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2、黑豹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余岚在哪里?

    还有谁比一灯更加清楚?

    傅令元站在陆振华的斜后方,越过陆振华的肩膀,对着一灯的明知故问露出满满的讥嘲。

    一灯像完全没看见,或者看见了也不甚在意,即便不久之前刚遭他质疑过他的身份,他亦维持慈眉善目笑颜以待。

    这边王雪琴不等陆振华回应,抢了话头:“说起来一灯大师真是我们大姐除陆家的人以外,唯一接触得比较频繁的外人。”

    “不知大师和我们大姐从什么时候开始结识的?起码这十几年来,我们大姐有事没事都喜欢往卧佛寺跑,算是你们卧佛寺最忠实的香客了吧?”

    傅令元再挑一丝哂意。

    王雪琴这话明显引向她才刚找他唠过的怀疑余岚和一灯存在歼情。

    搅屎棍又要发挥她的作用了……?

    一灯似未察觉她语气里的别有意味,平常道:“陆夫人潜心向佛,即便不来卧佛寺,也依旧为佛主最忠实的信众。老僧与陆夫人因佛结缘,但凡陆夫人前来卧佛寺,老僧有空,便都会与陆夫人小聚片刻,讨论佛法。陆夫人不仅为卧佛寺之香客,亦为老僧之好友。”

    王雪琴羡慕道:“我也希望能和像大师这般的人物交朋友,奈何我资质平庸,与佛无缘。”

    一灯谆谆:“佛缘与资质无关。‘存在即是缘起’,是故众生皆有佛缘。只是缘分里分了深浅,越是潜心修佛之人,佛缘越深。”

    王雪琴笑着便翘起兰花指抚自己的额头,与陆振华打趣道:“老爷,你瞧瞧,大师有耐性讲解予我,我自己却听什么糊涂什么。看来我这辈子注定与佛缘浅了。”

    陆振华自然未接王雪琴的话。

    就是不知道王雪琴的话是否在陆振华心里打了涟漪,毕竟目前为止,只能确认陆振华知道一灯和江城庄家有关系,却还无法完全确定,阮春华在陆振华面前所用的究竟是哪一种身份?或者说,是哪几种身份的交合?

    没接王雪琴的话,陆振华则回答了一开始一灯询问的问题:“我夫人的确因为小儿的突然过世伤心过度,身体欠佳。”

    一灯面露遗憾:“希望施主代为转达陆夫人,佛主会陪着陆夫人一起迈过这道艰难的坎。”

    “谢谢大师。”陆振华略略颔首,继而道,“不怕和大师坦诚,我夫人虽然一直信佛,但我自己并没有准确的信仰。”

    “这些年来受我夫人的影响,才渐渐对佛主多了几分心思,我自己其实也非常前往卧佛寺接受熏染,奈何事情太多,很少能的机会,只常常教育小儿多陪同我夫人一起上山。”

    “直至近日家中惨遭祸事……”语音内并未闻哀伤或者伤感,但这个停顿却是恰到好处地表达了陆振华此刻的心情,尤其陆振华的目光遥遥落向陆少骢的遗像。

    轻轻一喟,陆振华转回眸,接着自己方才的话:“直至近日家中惨遭祸事,我偶尔午夜梦回过往,察觉自己把路走得太急太赶了,明明应该学会适当地停下来,歇歇脚。”

    孟欢瞅着时机提议:“陆爷,难得和一灯大师有交流的机会,要不请大师去那边坐下,你们慢慢聊吧。”

    陆振华征询一灯的意见:“不知是否会耽误大师的时间?”

    一灯:“无碍,这一场的法事暂时没有老僧太多事。”

    王雪琴转了转眼珠子忙去将墙角的一张桌子给收拾干净:“老爷,你和大师坐这里吧。”

    陆振华做了个请的手势。

    一灯与他相互礼让着行去。

    两人分明是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单独聊,傅令元识相地未跟上。

    孟欢肯定也是一样的。

    王雪琴则让她自己热乎地忙起来,先去给陆振华和一灯送了茶,随后倒也未再靠近,而是去招呼几位和尚,吩咐带来一起办事的下人往陆少骢冰棺前的火盆里添银元和纸钱,以及接下来的法事仪轨的所需用具也按几位大师的要求办妥。

    ——大概是因为陆振华的在场,所以她想多加表现。

    傅令元暂时没法再单独找一灯的麻烦。

    孟欢亦仍然坐于原位,安静地喝茶,在交杂的法器声的掩盖下,用只有他们两人才听得出来的嗓音问:“傅先生觉得,这次陆爷前来灵堂找一灯,会谈什么?”

