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百度穿梭 > 第104章 南山围猎

第104章 南山围猎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道君我是至尊永恒圣王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丈旗凛搅九霄,绵延红缨荡迢迢,王銮彩乘踏山路,声声呼得天地交。

    浩浩荡荡的王队沿官道入山,冷凌率人围起猎场,迎风而立。

    大王身着武士盔铠,脖颈之上缠着邓妃所奉红巾威风凛凛,面带喜色遥望辽阔的王宫猎地,纵身上马,看看身后的王后等人问道:“有谁知道这是本王有生以来第几次围猎?”

    未等众人回答,小公子突然嚷道:“楠儿知道,是第十一次!”

    王后满意地微笑点头。

    “看我的王侄,不愧是高师传教,这也能晓得,”公主不断拍着手,这自是说给邓妃听,分明是柔王师带着楠儿回归才令夫君无恙,不想被邓妃一句话令王师被囚,眼见邓妃低下头不敢再视公主,“那楠儿知不知道你的父王最厉害的一次,猎物几何?”

    “我当然知道,”楠儿信誓旦旦,“长丝俘鹿两只,山豕两只,游走擒兔七只,野雉九只,软弓箭射飞雁、高树取雀无数。只是除了几只飞雁被射死,其余的全被父王放生而去。”

    “啧啧,我的侄儿,不愧是南国第一小公子!”公主竟用力捏一把楠儿小脸,小公子疼得一咧嘴,接着又难看地笑出。

    “不错!”大王兴致高昂。

    那时大王还是王公子,随先王围猎。正是那次黑牙子欲投奔朝廷,忽见陈莹儿远处偷窥误以为刺客,竟欲手刃陈莹儿邀功,被大王发现后两人奔离猎场恶战。

    想到这里,大王回身探视王后,王后也知大王忆起当时情景,会意一笑羞低头。

    “楠儿,今日父王既不软擒也不远射,只是带你远处俘鸟!”话音刚落,竟阔手一伸,硬生生将楠儿吸起来,轻轻一摆放在身后,双腿一探令那宝驾仰天长嘶一声扬长而去!

    “大王不可!”王后与公主喊道。

    邓妃更是跄踉几步方止,大王早已远去!

    “众将士听着,全部立于百丈开外不得靠近──”大王洪声想起,整个南山回荡余音。

    冷凌大惊,立即指挥武士扩大围圈,徐徐跟着大王方向移动。

    大王停在一处山丘之下,抱着楠儿下马,牵着他信步林中。

    忽见一只黄雀低飞,大王低喝一声道:“就擒你这宾雀!”松开楠儿,屏气顿出,身子如飞般奔那鸟掠去,可是半路却佯作惊呼跌落在地上,似是激愤不已,怒声喝道:“楠儿,将它取下!”

    大王处心积虑来此围猎,仅是为了这句话,他深知楠儿脾性,令他出卖恩师难上加难;再者探摸爱子之脉象,竟然功力大成,毫不逊色于三十岁的武士,自己断然不信,故对那妖术之词也是心有余悸,如果真为武艺,只能就此一试。

    楠儿年小哪里知道父王设计,眼见父王跌倒,也是对那黄雀气生几分,一时忘记柔姑姑嘱咐,娇喝一声气起丹田,斜着身子飞起,那只黄雀忽见有人冲来,刚要转向,哪知楠儿双腿一伸蹬在一树之上,再次低喝,半空之中扬手握住那黄雀,轻轻落地!

    “父王,这黄雀……”楠儿兴高采烈说道,忽然发现自己手握半空中的黄雀,立刻傻眼!

    大王一见魂出体外,这力道与罡气从何而来?

    楠儿身轻如燕,定是有着极为深厚的功底,可是他刚刚离别一年余!

    邓妃应是眼见无错,柔王师正在传授着楠儿,可若是她有此能力,那功力必是一等一的高人,再者聪慧非常,心怀章律,为何仅仅守着王儿,在南国亦是大将之才!

    见小楠儿目瞪口呆,大王立即满脸堆笑,佯作不知楠儿身怀绝技,试问着:“依楠儿之见,此雀应如何处置?”

    楠儿见父王卧于地上,以为未觉察到自己飞身擒鸟立即喜出望外,略一思考答道:“此雀啄虫护木,属于益鸟,理应放生;但念及惊扰父王,也应惩罚,不如由王儿轻打它几下之后,再放它飞走,行不行?”

    “准!”大王见小儿如此卓才,暗自敬佩起柔王师。

    小楠儿轻轻拍着黄雀翅膀,小声道:“王宫猎场惊扰圣驾,杖责三下,念你良益,楠儿将你放飞,但愿你好自为之!”说着,一抬手,那黄雀惊恐地遁声远去。

    大王双目凝视着那飞走的惊鸟,心里思忖:这可不是一只黄雀,是善罚分明的主子,饶恕了手下的良臣!

    “楠儿,若是这雀为恶鸟,蚕食益类,霸道无此,却娇小玲珑,极为雅致,你当如何处置?”

    小公子忽然想到柔姑姑的话,喃喃道,“小忍失态,大忍失则,”忽又高声说道,“无论是否惊扰父王,一律当罚,楠儿不会念其俊美。”

    小忍失态,大忍失则!

