不再是什么‘总’了,让人误会不太好。”

    曹旺德应声便改了对她的称呼,道:“阮小姐这样的贵客,曹某肯定要自己招待才行,交给秘书联系才是怠慢。反倒是曹某要不好意思,竟不知阮小姐亲自前来我们华兴做客,有失远迎,多亏了李主管转告。”

    “说起李主管,我一定要感谢曹老板的赏识,给予他比林氏更好的发展平台。和他聊的时候,他没少在我面前夸曹老板和华兴。”

    “哪里哪里。李主管不愧为阮小姐在林氏时带出来的猛将,是曹某有幸得了人才。”

    电话里的曹旺德还是初见时留给她的印象一样,谦虚而和善,不像商场上的其他老油条总给人一股的虚伪劲儿。同时又不卑贱地去讨好奉承他人。

    至少阮舒听来他挺真诚的,令她记起先前搜集曹旺德资料时,曾看到过他的一篇报道,称他为“商界的一股清流”。

    那篇报道差不多是他原本的华兴即将破产的时候出来的。

    外贸行业的一个重头公司终是穷途末路,“清流”二字用在彼时的曹旺德身、上其实是暗藏嘲讽的,嘲讽曹旺德明明就是个商人,说好听点是不同流合污,说难听点就是自命清高。

    如今华兴起死回生,转战保健品行业,风生水起,劲头比之前单做外贸还要强盛,这篇报道被重新翻出来,夸赞他的从商原则和道义。

    阮舒越发好奇,华兴背后的金主看中曹旺德,是否有这方面的原因?因为如果华兴的老板换作其他任何一个太过滑头的人,都不好掌控?

    敛回思绪,她笑着邀请:“那么曹老板什么时候有空?赏脸和我喝个茶?”

    曹旺德客气着道:“阮小姐后天下午是否方便?”

    “方便的。”

