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百度穿梭 > 第096章 舌尖宫廷1(求推荐)

第096章 舌尖宫廷1(求推荐)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道君永恒圣王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王一表正肃环视殿内,群臣俯首待命。

    “今日开朝先不提国事,本王想听听诸位重臣昨晚都做了何事,可有令人愉悦之举。”大王更肃为笑。

    “回大王,”自然是邓王先开口,“老臣自昨晚戌时初便临榻就寝,不想那重孙儿竟爬上来往老臣脸上撒了泡尿,那童子水甚香!”

    “哈哈哈!”大王洪声笑起,台下也是笑声一片。

    程王听闻也是难耐心喜,回道:“大王,我府之内屡遭家禽被盗,终于昨日擒住犯首,各位猜是谁,隔壁邻家的小犬!”众人又是哄笑,侧耳听着老臣继续说,“我当然大怒,立即赶往老农家质问,万没想到那农主吓得不轻,竟要将小女嫁老臣为妾作为抵偿,我已是花甲之人,怎能续弦?遂赏了些银子,鸡鸭丢了不算,还亏了银两……”

    大王更是笑声高高,看着这两位忠臣连连点头。

    于是,各王纷纷回禀,护国公门人赵王禀告竟被自己夫人罚拜,耿王回道昨日为追杀一只仓鼠累得满头大汗……大殿之内一派祥和。

    大王咳嗽一声以示正是开朝,群臣立即再次立好,热闹瞬间消失。

    “昨晚,本王微服赏看一场歌舞名为文图汇,诉说了一位北土王公身为南人,不顾自己性命杀南夷擒京贼平北寇的故事,此人正是我南国副掌城彩剑侠士”,说道这里,殿内稍有骚动,大部分人都知道这文图汇,“一位副掌城,成为文图汇的主角,供京人赏看,却一直为国事操劳,那么我们的将士在做什么!”

    大王突然喝问,众人身体均是一颤。

    陈王没料到大王声音如此高昂,眼角不禁又是一跳。

    停顿片刻,大王意味深长接着说道:“各位重臣尽享安乐,阖家调顺,高兴的事举不胜举,不错,如今南界安稳,北疆平定,国库充盈,四海皆歌,可是你们想过没有,各城池之内的兵将们是不是在日日操练,是不是心念匪变,万一那北土百万夷兵突然南下,南国北部需要丢掉多少城池才能令他们止步!”

    各王心内寒颤,确实如此,南兵多年无战事,早已有些松懈,况且各王政略各有不同,故城池之兵也是参差不齐。

    “本王常常想,”大王见群臣唯唯诺诺,缓下口气,“是不是该出一些政纲,严厉各城兵马操练之策,强我南兵固我民心?”

    邓王拱手回复:“大王英明,依老臣之见,应由兵府制定统一兵则,严制军兵政能技要之标,届时由兵府逐一查考……”

    未等邓王讲完,陈王立即出声:“回大王,各城之内初始能力不同,训练强度各异,倘若一概而论,必有不适应之军,恐怕难以实施,倒是引发将士不满!”

    二王更是心照不宣,如若依照邓王所言,大将军冷凌的兵府将获无限权力,势必影响到门人的情绪,也是立即回禀:“陈王所言极是,城有不同,兵有各长,一线之标,恐怕会导致弱技不得提高,强能却受到压制。”

    大王似乎早料到如此,冷眼瞧向冷凌。

    冷凌上前一步,沉稳之声却透着刚烈:“禀大王,护国公与亲王陈章不无道理,兵府对各地兵将之能掌控甚少,实乃卑职之责;然,各王自是对所属城池现状了如指掌,不如分别根据实际制定操兵纲要,再由兵府视情酌定总纲要领。臣想,各王绝不会置兵颓而不顾,如此一来,既能实施统一要领,又能防止顾此失彼……”

    此话暗透指责,又切合现状,谁再反对意味着放任兵之颓废,可谓刚柔并济。

    除几位老忠臣,各王纷纷瞧向陈王。

    陈王暗自冷笑,冷凌是冷凌,兵府是兵府,遂回道:“大将军之言入情入理,合乎军意,臣附和!”

    这一点大王倒是没想到,护国公第一个附和。

    紧接着,此项政令便是通过,这意味着各城池的军队终于可以令兵府触手可及,虽未增加调动之权,倒也是一个有利于大王的开端。

    大王压下心中激动,例行问道:“各臣还有无奏章,若无……”

    “老臣有奏!”

    陈王再上前半步,满脸抽搐眼睛瞪圆,眼角连续跳着,甚至后颈已然渗出少许汗水!

    大王心中一惊,从未见过护国公如此紧张之状,抬手之职允道:“准奏。”

    “王公子本是大王嫡长子,出于王后,乃国之储王,然失踪一年仍是杳无音信,天下人惶恐,朝中大臣更是心有余悸,唯恐国基不稳,朝纲动荡,故此事绝不能就此罢休,还望大王彻查!”陈王虽面不敢朝王,但语气极为生硬。

    众臣也是点头称是,王公子失踪岂能草草了事?

