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百度穿梭 > 第七十五章 长街跪

第七十五章 长街跪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永恒圣王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人们立即让开一条通道,谁都知道这些人是无论如何也惹不起的,再者京民们仍旧尊敬依赖着皇室,皇宫侍卫身份特殊,到哪里当然畅通无阻。几十人的侍兵随在一员老将身后,那人正是敬梓!惊闻密探禀告,皇城外有人冒充皇后与太子已被京衙捉拿,此事非同小可,立即带人赶来。

    “参见敬侍官!”衙役终于见到救星一般,纷纷恭声道。

    敬梓未予理睬衙役的恭维,慢悠悠瞧向卓姬,细看之下大惊失色,“文夫人?!”敬梓倒退一步,随即额头冒出豆大汗珠,按照文图所言,文夫人一定知道皇上去向,刚想发问又止住,此地不敢轻易开口,刚毅的老将嘴唇瑟瑟发抖,又是一声,“文夫人!”

    随着惊讶呼叫,众衙役索索收起兵刃,悄悄放入鞘内,忐忑不安起来。

    卓姬这才发觉是公子的侍卫,立即上前一步,刚要开口被毕子拉了一下臂膀提醒,也是意识到危险,这身着扮可是宫中的武服,昔日听闻公子之言,涅公子之母与太后娘娘有很深的渊源,可是谋害公子之人至今没有下落,或许就来自宫内,眼前侍卫不得不防,遂俯身施礼道:“大人,一别之后我们母子便独居京城,未曾听得名讳的规矩,”她知道聂将军令自己隐姓埋名的理由是为了防止芙郡主的追杀,可如今郡主已经变身公主,早已是一家之人,所以再无隐瞒必要,“实不相瞒,民女卑名卓姬,孩儿也并非萌儿,实名为毕子,当时因为有隐情,才更名改姓,还望大人见谅,如果确实违背朝廷的规矩,我们母子即刻就可以舍弃本名,念在你我有一面之缘的情分上,再者毕子还小,万望大人从轻发落。”

    “哪有如此巧合的事情……”敬梓喃喃说道,眼前母子名讳竟与当今皇后、太子同出一辙,再次盯向毕子,那圆乎乎小脸又与皇上小时候一模一样,他迷惑起来,刚要盘问,却一眼瞧见毕子手腕上的铮亮金镯,像一头发狂的狮子般扑过去,顾不得周围人的疑惑,老将军瞪大双眼把持住毕子的手腕,刚刚抬起查看,一下子脱开手,老茧昏黄的双后不住颤抖,“这是太……太……”,这分明是太后的贴身之物,半晌方镇住神情,毕恭毕敬问道,“小公子,你这金镯从何而来?”

    毕子忽然想起那日贵夫人赐予金镯时的嘱咐,不解地回答:“娘亲说,我未出生的时候就在娘的身边……”

    敬梓猛然抬起头看向卓姬,顾不得将卓姬吓得连连退后,双腿已经有些颤抖,连声问道:“这位,这位夫人,这金镯乃是太后娘娘贴身宝物,如此说来,敢问夫人,可是东土卓家庄的人,九年前,九年前是否在火难中逃生?”敬梓不知是喜是忧,终于见到了皇后与太子,唯有皇上不知下落,刚毅的老脸上抽搐不止,未等卓姬回答,双膝已经软下去,“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卓姬刚刚点头应是,突然发现眼前的武士跪了下去,惶然失措,以为要自己说出公子的下落,眼下一时情况不明,便下定决心绝不告诉公子身在何处。

    敬梓仰天长笑一声,用尽全身气力高呼着:“苍天有眼啊,皇后娘娘,太子殿下,卑职敬梓护驾来迟,望娘娘与殿下恕罪!”这浑厚的啸声响彻长街,震得无数人掩起耳朵!

    真的卓姬?真的毕子?!

    当朝皇后?御前太子?!

    侍兵一听,纷纷跪下来,也是高声呼道:“拜见皇后娘娘,拜见太子──”

    那几个衙役一听,我的妈呀,不知是跪是爬还是倒下,一堆乱遭之状伏在地上,连声哀求饶命。

    百姓们这才醒悟过来,别说皇后、太子,就连见到一次王爷也是终身大喜事,一片片呼叫着,也是一片片跪拜下去,一声声“娘娘……太子……”此起彼伏,浩荡长天。

    “不是……不是……”卓姬吓得连忙摆手,可是四周哑寂一片,谁也不敢出声,显得她的惊慌声音尴尬无比。

    一道贼火焚老庄,仓皇奔匿俏新娘,数载隐居古刹下,含辛茹苦育太郎,机缘天造会涅帝,两不相知又鸳鸯,长街偷走端倪露,跪拜十里吾皇娘。

    卓姬扯着毕子手足无措,原地打着转,放眼望去,京街之上满满千百人跪着,寒月的天气令人群中不断散发出白皑的呼气,地下阴凉,可是无人敢擅自挪动,毕恭毕敬地跪着……卓姬脸色惊得白如晚月,她不下旨,无人敢起身,“怎么办,如何是好?”嘴里不停说着,一颗颗汗珠淌落下来,惊慌之际突发发现那个受伤的小商贩也是痛苦难堪跪着,又是羞又是气,劈头盖脸问向敬梓:“你说我是皇后?”

