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百度穿梭 > 第二十二章 吻郡主(求订阅谢谢)

第二十二章 吻郡主(求订阅谢谢)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道君我是至尊永恒圣王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文图连忙摇头解释道:“并非如此,郡主如今心有苦衷,却要做错事,我必须予以阻拦,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卓姬一听,仍旧以为是那郡主看上了自己的相公,而夫君却不以为然,不禁心内感激, “如此说来,那芙郡主竟不嫌弃有我们母子,也似一个大度之人,”她茫然喃喃,忽又想到文图这么多年来从未与自己亲昵,倒是有些心酸,“其实相公多虑了,若是果真心中有意,倒不必在乎卓姬与毕儿的想法,只要相公心喜就好!”

    文图不知道卓姬发觉怀内符柔一幕,显得一头雾水,不甚明了卓姬言中之意,还是凝重说道:“只有你与毕儿安然无恙,我心内方安,可眼下……罢了,我还要去劝劝……”说完,文图起身直奔郡主楼阁,一边是卓姬母子,一边是当朝皇帝,一方是中原大国,一方是东土之滨,哪个都不能舍弃!

    难道郡主在拿自己与毕儿的性命威迫相公和亲?卓姬不禁如是想到,倒也是,自己的相公不但英俊非常,又是当今中原的武林盟主,小小郡主定是一见钟情,割舍不下……

    文图大步流星来到主楼,被铁卫拦在门外,不刻获得郡主准可,进入楼宇,登上顶层郡主榻室。

    郡主凛坐主位,身后立着果儿与另一侍女。

    “看文盟主优柔神色,是不是心存退缩?”郡主面无表情,幽怨艾艾。

    文图挺立身子,凝视着符柔平静答道:“文图既然来此,早已将生死视若旁物,在下只是担心郡主与东土万民,无论计谋成败,定会引来变故,还望郡主三思。”

    郡主见文图所言不虚,不愧为东土兵尉出身,遂立起来走到文图身边安抚道:“文盟主大可不必分心,只要你弑杀昏君得手,即刻抽身逃离就好,已经有人应准非但不侵扰我东土,而且厚赠领地,可谓一举多得,你放心,我一定不会难为你的妻儿。”

    什么?!还有人应准?

    皇帝即死,那允诺之人定然是继位之皇,难道宫中有人与东土暗中勾结,行此逆天之举?

    他此刻深深意识到,绝非那么简单,这篡位谋害早有预谋!

    忽然,文图又想到什么,继续劝道:“郡主一定听闻当今涅帝无儿,至今尚未有太子诞生,只需再候些时日,涅帝便在位十载,依照先帝遗诏,自当退位下来,到那时再动手,我等只是刺杀一个王爷,也许后宫之内会秘而不宣,一丝弊端也不会引来。”

    郡主见文图有些冥顽不化,陡然而怒,绷起脸色喝道:“身为大丈夫竟然如此犹豫不决,着实令人难以忍受!你可知那当今太后娘娘,自小对公子涅疼护有加,果真是涅帝不生子,说不准她会动用铁腕废除先夫遗令,或者强行懿旨册封太子,到那时涅帝根基牢固,杀之才会引来骤变;而眼下动手,适逢昏君强弩之末,反倒会有人微词进谏,称涅帝昏蛮,终生无子引来民怨,招致杀身之祸!”

    是啊,文图不禁自责起来,这一阴谋不知酝酿多久,一切均已思虑周全,那微词之人,也是东土同谋,就在涅帝惶惶之日终其性命,说不定太后娘娘会放弃追查,也不再顾及废制等事端,只能眼睁睁看着新帝登基。那还会有谁?只有公子潘,潘王爷,那是她的次子,即便与东土有勾结,总不能令皇位旁落他人手中,长子已死,唯有令次子登上皇位,心中不满也只能听之任之!

    文图不禁再次瞧着符柔,低声呼着:“郡主……”

    郡主当即喝止:“住口!不要再说,弑父之仇,不报焉为人女?你唯有此路可走,本郡主心意已决,明日即起身入京,入宫之时聂将军化为随从跟着你,决不可失手!退下!”

    她的脸色愠色如钢,丝毫无迁就缓和之像,文图知道,此刻符柔已经绝不会收手!

    文图忽然想起在南国王朝西山雪峰,王公子楠儿假借开朝,令二人成婚,自己曾与符柔相吻示礼,不想一吻却令符柔恢复记忆,如果此时符柔想起原来的一切,一定会回到娇美聪慧、识得大体的柔儿,绝不会犯此大错。

    想着想着,他狠下心来,反正眼前是自己未来佳丽,吻一下不算是僭越吧!

    他要强吻郡主!

    文图猛地冲身上前,一把揽过符柔,未等符柔反应过来,狠狠地将嘴贴在她双唇之上!还是那么凉软,还是那么湿润!

    这一切太过突然,惊得两位侍女险些晕倒。

    “啪”一记耳光,一记重重的耳光落在文图脸上,郡主惊魂出窍,抬手给了这“淫畜”一巴掌!

    这一耳光令文图清醒过来,闪身退后盯着符柔,可是她面色苍白,充满着无此羞怒与愤恨,毫无复原征兆。

    他哪里会知道,当时令符柔恢复如初的不是他的吻,而是枝头之上的神鸟阳乌!

