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百度穿梭 > 第059章 刀剑纷争(求收藏,三更)

第059章 刀剑纷争(求收藏,三更)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道君我是至尊永恒圣王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文图稍稍侧身,脚下却没有移动,俨然一代太极宗师在移转乾坤。

    长剑刺空!

    滕二似是早有准备,虽然身体已经变形,仍是横过剑身直扫文图侧肋!

    彩剑岂能容他僭越,一道靓丽的光芒闪动而出,似是一个问号飘在半空,疑问着人间罪恶!彩剑咔嚓一声迎挡住横切过来长剑,将剑身弹离出去,顺势从长剑顶部再绘彩光。

    那道彩光犹如泼墨之笔,在滕二的脖颈处一带而过,给他的人生画上了句号。

    滕二跄踉几步,双膝一软,跪扑而亡。

    此刻,那飞天的告示飘然而落,不偏不倚盖在他的尸首之上!

    文图恶气已出,抖抖彩剑,剑锋对准剑鞘刚要送进去,身体却凝固住,倒插过来的彩剑像是被禁锢一般停下。

    弯月再出,审视着文图稍稍弯曲的身躯,还有那剑欲归室的姿势,像是一座雕塑,戳在那里一动不动!

    暗处,稳步走来一人。

    为何没有感觉到?

    文图见那人的手向右侧腰间一放,一把白花花的长刀蹿入手中,那动作不是抽取,似是硬生生将宝刀从鞘内吸出!

    那人在运力,脚下的石板竟发出轻微的断裂之声。

    人脸被惨淡的月光射出模样,文图见得大吃一惊:陈王!

    他怎么会跟踪自己?!

    文图的右腕微微一抖,彩剑之锋便碰触到剑鞘边缘,发出轻轻的啸叫。

    “阁下是谁?”文图故意问道,而且极尽气力更改着嗓音,直至自己听见都听不出是谁,如若这陈王有歹意,恐怕自己难以脱身;若是探查虚实,决不能令他知道自己是谁。

    “护国公在此,还不跪下?”

    陈王冷凛出声,声若钟鸣。

    “护国公大人?”文图佯作惊诧,忽然冷冷一笑,将彩剑调转方向对着陈王,振振有词,“纯属放屁,瞧你形状龌龊,夜晚诡秘,定是滕二一党!”此刻,他的心里好痛快,整个天下也没人敢如此谩骂陈王。

    陈王出刀,那定是要探查虚实,想拦也拦不住。

    想骗他,只好如此!

    陈王果真一愣,嘴角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奸笑。

    “那护国公大人镇守王都,忠贞至伟,身份显赫,自然容得下我这把彩剑;更是高高在上,得人尊崇,身居王府,哪像阁下这般小人,尾随他人,定是冒牌宵小!”

    文图一边溜须拍马,防止陈王突下恶手,一边又痛骂陈王,证明自己与朝廷毫无关联,甚至连陈王都不认识。

    “好大的胆子,弑杀贼犯,那是朝廷中事,何来你彩剑代为?留下彩剑,物归原主,本王自放你生路!”陈王嘲讽言道。

    “朝廷?如是朝廷有力,又何来彩剑?留下彩剑?若你是护国公,就是将彩剑赠送于你,你也不好交代吧?”

    陈王又是一惊,瞧瞧文图手中彩剑,眉头皱了起来。

    “休要花言巧语,拿你命来!”

    文图知道若是不落败于陈王,绝不会轻易离开,此刻的陈王绝无胆量杀自己!他振剑而奔,直刺陈王!

    彩光落处,宝刀扬空而起!

    “嘡”一声,刀剑分离,文图忽然感觉到右臂酥麻不止,彩剑险些脱落失手。

    稍一停顿,他再度卷剑而出,避开陈王刀锋,直刺他的下盘。本来留了一些气力,可是瞧陈王文丝未动的模样,直接激发了他的好胜心,用尽了全力!

    陈王还是没有动地方,宝刀霍霍下行,瞬间展出一面屏障,文图不敢大意,突然踏地而起,横扫陈王人头!

    他是丈二和尚,不允陈王摸着头脑,想尽一切办法不让陈王瞧出自己的套路,因为冷凌也在使用无上剑法。

    陈王忽见对方剑法匪夷所思,无奈之下侧身避开彩剑,扬起长刀劈向文图双腿!

    文图像蛤蟆似的又向前一窜,避开了迎天而上的宝刀,挥手袭向陈王后背。

    人在空中,速度变慢,陈王左掌却已掀来,未等彩剑折过顶点,“嘭”一声大手拍在文图下腹部!

    文图再得仙家真传,也及不上陈王踏踏实实历练而来的四十年功力,那是南国数一数二的高手!

    文图顿时失去控制,翻转着身体摔倒一旁!

    他忽然感觉到内脏翻滚,疼痛不止,忙抬手指指陈王,随后按住摇摇欲坠的斗笠,沉声喝道:

    “好个凶恶之徒,有如此武艺不入朝纲,却在这里弑杀忠良,真是令人唾弃!彩剑在,本人在,阁下若是想做彩剑侠士,大可杀了我!”