    二王斜眼看罢陈王,立即垂下头,不知这只老狐狸要卖什么药。

    “王公子遇难,本王也是心碎不甘,但罪臣柯明已然被严惩,此事无活口留下,本王何曾不想查个明白?”

    “大王,”陈王几近咬牙地步,看来也是压抑着惶恐,“昔日柯明护驾失明,竟携公子远逃,此种定有因由。想那柯明身为御前先锋,本是兵卫之职,宫中武卫也尽有人掌管,且罪臣柯明挟持公子逃出京畿要地,连跨数城竟无人查捕,试问我南国兵马岂能无责?”

    大王暗自深吸一口气,这陈王究竟发飙!

    “依护国公之见,如何处罚这失职之责?”

    “大王,我南国兵马何止百万,纵不能依法责众,故臣要弹劾一人,便是大将军冷凌!”陈王落地有声,慷慨陈词,眼角跳得愈发猛烈,一向沉稳老成的陈王汗流浃背,已然是孤注一掷。

    弹劾?

    弹劾大将军冷凌?!

    殿内大臣全部惶恐,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弹劾王以上重臣,要么弹劾之人受到王惩,要么被弹劾者引咎辞官,这陈王定是横下一条心罢黜冷凌之职!

    一面是王丈护国公,一面是公主驸夫大将军,别说陈词,一群人大气都不敢出。

    大王被定在原地,惊愣惶然。终于明白他为何附和冷凌之奏,此政实行,如不是冷凌掌控,纵观天下谁能做与自己一心的大将军?

    虽暗有传闻心有桔梗,但大王认为充其量也是步入议殿书房与自己阐明,或者当庭质责,万万没想到一代枭王护国公竟殿内突然发难弹劾,他一时无计可施,只好将目光投向二王,哪知二王将头埋得很低,毫无陈词之状。

    “邓王!”大王无奈,吼向自己的老臣,因为他一向足智多谋。

    邓王稍稍迈步向前唯唯道:“护国公所言确有道理,兵精岂能不识主?因公而言,王公子乃国之本,因私却是自己的祖孙;而大将军也是国之魂窍,统领我南国安宁,事事亲为丝毫不敢怠慢。老臣愚钝,还望大王决断!”

    说了等于没说!弹劾,还是驳斥,丝毫没有主意。

    大王刚想发怒却忍住,再次环视众臣。

    这可吓坏殿内之人,竟然纷纷不自觉向后退出半步!

    邓王年过七十,辅佐三位大王,一生以智谋立于朝内,曲径尚不能言之要重,哪还有人敢言?

    大王无奈将目光停留在二王身上,缓下口气意味深长道:“二弟,你且说说……”

    二王知道难逃一劫早已胸口有辞,稍稍倾身而答:“大王,南国王宫重王之间弹劾史来罕有,高祖以后均未发生过,故无从查考。而今日护国公弹劾之奏,定是谨慎而为有理有据,王公子受难一事,沿途兵将确有失察之咎;臣弟以为,冷将军恪尽职守,毫无罅隙,任职以来日夜操劳,王侄与后宫外出时有柯明陪伴无甚疑窦,失察之举也是情有可原。而,护国公乃我南朝文官之首,冷将军亦是南国军士统帅,恕臣弟语力薄弱,不如此奏另议,改日再评查此事……”

    “冷凌大罪不可恕,有天道昭示,请大王裁定!”陈王一见二王想拖延此奏,顿然打断他的话,开始威喝连连;因为此话已出便是无回之箭,倘若无声无息自己便声威扫地,当庭要求大王裁决。

    大王艰难起身,额头也是渗出汗滴,驳斥回去,陈王定然当朝不允,手中重王各个声名显赫,日后他自己也绝不会罢休,立即引得南国不稳;而冷凌为人忠直,是不可多得的将才,诚心辅佐自己,准予弹劾相当于自己拱手让出半壁河山,况且公主岂能容忍?

    “臣知罪!”冷凌忽然向前一步,拱手低首请罪。

    他知道,大王明政刚有起色,万不能因自己引发动乱,名为大将军,可若是果真调兵遣将,那出城的兵力定是一些老部,绝抵不过城内三分之一,而今陈王重权在握,羽翼太过丰满,丝毫不容触动,只好自己领罪。

    瞬间,大殿之内空气凝固,弹劾之人振振有词,不容反驳;被弹劾之将军自认有罪,局面顿时失控,全然倒向陈王。

    整整八年,冷凌倾尽心血,一丝丝地从军权中运筹帷幄,几乎走尽天下城池,面见各掌城将军,这无疑撼动着各王的权力,终于引发陈王弹劾。

    大王举步维艰,双手已在颤抖,刚抬起手却头脑内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要说何言……

    “报,报……大王……”一名铁卫几乎是翻滚着冲进大殿。

    “混账东西!”大王终于开口,放下手臂,暗自庆幸有人奏报,如非口出何言自己也不得而知,“大殿之内慌慌张张成何体统,来人拉下去先打十板!”

    “是!”几名铁卫冲击来。

    越是这样那小铁卫越紧张,眼见就要被拉走,拼着命才结结巴巴喊出来:“报大王……王公子,王公子回宫……”

    “等等!”大王怒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百度穿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卟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卟哥并收藏百度穿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