    “来……来人……”果儿慌慌张张要喊人拿下文图治罪。

    郡主一抬手,这可使不得,万一传出去岂不坏了自己的清誉?

    可是,这一幕又是落在久等不归追及而来的卓姬眼里!她亲眼见到自己的相公和那郡主拥吻,那么炽烈疯狂,和自己一次也没有!她气喘吁吁用手按住胸口,看来夫君与郡主已是两情相悦,可忽见郡主出手打文图,立即怒不可遏突然现身冲到两人身边,抬手指向郡主喊道:“你,你竟敢打我家相公,明明是你勾引在先,若是我家相公钟意于你,那是你的福分,没想到出手伤人,我,我跟你拼了……”说罢,竟要俯身冲向郡主。

    文图没想到卓姬跟来,心内大愧,连忙拉住卓姬。

    “你,你们……”郡主已然说不出话来,如果不是要利用文图,一定命聂良将其碎尸万段。

    文图无话可解,胡乱扯着发狂的卓姬逃下楼去。

    “果儿,速速取些水来……”郡主颤抖着身子,面无血色,恨得咬牙切齿,取过果儿递来的水不断漱口,万没想到自己的初吻竟被拥妻育子的农夫夺走,边吐着口中漱水,边恨恨言道,“待杀掉昏君,即刻将文图斩杀!”

    “是!”果儿也是慌乱着埋头应道。

    许久,郡主方才稍稍平静下来,可是脑海中却充满了那被吻的场面,脸庞也泛起红色,自己的嘴就那么硬生生被贴着,为什么却没有那种曾经幻想过的恶心?那种感觉,为何有一丝的熟悉?难道自己梦中曾经有过?

    她再一次下意识地按住胸前,哪是亲人,亲人竟是君,千丈取蟾蜍,万尺摘玉星,桃及耄耋不离君,又是何意?他,看上去虽有怯弱,可绝非淫邪之徒,为何冒死冲撞自己?这时忽然见到侍女惊恐盯着自己,稍有慌乱吩咐道:“此事不可外传,还有要封住卓姬的嘴,令她谨言!”

    “是,郡主!”两人同声答道。

    又想起自己的命令,颤声说道:“行刺结束之后,什么时候杀,杀他自有本郡主定夺!”

    “是!”又是异口同声。

    郡主见房内气氛异常尴尬,无疑每人都在琢磨刚才惊秫场面,索性站起身离开,令二人守在内庭,以免面面相对心照不宣。

    她独自步出楼阁,见毕子一人在松下玩耍,文图夫妻定是冒犯天威,不敢出屋。

    毕子忽见郡主前来,起身奔到她身边,肆无忌惮问道:“你就是郡主么?”

    郡主仔细瞧去,浑圆胖胖的脸庞,闪着精灵眼神,不禁微微点头。

    “郡主大,还是皇帝大?”毕子突然问道。

    她懒得理会这文图之子,刚要转身,又忍不住停下来,淡淡回道:“皇帝的姐妹是郡主,皇帝的女儿也叫郡主,说不得谁大;本郡主倒是要问你,爹爹好,还是娘亲好?”

    “当然是爹爹,他是一家之主,护着娘与毕儿,一刻也舍不得离开!”毕子见郡主与自己说话,向前小迈两步。

    爹爹好!她不由得产生共鸣,父王何尝不是时刻不离不弃,到头来还是遭到暗算,又低头瞧着毕子,“你爹,你爹……”说着,自己的脸却腾红起来,不敢说下去。

    “郡主你放心,”小毕子显然发现郡主欲言又止,“爹说过,对于善人,要言而如实,对于秘密,要闻而守口,你这么照顾我们一家人,是大善人,问什么我说什么,如果是秘密,毕儿绝不让他人知晓。”说着,摆出一副大丈夫模样。

    这深情令郡主一愣,小小年纪竟懂得此等道理,看来那个文图绝非一介简单农夫,究竟是好奇战胜了身份,悄悄问道:“你有没有见多你爹亲过娘亲?”

    没想到毕子忽一下萎靡下来,摇着头噘嘴答道:“两人不但从不亲昵,而且从不同床而睡,自小便是娘亲搂着毕儿……”

    这究竟是为什么?!

    郡主心内不禁迷惑起来,怕是再问引起猜疑,便转题而言:“毕儿,郡主问你,若是有人加害了你的爹爹,你长大后怎么办?”这是一语双关,一则文图定教诲毕子此道,也好知道他心中本念,二则一旦自己手刃文图,也想知道这孩子的想法,如是与自己同出一辙,这孩子不能活在世上!

    一提到这个,毕子又精神倍增,挺着摇杆答起来:“爹说过,逝者为魂,生者为人,切不可仇仇想报,无终无止!”

    逝者为魂,生者为人!

    郡主又是一凛,看着眼前小儿,怎么瞧也绝非一般凡子,这文图一家到底有何底细?

    她只是不知道,这毕子究竟何人,隐秘谈着的这父仇恩怨,又是息息相关;如若知晓毕子之身,即便是处事不惊的一代郡主,也会惊慌失措,也许,会当场跌坐地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百度穿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卟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卟哥并收藏百度穿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