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百度穿梭 > 第四十七章 赐全尸

第四十七章 赐全尸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永恒圣王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敬梓苍老的脸上布满着仇恨与无助,皇上失踪本就是自己的失职,此时若是太后娘娘有难,整个天下立刻就会纷乱四起,皇族不保,他带人开始秘密探查,所到之处人人自危,凡是侍人宫女护卫有失职之察,迎来的都是老侍卫冰冷的剑锋,顷刻间,已有五六人被斩杀!

    文图自然知道符柔绝对清白,不敢询问旁人,直接将她带至侍卫府。

    “郡主,请坐下吧!”文图心照不宣吩咐道。

    符柔例行公事般微微欠身回道:“谢过侍卫官,卑女不敢,大人还是问吧。”

    文图碰壁如灰,只好打起官腔故意问道:“芙儿入宫月余,太后娘娘便身染毒害,不知这是巧合还是……”

    符柔猛地抬头怒视文图,这明摆着是明知故问,若是自己下毒焉能探毒?遂冷冷答道:“文侍官若是别无他问,婢女这就去给太后娘娘熬药去了,若是误了时辰,解不得药性,恐怕你小小侍官担当不起,若是查得是芙儿所为,你再来问吧。”说罢,转身欲离开侍卫府。

    “站住!”文图喝住符柔,忽觉自己言吐确实不妥,又陪笑道,“芙儿姑娘等等,你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听听本侍官分析地有无道理,我琢磨着,太后娘娘所中奇毒狠辣无比,然娘娘受染多日并非重发,可见此毒是气味喷发所致,芙儿看对不对?”

    事关娘娘安危,符柔侧着身子不看文图淡淡答道:“应是如此,今日我闻嗅殿内,并未有此气味,想必白日里无人敢释放,阁下身为侍卫官,自当巡查夜间值守之人,有无暗中施放毒气之行。”

    文图显然已经进入角色,摇摇头道:“广慈殿戒备森严,侍卫们皆属良辈,值守之时彼此均能瞧见,别说不敢,就是想做也没机会,那里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你说,能有何种方法夜间施毒呢?”

    符柔闭口不言,问得蹊跷,那是侍卫官的事情。

    文图这才发觉眼前的仍是东土郡主,又问道:“侍女们夜间可有方法进入殿内?”

    符柔摇摇头,几乎嘲讽般答道:“殿外宫女自然无法入内,夜间有三名侍女一起在偏殿外值守,非宣不得进入寝殿大厅,除非三人同谋,卑女想提醒侍官大人,既然是毒气,怎么可能存于身上,难道你不晓得每日晚间临守,均有侍女府的姑姑搜身验明吗?”

    一听符柔在讥笑自己,文图甚是尴尬,提高嗓音问道:“难道这毒气夜间自己会飞出来吗?”

    “还请大人明察!”符柔反唇相讥。

    文图见自己明显落于下风,分明是因为一次次的误会,缓和下口气道:“郡主啊,不是……”

    “侍卫官大人,卑女告退!”符柔见文图已无其他事情要问,打断他的话,转身离开侍卫府。

    文图哑口无言,终究还是将符柔的事情先放一放,眼下最为竟要的是寻到凶手查明意图,以防再度生变,紧接着敬梓也是回府叹息,无论如何查探绝无破绽,两人一筹莫展。

    连续两日,敬梓与文图茶不思饭不想,夜不能寐,不是秘查就是商讨,广慈殿投毒一事犹如死结一般,怎么摆弄也是解不开。

    直至巳时文图方才起来,不断揉搓着惺忪睡眼步出侍卫府,刚刚来到广慈殿,却见符柔黯然立在梧桐之下凉风中,花裙摇曳,长发飘飞,俨然登月嫦娥引人遐思。

    “春夏植良草,秋冬起丰粮,遥日似笑我,为何心惶惶?”符柔低声吟着,感叹自己毫无收获,其声悲凉。

    “好诗,好诗!”文图大声赞赏道。

    符柔吓一跳,折身见是文图,头也不回奔去殿内。

    文图也是感叹起来,看来一时半刻解不了符柔心结,罢了,先解决了眼前要事再说,一系列惆怅令他陷入低谷,便伸出手怕打着老梧桐树,也装作文人模样想吟诗一首,可是腹中无词,只好念起符柔刚才那几句:春夏植良草,秋冬起丰粮……这时,梧桐树上几滴露珠掉落下来,溅在头上,文图不禁仰头望去,暗暗说道:难道你也在嘲笑我么?

    眼见又有几滴露水垂下,文图忽然想起那意欲劫持符柔的男子,这水珠若是冰化落下,岂不刺伤自己的眼睛?

    他刚想离开,突然心中一亮,太后殿的毒物正如这春夏植良草,秋冬起丰粮,绝非夜半而入,而是白日放进去,夜晚才散出气味,之所以白日闻嗅不到,是因为有东西封住了毒汁!他再次抚摸着梧桐老树,哈哈大笑起来,口中喃喃道:“多谢老梧桐,是你提醒了我!”

