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5、阵阵恶寒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陆少骢眼皮一跳:“妈,你不是说不能由我们自己来做?那你怎么——”

    “放心,妈也不会亲自动手的。”余岚笑笑,“不是有个成语,叫‘借刀杀人’?”

    “谁是我们的‘刀’?”陆少骢问。

    余岚并不回答他,把他往外推:“去吧,快回公司去。不是说下午要出席财富论坛?不要耽误了,好好表现。”

    …………

    外面的缅甸守卫瞅着时间差不多,又一次走去窗边,探头往里看,看到阮舒和早上一样,是坐在床边面朝窗户外面的。

    区别只在于,现在的她脑袋是向一侧歪着的,眼睛是闭着的,双手亦垂于身侧,像是昏迷。

    另外一边,李铁牛也往后靠着椅子,四脚八叉仰面朝天地睡大觉。

    确认之后,缅甸守卫没耽搁,自窗边匆匆离开,循去罂粟地另外一边的小屋里汇报情况。

    彭师傅听言放下手中给罂粟调配防治病虫农药的工作,转而走进里屋,带上几样一早就准备好的东西,前往阮舒的房间。

    如缅甸守卫所告知的,桌上的那两只面碗皆仅剩一些汤底,阮舒倚在床边睡着了,李铁牛更是呼噜声震天。

    面里加料的分量比早上粥要多,主要为了稳妥地放倒李铁牛。

    彭师傅从李铁牛身、上收回视线,走向阮舒,伸手扶住她的肩膀,使她躺倒在床上,沉默地注视片刻她安静的睡容。

    片刻,彭师傅拿出注射器,抽取他事先调配好分量的溶解液,然后转身要走回床边。

    却见原本躺在床上的阮舒已然清醒地睁着眼重新坐起来,清锐的眸光盯住他手中的注射器,冷声:“花心思弄晕我,想给我打什么东西?”

    虽发了问,但她心里其实有猜测:“独?”

    …………

    荣一被背进来的时候,大家均未第一眼就认出来,因为他的面相几乎脱形,样貌就跟变样似的。

    脸上新添的好几道伤口尚未痊愈,倒是眼皮上的那道旧疤,给了他的身份一个证明。

    堂内寂静得压抑,没有人说话,看着荣一被放到椅子里坐下。

    九思半蹲在荣一身边,沉默地扶住荣一,轻轻摸了摸他的手。

    其实算不得他的手——入目的只是被裹成的一团,包着一件衣服遮掩得严实,叫人看不出他没掉了手,最多以为他是手受伤了。

    雷堂主关于荣一的病情并非完全撒谎,荣一自打被剁了手之后,身体状况一直不佳,此时此刻也还发着烧。

    咳了咳,他的中气还算足,率先打破众人的安静,颔首问候庄爻:“强子少爷。”

    接话的是杨炮,很是惊喜:“荣一,你怎么逃出来的?”

    “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庄爻提醒,既是对杨炮说,也是对荣一说。

    荣一不再废话,确认着问:“现在是铁牛和彭师傅两个人不见了,最有可能就是他们把大小姐藏起来,是么?”

    “是。”九思点头。

    “手机拿出来。”荣一说。

    九思照他说的做。

    荣一报了一串号码。

    九思拨通之后,摁了免提键。

    荣一则望向杨炮、李叔和薛叔:“不管是不是铁牛和彭师傅干的,也不管你们三个里面是不是有他们的同谋,到今晚为止,大小姐如果还没有消息,就追究你们这回擅自把大小姐带来这里的责任。”

    “这样对待大小姐,每一个人都有责任,谁都不用好过了。”荣一失望而悲痛,“二爷终归是死了,你们全都忘记他了。”

    “不是的荣一。你应该已经知道我们是为了什么才把大小姐请来的。就是因为我们记着二爷。”杨炮凝重,“难道你也赞同大小姐的决定,决定陈家在也不做独生意?”