    “不知道。”傅令元的语音微冷。

    他特意找理由把一灯请下山来,倒好像邦陆振华做了嫁衣,让狼和狈再一次有机会当面直接沟通。

    他们当面直接沟通了,他却什么都听不着。

    当然,心里也有所揣度,多半最近发生的事情有关。

    孟欢大致猜到他此时的心情:“我也恨不得在他们的身、上装上窃听器。但又有什么办法呢……陆爷总是那么谨慎。”

    傅令元侧着身子,始终看向的是几位在做法事的大师,嘴里的嘲弄则是给孟欢的:“他再谨慎,你每天和他单独相处的时候,也有无数次机会能杀了他。”

    “傅先生在怂恿我?”孟欢低头啜茶,“我如果想,确实有无数次机会能杀了陆爷,但那些办法恐怕没有一个能让我在杀完他之后全身而退。”

    “现在着急的是你不是我。”傅令元的手指把玩着茶杯,盯着玻璃上模模糊糊倒映出的陆振华和一灯二人坐在一起的身影。

    “傅先生在我面前无须遮掩,傅先生有多着急着尽快和阮小姐能光明正大,我很清楚。”孟欢揭穿他的佯装淡然。

    傅令元的嘴角抿得坚冷。

    两人没能继续聊,因为王雪琴在这时过了来,小有抱怨:“这些个下人们离开了我都不顶用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大姐管家的时候,明明每个人好像都特别能干,怎么换到我手里,就这个也出错,那个也记不住事情。”

    抱怨,但分明欣喜着她自己的重要性。

    喝着润嗓子,另外一只手轻轻地捶打她自己的腿:“少骢这里很快就要结束,结束之后就是隔壁海叔的灵堂。”

    “几位大师得忙活到半夜。问过他们需不需要今晚留宿市区,他们全部拒绝,坚持不管法事做完是几点,都要回寺庙。”

    “仔细琢磨琢磨也对,让几位大师住酒店里,怎么都觉得奇怪。”

    孟欢在这时起身:“三姨太既然累了,就多歇一会儿,我正好去看一看,明天的葬礼是不是还要准备些什么东西?”

    “哟,小孟你在公司里都已经那么忙了,还是留着那点精力,晚上伺候老爷吧,不要在这里给我添乱,我该打点的事情都已经打点过了。”王雪琴笑。

    孟欢偏头,淡声告知:“三姨太刚刚去换新茶,不在,所以没有听到,陆爷担心明天的葬礼上待客之道出现差池,所以加派了我作为人手,多一个人,多留一个心,多一分保障。”

    王雪琴尚未完全舒展开的笑容滞了一滞。

    孟欢轻轻颔首,迈步走开。

    王雪琴似不甘心,没再歇脚,噌地站起身紧跟在孟欢后边,好像生怕自己掌家的权力会被她剥夺。

    …………

    陆振华和阮春华并没有聊太久。

    陆少骢的法事再不了多久也要结束,届时他们会换到隔壁海叔的灵堂。

    海叔的灵堂里也放棺材,只不过棺材里没有海叔的遗体,只拿了一套海叔平时经常床的衣服。

    陆振华在海叔的棺材边站了片刻,抬起手按在棺材的边缘,重重拍了两下:“老伙计,终究还是你先走了……”

    傅令元看得出来,相较陆少骢而言,陆振华对海叔更有感情,此时也更真情流露。

    但陆振华也依旧只是这样看了两眼,没有等到做法事,就要走人,并且要送傅令元一程。

    傅令元应承下来,随陆振华一块离开殡仪馆,暗中留下了赵十三。

    途中陆振华接到一通电话,临时更改了路线,开往鎏金码头。

    停定之后,几人均未下车,陆振华只是将车窗打开。

    涌进来的不仅是涌起的海水声,还有打斗的动静。

    而说是打斗,实际上是一群人痛殴一个人。

    旁观的几名打手迎到车窗前,隔着一段距离问候:“陆爷。”

    随后才看清楚傅令元也在,补充问候:“傅先生。”

    “怎样?还没有结果?”陆振华问。

    领头的打手羞愧地低垂头颅:“抱歉,陆爷。”

    “把人带过来我看看。”陆振华吩咐。

    领头的打手一挥手臂,那边的拳打脚踢一瞬停止,只余被打之人的低低啜泣和哀嚎。

    然后就被两名打手一人一边抓着手臂往这边拖。

    地面上拖出长长的一条血痕,于昏黄的灯光下呈现暗红色。

    距离车窗前约莫一米的位置停住。

    看清楚对方身、上穿的是景察制、服,傅令元的眸子蓦地一眯。

    “叫陆爷!”打手揪起他的脑袋,“今天算你运气好,平常人想见陆爷一面可是千金难求。”

    “陆……陆爷……”小景察被打到失,禁,鼻青脸肿,眼睛根本睁不开,出声的时候嘴角衔着的口水夹杂着血往外淌。

    陆振华倒不嫌对方的模样叫人反胃,平淡如常问:“当景察多久了?”