    接着曹旺德与她定个了地方,两人结束通话。

    收起手机后,阮舒想了一下,倒被他反客为主了。不过无所谓谁客谁主,就是个礼节的问题,重要的是终归单独约上他了。

    晚上睡觉前,阮舒谨慎地检查一遍门窗全部锁好,把那只玩偶大熊也确认放在墙角的行李箱上,才躺到床上。

    其实关于楼顶氤氲热气的问题,黄金荣并不需要担心的,因为其实是设计了隔热层的。

    这里的气温相较于市区低一些,阮舒晚上一般也不开空调,风扇的二级风力就够了。

    而不知怎的,之前并不觉得风扇的动静吵,今天却总特别在意扇叶发出的风声,以致于无法集中精力入眠。

    翻来覆去一阵后,她终是把电风扇关掉。

    四周围一下子安静不少。

    然而阮舒还是睡不着,因为蛐叫虫鸣声直涌进耳朵里,连带着外面还依稀夹杂了科科跑滚轴的动静。

    前者她没有办法,火气便全集中在后者。

    噌地她霍然从床上爬起来,下地,趿着拖鞋走过去,打开门。

    动静比方才清晰得多。

    乍一见她出来,小刺郎原本更欢,紧接着大概是察觉她不高兴,动作慢了下来。

    阮舒冷着脸蹲身在它跟前,把它的滚轴拎开。

    猝不及防下,科科从上面掉下来,其中一只小脚还给轮轴勾了一下,许是不好受,难得地听它发出了个声儿。

    阮舒微微滞了滞。

    科科最终还是稳当地翻在地,又是四脚朝天状,保持着姿势不动,小眼睛盯着她看,像要以此表达它的委屈。

    阮舒却是无动于衷,把它的滚轴没收后便关上门回屋里。

    趴在床上,闭着眼睛,重新尝试入睡,耳朵依旧不由自主地会去注意周边的动静和声响。

    只剩蛐叫虫鸣了。偶尔传来远远的不知哪儿的犬吠。

    空气仿佛被夏日的闷热所凝滞,没有半丝儿的风,也没有风拂过树叶的沙沙……

    ……

    算是失眠了半夜,导致阮舒隔天醒来的时候,已临近中午。

    一夜无梦。

    视线首先瞥向角落里的那只熊——屁、股朝外背对着她的姿势,完全纹丝未动过的样子。

    接着扫视房间一圈——没有任何异常。

    最终定在窗户上。

    阮舒爬起身,检查一遍,全都还锁着。

    来到靠着树的那扇窗前,打开。

    空气清新地扑面,阳光明媚,洒在树叶上。

    阮舒驻足片刻,敛起瞳仁转身离开。

    待洗漱完,前台正好打电话问她吃午饭。

    提到这点还真是方便,她出没出门,前台基本都能知晓,都不用她每天特意交代是否顺便邦她订餐。

    阮舒穿好衣服准备下楼,出房间后没有如往常那般听见滚轮声,稍微有一丝不习惯,不经意地便朝科科的窝扫去眼风。

    原本猜测没了滚轮它没了消遣,多半是在睡觉,结果乍一下并没有看见它。

    略略一愣,阮舒顿住脚步,回过头来弯身在它的窝前仔细瞧。

    刺猬窝的构造一点不复杂的,一览无余,却是真的不曾瞧见它。

    阮舒把它的窝挪开,搜寻楼道和墙角,也没有任何发现,心中骤然一个“咯噔”。

    不过很快她稳下来,因为记起它有过擅自从三楼跑到一楼的“前科”,便循着楼梯一路找下来。

    然而一直找到一楼,都没发现它的踪影。

    见她低头四处兜着圈,像是在找东西,前台关心:“怎么了阮小姐?”

    阮舒蹙眉,这才询问:“你早上见过我养的那只刺猬么?见它从楼上下来过么?”

    “你的刺猬不见了?”

    “嗯。”

    前台摇摇头:“抱歉,阮小姐,没看见。不过也许是我没留意。”

    “噢,好,我再找找。”说着阮舒便往院子走。

    前台在后面叫唤:“阮小姐,你不先把午饭吃了?”

    “没关系,我不饿,一会儿再说。”

    阮舒没回头,蹙着眉,眼珠子先大概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没发现,便开始细致地往角落搜寻。

    马以种的花花草草还挺多的,光花盆就好几个。

    阮舒也不晓得刺猬的习性是怎样,究竟会不会喜欢往这些地方钻,只是凭借印象感觉貌似小动物就是爱玩“躲猫猫”。

    越找,她心里越生气。

    一方面是气那只小刺郎,擅自离窝,没事儿闹什么失踪!她甚至在想,它还真当自己成精儿发脾气气她昨晚拿走它的跑轮还差点伤了它么?!

    另一方面更是气她自己。明明非常讨厌小动物也不懂得如何养如何对它们好,她为什么还留着它?不管是还回去、扔掉或者送人,无数种选择不是么?现在它自己失踪了不正好省了她处理的功夫没了麻烦,她为什么还要到处找它?

    为什么?!

    正忖着,眼前在查看的旮旯里冷不丁蹿出一只蟑螂。

    阮舒原本并不怕这玩意儿的,因为小时候住城中村没少见过,死在她拖鞋底下的不知有多少,后来见到它们都懒得去灭了。还有老鼠也同样,晚上睡觉的时候压根就不晓得它们是不是曾从身、上爬过。

    但刚刚分了神,加之它出现的太突然,阮舒条件反射地后退了两步,结果脚跟恰好撞倒了台阶上的一个花盆,一下摔碎。

    这可全是马以每天细心呵护的宝贝。

    不晓得是什么品种,她不是怕赔不起,就是觉得弄坏别人的东西,特别麻烦。

    阮舒紧蹙眉头,烦躁无比。

    但听马以的声音在这时传来:“你在干什么?”

    闻言一掀眼皮,就见马以站在院子口,老干部似的双手负背,瞧了瞧她脚边碎掉的花盆,继而抬眸定在她的面庞上。

    “抱歉。”这事儿没什么好抵赖的,阮舒第一时间扛上肩,“你一会儿看看它还能不能救,不行的话我只能给你重新买过赔给你。”

    马以打量着她,好几秒没说话,然后扶了扶眼镜,镜片的眼睛闪过一抹精光,却是道:“跟我来。”

    嗯?阮舒莫名,丈二和尚似的摸不着头脑:“什么?”