    “什么理由都不能当作伤害大小姐的借口!”

    “我们没有伤害大小姐。”

    “那现在是怎么回事?!”荣一愤怒。

    未及杨炮再说什么,他和李叔、薛叔三人齐齐接到电话。

    不用怀疑,正分别来自杨炮的姐姐、李叔的女儿和薛叔的一家老小那边。

    各种恐惧的哭声和叫喊声从他们各自的听筒那头泄露出来,混杂在一起。

    “最迟今晚必须找到大小姐。”荣一重复,然后说,“去后山找,否则你们谁也再见不到你们的亲人。”

    “后山?”杨炮愣怔,薛叔亦狐疑,李叔则不动声色地轻轻闪烁眸光。

    “嗯,后山。”荣一点头,“我刚想到以前的一件事,如果彭师傅有份带走大小姐的话,那么后山就很有可能,必须找一找。”

    “或许根本不是有可能!”庄爻回忆起什么,一拳把李叔揍倒在地,“我昨天就提过后山!被他阻止了!一个个都在说后山有地雷没开荒不让去!”

    “强子少爷,”荣一凝色,“后山有地雷这件事确实是真的,他们没有撒谎。”

    这话是为了强调,搜后山具有一定的危险性。

    庄爻眼里划过陡峭:“那彭师傅为什么还有可能冒风险把人带到后山去?

    “彭师傅知道走哪里是保证不会踩到地雷的。”荣一解释,“他以前跟二爷提过在后山种罂粟的想法,说是发现后山有块地特别适合。但被二爷驳回了。”

    “可惜那件事过去就过去了,我没有去具体问过彭师傅那块地在什么位置,究竟该怎么走。”荣一懊恼。

    庄爻完全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作为现在最有地位的负责人,开始调派人手。

    荣一行动不方便,由九思陪着暂时留在竹楼里。

    庄爻携一行人前往后山去,没忘记押着李叔走在最前面起一定的探路作用。

    …………

    出口后,阮舒才记起,这位彭师傅是缅甸人,恐怕听不明白普通话。

    但听彭师傅在一瞬的怔忡之后迅速晃回神道:“本来是想让你舒、服一点,既然被你发现了,那我就不用客气了。”

    原来懂普通话……?不仅懂,还会说?

    虽然发音有点怪怪的,但已经算标准的了。

    阮舒正忖着,彭师傅霍然上前一步要捉她的手。

    阮舒急急后退。

    彭师傅抓着注射器的手猛地朝她刺去。

    却是倏尔自身后遭人拦截。

    正是李铁牛。

    李铁牛的力气比彭师傅大,又是趁其不备偷袭的,轻而易举便将注射器打落在地,桎梏住彭师傅,相当生气:“彭爷爷,不是只为了让新当家答应继续做生意而已,你现在怎么可以给新当家注射独品?”

    “她不懂这东西的好处,我就邦她了解。”彭师傅挣扎着,试图说服李铁牛,“铁牛,你别忘记你爸是和我一起的。你留在这里你邦你爸的,不是胳膊肘往外拐。”

    李铁牛只想知道一个答案:“我爸知道不知道你要用独品控制新当家?”

    “你觉得呢?”彭师傅说,“这是我和你爸一致的决定。没有其他办法,只有这样才能让她转变观念。”

    “我爸他……”李铁牛微微发怔。

    “李铁牛!”阮舒厉声吼,迅速抡起一旁的椅子,砸向彭师傅,防止彭师傅趁李铁牛的松懈得以挣脱。

    李铁牛应声回神。

    阮舒狭起凤眸,乌漆漆的眼珠子凝注他:“是你说的,你冒着地雷的风险,是为了来救我,等出去后好为你最喜欢的二爷干一番大事业。”

    李铁牛一个激灵:“二爷……”

