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6、同意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舅舅。”

    “陆爷。”

    傅令元和雷堂主问候。

    因为两辆车离得近,且恰恰微货的车尾正对着陆振华所坐之车的车头,陆振华下车后,视线在所难免地落了过去。

    栗青和赵十三觉得以前和其他邦派的人火拼都没有如此紧张过,放下的时候手不小心滑了,柜子轻轻摔了一下。

    两人也顾不得去查看阮舒在里头是否摔疼,迅速把车门关上,然后行来傅令元和雷堂主斜后方一点的位置,毕恭毕敬地问候:“陆爷!”

    “嗯。”陆振华应得淡淡。

    傅令元即刻接腔:“舅舅今天怎么这个时间点就过来了?”

    陆振华闻声将目光从微货收回:“没什么事,就是正好起得比平时早,看时间还够,就转过来看看你再去公司。”

    “太对不住舅舅了,我以后尽量避免再受伤了,否则总叫舅舅牵挂。”傅令元十分不好意思,旋即抬手往里指,“舅舅别站着,既然时间够,就进去坐一会儿。”

    陆振华没有反对,当先迈步。

    傅令元紧随其后,转身之际给了栗青一个眼色。

    栗青会意,待目送几人跨入门堂之后,他捏着一把冷汗,忙不迭上了微货火速驱车出门。

    …………

    他们舅甥二人叙话,自然没雷堂主什么事,继续去坚守自己的岗位。

    仆人们把茶沏上来之后,也均回避,原本守在门堂外的护卫由黑西保镖取代,再添一个赵十三。

    傅令元把茶杯搁到陆振华跟前时,微赧:“我这里的茶叶不如家里的好,只能让舅舅将就了。”

    “无妨。西湖龙井也不错。”陆振华乍一嗅茶香就判断出来了,记得清楚,“去年我就见你开始喝西湖龙井(第286章),没想到你竟然坚持下来了。”

    傅令元笑笑:“适应这个口感之后,其他都不习惯了。”

    “挺好的。”陆振华啜一口,放下,冷不丁提起陆嫣,“虽然在女人这件事上,你也没什么定性,但总体上,你骨子里还是遗传你母亲多些,重感情。”

    傅令元顿了顿,嘲弄:“她重感情么?她如果重感情,当年就不会完全不考虑舅舅你的立场和感受,盲目地选择傅家。可笑最后她都遭傅丞抛弃了,竟然还犯贱地执迷不悟。”

    “不管怎样她都是你母亲!有用这样的词形容自己母亲的?”陆振华重重将茶杯扣到桌上,隼眸凛冽。

    傅令元微微一怔,心念电转间,置于膝上的手攥成拳头,低垂眼帘,未道歉,但也没说其他。

    意识到自己一时之间的语气略重,陆振华稍敛情绪。

    收着傅令元的表情,他重新端起茶杯,提及:“前些天你母亲生日,你不是还拜托海叔去邦你送束花?”

    傅令元的身形应声一震。

    他是克制的,不易察觉。

    但陆振华始终在留意他的神情变化,是故并未错过那一瞬间。

    “海叔他……”傅令元无奈,眼帘重新抬起,与陆振华对视上,“抱歉舅舅,我想送花只是因为——”

    “不用解释。”陆振华摆摆手,“我没有责备你的意思。”

    傅令元菲薄的嘴唇抿出坚冷,隔两秒,说:“就算舅舅责备我,也是应该的。”

    他苦笑:“我回想起来,也觉得自己那天脑子里不知哪根经没搭对,竟然记得她的生日,还让海叔偷偷邦我的忙。”

    陆振华看着他,沉默两秒,道:“最近我时不时会梦见你母亲。”

    傅令元怔忡之色难掩,转瞬苦笑愈发浓郁,夹杂一丝嘲讽:“舅舅是不是梦见,她当年怎么背叛你……”

