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百度穿梭 > 第045章 无上剑法

第045章 无上剑法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圣王永恒国度道君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文图以为是暗器之类的东西,猛地向后跃去,低头定睛一瞧却是一本书,黄褐色书页,汗渍斑斑,上面写着四个字:无上剑法!

    他读过书籍小说无数,知道这无非是那种关键时刻令主人公飞黄腾达的东西,里面无非是刻画着丑陋的小人模样,耍着招式,写着心得,试图改写男女主人公人生;可是心中暗道:我来自现代世界,这东西早已过时,那里是散打世界,打不过还有手枪、炸弹!

    这定是那老翁见他屡屡想入小屋,扔出来供文图消遣!无论如何也是进不得木屋了,冷风不断吹凛着地上的书籍,他便顺势瞧去,里面没有“小人”,全是文字,再用剑尖挑开书页,翻到第一页,是一行大字:

    无上剑法,意为上,行为中,剑为下!

    有点意思!文图本就是书迷,文字为食,日日贪婪,书上的,网上的,只要眼睛能睁着就如饥似渴欣赏。

    可能,这就是穿梭师的天性。

    入不得屋内,见不得符柔,干脆便坐下来翻看。

    书中的确介绍着一套剑法,无宗无派,无纲无领,却从提剑出剑,一直到挥剑收剑介绍得极为流畅,文图大为惊异,这几乎不像南国王朝内之人书写!

    无上剑法,讲得凡剑术并非大同,根据持剑之人的特异,采用不同的出剑始点,挥剑弯度和力度,以获得最大的攻击力度和最快的速度,将浑身之气力融于意念之中,引用不同的攻击之法,或长或短,或强或软,或狠或速……

    不出一个时辰,便通读完本,这还是放慢速度,如果是小说,一刻钟便结束。

    文图觉得饶有趣味,便扬起剑,提起丹田之气、猛然拧转身体,依照书中集结意念之法,无剑无人,忘我而出,一道剑光飘出去,霍!那剑光果然凌厉,地面上薄雪纷纷扬起,现出一道半弧形,露出砂石!

    再看自己,后背挺直,右腿后伸,左臂弓状抬平,手掌是一个漂亮的梅花指,右臂探出可放可收,很有剑者风范,绝对属于那种不谙剑术之人见了一定拍手叫好姿势!

    哈哈哈!

    文图大笑,似乎明白了什么,再次拾起那本书赏看,从头到尾一字不落读阅领会,远处的红图驹歪着头,一动不动凝视着文图。

    意集气,行发力,剑随意。

    文图悟出了无上剑法的精髓,一切以自己的意念为本,控制好自己的身态,最后才去把控剑身,其中最大的奥妙就是招式为下,一切以自己的长处为根本。力大者攻其准,敏捷者善其速,根据不同的长处阐述不同的驱剑方式。

    木屋那边丝毫没有动静,文图无事可做,便结合书中招式操练起来。果然甚是受用,比那鸟剑更是直接,更是霸道。

    一字长天,以意控剑,借着身体骤停之力,施展剑气横扫前方,着重攻击对手中部,其快无比!

    排山探月,乃是挑剑击发,或左或右,斜上而刺,侧身而发,有攻有防,力在下盘,攻击对方身体由下而上;

    拨江翻海,俯身而施,意在敌手下盘……

    而这一切,却绝不在剑锋,而是剑气!文图耍来耍去,空有架势,却无力道,只好从头再来,不得不从第一页学起,意牵经络,运气而结,打坐在那里凝神聚气控制气脉,一坐便是几个时辰……

    三日过去,小房依旧没有开门。

    文图风餐露宿,也只好凭借无上剑法的功法抵御风寒,他闭目坐在一处岩石上,任凭那烈风吹打身体,身外已经集起一层薄薄的护罩。忽然,文图猛地睁开眼睛,他想起小鸟,想起了自己的“鸟剑”──如果,小鸟啄食远处虫物,多出那漂亮的展翅,耽搁哪怕半秒,有可能虫飞远处,抑或被其他小鸟捉到。

    他跃下岩石,拔出铁剑,彻底地放弃了身法,任凭意念左右自己,施展起无上剑法!

    一片片光影,已然看不到剑,舞者周围的雪层层远离,仿佛是一道旋风逐渐扩散,及至红驹,撩得宝马嘶叫一声,原地踏步不止;文图身法毫无讲求,或高高撅着臀部,或手掌按住丹田,忽像猿猴,忽如逃鸟,看上去难看无比,丝毫不像是舞剑之人!

    文图停下,徐徐收回意念,左手一扬,那《无上剑法》飞向高空,他随之一跃而起,就在那书返落的刹那,一道剑光撩开扉页,在那行字上一闪而过;书本落在地上,不知里面状况如何,只是很多年以后,大王之子初获此书,翻开书扉,发现那行字中,“行为中”三字已被人拦腰斩断!

    意为上,剑为下,而无行!