    这边吃痛的彭师傅开始冲外面叫喊守卫。

    这情况在阮舒的预料之内。

    她假装中招,不仅是为了想知道弄晕她的目的,更想把能够抓在手里当人质的人引诱出来。

    还好~彭师傅一点没叫她失望~

    独品太危险!必须敬而远之!阮舒不放心地走过去将先前掉落在地的注射器踢到床底下,稍加心安。

    旋即眼角一瞥桌上的空碗,她果断将两只都掷到地上,捡起两片尖尖的碎片,一片交给李铁牛当作武器抵到彭师傅脖颈的动脉处,另外一片她自己留着防身。

    两人拖拽着彭师傅走出房间,迎面正是那些护卫闻讯赶来了。

    “不要过来!”李铁牛喊着缅甸话加以威胁。

    那些缅甸护卫也瞧出彭师傅身处危险,犹豫着没再上前。

    “不用顾忌!”彭师傅信誓旦旦,“铁牛是不会对我动手的。”

    下一句则完全是轻视的口吻:“旁边这个就是个女人,不敢做杀人放火的事。”

    “是吗?”阮舒哂着,忽地便用手中的碎片用力往彭师傅的脸上划。

    一条深深的血痕乍现,从他的耳侧一直延伸至他的下巴。

    彭师傅痛呼着条件反射抬手去捂自己的脸,浓稠的血液渗出他的指缝不断滴落。

    “我不敢是么?”阮舒满面冰霜,“这样够不够?还不够的话,再来一下?”

    她不是说说而已,也根本没等彭师傅反应,她的的确确又迅速地用碎片刺入彭师傅的其中一侧肋骨,立刻又拔出,收回碎片。

    彭师傅再一声哀嚎。

    “你都差点要对我用独了,我伤你这两下算轻的!要不是你现在还有点价值,我就直接放你大动脉的血!”阮舒手里握着碎片,带着血,眸底全是狠劲,“告诉你!把我B急了,大不了同归于尽!”

    别说那些守卫彻底被唬住了,连李铁牛都被她刹那间的独辣给震慑,满脸的难以置信。

    阮舒视若罔见,手一挥:“走!”

    一时之间没有守卫再拦她,只松松垮垮地围在四周,碍于彭师傅在他们手中,未敢真的动作。

    “回竹楼的路从哪里走?”阮舒问。

    李铁牛立刻翻译成缅甸话问那些守卫。

    守卫均摇头。

    阮舒睨向彭师傅:“你应该是不愿意告诉我是么?”

    彭师傅一手捂肋一手捂脸,不说话。

    阮舒倒未着急在这个时候撬他的嘴,转而看回李铁牛,抓紧时间问:“你打算点火的地方在哪里?”

    “这边!”李铁牛忙不迭引了个方向。

    干燥的树叶、枝干、木条什么的确实都准备在那里了。

    “打火机给我!”阮舒伸手问他要。

    “我怎么可能会有打火机?”李铁牛说,“要钻木的。”

    阮舒蹙眉。

    现在哪有那个北京时间用来浪费?

    本Yu再问那些守卫,视线掠过彭师傅的时候,停在彭师傅挂在腰间的烟袋。阮舒灵光顿闪。

    彭师傅察觉她的意图,急忙要护住。

    却快不过阮舒的迅雷之势。

    烟袋里除了彭师傅的那根烟杆之外,果然还有一盒火柴!

    李铁牛惊叹:“新当家,你脑筋动得真快!”

    快什么快!是他太迟钝了!阮舒顾不及与李铁牛交谈,脑中自发浮现出傅令元曾经搭木棍的方法。

    她现在必须多烧出点烟,而光靠树叶是无法持续的,所以得把木棍也烧着,毕竟保不准竹楼里的人能不能及时发现,另外烟气保持住也是给他们指明方向,好让他们更快地找过来!

