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百度穿梭 > 第123章 终究老了(一更)

第123章 终究老了(一更)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道君我是至尊永恒圣王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士不会容陈王先奏,定是洋洋数语推延交权。

    “大王,交不交兵权并不在于诸王,臣想这殿内之王均受先王爱戴,也是对大王忠心耿耿绝无二心,既然大将军意在强国一统兵政,那么何乐而不为?先说护国公,一生兵戎,为我南国一统天下立下卓越之功,可有人进谏老国丈擅自戳杀数城清正官员,封城之内故意推延大王仁政,以及私自克扣地方公营赈灾钱粮等等,臣下也曾暗自调查过护国公,这些诽词却各个归咎于地方掌城,诸王奔忙于殿内朝政,无力顾及地方封城,因此出现诸多弊端,一旦发生事端,却又罪及各王,由兵府一并管控,方是上上之策啊!”

    邓王暗出一口气,自己终究是老了,这朝内有苏士足矣!那菊花的肥料已经浇得太厚,该是枯萎的时候了。

    这一番话直接将陈王拒之门外,谁都听得出来这是敲山震虎,明明说是护国公毫无过错,可是诸王心知肚明,护国公难辞其咎只是刑不追王罢了。

    大王终于看到了希望,缓缓坐下来,终是继续斜靠着王椅,目不转睛瞪着苏士,一字一句说道:“本王准你之言,接着说。”

    这无疑表明了态度,准予剥除诸王兵权。

    身为死士的苏士不再理会陈王与二王,却轻步来到耿王身前,淡淡一笑,“耿王身为次国丈,更应为大王着想,”这自是一语双关,次国丈为王辞兵,身为国丈的护国公更是无话可说,“前些时日耿妃冲撞召合公主被罚,终是大王念其贤良淑德,早早解禁,有此一女足矣,身后有兵反倒牵挂心思,日日不得安宁,若是那些掌城肆意抢夺什么民间宝器,口口声声说是敬献给了耿王,实则为自己贪图,哪还能睡得香稳?”

    耿王惊疑失状,自己家内密室确确实实藏有不少宝物,难道这苏士火眼金睛?

    稍一思忖,觉得不说话不行,便阴沉脸回道:“曾高祖在位时便有了这诸王封地拥兵,你这说没就没了,各位聪慧,知道是为强国之计,可是天下百姓怎么说,莫非这一个个王都逆反了不成,一夜之间剩得孤家寡人;还有,千百年祖制说撤就撤,那大王之政如何保证平稳,南民定会惶然,止不定哪天又要变了……”

    “其实不然!”苏士高声震耳,“耿王思虑周全,苏某以为这祖制万不能一夕之间消逝!”

    大王厉眼,诸王也是一时糊涂,一边张嘴闭嘴撤兵权,一边又维护祖制,这是什么道理?夫子丹与况明更是瞠目结舌,琢磨着苏士是不是在做梦,这可如何收场?

    苏士走回大王眼前,立在通道中间,深深施礼启奏:“大王,臣以死谏言,昔日先祖封王,只称赏地拥兵,绝无数计,恳请大王为南国计,为祖制计,赐诸王每人一城,兵可自由操练,政可自由实施,有僭越者匡正,有卓识者王推,如此一来皆大欢喜!”

    诸王如梦方醒,这留下一城变为王赐,苏士又是以死相谏,殿丞是横下心收了兵权!

    陈王眼角剧烈跳着,可是早已被苏士困在牢笼之内,而且就在不远处自己的门将反叛了朝廷──如是掌城亲为,自己难逃问责;若是有人捣鬼,大王岂能不知,冷凌那冷冷的气势,昏暗的宫门,殿外的武士……削王兵权势在必得!还有二王,一旦率先就范,突然发难自己,定会腹背受敌!只要留有一城兵力,足够了!

    “大王,”陈王高声说道,“老臣,还有诸王都老了,眼睛花耳朵聋,拥着这数十城的兵马如坐针毡,王赏一城也算是给诸王留住了王位,倒是落得清闲,也好一心一意打理朝政,臣附和苏王之见……”

    “臣附和……”陈王与邓王门下见大势已去,纷纷出声。

    二王门下的三王刚刚拱手,可是见二王尚未出声,到底还是未敢言语,不过附和不附和,诸王交兵权只留一城,已是定局无可挽回!

    大王见大功告成,立即发旨:“冷凌!”

    “末将在!”

    “着兵府行令,即日起除诸王自留之城,各掌城归于兵府统管,建章立制严加操练,凡不称职之掌城,立即调换,拒不从命者以抗王旨论;令,立即调两城兵力,京畿增派五千精骑,即刻前往南梅南竹二城平叛!此二城已归兵府,赦护国公无罪!”

    “遵命!”

    “谢大王!”陈王立刻闭上眼睛,知道何道与司马微必会死于城内,只当是与自己无关了。

    “臣弟,”大王喊住退朝而去的二王,“今晚留在宫中,兄王有话要说……”

    大王历二十年十月十九,在殿丞苏士、大将军冷凌以及邓亲王的极力劝说下,南国十五王纷纷交出兵权,不费一兵一卒,大王一统天下兵马,加快了南国王制变更步伐。后世记载,时为十六王之一的隋王拥兵自重,在大殿之内气愤交加不幸暴病而亡!