    “那倒不是。”陆振华滞了一滞,再开口时,并未讲述他梦里的内容,而小有感慨,“人到了一定年纪,很多事情确实会比以前看开很多,爱不动,也恨不动了。”

    隼眸一转,他凝定傅令元:“看到你对你母亲的纠结,就好像看到我以前,对你母亲,我同样是矛盾的。”

    “女人的重感情,和男人的重感情,完全是不一样的。她把爱情放在了第一位,看得比我这个哥哥还要重要。与其说我是怨她当年背叛了我,不如说我是怨她,在背叛我之后,竟然没有得到幸福。”

    “她也已经死了很多年,曾经再怎么怨她,也都随着时间淡了。无论发生过什么,她终究是与我血缘关系最紧密的唯一的妹妹。”

    “难道你喊我一声‘舅舅’,不是基于你母亲和我的兄妹关系?难道这两三年我留你在身边,不是基于我和你母亲的兄妹之情?”

    傅令元明显有些惊讶他今天会和他说这些,眼神闪烁:“舅舅,我以为,你永远不会原谅她……”

    陆振华叹息:“好了,对你母亲宽容些吧。你在傅家的那些不愉快,不仅仅是因为你母亲当年被爱情冲昏头脑,更因为傅丞欺骗你母亲在先,把你带回了傅家,却又不好好对你。”

    “我那个时候正在气头上,并非真的狠心不想管你。假如傅家没有动静,我或许已经把你带回来家里。后来你既去了傅家,我想到你母亲到死都还记挂傅丞,大概也是更希望你姓傅,所以就算了。”

    “再后来,你都在傅家生活了二十多年,我只当你是那个年纪太冲动,和家里有一点点不和就出来要自己闯荡,最终多半还是要回傅家的,也就没有理会你了。”

    “没想到,你和傅丞的关系,差到那种水火不容的地步……”

    傅令元冷笑:“他就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陆振华不予置评,缄默地啜茶。

    傅令元也表现出不愿意扫兴地多提傅家那边的事,安静了下来。

    顷刻,陆振华把整杯茶喝完,放下了空杯子。

    傅令元想再给他倒一杯。

    陆振华拒绝了:“不用,一杯就够了,我早饭还没有消化。”

    旋即提醒:“你身、上有伤,也暂时少喝点茶。”

    “其实我没有非常严重。”傅令元轻松一扬唇。

    “严重不严重,医生说了才算。”说着,陆振华往餐厅的方位瞥一眼,“你吃过没有?”

    “还没。”傅令元摇头。

    陆振华转回脸:“如果不是现在特殊情况,你最好就应该住家里,仆人伺候得更用心。这里就你一个人,怎么看怎么冷清,何况如今身边连个嘘寒问暖的女人都没有。”

    “我也不是一个人。”傅令元指了指外边,笑笑,“不还有雷堂主?再不济我也习惯了栗青和赵十三。”

    茶杯一放,他往后靠,语气有点灰心丧气:“最近觉得女人有点麻烦,暂且免了吧。”

    陆振华瞥他一眼,倒没对此发表意见。

    傅令元感觉得到,他的话还没完。前面应该都是在为后面尚未出口的内容做铺垫。

    但他琢磨不透会是什么事。

    提了陆嫣,表示出对陆嫣的原谅;间接解释了当年不带他回陆家和十多年前不理会他的原因。

    貌似,有点希望和他之间再无任何一点芥蒂的意图——当然,不乏对他的态度的态度的试探。

    正忖着,便听陆振华道:“我已经让长老会邦忙挑选黄道吉日,做准备了。等少骢的葬礼结束,就给你办改姓。”

    这回傅令元不是装的,当真错愕:“改姓……?”

    “怎么?不记得了?还是不再想了?”陆振华隼眸眯起,“去年不是你征询我的意见,要把‘傅’姓改成‘陆’姓?”

    “不是,我记得。”傅令元的错愕之色依旧残留,而神情间多出几分动容,不可思议地注视陆振华,问他确认,“舅舅,你真的同意?”

