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百度穿梭 > 第075章 程家之变(二更求推荐)

第075章 程家之变(二更求推荐)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道君永恒圣王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山高长而没阳,地俯身而生暗。仲秋之北域,月亏圆而高挂,树紧身而立守。

    一匹红驹,载紫袍文图而悬剑,乘白衣符柔而提琴,身后阿武猛打黑驹,拼力追赶……

    部族半个时辰便达程家庄之外,文图远远望去,已是狼藉一片:程家庄数人倒在两旁,已被杀死,其余人逐步退后,怂恿着受伤而奄奄一息的老庄主。

    程贝贝手持黑色宝剑,立在最前,只是宝剑低低垂下,空有暴怒的眼睛瞪视着贼人,一副欲哭无泪模样,人也已经站立不稳,摇摇欲坠,看样子不敌贼人,连战连败。

    “程姑娘,我西岭招收贤德,若是你率众归靠我领地,只是借你庄地一用,自会赏你副岭主之职,如若不肯,自会与你爹同等下场!”十几剑客步步紧逼程贝贝。

    “宁死不肯!”她满脸是泪鄙视着眼前之人,竟将长剑横在自己颌下,“即便我死,也不会归降你等险恶之徒!”

    可是,她太过脆弱,一把长刀飞出,手中宝剑被击飞,人也是瘫倒在地上。

    “弟兄们,岭主有令,凡不归顺着,杀无赦!”

    文图暗道,十几个人竟妄言血洗程家庄,如此说来,此地多是武林魁首,只是有善恶之分罢了。

    “文图哥哥,好像是坏人在威逼程姐姐!”符柔提醒文图。

    “符柔,今后你遇见的坏人会越来越多,我要你随我逐一清剿他们!”

    “自然听文图哥哥的!”自打五岁开始,符柔无一次违抗文图命令,定是那“柔”字管用,因为自己的名字都是文图哥哥所起。

    究竟是有隐隐感觉,自己与文图,有着说不清的依赖。

    她来自另一世界,已经十七岁!

    几个匪徒扬起武器,准备刺杀手无寸铁的程贝贝!身后阿武不敢大声,可见文图还在那里优哉游哉,心底竟责备一句,“嗯”一声提示。

    一匹红驹忽然冲进,文图立在程贝贝眼前!

    “文大哥?!”程贝贝竟在这时遇到文图,自是悲喜交集。

    “哈哈哈!”马上之人狂笑,“哪来的小厮,竟敢与西岭做对?!”

    文图不去理贼人,对陈贝贝说道:“去照顾庄主!”

    可是随即传来程贝贝嚎啕哭声……

    这哭声在愈发白亮的月光里显得格外悲戚。

    程家庄的人见老庄主战死,纷纷冲涌上来,欲与贼寇同归于尽,被文图抬手制止。

    “文图哥哥,难道是程姐姐的爹被……”

    “便是我眼前贼人所害!”

    符柔身体一正,闭上眼睛,脸色却变得愤怒起来。

    “我杀了你这个……”贼首直扑文图,他太低估文图,即便再加上一百个他,也容不得放肆,后面的字没有说下去,这辈子也不会再有机会说下去,因为喉头已经断裂,血尚未喷溅,人已扑地!

    “小子!”周围十几人群攻而上!看姿势要立即置文图于死地!

    程贝贝后面哭声戛然而止,瞪大眼睛看眼前一切,只是见到一道道彩光,似乎是哪位私塾老者,在空中写着字,环环绕绕,片刻便消失不见,然后一切又静止,十几个人纷纷栽倒,气息全无!

    “阿武!”

    “在,在……”

    “带我去西岭!”

    “两百余号人啊,你……好!”阿武见文图瞪大双眼,根本不敢再辩。

    程贝贝猛然窜上一匹马,喝令:“程家庄的人听着,留得一百人守庄,其余人随我去西岭为庄主报仇!”说罢,御马跟随文图,任自己的眼泪流淌,她哪里晓得瞬间家父便已不在,自己刚刚领会经营生意,爹爹一辈子的心血却毁于一旦,不管西岭有多少人,有多凶恶,即便死在那里,她也绝不退缩。

    南北之商有着极大的差利,北土物品单一却丰盈遍地,南朝物种齐全,琳琅满目,所以商贾冒着风险也要走这一遭。只是随着王朝安政严厉,匪徒群集于此,愈发的猖獗,导致这一带贼寇不断扰乱南北商营,彻底阻断南国北土人商往来,形成恶性循环。

    “西岭是何来头!”

    “穷凶极恶,理当千刀万剐!”阿武愤愤答道,事实确属如此,西岭之匪首无恶不作,文图也是偶有耳闻,可是阿武见程贝贝凄惨无比,如是答道。

    众人片刻便达西岭。

    “什么……”人字未出,那西岭守门已然倒下!

    “阿武,你在此守候,若我一个时辰不出,立即带女节与公子去往北土!”他太过高估西岭群匪。

    “是!”

    阿武似是初次领命,又是北土王公,彩剑侠士,南国副掌城,自是荣幸。

    “程贝贝,你也随阿武……”

    “甘愿与文大哥上山,死而无憾!”面临家父图遭变故,她哪里会山下苟生?