    像要和他闲聊。

    “两……两年……”

    “嗯,时间还挺短的。打听不到非常有价值的消息,很正常。”陆振华表示出谅解。

    随后如同长辈教育晚辈:“你打听不到消息没关系,但打听不到消息,却还收着我们青门给你的高额费用,甚至企图用假消息蒙混过关,那就是你不厚道了。”

    “你是景察,景察的品行难道不是应该比我们这些生意人更高?你不觉得你的行为严重拉低了景察的素质,辱没了景察这个职业?还配当一名景察么?”

    在陆振华看不见的暗影里,傅令元眸底铺出霜。

    地上的小景察痛哭流涕:“对、对不起陆爷,是我错、错了。我可能马上就能升职了,接触到的案子会比以后更多,更深入。”

    “我以后都任凭你们调遣,不会再额外向你们要钱了!现在这些都算是你们提前预支!否则我实在是没钱可还,钱都用来给我爸买药了。”

    “陆爷,他撒谎。”打手忙不迭插话汇报,“他上个周末去了奥门,把钱都输在那的赌场里了,还又欠了一P股。”

    “我不是故意去赌的,我是希望能给我爸翻倍更多的医药费。”小景察为自己辩解,捂住心口往地上吐了一大口血,好像随时都可能失血过多而亡。

    陆振华看了一眼,说:“钱不需要你还了。我们青门送出去的钱,没有再要回来的道理,何况我们也不缺哪些钱。你只需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陆爷……尽管说……”小景察虚着气儿。

    “你不是缉独大队的?”

    “是,我是……”

    “你确实没有打探到有往青门里再埋情报员的消息?”

    “可能是我能力有限,但我真的没有听说。陆爷你们青门滴水不漏,我们缉独大队才一直攻克不下来……”

    陆振华的隼眸里微蕴笑意:“马P拍得不错,你可能被你的领导放错岗位了。”

    说罢,陆振华朝领头的打手一挥手。

    打手会意,走上前,蹲下身,将一把刀子插入小景察的心脏,再拔出来。

    确认人断气后,几人驾轻就熟地拿过准备好在一边的麻绳,将尸体绑起来,再和一块大石头捆在一起,然后连人带石头推下码头。

    “噗通”,一条生命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消失于这个世界。

    或者更准确来讲,是每天都有无数个人如此这般悄无声息地离开,甚至不被人知道他已经死掉。

    傅令元湛黑的眸子幽沉,看到事情还没有就此结束,打手们又拖了三个人出来,全都麻绳捆住,胶带封嘴。

    “挨个介绍一下。”以前海叔在,很多事情根本不需要陆振华亲自开口,都能有人代言,如今倒是麻烦许多。

    打手忙道:“分别是酒吧、地下赌场和其中一家三鑫集团收购的子公司里被条子收买为线人的人。这是新找出来的三个。”

    三人明显都想为自己辩解,奈何嘴巴都被堵住,发出的只能是呜呜呜声。

    陆振华却根本没那个印度时间去一个个研判究竟是不是抓错人,一如既往地只要有可疑,格杀勿论。

    挥挥手,他示意打手。

    打手点点头,用几分钟前处理那名小景察的方式,处理掉了这三人。

    没等听到那三声“噗通”,车窗便关上,车子也开离鎏金码头。

    类似的情况,傅令元早在滇越的那几年便见怪不怪了,只不过陆振华第一次带他在身边亲眼看他如何处理内部叛徒罢了。

    傅令元疑虑的是——“舅舅,不都是些小喽喽,怎么下面的人还学不会怎么处理?需要舅舅亲自前来?”

    除了那个景察,其他三个大概就是属于那种即便死了也没人会察觉他不见了的那种类型。

    但见陆振华面露凝色,若有所思:“因为我和和你们海叔,早几个月开始,就发现一件古怪的事。”

    “什么?”傅令元好奇。

    “揪内鬼和抓叛徒,是永远做不完的一项工作。我们得防自己人、防其他兄弟邦的人,尤其得防警方打进来的人。”

    “嗯嗯。”傅令元点头,表示这些他都懂。

    陆振华便不在此细说,而进入重点:“警方方面打进来的人或者我们从自己内部揪出来的被收买的线人,有给扫潢组办事的,有给经济犯罪组办事的,赌场也不是没被扫过,但更多的是缉独大队派来的人。”