    “我有反对过么?”陆振华故作严肃脸,“你提出来以后,我一直都记在心上,只是我们陆家以前在没落之前也不是小户人家,不是随随便便说改就改,所以才耽搁着,也就暂时没给你明确的回复。”

    “我明白了舅舅。”傅令元笑,顷刻笑意微敛,抿一下唇,双拳紧握,“终于可以不用再顶着这个‘傅’姓了……”

    那是一种得偿所愿的神情。

    转瞬,傅令元起身,猛地朝陆振华深鞠躬,口吻难掩喜悦:“谢谢舅舅~”

    陆振华皱眉:“行了行了,像什么样子。”

    傅令元直起腰板,唇角勾着:“我一直都没跟舅舅你行过大礼,难得一次,舅舅就受着吧。而且你是我的舅舅,本就是我的长辈,受得起。”

    “你啊你~”陆振华拿他没办法的样子,抬腕看表上的时间,“差不多了,没其他事,我先去公司。”

    既然他今早主动过来,傅令元也省了再去找他,现在顺便提一提:“舅舅,还有件事,我昨晚想了一下,觉得很有必要。”

    “什么?”

    “少骢的葬礼之前,是否了安排了超度法事?”

    陆振华滞了一滞:“这事儿是你们雪姨为主导在办,我没细问过,并不是很清楚。”

    “之前海叔还在的时候,我不也在邦忙给少骢整理遗物?海叔倒和我提过一嘴,说要上卧佛寺给少骢请比较德高望重的大师来做法事,尤其少骢死于非命,更需要。”傅令元凝眉,“舅舅不清楚的话,我回头去问问雪姨吧。少骢还年轻,却就怎么走了,终归希望他在黄泉路上顺顺当当的……”

    继而他再道:“还有海叔,死在他乡,连遗体我们都无能为力为他找回。不仅需要超度,应该还需要招魂……”

    气氛不免添了伤感。

    陆振华颔首同意:“办吧。你去找你们雪姨。少骢和大富的葬礼都好好办。”

    “好的舅舅。我也算能找点事情做,光养伤和等‘S’现身,太无聊了。”傅令元看似闲散,眸底沉着浓墨般的黑。

    他暂时不方便离开这里上卧佛寺,那就把一灯请下山来。

    他等不及了!

    他半夜的时候就已经恨不得马上前往南山!

    拢回心绪,傅令元送陆振华出去:“舅舅下回有事不用再亲自过来,打个电话就可以了,我这里不比陆宅安全。”

    “无妨,当作活动活动腿脚。”陆振华往后方屠宰场的方向看去一眼,“希望‘S’能早点现身吧,也省得你总呆在这个危险的环境。”

    …………

    天知道听见傅令元和雷堂主齐声问候陆振华的时候,阮舒有多崩溃,脑子里连骂傅令元非要冒险见这一面的空间都没有,刹那间纷纷乱乱闪现出起码一百种“万一被陆振华发现”该如何应对的方法。

    试图揪出其中一种办法细想时,却发现根本就是空白。

    幸好!虚惊一场!

    虚的,但“惊”得着实够大!

    阮舒的脚都因为过度紧张而抽筋了,直至栗青已将车子开到和马以约定好的地方停下来,她的心慌也未能完全平复,而且,小腹再次隐隐作痛。

    栗青打开柜子的门时,瞅见她的脸色吓了一跳,急急将她从里头扶起来:“阮姐?你怎样?哪里不舒、服?要不我现在送你去医院!”