    陈王踏出了脚又缩了回去。

    文图见计策得逞,急忙站起身,仓皇逃窜,口中仍然不忘调上一句:“欲得彩剑,除非陈王!”

    甚至还强忍剧痛阴凄凄干笑数声,将踌躇的陈王撇在街头,捂着腹部逃之夭夭……

    陈王悻悻地将宝刀入鞘!

    又是不出数日,那些贼乱匪首不是被彩剑割喉,便是活生生被捆绑着扔进官捕首府。

    掌城一边收拾着无本万利的战果,一边谩骂着属下,一边向朝廷邀着功,一边琢磨着彩剑的模样。

    一时间,京城之内沸沸腾腾,传说着各类彩剑侠士的神勇;更是令捕衙意外的,那些小恶之徒,惧怕官府通示,纷纷扑来投首,怕被彩剑斩杀……

    …………

    “此人到底是谁?”京都掌城大人终于按捺不住,召集各路头头召开会议,高坐官台,注视台下十数捕官。

    台下无不摇头。

    “只是听说此人动作伶俐,体态刚健,头戴斗笠不见真面目。”

    “所有见到他的人均称此人有一把彩色宝剑,无人能敌,看不见出剑,只能看到彩色剑光!”

    “只是那日在悦通酒家,此人有过几句问话,其余说的最多的是报官二字,是个男子,应是年轻男子。”

    “好了!”掌城止住众人话语,“各位捉拿重犯未果,反倒让江湖人士为你们操劳,却在这里恭维崇敬,甚至连彩剑侠士之面都未曾谋得,不觉得惭愧之极吗?”

    众人纷纷摇头,可是脸上的佩服神色仍然没有消散。

    “还有,此人每每夜间行侠仗义,却分毫不取酬劳,定是我南国本分武士,可是你们说来听听,堂堂捕府千余人,不及一把彩剑,让我如何向大王交代!”

    厅内捕官,个个也是精挑细选,武功了得,确实有些丧失颜面,不过天下英雄人人向往,即便是稍有嫉妒,也是敌不过心中敬佩,因为无论何官,他们都有家人。只是他们不是来自现代世界的穿梭师,没有那种敏锐的感觉,还少了一个阿武。

    更重要的,他们没有彩剑!

    掌城见下面人仍在窃窃私语,大声说道:“京畿重地,乃是护国公大人亲自掌管,你们想一想,让一个彩剑侠士风云突起,护国公大人的脸往哪搁儿?!”

    顿时,众人闭上嘴,一个个耷拉下脑袋。

    其实,护国公确实有些把持不住颜面,接触到了彩剑侠士,在证明武技不敌自己、无法取得彩剑的情况下,放弃了追查。

    南国京都,自此平安昌泰,哪有再敢作奸犯科者?消息一道传至宫内,也引起了朝官的议论。

    彩刃飘七光,王都贱客殇,奔走切切问,可有铺祥潢?

    京城商铺,无不制作彩剑绘画,挺拔的剑身,五颜六色的剑锋,上面刻意制作上去不一的吉祥语句,可其形状与真正的彩剑相去甚远,只是因为没有人真正目睹彩剑的全貌。不过,无论商家制作多少绘画,也是瞬间被抢购殆尽。彩剑,成为一家一户张贴的祥物。

    彩剑侠士,不是一个人,而是成为一种象征,长久定格在南国王朝京都内。

    阿武家内,也照例粘贴上了彩剑的描画!

    文图从王宫中归来,一抬头便瞧见,苦笑一下,刚要回屋,又折回来立在那幅夸张的巨作下沉思许久,终于摇摇头将那幅画揭了下来……

    他持着彩画来到红驹身前,一边轻抚它红彤彤鬃毛,一边喃喃问道:

    “红图驹,你是我的宝贝,彩剑也是我的宝贝,有了你们,文图当真是觉得万分幸运呢……”

    红图驹听见文图说话,稍稍仰起头,片刻又探进石槽内,品食起它的干草来。

    “其实,我根本没想到这样,我知道这样不好;要不,我哪日请一画匠来,也给你做一副画儿,让世人知道你耀武扬威的样子?”

    红图驹才懒得搭理他,依旧咀嚼着美料。

    “那就算了,可别怪我没说!”

    文图咧嘴一笑,瞧瞧手中画样,还是将它撕碎……

    不久,这吉祥彩剑的画在王都内消失,据说是彩剑侠客放出话来:本人彩剑乃天物,不容得任何人描绘,否则本人定会追究商家。

    …………

    王宫内,公主再次带着文图来到后苑,此处较为僻静,无宫事无人寻来,她便大大方方坐在文图身边,肩膀几乎靠在一起。

    文图是躲也躲不得,靠也靠不得,一直锋芒在背般尴尬而坐。

    哑巴好装人难当,这执拗的公主从早到晚无不弄得他头疼,瞧那样子,完全是将自己当做了文图耍来耍去!

    公主赏看了一会儿眼前景色,突然转过头瞧着文图喃喃道:

    “彩剑侠士!”

    这话吓了文图一跳,屁股几乎离开木凳要蹿起来,再一瞧她的眼里充满迷茫和向往,心才放了下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百度穿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卟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卟哥并收藏百度穿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