    马以脸上写着“好话不说第二遍”,转身就走。

    阮舒原地愣了一下,快步追上,跟着马以上到二楼。

    到他的门口,他对她打了个止步的手势:“等着。”

    阮舒停住。

    马以兀自开门进去,像是担心被她窥探到他的私人空间似的,进去后还关上了门。

    阮舒无语地翻白眼——她一点儿都没兴趣。

    不多时马以便出来,手中多了一个小纸盒,里头盛了什么东西似的,看起来有些份量,直接就塞给她。

    阮舒隐隐猜测到什么,牢牢地捧住纸盒,垂眸一瞧,果然见科科乖乖地在里头,小眼珠子滴溜地与她对视。

    “早上一开门,发现它缩在我的门口。”马以解释。

    阮舒盯着小刺郎没吭声。

    马以的话语继续入她的耳:“你虐待它了。”

    他不是询问,而是肯定句。

    阮舒抿直唇线,便见马以的手一伸,指向科科的后脚,道:“有两个脚趾肿了。新弄的伤。幸好,没流血,我邦你给它擦过药了。”

    阮舒的手下意识地一紧。

    马以盯着她,道:“搬来半个月了,你没给它洗过澡?它的窝估计你也没怎么清理,它身上都没长虱子,算你运气好。还有,它有点便秘,可以放温水里给它泡一泡,会缓解它的不适,给它吃点南瓜,能够有效通便。”

    阮舒这才抬眸,笑了笑:“不愧是小动物救助协会的志愿者,懂得真多。我搬来的头天不就问过你邦我养它。”

    马以洞若明火似的,“既然无心照顾它,你带着它干什么?”

    “我可以现在就扔掉它。”阮舒从容淡定,而有些无情冷漠。

    马以别具意味地看她一眼,有种看破而不点明的意味儿,掠过她往回楼下走。

    阮舒低头,盯着科科,心里下了决定:“你什么时候再去小动物救助协会?邦我送走它。别留它在我这里受罪。”

    马以顿住身形,微微偏头:“怎么不把它还给你的前夫?”

    “没什么好还的。”阮舒笑了一下。就像那枚戒指,多矫情。

    马以只道:“后天。周末。”

    “谢谢。”话落,阮舒再看回科科,发现它的身体蜷缩起来了。

    带它回三楼后,她照马以所言的,给它泡温水。

    既然泡了温水,顺便就给它洗澡。

    网络上随便一搜就是养刺猬的各种注意事项。

    阮舒查看着如何给刺猬洗澡,在想,貌似也没有太难,只不过以前并不想在它身、上浪费时间。

    现在反正再过两天就可以摆脱它,算是补偿点这么久以来她给它摆臭脸,离开前最后照顾它一回。

    估计温水泡得舒、服,小刺郎终是重新舒展开身体。

    捞它出来给它吹干时,脑海中不自觉地闪过曾经傅令元手托着它将它当亲儿子似的的画面。

    当初他那么疼它,如今明知她不懂养它,他还放心它留在她这里,想来也是不在意了。希望等它去了救助协会,下一任“父母”都能负责任。

    洗完澡,阮舒在膝盖垫了块毛巾,放它在上面,然后拿了苹果和勺子,如早前被傅令元软禁在别墅里无所事事之时那般,给它挖苹果沫吃。

    它很喜欢。

    阮舒也还像彼时那般逗弄它,挖了苹果沫之后,勺子伸到它跟前,在它打算吃的时候故意拿开勺子。

    它的两个眼珠子盯着明明在眼前却吃不到的东西,简直要像灯泡似的发亮放光。

    玩了好一会儿,阮舒的心情倒是舒畅不少。

    手机里在这时进来电话。

    阮舒抓起一瞧,见屏幕上显示的是余婶,心里差不多能够猜测到是昨天交代给她的事办好了。

    划过接听键,果不其然听余婶道:“阮小姐,已经按你的要求,将三小姐锁在她的房间里了。”

    “为什么是这个时候才锁?”阮舒疑虑——照理不是应该昨晚上林妙芙回林宅之后就该做的?她原本都计划好了,从绿水豪庭离开后顺便再转过去林宅处理林妙芙的,结果余婶并未来电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平方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方缪并收藏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