    “我们青门也一直以来都是缉独大队重中之重的工作对象,每年双方都会交手个好几回。每年处理掉的人,我们内部也都定期做统计。我刚刚说的早几个月开始所发现的古怪的事情,就是出在,缉独大队被我们揪出来的人数,和以往相比,数量大大减少。”

    傅令元应声挑眉。

    陆振华见他似乎脑筋还没转过弯来,提醒道:“条子是最不容易对我们放手的狗皮膏药,我们撕他们一次,他们一定会换花样再贴上来两次。”

    “所以不可能因为我们接连发现了他们打进来的人,就轻易放弃。这也就是我们前面为什么说,和景察对抗的工作永远做不完。”

    “可现在我们能抓出来的人越来越少——”

    傅令元开窍了似的,接走他的话:“现在我们能抓出来的人越来越少,不是说明景察怕了我们没再往我们内部塞人,而是他们塞了人,却没有被我们发现。”

    陆振华点头,神情又加深两分凝重:“缉独大队越是这样对我们没有大动作,越是叫人觉得奇怪,就像放心地在暗中窥探着我们,静待合适的时机,就扑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傅令元眼皮猛一跳。

    他想他似乎更明白,为何陆振华早年在道上的外号为“黑豹子”——敏锐,如豹子那样拥有野兽天生的敏锐的直觉。

    陆振华如今的多疑,可以归结为他的敏锐过剩的副作用。

    但不管是多疑还是敏锐,再加上谨慎,全是难对付的地方。

    傅令元万万想不到,陆振华居然观察入微至此。

    后背不禁暗暗出一层薄薄冷汗。

    不过也庆幸,海叔的死,让陆振华断掉最可靠的一只胳膊,他才能有机会被陆振华再往上提一层面去栽培。

    面上傅令元自然是流露出此时应该具备的最真实的与陆振华相差无几的凝重表情,然后半真半假道:“被舅舅你这么一说,我瞬间感觉后脑勺神不知鬼不觉地被堵了一支枪,随时有可能被干掉,冷汗都吓出来了。”

    口吻间多少携一丝缓解凝重气氛的轻松。

    并且边说着,他还当真往后看,俨如确认自己的身后是不是真有一支枪。

    陆振华也确实因为他的这句话而稍加放松身心,笑了笑:“你啊你。”

    “我没开玩笑,舅舅形容得太有画面感了。那种被人近距离虎视眈眈的感觉,太可怕了。”傅令元的眉峰下压,并未岔开正题,“还是舅舅经验老道,这么一说,的确有些异常。”

    陆振华认同他的“经验老道”一词:“如果你和舅舅一样,经历过十一年前青门的那场劫难,也会长一大记经验。”

    话及此,几乎正中傅令元下怀,他自然而然地便顺势问起:“大家时不时就提起十一年前青门的那场劫难,具体情况好像并没有人说得清楚。”

    他颇为遗憾:“舅舅要是那个时候就已经同意我回归陆家该多好?那我不就是亲身经历了?”

    陆振华倒也不遮掩对他当年的不屑:“你那个时候,只让我看到了年轻气盛、争强好斗、冲动无知,就是傅家养出来的纨绔子弟一个,一点儿没有我们陆家人该有的风范,进来青门能干些什么?跟着黄金荣那个匹夫去满大街砍人充当第一线挨刀子的小混混?”

    傅令元讪讪:“舅舅,你也不给我留点面子……”

    “事实如此,有什么面子可给?”陆振华铁面无私。

    傅令元有些灰溜地摸摸鼻子,转瞬自信一勾唇:“这几年我自己在外面摸爬滚打,还是很有长进的,总算没再给我们陆家丢人了。”

    陆振华褒贬分明,贬完之后,现在也默认他的可取之处。

    随后陆振华回归正轨,继续谈道:“我接手青门之后,刚开始的那一阵,几乎每天都在回忆以前和那个卧底景察相处过的点点滴滴,针对青门被攻破的口子,去往前追寻究竟哪里出了问题,吸取教训,转化为经验。青门后来的众多改革,最初基本上全是针对那些问题摸索出来的。”

    傅令元扬唇:“舅舅你这就等于是条子们嘴上总在说提的反侦查手段了。”

    “嗯,算是吧。”陆振华点点头。

    傅令元顺势道:“当年那个卧底景察应该没有多大本事吧?只能说陈玺太愚蠢了,才会被人家骗得团团转。有其父必有其子,看看陈青洲,差不多就知道他们陈家大概都怎样的水平。”

    “如果青门能早点由舅舅你来掌权领导,那个时候肯定不至于险些被景察剿灭。”

    陆振华不予置评,鹰隼般的眸子微微眯起,似在回忆当年:“那个卧底景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平方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方缪并收藏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