    红图驹载着彩剑侠士、北土公主,程家庄小姐随后御马飞奔上山。只是小东岭,一片山丘,几处坑洼,数处林野,竟藏有两百余人,这令文图心中震撼,吃什么,喝什么,尽是弱肉强食,以至于杀戮正经商家!

    西岭山寇忽见有陌生人上山,忽然围上来。

    三尺之内绝无生还!文图咬牙切齿,因为这一带,必定更换天日。

    贼寇自是不允,竟放箭射来,文图丝毫不惧,因为身后有符柔,一代琴师符柔!

    只是轻轻拨弄细弦,一片片水律之音洒洒而出,所到之处,众人感觉心内受制,浑身绵软,竟似那飞去之箭,一片片折倒下去,动弹不得。

    “何人竟敢擅闯西山岭,命还要不要?!”一声狂吼,岭主提着长斧冲出岭帐!几名匪首也是跟随冲出。

    文图冷冷瞧去,五尺不足,脚宽臂长,定是力气出奇。

    “程家庄程贝贝,前来为父报仇,杀你这等……”刚说到这里,程贝贝不敢再说,偷偷窥视一眼文图,打马退向后面。几个贼寇,竟杀害程家庄主,山上这岭主,怎么可能谈得荡平之语!

    “杀你这等凶恶贼首!”文图向来善良,嫉恶如仇,见姑娘不敢说,自己便接上说道。

    “呼哈哈,”岭主根本没把来人放在眼里,摆摆手中长斧,不屑一顾道,“就你们几个娃娃?哈哈,来人,将他们碎尸万段,杀男子者立为副岭主!”

    几名小首领听闻此话,呼啦冲上来。

    文图在南国京都,尚将重犯能绑则绑,可是眼前群贼相对于朝廷重犯,个个有过之而无不及!

    彩剑已出!

    岭主正在那里等待喜讯,可是纳闷手下为什么突然停住,眯眼细看,又为什么突然倒下去?半晌,才知那些人已被剑杀!

    “大胆!”一声怒吼,长斧劈头而来。

    又是一道彩光袭来,长斧瞬间回扬!

    岭主惊愕地看向来人,哪有如此神力,接着变招,横扫红图驹,可是忽觉手中巨斧轻若薄棉,细看之下勃然大怒,跟随自己几十年的神斧只剩下一柄木棒!

    岭主立即提起旁边一只长枪,疾风般刺向文图。

    “好快!”符柔在身后感觉到。

    程贝贝芳心紧锁,贼主的身法果真是诡秘,眼见枪头已经接近文图咽喉之处,彩剑轻拨之后顿然击出一道破岩之光,“还你公道!”文图大喝,那光影似是久渴的蜥蜴,嗖一下卡在岭主脖颈处,死死钻进去!猛然,岭主喉头前溅出一片血迹,瞪着眼扑在地上!

    剩余数名贼首见岭主倒地,不但没有退散,反而蜂拥而上,其中几人高喊着:“谁杀此人,立为岭主!”

    文图惨然变色,看来这一带贼寇已经无家可归,只是崇尚抢盗,无药可救,哪一个都同于京城重犯!明知岭主已死,仍然不惜性命冲来,皆亡命之徒耳!

    彩剑在东岭!

    东岭无音息!

    冲上来的十余人簌簌倒下,彩剑证明他们犯过太多错误。

    “杀了他们!”程家庄的人已将投降的西岭人围困,圈内萎缩着一百余人。

    “杀了他们!”

    群声激愤,为老庄主之死索要他们性命。

    “等等!”文图大喝,知道这些均是无家无业之人。

    “遵从文庄主发落!”

    程家庄的人忽然转向文图施礼,文图大愣,再看程贝贝,已是摇摇欲坠地立在程家庄人前,自是她的授意。

    文图下马,令符柔扶住程贝贝,见她已经无力可施,再者自己确实要有发源之地,干脆允下来,大声说道:“好,我就暂时任得你们庄主,这些人,”手指向西岭被俘之人,“皆是无家可归,杀之,老庄主也不能复生,况且涂炭性命;放之,不是流落街头,便是被官府缉捕,到头来也是一死。依我之见,程家庄也是用人之际,凡自愿跟随之人,可入我程家庄,再行凶恶就地斩杀,悔过改善者留用庄人!”

    “谢过庄主!”那些人纷纷爬地而拜,谢文图不杀之恩。

    程家庄的人虽有不满,可山上贼寇繁多,召来些人也是好事,有庄主之命,程贝贝之允,只好答应。

    “你叫什么名字?”文图转向一个年轻人,见他在厮杀中甚是骁勇。

    “回庄主,程林!”

    “现在任你为副庄主,立即带领庄众回返庄内,好生安葬老庄主,安顿受伤庄人和这些投靠之人,你家小姐身体有恙,我要带她去疗治,几日后即返!”

    “是,庄主!”

    众人散去,文图见程贝贝经不住丧父打击,加之与匪徒厮杀元气大伤,几近昏迷,只好带她回客栈找慕女节。再者,还要收拾行装,他要带众人进驻程家庄,施展大业;慕女节长久在客栈,必将暴露,还有小公子,也不便就在公开之地,客栈已不再安全。

    自此,西岭之帮消失,程家庄开始在黑野山崛起。

    良家之辈,眼见群贼日益强大,自知大势已去,纷纷投靠程家庄,很快庄人已千余,文图开始史无前例的计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百度穿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卟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卟哥并收藏百度穿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