    而就木棍本身要烧起来很费劲的,她判定傅令元能迅速燃火的要点应该就在搭木棍的技巧上。

    彭师傅挣扎得比先前剧烈,试图阻止她向外求救搬救兵。

    阮舒不耐烦,吩咐李铁牛:“再给他一下。”

    “哈……?”李铁牛正像八爪鱼一样缠住彭师傅的手脚。

    念及李铁牛估计因为和彭师傅有些感情,多半动不了手,阮舒便再次亲自来,捡起她刚刚为了腾出手而暂且放在脚边的碎片,手起手落,往彭师傅的小腿上又一刺。

    彭师傅即刻跪倒在地。

    李铁牛:“……”

    阮舒则淡定自若地继续忙着生火——上一次,她还只是用枪打玻璃,以唬住章程。今天她手里没枪,这种情况下不动点真格是没有气势的,她只能选择亲手伤害人、体。

    当然,她没想要彭师傅的命,脸颊和小腿都是小事,最严重的也就是肋骨上那一下了。傅令元很早就教过她人、体适合攻击的脆弱部位(第126章),后来在江城跟着褚翘学习,褚翘更准确地告诉过她不会致命但很痛或者出现量的大位置。

    阮舒不敢说自己完全吸收,但看彭师傅的样子,她今日的临场发挥应该算不错。

    不过,真的不够狠!

    一想到那注射器里的液体,她心底就生出阵阵恶寒,觉得彭师傅就算是死,也活该!

    如果不是她足够警觉及时发现,后果完全不可想象!

    塞了树叶,阮舒觉得不够,把彭师傅烟袋里的东西再掏了一掏,将烟草全倒出来,也拿来当助燃器。

    彭师傅瞪圆双眼,不知是在心疼他的旱烟,还是在气被她顺利点着了火。

    看着火星渗到木棍上滋滋燃起火焰,并且渐渐旺起来,阮舒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开始去拔草、栽树叶、剥苔藓之类的东西,一点点覆到火棍堆上面烧。

    那些干的材料是用来点火的。

    但点火不是她的目标,浓烟才是!

    制造浓烟反而要靠这些湿气重的东西!

    不知折腾了多久,终于!浓浓的烟雾冒出来,并且朝上空升腾而起。

    李铁牛眼里爆出惊喜:“新当家!你不愧是二爷的妹妹!太能干了!”

    阮舒抹一把脸上的汗,就势坐到地上,先看了看那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让浓烟一直冒的缅甸守卫,再扭头,觑了觑表情难看的彭师傅,最后朝李铁牛弯一抹淡淡轻弧。

    …………

    杨炮是最先发现浓烟的人,抬手指着高处:“快看那边!”

    顺着望向半空,晴天白日之下,那暗灰色的浓烟相当醒目。

    “是林子起火了?”薛叔揣度。

    “也可能是求救信号!”杨炮提出。

    庄爻才没空追究究竟是哪一种,反正冒烟的地方肯定有人!

    一行人马上调整方向,往浓烟的位置继续边开路边前行。

    没走多久,好几名手下忽然惊呼,却是地面冒出一张大网,把人网起吊在半空,然后米且大的木棍自后方飞来,直击网中之人。

    另有两三个人,掉进深坑之中并踩到了捕兽器。

    之前提心吊胆地只在害怕地雷,倒未料想会来这么一出,猝不及防,一时之间有些兵荒马乱。

    杨炮组织其他手下去救中了陷阱的人。

    庄爻环视周围一圈,表情忽变:“李叔不见了!”

    …………

    阮舒这边,原本烟冒得好好的,不知突然哪里出了问题,浓烟改了方向,不再往上冒,反而散开来,在身周弥漫,呛得人直咳嗽还睁不开眼。

    阮舒难受地捂住口鼻后退好几步,然后脱下外套尝试扇风,却是徒劳无功。

    李铁牛在这时发出叫喊:“新当家小心!”