    当日晚夜,冷凌亲率万余兵马围困梅竹二城,文图与廉盖刺杀掌城与副掌城,夺掌城之令开启城门,杀数十知情之人,轻而易举平叛逆贼,文图与廉盖连夜秘密返回。

    史料记载,大王历二十年十月下旬,南梅城掌城何道与南竹城掌城司马微酒后失德,相互勾结,僭越兵权,不满朝廷,背弃护国公,擅自撕毁王旗,杀戳无辜百姓近百人,大王暴怒,责大将军冷凌率兵伐之,城内义兵愤而杀主,恭迎王兵,不战而胜。

    一场夺兵之战在文图与苏士的计划之下,终于告捷!

    …………

    陈王府内气氛惨淡,耿王、赵王等四人等不及回府,便直奔而来。

    “护国公大人,这口气我咽不下!”耿王怒火中烧。

    赵王低声道:“形势所迫不得不为,只是属下不明护国公为何首发附和,若二王不允,我等还有一丝机会。”

    丹王与邱王两位王也是跟着点头,瞧着萎靡不振的陈王。

    陈王懒洋洋站起身,小心翼翼抽出宝刀,猛一转身,刀光一闪后入鞘,可是府内绿柱之上竟赫赫划出三道裂痕!

    “你等有所不知,大王一怒之下斩杀隋王,那便是做给我看,殿内武卫,殿外围困,苏士逼宫,冷凌死言,这说明大王抱着退位的决心要收拾兵权,那冷凌乃武士出身,又是驸夫,宁死也会保全大王,还有苏士邓王等人,我们一开始便处于下风……”

    “护国公大人是国丈,震怒之下大可杀了那冷凌。”一王撇着嘴甚是不满。

    “哈哈哈,”陈王大笑,“我自横刀四十载,却没有把握胜得过大王……无妨无妨,本王之意不在城,各王均交了兵权,反倒是好事,一则少了许多羁绊,二则……”他立即停住不说。

    当然,陈王不说,几个门王没人敢问。

    “护国公大人,秘武已经北上安顿,听闻冷凌仍在纠缠不休,”耿王压低声音,惧怕自己的言语穿过密不透风的陈王府,“王公子又待在宫内绝不外出,我们可怎么办?”他自己的女儿是耿妃,自然想令王公子殒落。

    陈王忽然想起那王师“陈王少”之语,那日的欢宴,以及王公子娇娇美美喊着自己外祖,亲了又亲,自己的女儿与大王的恩爱有加,眉头紧皱起来。

    耿王一见立即劝道:“护国公大人,如今有苏士、冷凌、廉盖等人为大王撑腰,听说邓王马上就要退殿,大王允准其子入宫直封亲王命为副殿丞,而二王生性软弱,与大王又是亲兄弟,如此一来,日后定会将矛头纷纷指向护国公大人,今日夺兵权,明日不知又会做出什么勾当!”

    赵王也是添油加醋,知道陈王一倒,门下几人便如过街之鼠:“闻听今日苏士之言,大王已经暗中查探大人,如今我们手无兵权,一旦群王发难,定会束手待毙啊……”

    陈王忽然想到永世王后,如今大王绝不会忌惮任何王,一旦此事东窗事发,绝不会再偏袒自己,也是犹豫起来,淡淡言道:“一个小小的娃子,已不在老夫的算计之内,秘密吩咐秘武继续北行,越远越好。你等稍安勿躁,我毕竟是护国公、国丈,为南国打下江山之人,只要有我在,尔等自不会受到亏待,等等再说,等等再说……”

    众人悻悻离去。

    陈王喝退侍人,独自一人面对空壁琢磨着。

    眼前既有大王与陈莹儿卿卿我我恩爱之状,又有小楠儿万般不舍缠着外祖之景,想那些违背大王旨意之事,一件件都被大王压下隐忍不发,这南国确是没有亏待自己;可是,瞬间召合公主又向自己走来,厉声质问自己,为何毒害永世王后?为何如此蛇蝎心肠?一群群官宦遗孀伏地而哭,口中咒骂着自己……又看见,大王正气凛然,高高居于王台之上,振臂之间便是千军万马,前呼后拥,可这一切都是自己用生命换来的!

    他踌躇不已,起身在殿内来回游走……

    王宫后苑,二王满面忧愁地独自闲步,大王是要质问自己,还是劝解自己?看着冬日梅花已是泛起花色,不禁想起了永世王后与慕飞玲。

    “二亲王!参见二亲王!”甜美的声音飘过来。

    “柔王师!”二王赶紧挤出笑容,示意符柔免礼。

    “二王似愁又虑,望物失神,一定是在思人吧?”符柔莞尔一笑。

    你怎么知道?!

    二王惊凛失色。

    <!-- 双倍活动不在活动期间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百度穿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卟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卟哥并收藏百度穿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