    最后一句俨然是他情急之下欠缺考虑,阮舒可没忘记,她是昨晚偷偷溜出来的,眼下除了心理咨询室,哪儿也不能去。

    “我没事。”阮舒满头冷汗,捂着胸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可能呆太久,里头太闷了。”

    歇几秒后,她撑着栗青的手臂从柜子里站起,伸直抽筋的腿蹬了蹬,已然感觉好很多。

    轻轻压了压肚子,貌似短暂出现的痛意也已消失——接二连三,她确实该听傅令元的,抽个时间去医院做个检查。

    呼了呼气,阮舒下了车。

    马以自然也已经抵达,约莫见她这边有情况,他甚至下了车来。

    阮舒摇头示意自己没事,然后回头交待栗青:“你们最近看紧点你们老大,如果他白天也一个人呆房间里,你们记得时不时找点事情进去找他。”

    栗青:“……”觉得任务有点艰巨——这不是侵扰老大的私人空间和时间么……

    而当然,阮姐交待什么就是什么,假若因此冒犯了老大,直接坦白、把阮姐搬出来当靠山就好!

    阮舒的话未完:“他可能会有出行的计划,记得通知我。或者他问起任何和卧佛寺及其里面的人、吩咐去办相关的事,也全部告诉我。”

    栗青除了点头,就是“好好好”地应承。

    阮舒颦眉,掂了一掂心思,依旧觉得不够,再道:“算了,你们还是事无巨细全都偷偷汇报给我,包括他一日三餐的情况。”

    栗青干脆道:“阮姐,要不安装个监控录像,让你随时能看到老大的情况吧?”

    “能装?”阮舒心头一动,饱含期待。

    栗青反应过来自己一时顺嘴,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装是能装,但估计刚装上就会被老大发现……”

    阮舒:“……”一瞬,敲定道,“没事,你去装,不用偷偷摸摸,就光明正大,告诉他是我的意思。”

    “好咧阮姐!保管又好又快地完成任务~”有了保障,栗青毫无后顾之忧。

    暂且无他事,阮舒坐上马以的车,将身体蜷缩在后座。

    马以启动车子的时候透过后视镜瞥了她一眼:“说你要去医院?”

    这傅令元,说到做到,还真叮嘱了马以……阮舒摇头:“先回心理咨询室,之后我再自己去。”

    马以打转方向盘。

    返程同样非常顺利。

    庄爻等在车库,在阮舒下车前就邦她开了车门,一开口就是关切:“姐,你哪儿不舒、服?是要挂专科,还是全身检查?要不全身检查吧?仔细点。”

    阮舒抚额,不用猜也知是傅令元往庄爻这儿也叮嘱了一遍。

    “没事,内分泌失调的小毛病而已,不着急做检查,起码等离开海城再说,否则我们前脚进去医院,后脚我的体检报告不是得被陆振华盯住?”——这是她在回来的路上刚考虑起来的。

    虽说做个体检没什么大不了,但万一陆振华的跟踪细致到连这种隐私都不放过,怪恐怖的,她还是算了吧。

    庄爻被她的话堵住,分明也觉得她的顾虑是对的。但出于对她身体的担心,提出建议:“找褚警官邦忙,总有办法。”

    “真没事。我就是疼了会儿肚子而已。”转口阮舒便问,“有早餐么?我还没吃。”

    不是故意转移话题,她是真饿了。一大早和傅令元腻歪的那一会儿,费她大半的劲儿。

    庄爻的注意力即刻收拢到此:“姐你想吃什么?我马上去给你买~”

    阮舒说了几样脑子里蹦出来的东西,便先回了自己的三楼。

    迎接她的是昨天出门前只来得及摆而尚未来得及叙旧的大熊。

    大抵是回到安全的环境里,身体彻底放松,疲倦感随之排山倒海。

    阮舒窝到床上搂紧大熊之后,没想再起来了,闭上眼睛几秒间就沉沉睡去,把早餐一并抛诸脑后。

    只残留最后一丝思绪在做着对比,背着他悄悄承认,他的真人比作为分身的大熊,确实更舒、服……

    …………

    离开傅令元的别墅前往三鑫集团的路上,陆振华又改变主意不去公司了,让司机调头回陆宅。

    王雪琴正巧还没出门,对陆振华的去而复返表示诧异:“老爷怎么又回来了?是落了东西么?”

    “你忙你的。”陆振华挥挥手,明显没想理会她,兀自行去书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平方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方缪并收藏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