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百度穿梭 > 第111章 草民姓房

第111章 草民姓房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永恒圣王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晨,暖阳高悬,京街再复繁华。

    十几名捕兵火速围住文房雅室,头领带着两人直入房内!

    文图与况鸣对坐品着清茶,见官兵突现相视而笑,况鸣不禁深深佩服室主谋略:“室主当真是深谋远虑,捕兵这么快便来擒你!”

    “哈哈,”文图畅快笑着,再次吞一口淡茶,“不引来官兵,便去不得那些附庸平凡之人,如此再来我文房雅室的文人,才能称得上不畏权贵,敢于迎难而为。”

    “室主高明,况某佩服之至,我想室主早有退敌之法;兄长大可放心,只要有况鸣在,这文房雅室塌不下来!”

    捕兵见二人对官府拿人依然熟视无睹甚是气恼,刚要冲上前被头领拦住。

    头领居然深鞠一躬拱手道:“敢问哪位是室主?”

    文图起身相迎:“在下便是。”

    “奉掌城大人令,着京城捕府前来文房雅室,请室主府内一叙。”

    文图一怔,拿人便是拿人,怎会如此谦恭?

    此令自然出自陈王之口,也是以刑府之命而发,那京城的掌城定会趋之若鹜霸道而为,何来请字?

    此掌城绝非一般宵小之辈!

    “本室主定会跟随而去,只是能否告知这戚掌城如何行令?”文图心内一喜,他知道京都掌城名戚哲,乃大王历十六年被大王调入京城,掌管京畿兵捕之权,不过戚哲是陈王门人。

    头领正色凛然,抱拳答道:“掌城口令,即刻前往文房雅室,请室主亲赴捕府,不可造次不可绳拿!”

    文图频频点头,立即跟随捕兵走出。

    门外早已有无数京民围观,陈词不一。

    “文房雅室怎么会惹到官府,这京内触法恐怕不好收场……”

    “那谜诗之中大骂陈王,护国公乃是国丈,岂能容得小小坊间非议?”

    “你看那室主如此年轻英俊,丝毫不惧怕,会不会有人暗中衬托?”

    “其实护国公大人也是,仗着自己权高位重……”

    “别瞎说,小心割了舌头!”

    …………

    京畿捕府内,却未设置刑讯场面。戚哲看上去很是淡然,坐在那里也是显得高大威猛。

    “室主请坐!”戚哲抬抬手示意文图入座。

    “谢过掌城大人!”文图再次觉得有些不对劲。

    “请问室主……”

    “草民姓房,文房雅室之房,名讳不值一提。”文图答道。

    “房室主,可知今日请你前来所为何事?”

    文图坦然一笑,直视戚哲道:“大人宽容,明明是奉命捉拿,反倒留给房某面子而言请,这倒是令在下有所不解。”

    戚哲动容,没想到这室主已然看出端倪,不错,确属刑府之命,擒拿妖言惑众之人文房雅室的室主严加问责。

    “房室主,我身为京城掌城,肩负着护卫王宫平民安然之责,也有护佑大王及各位重王的声誉之职,你乃文人自然知道这个道理,我不说你也知道,自古以来以文鄙王皆是重罪。房室主赏重金解谜诗本无可厚非,然稍有学识之人都知道,你那诗中文首确是陈王二字,无论室主有意还是疏忽,都免不了这晦文之罪!”

    文图为戚哲的坦诚深深一动,既然如此,又有护国公之令,为何如此厚待自己?

    戚哲见文图闭口不答,便说出自己想法:“我身肩掌城之职,断然不可随意难为天下文人,引来对朝殿不利。即便是室主一时大意书写此诗,想必民间非议早有耳闻,为何不撤下谜题,定是早有准备,故本掌城想听一听房室主的解释,也好对朝上有个答复。”

    文图立即起身施礼,“房某万万没有想到,戚大人身为南国第一掌城,手握护王重兵的武将,尚有如此缜密胸怀,实在是令在下佩服,”索性不再谈论此事,直接发问,“可是大人身有王命,却令房某悠然在此,倘若归罪下来可如何是好?”

    文图倒是为戚哲捏着一把汗,不如将自己看押起来再做定夺。

    戚哲见文图避而不答,看来绝不会对自己说出实情,也是见这室主为自己着想便幽幽说道:“囚人之身,岂能囚人之心,戚某倒是真心希望房室主全身而退毫发无伤……”

    全身而退定然已不可能!

    就在此时,大王主殿之内已经开朝!

    大王侧眼瞧去,陈王与二王均是面带晦涩,知道此朝定会艰难。

    因为王后已经全然告知,那文房雅室正在为国事操劳,是一等一的正经文人选拔之所!

    “各位重臣可有要事禀奏?”

    “臣有奏!”老邓王言道。

    “讲!”