    他见周围的雪被剑气扫得很远,荡出一圈空地,满意地笑了。

    “文图哥哥!”木屋内忽然响起符柔的呼声!

    时虽三日,竟似三年,那甜美声音阔别已久!文图喜出望外,疯子一般扑向那座木屋,哪还顾得被嘭嘭,一把推开了木门,里面场景着实吓了他一跳:老翁打坐在一张木板之上,那厚乱的白发陡然向上立着,上面飘着一团白气,看来运功消耗甚多;小符柔面色红润,紧裹着夹袄端坐在一尊圆石之上,伸着双手在寻找文图。

    他一个箭步冲上去,浑然不知已是眼含热泪,瞬间便把符柔紧紧抱在怀里,怕是再被别人抢去,她还这么小,便为自己将来的老公挡了一记毒镖,若是自己中镖,断然来不了这雪山之巅。

    见符柔容光焕发,文图再次瞧那老翁,不管他见不见得,也是深深鞠躬,表示感谢。

    “是谁救的我?”符柔悄声问,小手紧紧抓着文图。

    “是一位老爷爷!”

    “老爷爷?”符柔似乎有些惊讶。

    “错!”老翁突然开口,睁开双眼有些惊怕模样,连忙起身弓下来,“娘娘在上,小仙不敢枉自尊大,自古仙有长尊,人有辈分,唤我小仙即可!”

    文图大愣,这人不像是疯子,又为何语无伦次?

    “小仙?”符柔甜甜笑了,“会不会和文图哥哥一样俊美?”说着,伸出双手示意要抚摸那人一番。

    “这使不得,定是折煞小仙!”老翁后退一步,慌乱地捋着自己乱糟糟的白发,竟像是害羞之态,用手仔细梳理厚发,可是那头发早已皱乱,根本无法弄得顺滑。

    文图见老仙的模样赶紧说道:“符柔,那,那小仙确实很俊俏。”

    符柔点点头,看来开始在脑海中描绘漂亮仙人模样。

    听来听去,文图觉得老翁自称小仙,甚是尊敬符柔,而目前自己是符柔哥哥,定是地位可圈可点,再者刚刚拍完马屁,将老头丑陋不堪形容成俊俏,便有些浪荡起来,大言不惭对老翁道:“在下感激对符柔,额,符柔娘娘的救命之恩,不过还有一事相求,便是闻听此处有一株白芝,能够治愈百病,也好医愈她的眼疾,不知是真是假?”

    “哼!”老翁从鼻孔中出声鄙视,翻了翻白眼怒视一下文图,接着撇撇嘴,一不小心眼睛扫到符柔,立即又庄重起来。

    文图碰一鼻子灰有些尴尬,没想到老家伙滴水不进,便把符柔抱得高些,只要瞧见自己,就能看见符柔,防止那老家伙再把自己一脚踢出去,悻悻地转过身,把那本《无上剑法》放在一摞书上,也懒得再去看。

    “当真是出息不得,”老翁见符柔与文图的脸几乎挨在一起,干脆闭上眼睛,不想再瞧眼前男子,“一代宗法,竟无丝毫敬意!”

    有话题!

    文图连忙迎上去道:“只是剑法而已,敬其志胜于敬其行。”

    有作用,那老翁卷起的白眉微微挑动,嘴未动却出了一声:“刺我一剑来!”文图身子一哆嗦,不是因为语中含义,而是明明没看见张嘴,这声音从何处而来。

    在他读过的小说中,却有类似描写,可身临其境到底还是毛骨悚然,知道一般这种情况下都拒绝不得,立即将符柔放在一侧,抽出剑瞄准老翁,不过那姿势不是剑法中所述模样,确像现代击剑手出手前的准备动作。

    “刷”一声剑便刺向老翁。

    当然是刺空,文图再看,那老头竟仍在原位,不自觉揉揉眼睛,不会错──老翁屁股周围还是尘土,不可能这么快吧?

    的确这么快!

    这时,老翁却也睁开眼睛,端详文图问道:“哪里来的如此快速剑法?”

    文图蒙圈,是赞赏,还是调笑?

    他不好意思没有回答,却见老翁站起来顺手拾起一根木枝,甩甩头示意自己跟着出去。他才不肯,出去定挨揍。

    “文图哥哥,”符柔似是感觉到什么,“那漂亮小仙要做什么?”

    “他要和哥哥比武,我……”文图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我打不过他。”的确,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还没等瞧见动作呢,人便已爬在三丈开外,虽然不疼不痒,可是那样子着实令人难堪。

    “他是好人,救了我,比武也不会打伤你的,”符柔开始向外推文图,看来天下女人没有希望自己哥哥窝囊的,同时有抬高嗓门喊着,“小仙,可不要把哥哥打伤了……”

    “小仙遵命!”外面,老者痛快允道。

    文图不知这老翁到底是痴傻,还是另有缘故,听着这对话险些笑出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百度穿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卟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卟哥并收藏百度穿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