    大王当场立于原地半晌无言,以前那个懦弱的楠儿已经不见,口中之言已是绝世警句,倘若多加调教,祛除与自己同样的腐善,定会成为一代英王。

    正是这次围猎,进一步撼动了大王。

    父子二人满面春风回到营地,大王立即对众人感叹道:“吾儿可教也!”

    王后稍稍欠身答道:“谢大王奖赞!”

    公主则不领情,瞥一眼兄王不情愿言道:“王侄出于大王,如不可教,倒是令人笑话!”大王瞪她一眼,惹得众人欢笑。

    邓妃却将心提到嗓眼,忐忑不安,琢磨着如何收场。

    此次围猎空手而归,可是大王觉得确是收获最多一次!

    酉时,大王手牵小公子漫步宫苑,心里喜得无法自制。

    “父王,你答应楠儿的,要放了柔王师,不能说话不算数!”小公子歪着头瞧大王。

    大王点头答道:“最晚明日,便将你的柔王师放出,走,随父王去王师府内转转。”

    “要是柔姑姑在就好了……”小公子喃喃自语。

    “柔姑姑?”

    “是啊,我一直都这么叫,只是姑姑担任王师后才吩咐孩儿改口,称如无外人仍可喊姑姑,父王当然不是外人……”

    “对,父王岂能是外人,准你在父王面前喊柔姑姑。”

    “真的?”

    “大王之言焉能有假?”

    父子二人刚要进入拐角,忽听前面有人争执,大王立即拉住楠儿倾听。

    那是善娥与耿妃,耿妃乃耿王之女,耿王亦是陈王门人。

    “长公主,你这慌慌张张定是与那王师同流合污,藏些妖媚之物吧?”说话的是耿妃的侍女。

    “只是临近黄昏,善娥不小心撞了母妃,还望母妃恕罪。”善娥话语轻微。

    “不小心?分明是你恶念在心慌不择路,拿过来,身后藏的是什么?”侍女不依不饶。

    分明是善娥在躲,而侍女已然前去抢夺!

    “母妃,只是衣物而已……”善娥已是哭声。

    “既是衣物,拿来看看又何妨?”耿妃毫无松软,“王师一事,事关王公子声誉与安泰,倘若无他隐匿之物,母妃自然不会怪责于你。”

    “啊!”善娥惊叫,定是那侍女已经将衣物撕扯过去,听见衣服破裂之声。

    “回耿妃,这确是衣物,不过并非善娥所有!”侍女回道。

    “禀母妃,这是,这是善娥想给柔王师送去的衣物,怕她夜晚寒冷……”

    “大胆!”未等耿妃说话,侍女喝道。

    “你说谁大胆?!”大王一时气急败坏,没想到爱女竟被一个侍女呵斥。

    侍女刚想发怒,忽见眼前走近的竟是大王,吓得面如土色,赶紧俯身行礼:“拜见大王!”

    “参见大王!见过王公子!”耿妃连忙行礼,善娥也是随声拜见父王。

    “拜见母妃!”王公子嘴上说着,眼睛却狠狠地瞪着那侍女。

    大王在耿妃面前来回晃几次,抬手指指她,指指善娥,半晌刚才出声:“这,这是你孩儿,是长公主,是本王的长女!你,竟任这小小侍女横加指责,拦路撕扯,可还有王法?嗯?来人!”

    身后侍卫忽地窜上前!

    耿妃已是颤颤巍巍,这是自己失礼。

    “将这侍女押入内刑府,严加惩罚!”大王怒声喝道,忽然想起林中与王儿对语,“等等,拉出去,斩了!”

    “大王饶命!长公主饶命!卑女知罪!”侍女咕咚跪在地上。

    “父王,侍女虽有……”善娥害怕,立即求情。

    “不要再说,还愣着做什么,拉走!”大王怒不可和。

    “是!”侍卫不由分说,拉起哀嚎的侍女远去。

    “你,耿妃,虽为王公子着想,但长公主面前失仪,训导下人无方,奴之不教,责在主人,本王罚你即日起面壁思过,一个月内不得走出耿妃府半步!”

    “谢大王轻罚之恩!”耿妃已是心惊肉跳,知道大王念在自己父王之面,否则不知道如何处置。

    善娥已是落下泪来,俯身拾起地上的衣物按在前胸。

    “可是要送给柔王师?”大王立即用另一只手拉住善娥。

    善娥点点头。

    “不必了,本王今晚就令你王师回来!”

    “谢父王……”善娥扑在大王怀里抽泣出声。

    “父王此话当真?”小公子高兴问道。

    “当真,今日围猎令父王心里顺畅得很,自然会应你所求!”

    王公子立即指着大王脸,然后又向下移。

    大王明白爱儿意思,便将头低下来,小公子奔上去“啧”一声亲在父王脸上。

    “哈哈哈,”大王笑道,“走,长公主与王公子随我去王医府,看看你们柔王师的房间!”大王不相信,柔王师一丝纰漏也没有!

    <!-- 双倍活动不在活动期间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百度穿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卟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卟哥并收藏百度穿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