    邓王咳嗽清嗓,老声奏道:“回大王,北城掌城杜士明来报,如今城内异族通婚者无以数计蔚然成风,程家庄为贫困平民悉数缴纳罚银,导致异族通婚现象愈发难以控制,甚至已向紫叶城蔓延,唯恐造成祸端,还望大王明示。”

    此事是王公子的建议,大王也没有想到当时被护国公附和,他哪里知道护国公一心为弹劾大将军,才违心迎合大王,再者他心中另有所谋。

    大王微微摇头,无论此事是否可行,毕竟是王公子书奏,况且形成气候需要很多年,“此事已经各王允准,且本王也已行令,岂能半途而废,观察一段时日再做打算;再者,听闻北城程家庄一心效力朝廷,容北方一带商事发达,也为南国强盛奉着一己之力,眼下尚不能扰之庄事,毁之名誉。”

    “老臣明白!”邓王回道,只要大王不责罚杜士明,邓王便不好再深说。

    陈王见无人再语,便上前一步道:“启奏大王,臣有事要奏!”

    “护国公,好,准奏!”大王虽然毫无表现,可是心内一沉。

    “回大王,京城之内文房雅室一事早有老臣与亲王禀明,然大王心地仁厚,容之一些时日,不想这室主得寸进尺,丝毫无悔过之心,依然私揽天下文人,以图结成恶伙,扰乱朝纲。我南国历代先王均有警示,不得聚文人弄政,而文房雅室高悬诋毁之词,分明是在与朝廷对抗。老臣望大王严令制止文人擅自聚结,严惩文房雅室。”陈王宏声回道。

    大王没有立即说话,看一眼众人。

    “臣附和!”二王主管天下文事,更容不得这文房雅室造作之举,“文房雅室口出狂言,造谣惑众,以一己之名博天下文人清高,实为害群之马不除不快。”

    众人见护国公与亲王再度一致遏制文风,也随声附和。

    大王漠然看着殿下老臣,终于明白文房雅室的用意,这千百年来的王制确实令人掣肘,稍有风声便会被群王压制,若是再过十年,这殿内之人恐怕要拄着拐杖来议政了。

    “末将有话要说!”冷凌突然上前。

    “讲!”

    “臣以为,文房雅室虽是一个小小店铺,但代表着天下文人才子,如若贸然取缔治罪,定会引来不明真相的雅儒不满。消除其不难,但这最难的是何等名义,倘若如护国公所言之聚结扰政,实在是有些牵强,至今朝中未接到任何奏报,称文房内有人聚集妄议朝政,而百姓则认为是一群墨客在谈诗论词;至于二王所称之妖言惑众,无非是文房之外悬贴的诗词,敢问亲王此谜究竟有何不妥?”冷凌闻听柔王师之言,定要为大王守住这文房雅室,说完猛地转过头看向二王。

    二王等人一怔,冷凌在店内很少出声,更是这文事从未插过言,没想到今日突然反其道而行。二王怎能说出口,这已是心知肚明之事,可是大将军说出自然无法理解为故意刁难,因为对方是武将。

    “还是老臣来说,”陈王也是尴尬万分,因为默契中大家都知道那诗暗示陈王,可是除了他自己谁人能当庭道出,“名为解谜,实为辱骂老臣,这是京中人尽皆知;即便是无意而为,但如今那诗已然高悬文房雅室之周,也可定其辱王之罪!”

    冷凌早有准备,当即接言,“大王,末将却不这么认为,如果我朝以此罪责罚文房雅室,那么天下文人自不敢再参与论政,可是这理由未免太过勉强,”冷凌稍稍移动身体,毕竟不能回头,算是对众臣而言,“诸王别忘记,那文房雅室之角高高悬挂着谜底,如若拿人问罪,定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开袋验明,如果上面无陈王二字,如何收场?我南国之朝岂不令天下万民笑掉大牙?还望大王三思。”

    这一席话直中要害,殿内之人各个老谋深算,焉能不知那谜底之中定无陈王二字,否则那室主不可能继续以谜寻人,那样岂不是自投罗网!

    “回大王,”陈王知道越是放任,天下人越是耻笑自己,“即便谜底与老臣无关,文房雅室也应该视厉害而更换诗词,毕竟民间非议如潮,恕老臣鲁莽,一怒之下已经将那室主带至宫外,还望大王发落!”

    众人大惊失色,这可是先斩后奏!

    大王猛一攥拳,脖颈之上已是突起青筋,如今这室主并非一人之身,而是天下雅士的代表,岂能容你说抓就抓?!

    冷凌见大王马上要发怒,赶紧说道:“大王,这倒是无妨,也好令那室主当着满朝重臣说明缘由,万一言中要害,也免去一场风波。还有,不如请王师前来聆听评断,也好防止那室主花言巧语蒙骗众人!”他之所以如此淡然,只是接到柔王师密报已破解谜诗!

    大王见大将军毫无紧张之意,自己也松下心来,觉得大将军言之有理,一则防止护国公与二王擅自发难,二则柔王师聪慧异常,也好辨析这室主底细,无论结果如何,对楠儿的教导均有益处,遂令道:

    “传柔王师,传那室主!”

    <!-- 双倍活动不在活动期间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百度穿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卟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卟哥并收藏百度穿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