    “回娘娘,卑职不敢枉自谗言!”敬梓低着头秉道。

    “那好!”卓姬却静下身来,抬手指指向身旁衙役,又指向敬梓,“那我问你,身为官差,将黎民百姓打得浑身是伤,体无完肤,应该怎么处置?”

    敬梓将头再低一些,卑恭道:“回皇后娘娘,卑职不敢僭越,请娘娘裁断!”

    此言一出,吓得那群衙役纷纷哆嗦起来,头目赶忙出声:“娘娘饶命,娘娘饶命啊……”

    “哼!”卓姬不知道自己说话分量,看着这獐头鼠目的头领气不打一处来,稀里糊涂道,“我倒是认为该杀……”

    杀字刚出,敬梓那边已是“卑职遵命”一声喝出喉咙,眨眼间起身,卓姬看不见他出剑,那头领的喉头已经断裂,哀呼一声倒向一边,眼见敬梓还要斩杀,卓姬赶忙乱摆着手喊着:“住手!住手!”

    敬梓瞬间收剑,再次跪在地上,不动声色道:“是!娘娘!”

    虽然万籁俱静,可还是传来细微的叫好声,也许不是这一条命,百姓今日便会与官府厮斗起来,且不言今日,有宾王监国,不知要死掉多少人。

    卓姬彻底失去方寸,没想到一句气话竟要了官差的命,拉起毕子便跑,嘴里不停嘟囔着:“你们弄错了,我不是皇后,即便是,我也不做皇后……”她想到了公子,更害怕这一句话就要人命的地位。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太子……”敬梓跪着向前挪蹭,擦地数尺,地面上便出现点点血迹,“娘娘恕罪,卑职起身了!”眼见跪地人群中挪开一道缝隙,皇后与太子越跑越远,他顾不得失礼,起身飞奔追去,一定要拦下太子,还有定要弄清皇上的下落!

    卓姬发疯似的牵着毕子逃进一条小巷,敬梓也追至眼前,猛然间从旁侧飞身落下一人,挡住敬梓。

    “文图公?”卓姬粗粗喘着气,气愤地瞪着敬梓。

    “爹!”毕子也是大汗淋漓。

    敬梓又是惊愣不止,拱手道:“文府督……”

    文图来不及解释,连忙对敬梓说道:“敬大人,今日你且放过皇后与太子,在下定会给太后娘娘一个交代,过几日便携太子入宫,午时在宫门北十里菜市口等候,事不宜迟,你去传皇后旨意……”他知道,若再隐瞒下去不交出太子,自己或者敬梓恐怕要被砍头!

    敬梓先有迟疑,再看文图一脸正色,紧紧地盯着太子的脸,怕是失去一般,蓦地转身出巷,高声喊道:“皇后娘娘有旨,平身,回避──”

    “谢皇后娘娘……”

    呼声震天,洞彻云霄,卓姬一下子捂住双耳,不停地摆着头,迷惑地瞧着文图;文图没有时间解释,急忙拉起卓姬与毕子奔向聂府。

    京城瞬时沸沸扬扬,仿佛长久的雾霾突然散去一般,人们奔走相告,四处鞭炮齐鸣,百姓们只知道只要有太子在,皇上即便病着,整个皇朝也是稳如罄石,不可动摇,今后的日子便安稳下来,不再提心吊胆,终日惶惶。

    聂府内,却气氛紧张得令人窒息……

    一朝农姑成宫后,碎泪不舍真情郎,倘有天机从头转,不识涅帝只识皇。

    皇上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状况,一如往常读书悠闲。聂良、符柔听到如此变故纷纷回到府内,却不知如何应付。卓姬犹如惊弓之鸟,抓着被文图称作太子的毕子不放,又要防止被公子发现,狼狈不堪。

    文图思索着,终于抬起头示意聂良,聂良微微点头,阔步来到皇上身前,以散步为由引开皇上。

    文图这才起身,可是无论如何也跪不下去,想起八年多的依偎与相处唏嘘不已,只好深深俯下身去道:“卑职政机府副府督文图拜见皇后娘娘,太子殿下……”

    符柔却不管那么多,笑着出声:“皇嫂、皇侄好,太子,以后可以正大光明喊我姑姑啦!”

    卓姬如梦方醒,原来两人早已知道一切,这么说自己确实是皇后,毕儿确实是太子,想到这里拼命摇头,此时已经不可能放下涅公子,两人早已是夫妻,岂能半途而废!

    毕子紧张的舔舔嘴唇,怯怕看着符柔问道:“姑……姑姑,我若是太子,那爹爹呢,公子爹呢,皇上的儿子才是太子,那皇上呢?这么多爹爹怎么办?太子究竟是什么,为什么叫太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百度穿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卟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卟哥并收藏百度穿梭最新章节