    文图急忙进入广慈殿,跪地参拜太后,起身后见符柔正细心服侍着娘娘进药,估计是药力轻微,沾染时间不长,仅仅两三日老太后的精神便好转起来。

    “文侍卫,”太后用完药,叹口气道,“哀家看你的神情,却像是查出了蛛丝马迹,可是如此?”

    文图俯首答道:“回太后娘娘,正是!”

    太后按捺住心中愤怒,低声问道:“说,哀家这里的毒到底是何来!”

    文图有些得意忘形,脱口而出:“春夏植良草,秋冬起丰粮……”

    “呵呵,好笑!”太后的脸突然变色,“春夏植良草,秋冬起丰粮?你在这里风花雪月么?”

    文图忽然发现自己失言,连忙跪在地上,暗骂自己无知;符柔却不知道为什么,也是脱口而出:“太后娘娘,文侍官是在取笑奴婢!”说完立即后悔,这明明是在袒护这个恶徒!

    眼见太后要发火,文图赶紧应道:“太后娘娘恕罪,并非如此,卑职是说这毒汁并非直接入口,而是化作毒气侵人身体;并非夜半施毒,而是白日安放,深夜散发……”

    “何以见得?”太后急忙发问,“起来回话!”

    “谢太后娘娘!”文图起身向二人瞧去,却见符柔微张着嘴露出惊讶之状,忽瞧见文图看向自己,立即合唇避开视线,文图立即向几个小香坛走去,分别提起拿捏着重量,用手握住坛颈仔细抚摸着,似在感觉温度,最后指向一个蚕花红瓶说道,“回太后娘娘,毒药就在其中!”

    再矜持的太后也是当场震惊,猛地戳起身来,符柔赶忙搀扶住,莫名其妙地瞧向文图。

    “传敬梓,将所有宫女都带进来!”太后见文图信誓旦旦,沉声令道。

    片刻,一群侍女跪在殿内,敬梓最后步入,伸手关闭了殿门,随着“吱吱”声响,众宫女如临大敌,各个心惊胆战。

    太后徐徐地围着宫女们踱步,可是那轻微的脚步音此刻却像天空炸雷般铿锵作响,令人毛骨悚然,“你们这些丫头,有的跟了哀家三五年,有的已是七八年,哀家是信任惯了,今日,哀家只是想问问,”说着走向文图指认的红坛前,轻声细语道,“这个坛子里的香料是谁把持着?”

    众宫女抬头一瞧,又一齐看向翠婴,翠婴一见也是跪爬着脱离人群来到前面答道:“回娘娘,是,是奴婢……”

    太后走到众人面前,忽然高举香坛,猛地摔了下去!

    刹那,众人无不惊呆,就连文图自己也是诧异出音!

    红坛破碎,地面上散落着一小滩暗黄色液体,粘稠蠕动,令人作呕,敬梓怕再伤及太后,连忙着人拭去,可是留在地面上一根冰柱令所有人觉得匪夷所思。

    太后令其他侍女散去,唯独留下翠婴和药女符柔。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啊,太后娘娘……”翠婴哀嚎着扑向太后,半路却被敬梓冷冰冰的长剑拦住。

    太后猛地指着翠婴喝道:“自打你入宫,哀家一直对你不薄,任性于你,没想到却做出如此苟且勾当,哀家懒得多问,且说何人指使你?”

    翠婴深知太后秉性,不住地叩头答道:“奴婢真的不知啊,不,不认识那人,前几日奴婢出宫采买香料,不知为何竟突然昏迷,被一男子带到一家客栈,醒来后男子让我闻一种香料,乃是茉莉与米兰调配,毫无杂味,那男子称此香料只有他能配置,令我自此每日到宫门处与其调换香坛,如果不肯就杀了我还有我的爹娘,奴婢每次都仔细辨闻,都是同一种香料,茉莉祛咳,米兰清气,便觉得也适合太后娘娘享用,便没有声张。可是奴婢万万没想到,这里面有毒药啊,也绝不晓得,竟是这东西才令娘娘咳嗽不止啊……”

    符柔立在一旁呆若木鸡,莫非那日出宫自己果真如同翠婴一般是遭贼人暗算?是文图救了自己?若非如此,现在跪在地上的岂不是自己?她连忙向文图看去,文图却愣愣地盯着地上的冰柱,忽然也纳闷起来,此时天还算暖,哪里来的冰?

    “那男子住在哪里?”太后慢慢走到椅前坐下。

    “回太后娘娘,在悦达客栈。”翠婴抽泣答道。

    太后冷漠地瞧一眼翠婴,又转向敬梓,沉吟道:“给她留具全尸吧……”

    “是,太后娘娘!”敬梓一摆手,两名侍卫冲上来把持住翠婴。

    “太后娘娘饶命啊,奴婢冤枉啊,奴婢确实不知啊……”

    文图连忙上前求情:“太后娘娘,毒药位于冰下,翠婴确实不知……”

    “住口!”太后横眉怒向文图,“如无诡秘,何须以性命及家人胁迫?口说不知,心中侥幸,死不足惜!”

    文图无言以对,听见翠婴的哀嚎声,低下头猛然闭上了眼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百度穿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卟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卟哥并收藏百度穿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