    因为方才被熏得各自退避,两人稍隔开了些距离。

    此时烟气弥漫之下,视线难免受阻,彭师傅就是趁着这个时候挣脱开李铁牛的。

    阮舒应声凝睛,就见彭师傅那因受伤而踉踉跄跄的身影径直朝他冲过来。

    她现在手里没有武器,跑着躲开,将手中的外套丢出去。

    那外套盖住了彭师傅的脸,看不见前路的彭师傅短暂地停滞了半秒,这半秒的功夫李铁牛追过来抱住了彭师傅的腰,将彭师傅扑倒到地上。

    可那些原本等在一旁的缅甸守卫竟瞅准时机来添乱。

    阮舒一个人可打不过他们好几个,躲闪的脚步没停,连忙喊李铁牛:“再伤彭师傅一条腿!”

    后面几名缅甸守卫顿时又踌躇。

    最前面的那个,就是曾经晃到窗口去窥探她情况的,却不愿意错失这个机会。

    李铁牛远水救不了近火。

    阮舒也没指望他能救,只暗自庆幸亏得这些缅甸守卫没有带枪,否则可能她和李铁牛出那个房间都成问题。

    看到有木棍,阮舒欣喜,急急跑过去要捡起来打人用。

    但见前方在这时又出现一道人影。

    辨认出是李叔,阮舒立时驻足,浑身发僵,下意识地后退。

    脚下却是猛然一滑,她顺着旁边的坡掉落,往下滚了好几滚。

    …………

    确认人真的不见了,庄爻气得一把揪起杨炮的领子,将他撂倒在地:“说李铁牛的是他不知情?!现在还不足以说明李家父子是同伙吗?!”

    杨炮坐在地上没起来,整个人处于震惊晃不过神的状态。

    薛叔也万万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如今这样。

    全部的人心里已基本判断,李叔、李铁牛、彭师傅,三人合谋。李叔一定是看到浓烟,觉得情况不妙,所以顾不上在他们面前演戏了,趁机落跑去找李铁牛和彭师傅。

    火发完,气是怎么都消不了,人丢了,肯定追不上。庄爻快速冷静,暂且没在无谓的事情上多做纠缠,重拾人员:“先去找冒烟的地方!”

    然而那浓烟,却很快没了踪迹,像是已经被人扑灭。

    …………

    海城。

    傅令元下午得到陆振华病情好转时,因为在参加“新皇廷”计划下的博物馆新闻发布会,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抽出空马上去医院。

    日薄西山之际,陆振华的病房外面,除了固定留守的海叔,还有孟欢。

    “孟副总,听说今天少杰也来医院了?”傅令元主动问候。

    “是。”孟欢点头,“我就是从少杰那边过来的。”

    “少杰怎样?”

    “和他刚出生那会儿差不多的症状,皮肤起疹子。”

    “噢?当时不是母Ru过敏?难道孟副总隔了这么久,又亲自喂Nai?”傅令元的尾音微微上提,有点调笑的意味。

    “这回的过敏源不是母Ru,”孟欢解释,“但具体是什么,医生也暂时没有定论,需要再多观察两天。”

    “可惜少杰的身体不方便,否则也该让少杰来看一看舅舅。虽然少杰年纪还小,什么都不懂,但毕竟是父子俩,心连心。”傅令元笑笑,“或许少杰真是舅舅的福星。这少杰今天来了医院,舅舅就传来好消息。”

    “如果少杰真是陆爷的福星,就算少杰的身体不方便,我也该抱他来看一看陆爷。”孟欢叹息。

    傅令元勾唇:“我正好要去见舅妈,顺便可以邦孟副总问问舅妈的意思。”

    孟欢点头:“那就麻烦傅总了。”

    “孟副总客气了。”傅令元极轻地眯一下眸子,转身离开,前往余岚所在的套房。

    客厅里,小雅也在,对他笑得温柔:“我正要去找你。我今天煲了汤,你快来趁热喝。”

    “闻着就很香。”傅令元轻轻拍一拍小雅的肩,然后走去沙发,“舅妈。”

    余岚的手里正端着一碗,夸道:“小雅的手艺很不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平方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方缪并收藏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