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 671、是不是打算抛弃大家?

671、是不是打算抛弃大家?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傅令元在挂下电话后愣了整整一分钟,也没能完全消化掉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

    睡在身边的阮舒往他手臂上蹭,他晃回神,伏低身体轻唤她:“阮阮?阮阮……?”

    阮舒下意识地拍开他的脸:“不要再做了……”

    傅令元忍俊不禁,亲她一口,贴到她的耳廓上说了几个字,然后起身下床,走出去外面找栗青。

    待他回卧室,一进门,阮舒恰好迎面:“你刚刚说什么?陆振华死了?”

    她混沌的脑子反应了好久,被这个消息炸得清醒无比,着急着起来要问他确认。

    傅令元一把抱起她在身前:“是啊,少骢是这么告诉我的。”

    阮舒的手臂顺势圈住他的脖子,两条退箍在他腰上,追问:“真的假的?具体什么情况?怎么突然说死就死了?”

    傅令元大步流星走回床边,把她放到床上,反问:“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难以接受。”阮舒颦眉。

    这也太吊诡、太惊悚!

    就好像辛辛苦苦地练道具升级装备,只等着做好充分的准备后去对抗最后的大Boss,结果中途忽然有人告诉你,大Boss没了。

    “我和你一样。”傅令元眉头深凝,这才道,“更具体的情况我得等回去海城了才能了解,目前知道的是,突发脑溢血。”

    “现在在重症监护中,全靠呼吸机维持着,没其他办法,只能等着,百分之九十九死亡率,即便百分之一保住命了,也非常大可能是植物人。”

    阮舒闻言哑然。

    等着,要么等来死,要么等来植物人,不管百分之九十九还是百分之一,的确就等于提前下了死亡判决书。难怪陆少骢的表述如此简单粗暴。

    但陆少骢的简单粗暴也折射出他内心的真实想法——毕竟陆振华尚未咽下最后一口气,他这个当儿子的不等于在诅咒?

    傅令元没耽搁时间,已经在穿衣服了,很快转回来叮嘱她:“你先不用想太多,去休息。睡饱了再回江城。照常该干什么干什么。”

    阮舒微抿唇。怎么可能不去想?当然,其实想多少也都是徒劳。

    傅令元明显看出她的心思,捧住她的脸在她额头烙下一个吻,笑容浓烈:“如果舅舅真的就这么去了,我们很快就不用再偷偷摸摸了。距离我在全球各地留字的新野心,迈进了非常大的一步。”

    “你别轻举妄动。”阮舒握住他的手,“一定要稳妥。”

    在平复了这个消息带来的震撼冷静下来后,她心里没有强烈的喜悦,涌现的反而是愈加深切的不安。

    “嗯,听老婆大人的,我稳妥,我不着急,我有的是耐性。”傅令元勾唇。

    阮舒翻白眼。哪里是听她的?分明只是与他不谋而合,所以故意借机嘴甜讨好她向她献媚。

    “行了,你继续睡。我留两个人给你,到时送你去飞行俱乐部。”傅令元把她按回床上,掖上被子。

    “不用了,你只需要给我留点钱,我自己打车就可以。”

    傅令元给她的回应是用临别之吻把她搅得险些断了气。

    客厅外面关门的声音传来之后,房间彻底安静下来。

    阮舒保持着仰面平躺的姿势。

    嘴唇上他留有的亲吻的触觉尚存。

    她添了添,又添了添,再添了添。

    添完残留的他的味道,她侧翻身,摸了摸旁侧的床单,默默叹一口气,闭上眼睛重新入睡。

    搞到最后,她没提前走,他倒提前走了……

    …………

    天蒙蒙亮的时候,阮舒就起来了,非但没睡饱,而且没睡好。

    主要也是无趣,她想早点离开,回到江城去等关于陆家的新消息——虽然太突然,突然得有点令人难以接受,但如果陆振华真的死了,无疑是天大的好事。

    希望真的遭天谴,老天爷提前收了他的命,也省得她和傅令元为了扳倒他而牺牲人力和物力再辛苦折腾。

    傅令元不仅给她留下了两名手下,也留了钱。

    阮舒用酒店的座机联系了掺杂在庄家家奴中跟机来的陈家下属,报了酒店的地址,让他们过来两三个人接她。

    待她用完客房服务送来的早点,陈家下属也到了,阮舒便将傅令元的那两名手下打发走。

    坐上陈家下属开来的商务车,阮舒看到酒店斜对面尚未开始新一天营业时间的药房,恍然记起还没去买避运药。

    其中一名陈家下属在这时叩了两下车窗后,没等她同意就自行拉开门上来这后面的车厢:“大小姐。”

    阮舒吓一大跳,凝睛看清对方之后,诧异:“杨炮?”

    杨炮是协助陈家当家人管理陈家产业的几位骨干之一,负责的恰恰便是曾经最核心的Du生意那一块。

    此前虽只在荣城庄园内短暂地见过一次面,但因为近期处理陈家两条运Du路子的事儿,阮舒与他联系得频繁,时不时视频会议,是众位骨干中,她最熟悉的一位。

    诧异之后便是狐疑:“你怎么在这里?”

    狐疑的同时,阮舒心里也暗暗生了警惕——毕竟他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